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安营扎篷

    鱼浆高举着剑,看着尉城侍卫一个接一个倒地。当最后一个尉城侍卫倒在地上,他似乎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他把手中的剑扔在地上,然后过去弯腰探那些人的鼻息。

    “啊——”他尖叫一声,离尸体远远的。

    他发现脸上湿漉漉的,伸手抹了一把。

    “啊——”他看着满手的血,再次尖叫。

    鱼浆一共发了四声“啊”。前两声豪迈,后两声惊悚。他又张了张嘴吧,我们忍不住用手去捂住耳朵,以为他会发出第五声“啊”。等了半天,他的嘴巴张着,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环视了一圈,看我们都盯着他看。他把视线留在阿篙的上。他冲过去抱住阿篙,开始抽泣起来。

    我和史宾对视一眼:这是什么况?

    有人过去探尉城人的鼻息。他轻轻摇了摇头。

    剩余的尉城人,全都死了。

    我并没有感到什么遗憾,本就没打算从尉城人口中探知什么。

    尉城人临死前嘴角的笑,让我的心头爬上异样的感觉。他们似乎把死亡,当成了解脱。那么,他们是否也厌恶战争?

    想到这,我吩咐说:“把尉城人的尸体搬到一起,用树枝盖起来。帐篷扎起来!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雾霭从林间漫过来,带着湿润的味道。最早扎好的帐篷,是为死去的人准备的。他们安安静静地在帐篷里躺着。离他们五十米处,开始扎活人的帐篷。旁边生起了火。

    前两天,我们不敢生火,怕引起尉城人的注意。如今,我们知道鸡肠道的另一头,就是尉城人。我们安心地生起了火,围着篝火坐着吃干粮喝水。参加过战斗的人,开始和给别人形容刚才的那一仗。算不上多精彩,但至少是赢了。大家唏嘘不已,似乎都感到了尉城人的难以对付。

    我环视了会,发现史宾在远远的尉城人尸体旁坐着。我走过去,静静站了会。

    史宾低声说:“他们都是我的城民……”

    我默不作声。

    史宾说:“他们中有几个,死在我的剑下。”

    我没有说话,不知该怎么说。

    史宾说:“他们中,有些人我有印象……”

    我蹲下,把手搭在史宾的肩上,说:“大哥,要是你觉得太难,就——”

    史宾喃喃自语,说:“我真是不称职的少主!因为我的无能,才让你们被公仪饰那个女魔头驱使。可是,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晶莹的眼泪,从史宾眼中滚落。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史宾掉眼泪。

    史宾默默掉了会眼泪,说:“你说,如果我们不从莘城过来,会如何?”

    我犹豫了下,说:“融城会被公仪饰控制,接下去是莘城——”

    我停住声音。

    史宾接着我的话,说:“最后,是尉城。公仪饰最后怎么可能会错过尉城。到时候,我们秃发一族,只怕真的会被灭族。一个人的**,会随着愿望慢慢实现而越来越大。公仪族,不愧是公仪族。”

    我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史宾说:“如果明天,我们顺利突围;再过几天,我们顺利解救了融城,把公仪饰的人都赶跑了。你接下去做什么?”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回莘城,好好过子了。”

    史宾轻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犹豫着问:“你呢?”

    史宾笑着说:“回莘城做个护城人,你可同意?”

    还没等我回答,史宾就爬起了,说:“回吧,烤火去。”

    我迟疑了下,问:“和徐公子一起的那个小姑娘,你可认识?”

    史宾回答:“不认识;以前从没见过。”

    我轻叹一声,说:“也对,看她就十二三岁的年纪,说不定你走的时候,她还没出世。”

    史宾突然问我:“阿篙多大?”

    我回答:“好像比我小一岁。”

    史宾说:“个子真高。”

    他看了下我,补充说:“你们的个子都高;我们走吧。”

    说完,他等我先走,然后在我后侧跟着。

    我歪头,说:“并肩走吧;你是我大哥。”

    史宾笑了笑,说:“可你毕竟是城主。”

    看我满脸不高兴,他轻声说:“私下里可以一起并肩走,现在,还是要避避。”

    我不再多说,抬腿快步走。

    刚走到篝火旁,就响起了一阵哄笑声,好像是唐杉讲了个笑话。

    我笑着说:“你们在笑什么呢?”

    大家都看着唐杉笑。

    唐杉见我,收起笑,说:“没什么;莽夫就只能讲些粗俗之话供大家一乐,入不得敏城主的耳朵。”

    我笑着说:“那你们继续,我回去歇歇。”

    我的帐篷,是阿篙他们帮我扎的。鱼浆已经从惊吓中恢复过来了,在和大家一起忙着。

    看见我进入帐篷,辣子说:“主人,你觉得这个帐篷布置得怎么样?”

    我抬头扫了一眼,卧榻上铺着厚厚的毛毯。

    我忍不住问:“卧榻和毛毯,从哪里来的?”

    辣子得意地指了指帐篷角落。是一个大箱子。辣子把钥匙扔给我,说:“主人,这些都是我们三个孝敬你的。明天,还有大惊喜。”

    我问:“是什么?”

    辣子摇头不答。

    我看向鼻涕、鱼浆,他俩眼珠子亮晶晶地看着我,嘴角带笑,什么话也不说。

    我看向阿篙,她笑着说:“他们都没让我看里面的东西。抬都不让我抬。不过,好像重的。”

    我走过去,打开箱子,愣住了——满满一箱的金叶子、碎银子。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