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寻炼铁炉

    我轻咳一声,说:“听说,你这有一炼铁炉?”

    蔡强扭头怒视了鱼浆一眼,硬声道:“没有!”

    鱼浆挽了挽袖子,想冲上去抽大嘴巴。

    蔡强明显脖子一缩,脸上却露出决绝的表

    我赶紧拽住鱼浆,小声说:“鱼浆小兄弟,你去马厩门口站着,严别人进门来。”

    鱼浆瞪了蔡强一眼,出门去了。

    我蹲下,平视着蔡强的眼睛,说:“蔡强,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单单看绑你的铁索,就知道,你这里有炼铁炉。”

    绑他的铁索簇新。我想,这位蔡强,平生的一大乐趣,很可能是炼铁。

    蔡强别过视线,不看我,也不应声。

    我轻笑一声,说:“我知道,你有祖传的手艺,不传的秘方。可是,你知道我是谁吗?”

    蔡强扭头盯着我的脸看了两圈,依旧不作声。

    我轻轻说:“我是莘城新任的城主公仪敏。”

    蔡强盯着我的脸,又看了会,开口:“原来是女扮男装,难怪娘娘腔。”

    我当做没听见他的话,继续说:“公仪族,相信你听说过。除非迫不得已,我们并不希望,自己的手上染上血。”

    蔡强开口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告诉你,炼铁炉在哪里,你就会杀我?”

    我摇了摇头,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告诉我,炼铁炉在哪里,我一定不会杀你。当然,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也不一定会杀你;可是,有人却一定会杀你,而我却不能阻挡,比如——阿篙姑娘。”

    提到阿篙,蔡强的面容扭曲,他想到依旧疼痛不已的背部。

    我轻声说:“你也知道,阿篙的力气有多大。你更明白,自己曾经在她的背上抽了多少铁鞭。你的铁鞭,已经在她的手上了。我相信,我们离开的时候,留在这里的,将是一具被铁鞭抽得面目全非的尸骸,你的。”

    蔡强依旧沉默不语,似乎在掂量着什么。

    我认真地说:“好,既然你有别的考量,我就不勉强了。不过,我知道,炼铁炉在这归来熙的后院。而后院就那么大,我不信我寻不到。听说里面有机关,可是,我不信我公仪敏破解不了机关。我来这,不过是想给蔡强你一个活着的机会,可是,你既然不领,那就算了。”

    蔡强听了这话,子挣扎了一下,张口想说句什么;终究一句话也没有说出。

    我叹了口气,站起,说:“那我走了;寻炼铁炉去了。”

    蔡强别开视线,不再理我。

    我突然想起了扬慕的故事,叹道:“唉,以后连草也没得吃了;财将军的‘归来兮’,终于毁在了管家子孙蔡强的手中……”

    蔡强脸色微微有变。他鼓起了勇气,颤声道:“如果我告诉你炼铁炉在哪里,你真的会放过我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不但会放过你,而且,这归来熙客栈,你依旧是老板。”

    蔡强脸露喜色,说:“真的?”

    我回答:“一言为定;不过,我还有三个条件。第一,你得把你炼铁的秘诀告诉我;第二,把你这里储存的所有铁给我;第三,辣子、鱼浆、鼻涕三个小孩,送给我。”

    蔡强犹豫了下。

    我说:“你好好想想,如果你死了,这些依旧是我的。也许你不信,觉得炼铁的秘诀,我琢磨不出。那你就错了,我只要找到炼铁炉后,把炼铁炉的火熄了,然后检查成分,所谓的秘诀,就明了了。”

    蔡强下了最后的决心,说:“一言为定!”

    我点头,说:“击掌为誓!”

    蔡强动了动子,说:“先帮我解开铁索,不然,我无法击掌。”

    我过去弯腰,解开缠紧了的铁索。

    等铁索一松,蔡强的子就立了起来,抬腿就往外奔。举止灵活,完全不像是受重伤之人。想来,逃生能激发人的无限潜能。

    我叫住蔡强,问道:“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蔡强大笑一声,说:“我们击掌为誓,还未击掌,自然也没有誓。”

    我单手拾起铁索,轻笑一声,说:“你看好。”

    我伸手轻轻一捏,铁索兀自断成两截,“啪啪”落在地上。

    我说:“我的能力,你看见了。你逃可以,只怕逃不了。你不惧死也可以,可是你知道,死有很多种办法,比如——莘城有碎尸!”

    初时,蔡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痞样,当听到“碎尸”二字,他才脸色大变,跪倒在地。

    我说:“既然你不想击掌为誓,我便不勉强。不过,我刚才说的那三个条件,你答应就好;不答应,也得答应。”

    蔡强头连连磕地,说:“是,是,是,但凭悦公子吩咐。”

    我说:“今铁索之事,若有半点泄露,你人头不保。”

    蔡强连声说:“是,是是!”

    我朝门口走去,蔡强垂头跟在我后两米处。

    出了马厩,看见阿篙已经过来了,和鱼浆站着低声说话。

    我朝阿篙点了点头,对鱼浆说:“鱼浆,你回去歇着,顺便和辣子、鼻涕说声,明天一早,你们三个就跟着我们一起出发。”

    鱼浆连声道谢,欣喜雀跃离开。

    我对阿篙说:“阿篙,你和我一起去看看这里的炼铁炉;蔡强,带路!”

    阿篙看见蔡强慢吞吞跟在后面,怒叱:“还不快点?!”

    蔡强一个激灵,赶紧快跑几步,走在我们前面带路。他已知自己无法逃脱,子一放松,再次感受到了体的疼痛,龇牙“丝丝”抽冷气。

    我和阿篙跟在蔡强的后。

    阿篙凑近我,说:“主人,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在二楼的贵宾房;听辣子说,你上回就住在那个房间。我就睡在你的隔壁。”

    我颔首,说:“好;房间够用吧?”

    阿篙回答:“一个房间睡两个人,还要派人轮着守夜,房间够用。”

    我低声说:“好。”

    我们跟着蔡强,走了没多久。蔡强突然开口说:“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