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良剑在手

    伴随着如祭师般低沉的吟唱,我看见那彩烟剑居然渐渐化为冰冷的血水,慢慢顺着我的毛孔,流进我的血管。

    眼见着那血水,窜入我的血管;一种冰凉刺骨的感觉,瞬间遍布了我的全。一个恍惚,我仿佛置在了冰天雪地之中,而非这滚烫火鼎之上。

    他低声叹息,说:“你们果然有缘;此剑已与你的血魄融为一体。不过,你能否真正召唤出它,就看天地的造化了。”

    以他的口气,这柄剑定是绝世的神物。他那若有若无的叹息,被我自动忽略。

    我双手合十,弯腰行礼,欣喜道:“多谢高人!”

    他回答:“不必言谢。因有缘,而相遇;若无份,也枉然。慢走,不送。”

    我知道他已下逐客令,便再次行礼,然后一跃而下。

    我满脸笑意,朝阿篙走去。却见阿篙瞪大眼睛看着我后,满脸紧张,使劲挥着双臂,大叫:“主人,别动!”

    我转看,发现漫空的剑从燃着熊熊火焰的火鼎中出,做自由落体运动。它们像是长了眼睛,自动避开我,“嗤嗤嗤”全都插入地砖中。

    我和阿篙都看呆了。这些剑像是下雨般,一把接着一把,在我们的周围落下,轻而易举地,就没入了厚厚的地砖中,只剩一个剑柄露在地面上。

    待剑雨下完,我们惊得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浪的再次涌来,我真的怀疑自己在做梦。

    我蹲下,单手使劲,想拔起一把来看,剑却纹丝不动。我跪倒在地,双手握住剑柄,敛气凝神,用尽全力拔。我的额头有细汗溢出,剑依然纹丝不动。

    阿篙呆呆地看着我,忘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我松开双手,扭了扭手腕,深吸一口气,双手再次握上剑。这次,我并不急着使劲,而是从体内导出能量因子,让它们萦绕在我的双手周围,有些甚至顺着剑,钻到了地底下。

    我闭上眼睛,感受到双手被力量灌满。

    我在自己的内心暗叫一声:“起——”

    我睁开眼睛,双手慢慢往上抬,越抬越高。一把约八十厘米长,两指宽的剑,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单手握着剑柄,另一只手,颤颤抖抖地摸向剑。剑寒气人;我的手指抚过剑锋,无形的剑气,差点把我的指腹划了个口子。

    我不释手地抚摸着,心中大喜:这剑和净光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

    我的匕首净光,送给了阿篙当研究品,现在还在老李家的炼铁炉上放着,让小树带人继续研究。我曾悲哀地想过,若真和公仪饰交战,我连一件像样的兵器都没有。乍见这么多良剑遍布在我的周围,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听见自己欣喜地问道:“给我们的?”

    我听见他在我耳畔说:“收着;有了这些玄铁剑,你们不至于太吃亏。”

    我心中的感动难以言表。我一直在担心我那些勇士的安危;以木棍等物去对抗公仪饰的铁剑,等于去送死。所以当辣子他们提到这里有炼铁炉时,我欣喜不已,想着定是上天庇佑。想不到,真的是上天庇佑。

    他说:“不必言谢,珍重!”

    我笑嘻嘻地招呼在一旁站着的阿篙一起来拔剑。

    剑并不好拔,我和阿篙又欢喜又懊恼。欢喜的是,这剑的锋利——视石砖为泥土;懊恼的是,“哼哧哼哧”拔半天,汗流浃背,才拔出一把。

    阿篙甚至口中嘟囔着来给自己鼓劲:“拔萝卜啊拔萝卜,拔剑啊拔剑,拔萝卜啊拔萝卜……”

    说到“拔”的时候,阿篙就使劲。

    刚开始,听着阿篙的吆喝,我很无语。后来,我便顺着阿篙吆喝的节奏一起拔。再后来,我跟着一起边吆喝边拔。

    我们不知拔了多久,只感觉胳膊泛酸,全发麻。终于,拔完了。

    我和阿篙瘫坐在地上,相视而笑。

    阿篙说:“主人,这?”

    我回答:“先数数看,有多少把。”

    我们俩像是在油灯下数铜钱的守财奴,眼冒精光,“一、二、三、四”分头数。

    我说:“四十五!”

    阿篙说:“四十三!”

    整整八十八把剑!

    我暗想,这些剑,再加上我们本就有的十几把青铜剑,应该够用了。

    我喘着粗气,说:“阿篙,我们出去吧;只怕天快亮了。”

    阿篙点头。

    我俩挣扎着爬起来,可是剑并不好抱。锋利的剑,随时都可能把人划伤。阿篙想了下,说:“主人,你稍等一下。”

    只见她匆匆往回跑。一会,手中拿着一件衣袍、一条裤子回来了,显然是蔡强的。

    我尴尬不已。

    阿篙毫不在意,弯腰用裤子捆了一捆剑,抱了抱;又想起了什么,重新绑了下,露出了一个提的把手,提了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又用衣袍把剩下的一大半剑捆裹起来,抱在怀中,笑着说:“主人,走吧。”

    看见阿篙如此心细,担心我不喜欢抱着异的裤子,所以专门整理出了一个把手,我感激地朝阿篙点了点头。

    我皱着眉头,过去提着蔡强的裤子,像提着一捆木柴般,把剑提了起来。

    我和阿篙兴高采烈往回走,来到石门前。看见蔡强穿着亵衣亵裤,我不由得轻舒了一口气。若是看见一个光着子的男子,当真是要了我的小命。

    蔡强依然昏迷着,一动不动。

    阿篙问我:“怎么开门?”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只有我的一只手闲着。

    我走过去,左手提着剑,右手使劲推石门——纹丝不动。我把全的力量都调到右手上,再次使劲一推——依然纹丝不动。

    这次的纹丝不动,我能感到是真的纹丝不动。拔剑时的纹丝不动,我自信再加把劲,可以让它动。而这次,我的力量推在石门上,像是推在整座峭壁上,能推动才怪。

    我的额头冒出冷汗,真的是没有了法子。但是,总不会真的让我们困在这石洞里面吧?

