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清理战场

    史宾扬声,叫扬慕、路巷两人骑马去把后面的人接过来。他自己则跟着大家一起,清理战场。李清和另外两个懂些医术的人一起,给受伤的莘城小伙包扎伤口。

    先前还是青草、碎石、林间清风,眨眼间成了红色遍目、血腥味冲鼻。

    刚经过一场厮杀的小伙子,脸上并无怠色,而是满满的恨意。上下两排牙齿,狠狠地咬在一起。有人跪倒在残骸旁边,用颤抖的双手去拾起兄弟的一条断胳膊,眼泪无声淌下。

    尉城两百人,三十多人逃脱,剩下的不是重伤昏迷便是与世长辞。我方五十四人,死了十六人,重伤三人。

    本是战绩显赫,我的心中没有丝毫的快意。我冷眼看着我的旁边,大家垂泪收拾着鸡肠道入口处的十具尸体。他们本可以不必死去的。

    另外的六具尸体,也搬过来,打算排在一起。他们有的是掉了头,有的是心脏中了一剑,有的是全都是伤。他们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双目已经无神。可是我能感觉到他们临死前的大无畏。

    我冷声说:“把这两堆尸体分开放。”

    我指了指那六具尸体,说:“他们是勇士,莘城的勇士!剥了牛皮裹着尸体,运回莘城去。”

    我转脸看着我旁边的那十具尸体,说:“他们是蛮夫,自己逞能去送死。让他们曝尸荒野!”

    “敏城主!”听见我的话,莘城的小伙子都不由地跪下,声音哽咽。

    我的声音,也哽咽了。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莘城人,在战场上战死的。

    我看着大家眼中的悲痛,说:“也罢,体谅到他们是第一次参加战事。剥了驴皮裹着尸体,一起带回莘城。下回,我若再见有谁没有脑子,硬着头皮生生去做无谓的牺牲,别怪我心狠!”

    “多谢城主!”莘城小伙松了口气,赶紧爬起去忙。有些人开始剥牛皮、驴皮。有些人重新察看战场。

    史宾过来站在我边,说:“你何必如此苛刻?”

    我的口气中透着苦涩,说:“我没有自负到,非得不伤一兵一卒得胜才开心。可是在战场白白送死的事,我看了实在是心痛。”

    史宾喃喃自语:“上了战场,都是白白送命的……”

    我诧异道:“你说什么?”

    史宾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没什么。对了,你留意到没?我们进入战斗的时候,对方已被蛮牛冲得死了大半。剩下的人,都带着伤且心神不定。可是,就算我们三四个人围攻他们一个,都有些吃力。若是单对单,绝无生还。刚才,我看见这边形势紧张,想过来。谁知与我对打的那位实力一下子变强,缠着我脱不开。我看你这边也是如此,腾不出手。你觉得,是否存着什么问题?”

    听史宾这么说,我想起了徐公子的失忆,我在城主府时与公仪饰侍卫的决斗。我靠近徐公子,轻声说:“我想,公仪饰应该研究出了什么药物,可以控制人的心神。”

    史宾迟疑道:“可是,为什么就一两个人有问题……”

    我回答:“许是药物对人体有害,不能普及——”

    我止住了声,站直子。史宾也站直子。我们的人过来了,他们看见血流满地,傻愣愣地不说话。

    一个声音,哇得一声先哭了起来。接着又响起了两个大哭声。三个影从牛车上窜下来,直奔尸体所在地。其中一人蹲下,抱着一具尸体的头,大声哭着说:“大哥哥,你不是说,要带我们去融城玩的吗?你不是答应我们,绝不会被他们杀死的吗?”

    是辣子他们三个。

    冲天的哭喊声,引得大家都停下手中的动作。

    大家愣了会,听着这三个孩子的痛哭。他们听了会,自己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我的眼中,再次溢出泪水。我挥了挥手,想制止大家哭泣。史宾摇了摇头,低声说:“哭哭也好,哭出来就好了。”

    一时间,全场都是哭声,惊得附近的鸟儿都“扑棱棱”飞起,飞得远远地。

    哭了半晌,哭声才慢慢停歇。

    辣子拾起地上的一把剑,拎着就走向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一位刚苏醒的尉城侍卫。他走过去,脚踩在那人的上,剑头对准那人的口,一剑刺下去。那人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还没弄清楚况,就一命呜呼了。

    鼻涕看着辣子,觉得十分过瘾。他也拾起一把剑,就要刺向旁边躺着的一具尉城侍卫的尸体。

    阿篙坐在牛车上,和大家一起抹眼泪。看见这一幕,她大喝一声,从牛车上跳下来,跑向鼻涕,按住他的手,说:“鼻涕,万万不可!”

    鼻涕握剑的手,挣扎了两下,恶狠狠地说:“为什么不可?他们这么坏!”

    阿篙高声说:“死亡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了。死后不可‘鞭’尸,这是对人起码的尊重。”

    鼻涕大声嚷嚷说:“可我不解气!我不解气!”

    阿篙指了指旁边的尉城人,说:“不服气,就去找他们。”

    那些,都是受了重伤的尉城人。所谓清理战场,就是把己方的人不论死活,全都寻出来;把对方还有呼吸的人,全都寻出来。不远处,正躺着一堆尉城人。有些昏迷着,有些清醒着。

    鼻涕拎着剑,一步步走向那些人。他的眼中全是恨意。

    尉城侍卫中,有人居然倚着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他的子站立不稳,可是眼睛却死死盯着鼻涕,说:“来啊!来啊!”

    他说的是尉城话。鼻涕突然胆怯了,顿住了脚。

    更多的尉城人站起来,盯着鼻涕,嗤笑着,说:“怎么,怕了?怕了就回家找你妈去!”

    鼻涕默不作声,反而往后退了几步。

    “啊——”一直在旁边冷眼相看的鱼浆,突然大喝一声,从鼻涕的手中夺过剑,直接往前冲去。他的眼中蒙着杀气,手中的剑,深深刺进最先站起来的那人口。血溅在了鱼浆的脸上,红色点点。

    那人轰然倒地前,说:“好样的,小朋友。”他的声音透着温暖。他像是得到解脱般,闭上了双眼。

    其他还活着的那些尉城人,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纷纷指着自己的口,用尉城话说:“来啊!来啊!”

    尉城话与融城话是一样的,透着柔和,与硬邦邦的莘城话截然不同。他们说话的时候,口气都很柔和。在我们莘城人听来,更是温柔异常。

    莘城的小伙子,都愣愣地站着,看傻了。

    “啊——”鱼浆眼中的杀气更甚,他举剑刺去,一人一剑。他们每人的口都中了一剑,倒地时双眼合上,嘴角带笑,诡秘异常。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