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城主礼服

    满屋子的人都向我俩行礼。

    我双手合十,回礼。南郭彬不知自己该行哪城的礼,便微微点头,一鞠躬。

    阿婆刚才正在得意洋洋地给阿篙他们介绍城主服的奇妙之处,看见我和南郭彬,满眼笑意。她行完礼,朝我俩走来,解释说:“敏主,刚刚江子家把明天要用的礼服送过来。”

    “江子家”是“江子媳妇”的一个别称。

    江子的媳妇也带着众媳妇围过来。她说:“敏主,礼服赶制的时间紧,但是我们多加了些人手。所以……要不,你先检查下,看看哪里还需要修改的?”

    我笑着点点头,说:“你们的手艺,我怎么会信不过?辛苦你们了,我公仪敏谢谢你们。”

    不过,若不欣赏下礼服,岂不是有负大家的期望?

    我走过去,观察了下礼服。礼服的颜色是大红色的,上面绣着金灿灿的蟠龙。黑玛瑙所制的蟠龙的眼睛黑得发亮,似乎充满了灵气,眼神威严又不失和煦。整件衣服,散发着威仪之气。

    我伸手抚摸着衣服。丝滑的手感,厚实的布料,我感慨万千。除非大子,平时,城主服都不会穿上。我也就见过几次,父亲穿城主服时伟岸的样子,每回都好生羡慕,说:“阿爹,你好威风。”父亲总是笑着摸摸我的头,说:“敏儿,以后,你也会和阿爹一样,穿上城主服,成为莘城的城主。”

    我低声问道:“公仪夫人的礼服,是谁帮忙做的?”

    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几秒,江子媳妇的声音,颤悠悠地响起,说:“我,我们……徐公子……”

    我轻笑了下,说:“江子家,不要害怕,我没有责备之意。我只是奇怪,短短一夜之间,她怎么会拥有一件城主礼服。”

    江子媳妇的脸,刷得变得苍白,言又止。

    我看在眼里,提高声音,说:“大家都回去吧,谢谢大家。江子家,关于礼服的事,我还有事要请教,你暂且留下。”

    大厅的绪,变得有些沉重。有一位媳妇抬脚一步,对我说:“敏主,其实……”另一位媳妇朝我笑了笑,赶紧拉着她就走了。

    阿婆也知趣地,带着阿篙他们走了。史宾叫上公孙晟、南郭彬,不知去了哪里。大厅里,只剩下我和江子媳妇。

    我在大厅的主位坐下,说:“坐。”

    江子媳妇没有依言坐下,她往前走了两步,靠近我,“噗通”一声跪在了我的跟前。

    我冷眼看着,不发一言。

    江子媳妇低到尘埃,说:“敏主,我——某天晚上,徐公子找到我,要我帮忙做一件城主礼服。我问是给谁做的;他叫我不要多嘴。我说那我不做;他说如果不做,就让我家鸡犬不留。”

    我叹了口气,问:“是什么时候的事?”

    江子媳妇想了想,说:“就是徐公子来莘城的第一天。”

    如此看来,公仪夫人得知宾丘贾死讯后,就开始筹备登位了。

    我缓缓开口,说:“江子没和你说,我在莘城吗?”我去江子家里见刺绣那天,江子的媳妇应该正忙着和大家一起制作城主礼服。

    江子的媳妇回答:“他说了,说他见了一个人,他猜是敏主你;可是,徐公子每天都来监工……”

    此事,我不想再追究什么,我也没有资格追究什么。如果不是南郭彬及时出现,如今我已被碎尸,而公仪饰,已经登位。

    我站起,紧走两步,扶起江子的媳妇,说:“此事我无意怪你,只是想了解下况。你坐,我还有话问你。”

    江子的媳妇道了声谢,依言坐下。

    我回到主位坐下,思忖了会,说:“这六年来,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江子的媳妇想了想,回答说:“当初得知朗城主一家被灭门,我们莘城人想殉城。没有公仪一族,莘城就不再是莘城了。可是,阿婆告诉我们,敏主你还活着。因为没见你的尸体,所以我们坚信你还活着。之后,宾丘贾杀了几个绪失控的城民,控制了莘城;他与城民的关系也恶化了。再后来,宾丘贾把他的家人接来了,替他掌控莘城。”

    我问:“那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江子媳妇回答:“前几天,老李通知说,兴冈老怪下了个兵器大单子。恰好敏主你回了莘城,我们拜托千管家通知你聚聚,想把这事告诉你。结果那天晚上,你没有出现,央央怀疑你不是敏主。后来,公仪夫人联系上了央央。再后来发生的事,你就全知道了。”

    如此看来,倒是因为我的谨慎,而错失了良机,以致受困与人?

    我真诚地说:“江子家,谢谢你。你这几天忙着刺绣,一定累着了,赶紧回去歇着去。”

    江子媳妇笑了笑,说:“敏主,看见你活着,明天就要登位了,我心里高兴,丝毫感觉不到累。那我先走了。”

    她站起,行礼作别。

    我站起,送她到大厅门口,看着江子媳妇的影,渐渐远去。

    阿婆出现在我的边,她说:“敏主,池水已经准备好了。”

    城主登位前一天,要沐浴熏香,再祭拜祖先。听阿婆说,我父母亲的遗骸当初已经收进了祖坟。小小的遗骸,也进了公仪族的祖坟。阿婆曾问,要不要移开。我说不必,将她墓前的碑文改成公仪朗的义女小小。

    我扭头看阿婆,道:“阿婆,辛苦你了。”

    阿婆笑了笑,说:“敏主,别这么说。”

    大大的院子,因为有来来往往的人,所以不再像几天前那么空寂。

    阿婆带着我,穿过大大的庭院,去浴池。不知为何,一路上,我的视线所及,都是尸体遍地。六年前,这里血流成河。我躲闪着走路,害怕踩到尸体。

    阿婆诧异地问我:“敏主,你怎么了?”

    我的额头直冒冷汗,说:“阿婆,我看见小西他们在地上躺着,流着血。”

    阿婆脸色一变,说:“敏主,你确定是小西他们?”

    我点了点头,有些闷,喘不过气来。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