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身不由己

    一路上,不见尉城人的踪影。

    我让史宾他们先走,和辣子他们三个落后。

    我悄声问:“你们和马群中的谁认识?”

    辣子变了脸,说:“这事是我们三个失策了。我们原是想着鸡肠道太窄,牛过不去。所以,我们和它说,让它带几十匹过来。谁知——”

    能与马交流的人,怎么这么多?

    我闷声问:“它是谁?”

    辣子回答:“我们刚到归来熙时,有一天去附近的山上玩,发现了一匹小马。它好像是跑得虚脱了,奄奄一息。我们三个把它抬回归来熙,和它相处了一段时间。等它体恢复后,我们就放它回山了。后来,它时不时就会来找我们玩。我们一吹口哨,它就会跑来帮我们的忙。”

    我看着鼻涕。在我看来,这三个人中,就鼻涕比较老实一点。

    鼻涕很知趣,他看我看向他,冲我连连点头,说:“对,就是这样。”

    我问:“你们能和马沟通?”

    辣子回答:“我们和它说话,它好像能听懂。”

    鱼浆补充说:“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它究竟能不能真的听懂。反正,我们没事就和它玩耍玩耍,好像也不需要沟通什么。”

    他们三个依然是同乘一匹马。鱼浆在最前面,鼻涕在中间,辣子在最后。马没有配辔,马儿跑快的时候,鱼浆就使劲抱着马的脖子,然后鼻涕抱着鱼浆,辣子抱着鼻涕。我想,他们的劲那么大,不会是这么练出来的吧?

    史宾和公孙晟两人,凑在一起,不知在聊些什么。时不时哄笑两声。

    阿篙回过头来,大声说:“主人,你和辣子他们聊完了没?快到融城了,我们直接进吗?”

    我说:“好。”

    我正想加速,鱼浆叫住我,说:“主人,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们。觉得我们怎么会无缘无故想着去帮你。可是,那天你说怕太危险了,让我们三个去莘城;后来,又让我们守着粮草。我们觉得,你是真心对我们好,所以,才想着主动帮忙的。”

    我愣了下,说:“你们想多了,我没有不信任你们。我还得多谢谢你们,不然,不知还有多少莘城人会死去。”

    鱼浆说:“可是,也差点酿成大祸。要是铁血的速度没有马群的快,那你不就——”

    我笑了笑,说:“好了,事都过去了,别想那么多了。你们质疑铁血的实力,铁血会生气的。铁血,是不?”

    铁血打了个响鼻,好像在说:“不错。”

    我们四个都笑了起来。

    我收起笑,缓缓说:“不过,以后有什么决定,我希望你们能和我先透个气。”

    鱼浆高兴地说:“好,这下我们三个就放心了。不然,总觉得心很不安。”

    我瞥了眼他们三个脸上如释重负的笑,然后移开目光,命令铁血快走几步,赶上前面的那三人。

    融城,出现在视线中。

    看见亲切的物件,人的心,总会变得有些柔软。我虽然来融城次数少,待的时间也不长。可是,就那么短短的几次接触,总是能让我留下无尽的回忆。

    融城和毁城一样,都关着城门。虽然,城门外的地面,已经清洗干净。可是,空气中还掺和着丝丝的血腥味。厚厚的城门,也略有凹陷。城墙上,来来去去的侍卫在巡逻。这些,都提醒我,战事正在进行中,一触即发。

    我收起自己的柔,命令大家停下,抬头朝城墙看去。早就有人探出子,朝我们张望。

    因为城墙不算高,所以能看清来者何人。听见有人在高声喊:“是莘城敏城主,快开城门!”

    一会,城门徐徐开了。

    我们下了马,步行进去;刚进去,城门又徐徐关上了。

    申子迎上来,行礼说:“敏城主!”

    公孙晟插话,说:“你们彬将军呢?”

    申子瞥了眼公孙晟,略一迟疑。

    我介绍说:“这位是公孙晟,这位史宾,这位是阿篙。这三个小孩是——”

    申子笑着说:“我知道,是辣子他们。他们每回来,都会买一大堆东西,还喜欢在城门口和负责盘查的侍卫胡侃。所以,我们都认识他们三个。”

    我笑着点了点头,心想,申子解释得倒详细。

    辣子他们本来有些怯怯地,躲在最后。听得申子认识他们,他们立马探出脑袋,问:“你是谁啊?”

    我笑着介绍说:“这位是申子。”

    辣子他们三个立马围上去。

    辣子说:“申子哥哥,彬将军是我们主人的郎吗?”

    我囧。当时,公孙晟说了那句话后,大家都没有作声。我以为,他们三个家伙没有听清楚公孙晟说了句什么。

    史宾他们憋着笑。

    申子笑着说:“这,得问你们主人了。彬将军在南郭府,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

    公孙晟说:“这融城,和莘城布局倒是有些像呢。”

    鼻涕插话,说:“尉城,也和这里的布局差不多。”

    我说:“城啊,只怕就毁城最奇怪了,街道安排得那么宽。”

    公孙晟笑了两声,说:“毁城城小嘛。”

    史宾默默走着,估计想起了尉城。他该有多少年,没有回去了啊?这次,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尉城人一批批在自己跟前死去,他的心里定是不好受的。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安排史宾当侍卫长,训练侍卫去对付尉城的城民。

    想到这,我靠近史宾,说:“宾队长——”

    史宾转头看我,似乎能猜到我在想什么,说:“敏城主,有些事是不由己的,有些事是义无反顾的。”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