第142章 美酒佳人

    听史宾这么说,我就不知该说什么了;或者,我本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史宾从毁城赶到莘城,是得知我有生命危险。后来,他见莘城百废待兴,公仪饰虎视眈眈,便主动提出,帮我训练护城侍卫,直至今

    作为尉城的前少主,杀害尉城人需要多大的勇气?更何况,他曾说,里面有看着眼熟的人。

    我暗自发誓,一定要尽快解决公仪饰,最好能顺便解决了史宾的叔叔,让史宾重新成为秃发宾。

    南郭府依旧。

    早就有人通报。南郭言已带人在大门口迎接。都是熟人,南郭彬、南郭晴、大夫人、公仪佩、南宫娘)。

    南郭晴的怀中抱着温尔。看见申子出现,温尔气连声叫着:“阿爹,阿爹……”

    南郭言带着大家行礼。

    我也行礼。阿篙跟着我,也行莘城礼。辣子他们手忙脚乱,也学我们。史宾和公孙晟都是微微点头示意,并没有行礼。

    南郭言说:“敏城主,里面请。”

    我点头,眼神瞥向南郭言后的南郭彬。他正满眼含笑看着我。我的脸上,也浮现出笑意。

    南郭言让我先行,我推辞不得,只得同意。后,大家依次进入。

    进入大厅,南郭言把我带到大厅的主位前,我有些为难。

    若以我这城主的份,这本是理所当然。或者说,我来这南郭府是屈尊了。照理,我应该去融城城主府歇脚。可是,这里是南郭府,我曾在这里避过难。而且,我若和南郭彬成婚,还得叫南郭言一声“大哥”。

    南郭言音量不大不小,说:“敏城主,且不说你这莘城城主的份。就仅说这次你帮忙解了我融城之围,这位子就该是你的。”

    我见南郭言如此说,便不再推辞,笑着坐下。

    坐上南郭府的主位,我的心莫名地加快蹦了两下。这个位子,南郭言坐过,我见南宫肖也坐过。应该说,历代的融城护城将军都坐过,说不定历代的融城城主也坐过。

    我一时感慨万千。我再也不是那个小姑娘公仪敏,而是莘城城主公仪敏。

    大家都依次坐下。阿篙照例,站在我后。

    南郭言说:“敏城主,这次多谢你仗义相助。”

    我含笑,说:“言将军客气了。”

    南郭言说:“敏城主,我们肖城主体不适,不能迎客,还望敏城主见谅。”

    我诧异道:“肖城主病了?”

    南郭言回答:“融城被围好几,肖城主一时急火攻心,所以——幸好尉城退兵了。”

    我关切地问:“严重吗?要不我去看看?”

    南郭言止住我,说:“已无妨,大夫说要静心休养。所以关于护城的事,就交由我和彬将军主持。”

    我瞥了眼南郭彬,他正侧耳认真听着。我说:“原来如此。不知言将军是否知道,尉城人怎么突然退兵了。”

    南郭言回答:“鸡肠道一役,尉城元气大伤。他们如今退后五十里驻扎。”

    如此看来,公仪饰的人还没有撤。他们应该在商议对策。

    南郭言说:“暂时,公仪夫人不会有什么动作。敏城主,你们连来一定累坏了。肖城主命我等好生伺候着,让你们好好在融城歇上一歇。”

    我说:“累倒无妨。尉城人还未撤兵,莘城和融城一不可安。不知,言将军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南郭言回答:“难得今没有战事。敏城主,你就别那么多心了,好好歇歇。来人——”

    娉娉袅袅进来一排美女,往每个茶几上,放了一个果盘,一碟糕点,一碟下酒小菜。放完后,她们微微一行礼,出去了。

    南郭言笑着说:“敏城主,今我们好好喝上几杯,欣赏下我们融城的歌舞。”

    喝酒?歌舞?

    我还在诧异中,进来六个美女。

    她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托着一个盘子。每个盘子上,都放着一个大大的酒壶,一个不小的酒杯。她们在厅中舞了一番,边舞边往酒杯中斟酒。子旋转跳跃,酒愣是一滴都没洒出去。

    我正看得傻眼,下一秒,酒杯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抬眼看,这六位美人,分别站在我、南郭言、南郭彬、南宫、史宾、公孙晟的面前。她们盘中的酒杯,已经斟满酒。

    南郭言冲我点头示意,并端起盘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我看南郭彬有些迷糊,他似乎也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

    南郭言喝完酒,放回酒杯,笑着说:“好酒!肖城主所赐的美酒佳人,果然非同凡响。敏城主,你也尝尝。”

    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公仪饰和南宫肖联合了?这酒中有毒?

    我笑着端起酒杯,用舌尖轻轻碰了下。酒果然是好酒,香醇。

    我把酒杯,放在了茶几上,解释说:“我酒量不佳。若还未欣赏完歌舞就醉过去了,岂不是太可惜了。我且慢慢饮。”

    南郭言笑而不言。

    南郭彬不知在想什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的眼眸中,尽是冷漠。

    公孙晟把那杯酒,喝了一口,大赞:“好香!”

    辣子他们三个,站在公孙晟的后。听见他大赞酒好,他们三个伸出脖子,眼巴巴地瞅着酒杯。公孙晟笑着,把酒杯给了他们三个。他们三个,一人一口,喝了个精光。意犹未尽地把酒杯还给公孙晟。公孙晟笑着,把酒杯放回美女的盘子上。

    史宾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南宫端起酒杯,眼波一转,瞥见南郭彬冷漠的脸庞。她狠了狠心,也一饮而尽。

    我面前的那位美女,不动声色地,在我面前舞动起来。长袖一甩,酒壶被她抛到了空中。酒,从酒壶嘴中,洋洋洒下。她扬起脸,微张小口,舞步移动,腰前后左右摇摆。酒壶中洒出的酒,都被她接入口中。酒壶从空中落下,她伸手轻轻握住,重新放回盘子中。

    我假装没有看出她的用意,大笑着鼓掌,说:“姑娘好优美的舞姿!”

    我再也没有动过茶几上的酒杯。

    片刻,南宫已经三杯酒入喉了。她的脸上,泛起红晕。看向南郭彬的眼神,越发明目张胆,也越发痴怨。

    南郭晴把怀中的温尔,递给申子。她起,过去扶起南宫,说:“娘,你醉了,回房歇息去吧。”

    南宫瞥向南郭彬。

    南郭彬冷眼看了眼她,挪开视线。他发现我在看他,便端起酒杯,冲我淡淡一笑,一饮而尽。

    南宫见此景,脸色一黯,站起,扶在南郭晴的胳膊上。

    南郭晴朝我微微屈了屈膝,嘴巴微张,似乎在轻声说:“不好意思。”

    我冲她笑着点了点头。

    她扶着南宫出去了。

    大夫人、公仪佩见此,也纷纷起退席。申子抱着温尔,也出去了。一会,有人进来扶已喝得东倒西歪的辣子他们。

    我瞅了眼阿篙,阿篙便跟着出去照顾辣子他们了。

    一时间,大厅里,只剩下了还在跳劝酒舞的美人,和史宾、公孙晟、南郭彬、南郭言,还有我。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