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山外有山

    听了我的话,房内的人全都愣住了。史宾最先反应过来,站起,拉了拉一旁的小树,说:“小树,有得坐咯,还站着干嘛?”

    小树瞅了眼阿婆,阿婆沉默不语。

    我笑着说:“如今公仪族人丁不旺,你们就是我公仪敏的亲人。让你们坐,你们就坐。阿婆,你先坐下。”

    阿婆看着我真诚的目光,突然说:“千管家,你先坐。”

    千千略一思索,便作揖道:“多谢敏城主。”话毕,大方坐下。

    其他人也慢慢寻了位置坐下。

    我笑着说:“以后,大家把这当自己家,不必拘礼。”

    阿婆言又止。

    我看着阿婆,说:“阿婆,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阿婆低声说:“敏城主,我想,大家可以在大厅坐会,已经是破例了。若想一桌子吃饭,我做不到。”

    我正想说一起吃饭的事,想不到阿婆猜到了。我看大家听了阿婆的话,都直点头,便轻叹一口气,说:“也罢。”

    苁蓉拿着糕点进门来,看见大家都坐着,愣了下。

    阿婆说:“苁蓉姑娘,你把糕点放在阿篙姑娘旁的茶几上。你就坐在她旁边的空位上吧。”

    苁蓉点头,脚步轻快。她把糕点放好后,还给阿篙添了杯茶。然后才在阿篙旁边的位置坐下。

    阿篙吃着糕点,呷着茶。整个大厅安安静静,就听见了她吃喝的声音。

    待阿篙吃完糕点,端着茶杯喝着茶,史宾开口,说:“阿篙姑娘,你可有毁城的消息?”

    阿篙放下茶杯,说:“听说晟公子在融城待了几天,看暂时没什么危险,就回毁城去了。他派人送来消息,说毁城一切安好。若公仪夫人动手,望融城能第一时间给通知。他一定率人相助。”

    史宾漫不经心地说:“这小子,还听话的。”他说完后,快速朝我瞅了一眼。

    我装作没听见他的话,没看见他的偷瞅。我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说:“甚好。阿婆,今天是个好子,一会多做几个好菜。”

    阿婆站起,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忙了。”

    阿婆走后,大部分人都跟着走了。大厅里只剩下了我、史宾、阿篙、小树。

    我正想叫阿篙赶紧回房去歇着。

    阿篙表严肃,开口说:“敏城主,我看见公仪夫人的实力了,令人咋舌。”

    她告诉我们,本来她去完尉城和姜城,想直接回莘城的。在距离融城二十里的山上,她远远看见了公仪夫人的队伍,正在山脚训练。她看了训练后,才改变主意,去融城给南郭彬报信。

    阿篙说:“他们简直不把人当人。”

    我们追问具体的细节,阿篙绝口不谈。阿篙说:“主人,我一向自以为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偷看了他们的训练后,才发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我沉默了会,说:“如果让你去,你觉得你能对抗几个?”

    阿篙想了想,说:“勉强应付一个。”

    可是,公仪夫人有四百个。

    我对史宾说:“宾队长,从明起,加大训练的强度。”

    阿篙好奇地问:“训练什么?什么训练?”

    小树抢话说:“我们莘城现在有自己的队伍咯。两支队伍加起来有一千多人呢。”

    阿篙愈加疑惑,说:“两支队伍?”

    小树说:“一支队伍由宾队长带着,八百多人。另一支由主人带着,五百多人。神气得很。明天,我陪你去看看。”

    阿篙笑着说:“小树,那你在哪个队伍啊?”

    小树得意地说:“我集两支队伍所长,两支队伍的训练都参加。”

    史宾嗤笑一声,说:“小树,你应该这样说:我两支队伍的训练都看。”

    小树涨红了脸,说:“宾队长,你——”

    史宾扬了扬脸,说:“怎么?你觉得我说错了?”

    我忍不住笑了,说:“小树,你别和宾队长计较。”

    小树赶紧接话,说:“就是,就是。我才懒得和你计较呢。”

    史宾无赖地哈哈大笑,闹得我们几个都面面相觑。

    阿篙站起,说:“主人,我真累着了。我去歇会。”

    我点了点头。

    小树也站起,说:“我陪你去。”

    他上前挽住阿篙的胳膊,说:“阿篙姐姐,你给我讲讲你一路上遇见了什么奇闻怪事……”

    待阿篙和小树走后,我和史宾两人沉默着喝茶。

    史宾突然说:“敏城主,你和彬将军的婚事,真的暂时不考虑了?”

    我“嗯”了一声,继续喝茶。

    史宾说:“按我所说,近几个月应该不会有战事了。你不如和他趁这机会成婚算了。我怕如果真的战事一起……”

    我轻笑了声,直接说:“无论是我战死了,还是他战死了,都是命中注定。难道你觉得,如果我和他成婚,能避免有朝一,我们会战死吗?”

    史宾回答:“无论如何,你们曾一起拥有过的子,还会存在记忆中。如果你们不成婚而死了,只怕连可回忆的记忆都没有。”

    我幽幽地说:“如果我说,他的一个笑容,足够我回味一辈子。你信吗?”

    想起南郭彬,我想起了他温暖如的披风,他宠溺的眼神,他炙的吻,他羞赧的笑。

    史宾说:“随你。”

    我叹了口气,说:“史宾,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你知道的,就算暂时没有战事,他目前还是离不开融城的。而我,你觉得我这会能离开莘城吗?”

    史宾长长叹了口气,说:“如果你让他来,他一定会来的;只是你不会让他来。但愿你以后不会后悔……”

    但愿你以后不会后悔……但愿你以后不会后悔……

    我的脑海中,盘旋着这句话。

    我回答:“就算后悔,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