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万马奔腾

    我感受着地面的震动,想起了一件事。

    我很小的时候,有一天,坐在父亲的膝头。父亲说:“敏儿,阿爹告诉你,但凡是速度,都可以用水流来形容。慢的,用涓涓细流;快的,如激扬流水。阿爹此生最得意的,是带着你的阿妈,躲过如江河湖海奔涌而来的马群。”

    此时,母亲正在一旁坐着刺绣。在我的记忆中,她很少有闲着的时候,一直在低头刺绣。听见父亲谈到此,母亲抬起头,笑看着我们父女俩。

    我忍不住问母亲:“阿妈,骏马也可以用江河湖海来形容吗?”

    母亲笑着说:“敏儿,可以的。那,我和你阿爹正在旷原上各骑一马,悠然而行。当地面震动起来的时候,我们还以为发生了地震。这时,一阵疾风从我背后猛得吹来。我胯下的马儿,突然嘶鸣一声,狂奔起来。我吃了一惊,尖叫起来。”

    父亲听了母亲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说:“你阿妈那会是个傻丫头,还不太会驾驭马。眼看她就要从马背上摔下去。你阿爹我急得一头是汗,赶紧策马追上去,纵一跃,跳到笑颜的背上,帮你阿妈执辔。”

    笑颜是父亲送给母亲的马,母亲为其取的名。

    我尖叫一声,说:“马奔途中换马,这样不会摔着吗?”

    父亲得意地说:“有阿爹的骑术在,怎么会摔着呢?”

    我嘟着嘴巴,说:“哼!上次我要在马奔途中换马,阿爹你狠狠骂了我一顿!”

    父亲揉着我的头发,说:“乖敏儿,你还小。等你如阿爹那么大的时候,也能换马了。阿爹接着说啊,那天不是地震,而是后面来了一大群一大群的马,而且全是野马。它们在旷野上狂奔玩耍。随着马蹄声声渐重,我和你阿妈忍不住回头看,发现背后奔出了无数的骏马。它们像潮水般涌来,速度快得像疾风。”

    潮水奔涌,父亲带我去遥远的海边见过一次。眼前仿佛真的出现了如潮水般铺天涌来的骏马似的,我忍不住闭上眼睛,止住了呼吸。

    父亲的表也变得严肃,说:“我大声呵斥笑颜,笑颜越跑越快。可是很快,后面有几匹马赶了上来。慢慢地,更多的骏马赶了上来。我和你阿妈,在万马群中随着马流往前奔。”

    母亲的表也变得严肃,柔声说:“那天,我以为自己要被马蹄踩死了,吓得闭上眼睛躲在你阿爹的怀中。”

    父亲柔声说:“如果那一刻,我们一起死去,我也乐意。不过,我怎么忍心让我心的女子,在最美丽的时候,就那么逝去呢?”

    我睁开眼睛,看见父母又在深对视。我忍不住埋怨道:“阿爹,你怎么不说了?后来呢?”

    父亲缓过神来,抚着我的背,说:“笑颜带着我们,瞅准机会,如一滴小水滴溅出来般,跃出了马群,跃到了旷野中的一块巨大的石块上。”

    我恍然大悟,说:“难怪你们俩对笑颜那么好,原来,它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啊!”

    父亲笑着说:“何止是救命恩人,还是媒人呢。”

    我不解,看向母亲,发现母亲羞红了脸。

    父亲说:“我们在高高的石块上停住。我让你阿妈睁开眼睛。你阿妈睁开眼睛,惊喜地发现,我们的周围都是奔腾的骏马。它们像流水般,从我们四周奔涌而去。你阿妈看着那么多漂亮的骏马,从我们边像潮水般涌过,高兴地大吼大叫,紧紧地抱住我,还主动在你阿爹我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像小大人般若有所思,说:“难怪,阿爹你说笑颜是媒人。”

    父亲笑得合不拢嘴,说:“敏儿真聪明,一猜就中。就是那天,你阿妈和我,定了。”

    我说:“敏儿知道啦,一吻定嘛。我也要亲亲定。”

    我跳下父亲的膝盖,朝母亲跑去。

    母亲抱起我,轻轻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一家人,哈哈大笑起来。

    “敏城主!敏城主!”

    我听见有人在叫我。可还陷在沉思中。

    “敏城主!”

    我听见有人大声吼了一声。

    我从回忆中惊醒,发现远处真的是万马奔腾而来。

    “唐杉——”有人尖叫了一声。

    我抬眼看去,唐杉匆忙爬起,可是被眼前的万马奔涌吓晕了,不知往哪个方向奔,直愣愣地在路中间站着。

    “铁血!”我大叫一声。

    铁血本在我的后,立即跑到我的侧。

    我一跃而上。

    铁血似乎明白我的心意,直接就往唐杉所在方向奔去。幸好在万马奔到前,拽上了唐杉。可是后几步就是马群,时间根本就不够铁血转方向。铁血无奈,只能驮着我们继续往前奔。

    铁血的速度,我一向是自负的。虽然后有万匹野马奔腾,可是它的速度依然可以保持最前面。

    前面只有一条鸡肠道。我们别无选择。铁血“嗖”得一声,率先驰进了鸡肠道。两百米,感觉就几秒钟的时间,冲了出去,到了鸡肠道的另一头。这速度,只怕比箭的速度还快。

    我抬眼看,发现徐公子他们早就乱成了一堆,纷纷乱窜。应该是地面的震动,让他们以为是牛群的到来,他们仍心有余悸,一时慌了神。

    我大吼:“马群来了,离路越远越好!”

    我的声音嘶哑。他们听见我的声音,都微微一愣,然后往路两边的树丛钻去。

    唐杉一直没有吭气。他听见我的吼声,好像才缓过气来,低声说:“多谢!”

    而我的心,却在惦记着离这最近的旷原在哪里。这么多的骏马,如果因为路选得不对,让马流如水流般无法疏导而马撞马,马踩马,一命呜呼,就太——太——太可惜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