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风起之时

    尝到甜头的我队人,脸上都露出笑意。扬慕的声音,又合时宜地响起:“不要松懈,保持注意力集中!”

    我队的人,听见扬慕的声音,都面色一凝。子越来越灵活,史宾队的人怎么进攻,我队的人都能找到空子避过攻击,顺便反击一下。史宾队又有三人中了招。

    我忍不住扭头去看扬慕,他正神专注地盯着台上。

    史宾也扭头盯着扬慕看,不过眼中全是愤怒。他嘀咕说:“在旁边指点,算什么好汉?有本事自己上去比去!”

    我呵呵笑道:“宾队长,咱没有规定旁观者不能说话吧?你也完全可以在旁指点啊。”

    史宾满脸地不服气,说:“要是真的在战场上,随便一个疏忽就是致命的。谁来得及指点?谁有那么大的声音指点?到了战场上,得靠自己和战友,而不是旁观者。”

    我听了史宾的话,正想反驳,可是视线却被场上的比武吸引住了,忘了自己想说些什么。

    史宾队中出现了一个人物。他个子不是特别高,可是眼神犀利。他做着手势,其他人按他指示,剩下的人背靠背围成了一个圈。他们满脸戒备,脚步移动,只转着圈,却不再主动攻击。我队也没有人敢硬闯。一时间,他们转了三个圈。

    终于,我队有人耐不住了,冲了上去。又是肖奇。

    我的心咯噔一下。

    肖奇扑上去出了拳,史宾队的四人立马散开,躲过拳风。他们趁着我队其他人发愣的功夫,四个人围住肖奇一人。有一人吃了肖奇一拳,可是另外三人,一人一拳,都打中了肖奇。肖奇的脖颈处、腰部、腹部各狠狠中了一拳。他嘴角都流着血,趴在了地上。

    打完肖奇后,这四人瞬间又主动背靠背围成了一个圈。

    肖奇挣扎着想爬起来。结果爬到一半,史宾队奔出一人,狠狠地在肖奇的背部蹬了一脚。蹬完后,那人又重新回到自己队中。

    肖奇闷哼一声,再也爬不起来了。他很快就被拖下台。

    解决了肖奇,我队的人有些心慌。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六个人一起扑了上去……

    混战之后,最后站着的人,是史宾队的那位眼神犀利的老兄。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显得并不开心。

    小树跑上台去,举着犀利眼老兄的手,高声说:“此次比武,宾队长队的路巷胜出!”

    底下莘城百姓的掌声久久不息,不知是在为路巷的胜利鼓掌,还是为我队的那些半大小伙子能坚持这么久鼓掌。

    史宾一脸严肃,若有所思地站着,直到比武结束。

    我拍了拍史宾的肩,说:“怎么?赢了还不开心?”

    史宾闷声说:“你明知故问;你就在这偷笑吧。”

    我无声地笑了。

    不过,我对肖奇的表现很不满意。凭他的实力,本该有机会得胜的;却因为自己的猴急,而被早早就打趴下。也因为他被拖下台,才使我队人心大乱,最后导致失败。

    第二天,肖奇磨磨蹭蹭来到我的旁边,红着脸说:“敏城主,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我冷着脸说:“你知道就好。我本来还想夸你,能胜出参加比武。舒桥和扬慕都没有胜出。谁知你——”

    肖奇的脸越发红了,说:“我们当时选人参加比武,是靠扳手腕。我劲大,所以——”

    我拍着肖奇的肩,说:“其实,我对你有那份勇气主动扑上去进攻宾队长的四个高手,感到很自豪。不过,我希望你以后,能多——些耐心。”

    我本想说,多动动脑子。可是一想到这样说太伤人心,就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肖奇连连点头,说:“我知道了。”

    很长一段时间,莘城人都在聊那场比武。他们评价谁谁的出拳快,评价谁谁谁体灵活。他们最后说:“敏城主队的人,训练的时间远没有宾队长队的人时间长,力气也远没有宾队长队的人大。他们现在就可以和宾队长队的人一抗高低,假以时,肯定可以胜过——”

    他们蓦地收住了嘴,因为他们中很多人,大一点的孩子在史宾队,小一点的在我队。当他们说到这的时候,发现大一点的孩子脸臭哄哄地盯着他们。而小一点的孩子,正龇牙咧嘴笑得很开心。

    这次比武结束后,史宾主动在他的常训练中,加入了“拉”的动作。他还让小树来取经,把我们研究出来的各种“拉”法,都学了去。他这么做的原因为,比武的后期,他的人也学着我队,用了“借力打力”之法。

    这次比武之后,成效很显著。我队的训练积极大大提高。而史宾队的人,也不甘心就那么被我队的小孩教训,所以训练起来更为卖力。

    时间很快,转眼间,积雪慢慢消散,风一吹百草生。

    我的心里,已经认定了公仪饰会来攻打莘城。所以,我每天都督促阿篙去研究炼铁之法,希望能赶在公仪饰进攻之前,找到提炼铁矿石之法,为我莘城的侍卫,也铸造铁质刀剑。我还把净光匕首给阿篙,让她重新把它回炉,希望能带给她灵感。

    那天,天气特别好,碧空,万里无云。我的心一整天都不安,让史宾陪着在城门口站着。黄昏时分,溪石驮着满是血的大眼出现在莘城。

    大眼用虚弱的声音,说:“公仪夫人进攻融城了!”说完,他就晕死过去。

    史宾匆匆安排担架把大眼抬到大夫那里去。

    我把手搭在溪石的背上,我“听见”溪石说:“敏主,快去救救融城!救救大眼,他有一部分箭,是为我挡的……还有,彬将军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