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施计一搏

    我听了,心中有种莫名的难受。关于使命的事,想来也让阿篙压力十分大。

    我挤出笑颜,说:“你呀,好了伤疤忘了疼。说什么‘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死’。当年在归来熙马厩,你不是也快死的样子;如今,不是还好好得吗?”

    阿篙的嘴唇动了动,但是没有发出声音。

    我看着她,继续说:“听说,人受伤后绪容易波动,果然如此。不过,你的药粉那么好用,明天一早,伤口肯定就好了。你就别在这感叹‘死不死’的了。”

    阿篙低声说:“主人,你就喜欢岔开话题。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因为害怕死亡……”

    我打断她的话,说:“好了,我找你有正事。我想了个法子,你看如何?”

    我把之前想的办法,和阿篙一说。阿篙的眼睛也亮了。我向她请教了几个问题,她都给了我满意的答案,还给我提了建议。

    待我离开的时候,阿篙已经恢复了生机。她眼中闪着希望之火,说:“主人,我觉得我们一定能成功!”

    我笑着说:“当然!”

    我带着队伍,重新出发了。这次,骑驴之人在前,选的驴都是比较瘦小的。选的骑驴的人,也是比较瘦小的。一共十头驴、十个人。队伍中间是我、史宾、扬慕、路巷,我们四个依然骑着马。骑牛之人在最后。一共有二十头牛,选的是极为健硕的牛。每头牛的上,都坐了两人。

    拐个弯,鸡肠道就会出现在眼前。驴队照旧往前。我停下,手高举。史宾、扬慕、路巷停住。后面的牛队,也都收住脚步。

    于是,徐公子他们的视野中,出现了一群小孩样的小伙,骑着瘦弱的驴。他们的手中挥着竹竿、木棍之类的,怒气汹汹地朝他们冲去。口中还喊得极为歇斯底里:“杀啊——杀啊——”可惜,声音极为稚嫩可笑。

    领头的那个小孩,是唐杉。他还使劲用手拍着驴的股。可是,驴的速度依然慢得不可思议。短短的几十米,半天都跑不到。所以,他们迟迟进不了程。

    我们自觉地敛气凝神,侧耳听着前面的动静。我似乎能感觉到,在草丛中躲着的那些壮汉,全都憋着笑。可是,我的心中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是悲凉。

    看着这些瘦弱的半大小伙子,张牙舞爪拿着寒碜的所谓武器,想来与自己拼命。可惜,半天驴都走不了几步。终于,草丛中有个壮汉,实在憋不住,笑了。其他人,也纷纷笑开了。

    唐杉听见笑声,脸涨得通红。他发了狠,用手中的竹竿削尖的那头,去刺驴的股。驴刺痛,猛得发了了狠,拼命往前跑。唐杉一个不小心,从驴背上滚了下来,滚到了一边。唐杉痛骂着,追着驴跑,边跑边偷偷靠边。

    其他孩子,也学唐杉,去刺痛驴的股。然后,他们的驴也发了狠,他们都被驴甩了下来。他们也像唐杉一样,气急败坏地追着自家的驴跑,边追边骂。

    徐公子和大家一样,都发出爆笑。他们从草丛中直起,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纷纷来到路面上。他们的剑斜斜在腰间插着,剑还没有出鞘。他们等着这些半大的小伙子跑到自己的跟前。他们想着等他们到了跟前,再出剑也不晚;到时候一剑毙命多过瘾。

    徐公子那群人大笑着,却发现哪里不对劲。这些小伙子怎么半天到不了自己跟前?

    他们的嘴角还咧着,朝那些小伙子看去。他们看见那些半大的小伙子不知何时,往路侧跑,躲进了草丛中。这些小伙的眼中,似乎都闪着一丝狡黠。

    他们突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这时,一股气流朝他们扑来。他们看见,黑压压的不知什么东西朝他们气势汹汹奔来。

    “是牛群!发狂的牛群!”徐公子眼尖,他的声音率先响起。他的声音突兀高尖,完全不像是他平时的声音。

    这些牛,股上都流着血。它们的股都被刺了一剑,伤口不深,也不浅,足够让它们疼得发狂。它们拼命往前冲去,看见人就用牛角去顶。

    徐公子的人,想跑,却不知往哪个方向跑。到处都是乱窜的自己人。

    不知是谁,想到了拔剑,大喊着:“拔剑!拔剑!”

    可是,不少人还没来得及拔剑,就被牛撞倒了,被牛蹄踩到了。

    有人,上挂了彩,剑也终于拔了出来。他一挥手,就向牛刺过去。牛受了伤,更为发狂,顶得更猛。

    也有人,角度刚好,双手握剑,跳起来再劈下。牛的头被割了下来,血溅了自己一脸。牛出于惯,还是往前奔了两步,撞到了两个人,然后轰然倒地。

    更有人,肠子被牛顶出来了。他挂在牛角上,却用最后的一点力量,把手中的剑,刺进牛的脖颈。牛发了狠,把他甩出去,然后自己狂奔几步,血尽而亡。

    我们一行54人,手中全都提着剑,在不远处站着。有些人看见自家的牛死得那么惨,想冲上去宰了那个杀了自己家牛的人,可是强命自己脚步别动。大家的眼中,冒着愤怒之火,眼珠子红了。他们的全,冒着杀气。

    我看见牛都倒下得差不多了,便挥了挥手。

    小伙子,不,莘城的勇士们扑了上去。他们与那些高他们半个头的人,厮打起来。

    我往前狂奔过去,目标是悬崖上的那棵树。我坚信,那里有人。

    我一跃而起,右手握着剑,左手攀上树杆。一只箭,从树冠疾驰而来。我左手使力,甩了下自己的子,侧躲过。又一支箭,朝我而来。我的脚蹬上岩石面,然后纵而起,到了树冠上,箭再次落了空。我听见有人倒吸一口气,吃了一惊,他显然没有料到,我能一下窜得这么高。可是吃惊归吃惊,并不影响他出剑朝我刺来。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