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分剑刻名

    听着那小伙的话,我的鼻梁再次一酸。

    我掩饰地抽了抽鼻子,却听见史宾说:“绪容易波动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不是什么坏事。可是如果行军打仗,统帅多愁善感,这仗就不用打了。”

    他的声音冷漠,与之前那低柔关切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的心一下子冷了下来,说:“我做事心中有数!”

    史宾嗤笑一声,说:“有数还三更半夜不知所踪?!”

    我怒道:“你——你还有完没完?!”

    史宾见我恼了,缓了口气,说:“你如今虽带的人不多,可质并没有变。这支队伍虽小,也是一支军队。统帅,不要没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若这事刚才传开了,大家统统都不睡觉,把这里翻个底朝天来找你,明天,哦不,今天,我们还能正常行军吗?这与你想尽快到达融城的想法,岂不是背道而驰?这世上有什么事,是非得你公仪敏去做不可的吗?你完全可以派人去,比如我,比如扬慕。你一个招呼都不打,消失了。如果你真的不再出现,我们这群人怎么办?”

    我知自己理亏,静静听着史宾一股脑儿,说了那么大堆的话。

    史宾说完,见我低头不语,便说:“怎么?没话说了?”

    我抬头,低声问道:“史宾,你相信我吗?”

    史宾道:“我当然相信你。”

    我摇了摇头,说:“你并不相信我。你害怕我出事。你发现我不在,就担心是否出了事。这就是你不相信我能力的表现。这世上,不是什么事都可以预料的。就如我预料不到,自己会耽搁这么长的时间。可是,既然我决定了自己亲自去办,就自然有我非得亲自去办的道理。”

    我顿了顿,说:“你放心,我早就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想劳烦别人’的人了。我知道自己上的担子,也知道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只有借助大家的力量,才能成事。所以,你希望你别再把我当一个小姑娘看待。我是敏城主,莘城的一城之主!”

    史宾听了我的话,愣了会,说:“你真的是长大了!好,算我多事了。我回房了。”他扭头就匆匆往前走。

    我赶紧跟上,柔声说:“史宾,我不是怪你多管闲事,我是希望你今后能完全信任我。我若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如何去照顾我的城民?所以,我定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的。”

    史宾默而不语,脚步不停。

    我拍了拍史宾的肩,开玩笑说:“总之,多谢你。你像是我的一个大哥哥,在你的庇护下,我想出事也难啊,哈哈。”

    史宾一愣,停住脚步,朝我看来。

    我朝他微微一鞠躬,说:“我睡觉去了。有你的关心,我觉得一会定能睡个好觉。”

    说完,我就撒腿跑了,进房间和衣睡觉。

    这一觉,果然香甜。

    “笃笃笃”低低的叩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睁开眼睛一把坐起,警觉地问:“谁?”话一出口,就知道是催我起的。因为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阿篙的声音响起:“主人,该起了。”

    我应了一声,说:“知道了,一会就下来。”

    昨天出了一的汗,又是和衣睡觉,我略略觉得浑有些不适。我暗想,要是能沐浴洗个清爽澡,换干净衣服就好了。

    我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是异想天开,行军途中还念着要清爽。

    我跳下,在墙角大略洗漱一番,然后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就推门出去。

    大家整整齐齐,已经在楼下大厅站好了。听见我下楼,他们扭头齐刷刷全都看向我。他们笑容满面,眼中都闪着喜悦。

    我站在小伙们的对面,笑着说:“今大清早的,大家怎么都这么开心?”

    其实,我早就看见了放在桌子上的那堆玄铁剑。

    路巷用嘴朝玄铁剑努了努,说:“敏城主,你真厉害!”

    “就是,敏城主,你真厉害!”

    “一夜之间,就能弄到这么多的剑,实在是太神奇了!”

    ……

    听着大家不住地夸我,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摆了摆手,制止大家再说话。

    我慢慢开口,说:“这些剑,名叫玄铁剑,是用天上之石锻造而成,锋利无比。只可惜,这剑一共只有八十八把……”

    我顿住声音,看着大家。

    一个声音,如我所愿响起:“敏城主,我带着青铜剑,所以这些剑,我就不要了,给兄弟们吧。”

    我抬眼看去,是李清。他若不阳怪气地说话,声音倒是清越有力。

    大家微微一愣,纷纷有人附和。

    我大声说:“很好!那么,有青铜剑的人,请站到一边。”

    人群让开,接二连三有人站到一边。我数了数,大概有十五人带着青铜剑。

    我对那十五个人,深深鞠了一躬。

    我说:“多谢大家体谅!现在,没有剑的人,排成一排,来这取剑。”

    “你叫什么名字?”

    “高程。”

    “好了,刻好了,给!”

    “你叫什么名字?”

    “章当当。”

    “好了,给!”

    “王斯。”

    “给!”

    “李淼淼。”

    “给!”

    我站在桌前,挨个问着名字,将他们的名字仔仔细细刻在剑柄中。这仿佛成了一种仪式,厅堂里寂静一片。领到剑的人,摸着剑,抚着剑柄上自己的名字。眼中除了欣喜,更多的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

    我们一行人,加上我,一共一百人。如此,竟多了几把剑出来。我正想着,要不要给小树他们留着,就见辣子、鱼浆、鼻涕过来,站在我的面前。

    辣子说:“我叫辣子。”

    鱼浆说:“我叫鱼浆。”

    鼻涕说:“我叫鼻涕。”

    听着这三个孩子,接连报出自己如此有趣的名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把他们拉到一边,低声说:“你们要剑要什么?”

    辣子脯,说:“跟着你去打仗!”

    我叹了口气,说:“我没打算让你们跟着我去。”

    辣子狐疑道:“你不是让鱼浆通知我们,今天一早出发吗?”

    我点了点头,说:“不错,不过我后来想了想,你们跟着一起去太危险了。所以,我想让你们去莘城。去融城,面临的是生死之战。小孩子,不适合。”

    一直站着不说话的鼻涕,突然开口,说:“我不怕!”

    鱼浆也紧跟着说:“我也不怕!”

    辣子看了看他俩,哀求说:“主人,我们是你的奴隶了,誓死都要跟着你。我们绝不贪生怕死,绝不会拖你们后腿!”

    说话间,辣子噗通一声跪下了。其他两个,也跟着跪倒。

    我见他们的眼中,都露着坚定之色,暗自诧异。辣子他们虽然年纪不大,可是也不小。此次我带的人中,也有年龄刚满十二三岁的。而看他们上菜的那几手,我觉得他们子灵活、力气大,应该是可造之材。

    我扶起他们,说:“好吧,你们暂且跟着;剑,我先收着。若我觉得你们不适合跟着,随时都可能赶你们走。”

    辣子他们连连点头,说:“好!”

    此时,天已经大亮。

    我们重新出发,匆匆赶路。辣子他们被安排在牛车上看着粮草。大伙还开玩笑,说让他们三个掌管伙食。

    因为早上耽误了些功夫,所以中午,大家都一致同意不再专门停下来吃饭休息。晚上,顺利到达了原来预定的歇脚之地。

    当天晚上,我和衣躺在帐篷里, “鸡肠道”这三个字,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怎么也驱赶不走。我思忖着,想不到什么好法子。

    听见有声音在叫我:“主人,你睡了吗?”

    我仔细一听,是鱼浆的声音。

    我说:“什么事?”

    鱼浆说:“我们三个有关于鸡肠道的事,想和你说说。”

    我一骨碌爬起来,道:“进来说话。”

    鱼浆打头进来,后面跟着辣子、鼻涕。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