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祖先选定

    蟠龙口中不住地喷水,如大雨浇注到我全。水刺进我灼伤的皮肤中,伤口火辣辣地痛。我的额头,不自觉地沁出了汗。

    我站立在水中,任水肆虐。最开始疼痛难忍,到后来慢慢适应。我并没有想着要逃跑,或者躲闪。我的潜意识里,似乎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我不想示弱。

    如此,不知持续了多久,后来,我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还在黑暗中跪着,双手合十,全好像凝固了般。我的呼吸似有似无,却没有窒息的感觉。

    意识到这一点,我暗自诧异。按理,如果没有正常呼吸,我应该感到闷窒息才对。

    我的注意力,围着全转,试图寻找原因。我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我的毛孔,好像正在呼吸空气。

    我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心中大喜:难道,我已经学会了用皮肤呼吸?

    我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自的毛孔上,敛气凝神。我可以断定,自己的毛孔确实在呼吸。因为我已经完全屏住了口鼻,却依然没有要窒息的感觉,依然呼吸顺畅。

    难道,这个祠堂有神奇的魔力,可以让人掌握毛孔呼吸之法?

    毛孔呼吸,就是传说中的皮肤呼吸。对于公仪族来说,这意味着空气中的真气,可以源源不断地被吸收进自己的体。从而大幅度提高自武功修为。

    我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我父亲当年也曾进入祠堂待上一晚。他虽然没说自己究竟得到了哪种神秘的力量,可是并不是皮肤呼吸之法。

    我琢磨了好一会,似乎猜到了其中的缘由。我的毛孔在一张一合地呼吸,可是收集到的真气却微乎其微,只能维持正常呼吸。因为这里密不透风,供人呼吸的空气有限,人只能努力呼吸,才不至于窒息而亡。也许正因为如此,挖掘了我的潜能,刺激了我的皮肤也参与呼吸。

    我不由地问自己,难道,一个人只有在濒临死亡时,才会发挥自己的最大潜能?

    也许吧……

    我的嘴角咧了咧,无声地笑了。我不想再深入探究是什么原因,因为我完全沉浸在自己已经能用皮肤呼吸这一重大喜讯中。我甚至顾不得去想,梦中的金龙,意味着什么。

    我在心中对我的祖先们,无数次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多谢祠堂,和祠堂中的魂灵,让我公仪敏掌握了传说中的皮肤呼吸之能力。

    我跪了会,神智慢慢清醒过来。这时,大木门,慢慢被推开。光线柔和,进祠堂。

    我知道,是阿婆来了;也就是说,天亮了。

    我睁开眼睛,慢慢站起。我的膝盖有些麻麻的,但是并不影响走路。我朝着祠堂深深鞠了一躬,再次对祖先表达了谢意,然后转朝外走去。

    城主府祠堂附近,只有年长的老人和公仪族的后人可以出没。所以门口毫无悬念,只站着阿婆。她看见我缓步朝她走去,松了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欣喜。

    我朝阿婆点了点头,与她擦而过。阿婆将后的大门缓缓地合上,紧走几步,跟在我后侧。

    我沉默着走了一段路,远离了祠堂。

    我猛得收住脚步,回问阿婆:“阿婆,祠堂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讲究?”

    阿婆微笑着,说:“敏主,什么都瞒不住你。我听说,以前公仪族若同辈太多,便会采用祖选的方式。大家在祠堂待上一晚上,第二天的时候,有些人会昏迷,有些人站不起。那些神态自若,能站起正常行走的人,是祖先们一致选定的下任城主。每一代,最多只有一人会有此殊荣。”

    我的眼神一凝,这阿婆心中藏着的秘密,真多。难怪年长的老人,被视为莘城的宝,因为他们经历多,懂得多。

    我忍不住问:“你不是说,祖先闲和祖先夏,当年难以抉择,结果用抓阄来决定的吗?”

    阿婆嘴角抽搐了下,说:“虽然公仪闲和公仪夏,在城民心中都极有分量。可是,他们都没有被祖先选中。他们在祠堂待了一晚后,第二天全都昏倒在祠堂。无奈之下,只能用抓阄来决定。”

    我当时听说用“抓阄之法”来决定城主人选,觉得有些草率。如此看来,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能正常行走,是因为我学会了用皮肤呼吸。这么说,这是祖先们赐给我的礼物?他们认定我公仪敏可以当好一个城主?

    我大笑了两声,对阿婆说:“阿婆,我登位后第一件事,就是封你做莘城的百事通。以后,谁有什么疑问,只要找你,总能寻到答案。”

    阿婆见我开心,便也咧嘴笑了,说:“敏主,你别拿老婆子开玩笑了。”

    我的心大好,继续抬腿往前走,和阿婆一起去了浴池。

    阿婆趁着我高兴,低声说:“敏主,一会让阿篙她们伺候你沐浴吧?毕竟,你将是一城之主,边不能没有贴伺候的人。”

    我看着阿婆期待的眼神,便点了点头。

    走到浴池门口,看见阿篙、苁蓉正神紧张得在门口站着。看见我俩出现,她们笑着迎过来,说:“主人……”

    阿婆笑着吩咐说:“一会,你们俩进去伺候敏主沐浴更衣。”

    阿篙、苁蓉她们听了此话,便抬眼看向我。看见我朝她们点头微笑,她们的脸,笑得和花儿一样。我的答应,意味着我完全信赖她们。

    阿婆在门外候着。

    我踏进房间,发现浴池边上的衣架上,挂满了衣裤,包括大红的城主服。衣架旁有一个台子,上面摆着一顶帽子,那是城主帽,帽子上绣着一条蟠龙。地上放着一双金色的靴子,上面也绣着蟠龙。

    阿篙她们随我进浴池。

    阿篙见我在看靴子,便解释说:“主人,这是千管家送来的。”这靴子,本该我母亲和姑母做的。千千虽然没有和我相认,却不忘为我绣一双登位的靴子,实在难得。

    阿篙她们伺候我宽衣、熏香沐浴、擦干子、穿上登位的衣衫。

    城主服大小合适、靴子大小合适。

    苁蓉温柔地帮我梳理着长发。她细心地帮我将头发绾起。然后从阿篙手中接过帽子,替我戴好。帽子的大小,也正合适。

    阿篙、苁蓉上下打量了下我。

    阿篙笑眯眯地说:“主人,你真威风!”

    苁蓉在一旁猛点头。

    我冲她俩笑了笑。

    阿婆在门外说:“敏主,吉时到了。”

    我抬步往外走,驻足在浴池门口。今天阳光灿烂,是个好子。此刻是正午时分,太阳在头顶,是我登位的吉时。

    阿婆说:“走吧。”

    她在前面带路,我跟在她后面,往大门走去。我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心中,有一丝胆怯,又有一丝期盼,更有一丝兴奋。

    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不是吗?

    城主府门口,搭建了高高的台子。我跟着阿婆拾级而上,来到了台上。台底下,是沸腾的人群。他们看见我俩出现,便渐渐安静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