    我试探着大叫了一声:“开门!”

    石门居然真的徐徐开了,外面的空气涌进来。

    我得意地朝阿篙看了眼,抬腿打算往外走。

    阿篙低头看着蔡强,说:“他怎么办?”

    我差点忘了,还躺着一个人。

    我说:“总不能让他死在这里吧?怎么说,也是他带我们来这里的……”

    我看着蔡强,正思索着该怎么把他弄出去。

    只见阿篙抬腿就是一脚,蔡强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石门外面,滚了两圈。

    我瞥了眼阿篙,心中哀叹一声:可怜的蔡强,你惹谁不好,偏偏惹了这阿篙姑娘……

    阿篙看见我在看她,朝我吐了吐舌头,示意我先走。

    我先走,阿篙随后跟上。我们刚走出来,石门便自己合上了。我和阿篙把剑扔在地上,双双扑向峭壁,摸索观察了好一会,没发现这峭壁有什么异样,石门的痕迹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和阿篙交换着眼神,我知道我们的心中都在暗叹两个字“神了”!

    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在我们背后响起:“你们俩,三更半夜在这里干什么?!”

    我和阿篙赶紧转,是史宾。他从月色中走来,月光罩在他高高大大的上,在地上投下一大片影。他铁青着脸,满是怒气。

    我支支吾吾不知,不知该怎么解释。

    史宾发现了地上的两捆玄铁剑,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道:“是铁剑?”

    我点头,说:“是玄铁剑,我们的。暂时不用担心兵器的事了。”

    无数次,我发现史宾看着勇士们腰间插着的木棍,眼神一黯。

    史宾的眼睛在黑夜中闪闪发光,他蹲下,摸着这些剑,重复着我的话:“是玄铁剑,我们的……”

    他突然直起,问:“这些剑,是从哪里来的?”

    我嗫嚅了两下,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不是我不想解释,只是我觉得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

    阿篙替我回答说:“蔡强的。”说完,她冲我眨了下眼睛。

    “蔡强?”史宾疑惑道。他的眼睛四下一扫,发现了趴着如死尸般的蔡强。

    “他的?蔡强的?”史宾打量着被差点扒光了衣服的蔡强,再次疑惑问道。

    阿篙满眼笑意,说:“是啊!他还不肯给,被我打晕了。我们赶紧走吧,我怕若蔡强一会醒了,不肯让我们把他家的宝贝剑拿走。”

    史宾“哦”了一声,依旧疑惑不已。

    阿篙说:“主人,你和宾队长先走,我一会跟上。”

    我不知她打算干什么,便依她,弯腰提起剑。史宾弯腰单手抱起剑,然后把手伸向我。

    我诧异道:“干嘛?”

    “给我提!”史宾冷着声说。

    我踌躇了下。史宾一把从我手中把那捆剑拽过去,抬腿就径直往前走。

    我愣了下,不知道史宾为何如此生气。

    阿篙推着我,低声说:“主人,你们先走。好好解释解释。”

    我迟疑着跟着史宾往前走,走了几步后,回头看,阿篙背对着我,似乎在绑蔡强。

    我小跑几步,跟上史宾。

    史宾瞥了眼我,目光冷冷的。

    我忍不住问:“史宾,你干嘛?”

    史宾冷哼一声,说:“敏城主,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失踪了多久?”

    我一愣。

    史宾继续说:“你让鱼浆来通知,一早就出发。可是你自己,却连个人影也没有了。这归来熙就这么大,我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我又不敢叫大家一起找,怕引起人心的混乱。”

    我仿佛看见了史宾一遍一遍,神紧张地在月光中察看着归来熙的每个角落。

    我的鼻子一酸,很是感动。我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耽误这么久……”

    史宾叹了口气,说:“算了,你们好好就成。对了,你们去哪弄的这么多剑?我可不信是蔡强的。”

    我笑着回答:“真的是蔡强的。”

    我简单解释了下,不过只说,峭壁上有个隐形的石门,石门里面就是蔡强的炼铁炉。我怕我现在说真话,史宾知道我冒着生命危险,就是为了这些剑,一定会掐死我。

    史宾听完我的话,并没有看我,而是看着远处,说:“敏儿,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你吗?你如果出了事,我……”

    我的心一颤,打断他的话,说:“史宾,你相信世上存在神奇的力量吗?”

    史宾诧异道:“你怎么这么问?”

    我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感觉,这些剑中蕴含着一种神奇的力量。”

    史宾呵呵一笑,说:“别故弄玄虚了,不就是用陨石打造的铁剑吗?我听鱼浆说了关于炼铁炉的故事。”

    说话间,两位巡逻的勇士迎来而来,看见我俩,弯腰行礼。

    史宾说:“你们俩过来,把这些剑抱到我房间去。”

    他们这才发现,史宾抱着满怀的剑。他们欣喜地异口同声大叫一声“哇!”赶紧过来,接过剑。他们的偷偷瞥了我和史宾两眼,想问又不敢问。

    我笑着说:“你们先把这些剑,放到宾队长的房间去;明天一早,这些剑将是你们的。”

    他们俩兴高采烈地抱着剑走远了,隐约听见其中一位在说:“我不是在做梦吧?我梦中都想拥有一把正儿八经的剑。”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