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情意绵绵

    史宾给我的感觉,总是很轻松。在这略显尴尬的时刻,他的笑,打破了大家的沉默。

    我也忍不住笑了,说:“彼此彼此。”

    史宾笑眯眯地说:“我哪里比得过你……”

    公孙晟皱了皱眉,问道:“史宾,你们在说什么?”

    史宾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出声。

    我忍不住插话,说:“其实,史宾是——”

    史宾截住我的话,说:“也没什么。对了,这位公子是?”他指的是南郭彬。

    我笑着说:“他是融城的南郭彬。”

    史宾笑得十分暧昧,说:“原来,‘他’是融城的彬将军。”他说完话,还故意瞅了眼公孙晟。

    公孙晟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口气酸酸地说:“你和他,很久之前就认识了吗?”

    我点了点头,发现南郭彬搂我搂得更紧了。

    小树气呼呼地叫嚷道:“主人,你都昏睡了三天三夜了。你不知我们有多担心。这会,你只顾在彬将军怀中窝着,看都不看我们几眼。这几天,可不单单彬将军没有合眼;我们几个,也都没怎么合眼呢。”

    我诧异地看向小树,盯着他的脸仔细看了看,发现果然有黑眼圈。我再认真地挨个扫视了其他人的脸。果然,都有黑眼圈,有些,还带着泪痕,比如阿篙。

    我的鼻子一酸,从南郭彬怀中挣脱,坐在上双手合十,微微一点头,说:“你们快去休息吧。我也再躺会。”

    大家都朝我行了礼,告辞而去。

    南郭彬也站起,说:“那你先歇着,我一会再来看你。”

    我迟疑着说:“你能不能陪我再待会?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南郭彬听了我的话,好像有些吃惊。他低头看着我,说:“嗯,好。”

    公孙晟听见了我们俩的对话,脚步顿了顿。

    史宾一把拽住公孙晟的胳膊,拉着他一起出门去了。

    南郭彬过去把门关上,然后重新坐回沿。

    我这会已经重新钻回被窝了。我躺在上,只露出一张脸,一想到刚才对着南郭彬又哭又搂的,有些难为

    南郭彬帮我把被子掖好,温柔地说:“那你安心地睡吧,我在这守着。”他也有着黑眼圈,眼眶周围,明显也有着泪痕。

    我瞥了他一眼,然后眼睛盯着顶,小心翼翼地回答:“其实,我这会不想睡。”

    南郭彬这会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把被子往上一裹,往里躺了躺,挪出空位,说:“你也躺下吧,看你困得。”

    南郭彬推辞说:“不了,你躺着吧。你要是不困,我就陪你说会话。”

    我的脸一红,转头看他,故意盯着他的脸,拉长声音问:“说什么呀?”

    在南郭彬的面前,我感觉自己总是有些狡黠,像个小孩子,想逗逗他。

    南郭彬的脸也红了,他的嘴唇嗫嚅了两下,回答:“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慢吞吞地说:“我想说你……”

    南郭彬的脸,刷得直红到了耳朵根,喃喃地说:“我有什么好说的啊?”

    我记得,南郭彬好像比我大十二岁。如今,我十四岁,那么,南郭彬应该有二十六岁了。他比六年前,多了份些熟,可依旧是那么清逸好看,尤其是白皙的脸,变得通红的时候。

    我嘟了嘟嘴,说:“比如,你怎么会在莘城啊?”

    南郭彬松了口气,脸上的红色慢慢退去。他笑着说:“那天,我正好带着松溪在城外溜达,看见铁血载着一个小姑娘疾驰而来。我还以为是你呢,就追了上去。打听之下,才知你在莘城,可能有生命危险。我就赶紧过来,幸好来得及。”

    我想到了公仪饰之前收到的东西,问道:“刘希递给公仪饰的东西,是你给的?”

    南郭彬点了点头,说:“之前在融城,我放了她一马,帮她制造了死亡的假象。所以,她卖了个人给我。”

    我暗想,公仪饰能卖你人才怪。只怕,她是怕自己的份泄露吧。南郭彬啊南郭彬,不知你是不是我的贵人,几次三番,都是你救了我。

    想到这,我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知道自己吗?你救了我好多次。”

    南郭彬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是你自己运气好。”

    我轻轻摇了摇头,说:“是你太好了,对我太好了。你的多次救命之恩,我公仪敏无以为报。以相许成吗?”

    南郭彬的脸微微一红,说:“瞎说什么啊?闭上眼睛休息吧。”

    我厚着脸皮,笑嘻嘻地追问:“怎么,不乐意?”

    南郭彬一愣,有些惊慌。他伸手拍了拍我的头,用宠溺的声音说:“睡吧,睡吧。体还没完全恢复呢。”

    看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我不忍心再逗他。我伸手拽住他的手,闭上了眼睛。一会,就安心地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天有些暗了。我的手,还紧紧地拽着南郭彬的手。南郭彬依旧坐在沿,背得直直的,可是,眼睛却闭着,鼻翼一张一合,好像睡着了。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看,心中说不出的温暖。他对我来说,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让我忘了一切。而我,仅仅单纯地看着他的脸,就会感到很幸福。

    南郭彬突然猛得睁开眼睛。他眨巴了下眼睛,发现自己在沿坐着睡着了,而我,正盯着他看。他收回自己的手,揉了揉眼睛,说:“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你想喝水吗?”

    我摇了摇头,继续固执地盯着他的脸看。

    南郭彬有些无奈,站起,对我说:“看来你的精神好多了。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我猛得坐起,一把拽住他的手,把他拉回上。

    我幽幽地说:“你刚才答应我,不离开我的。”

    南郭彬依旧伸手,怜地摸了摸我的头,说:“乖,我一会就回来。”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饿,我有话和你说。”

    我想,今天,我一定要把六年前没有问的问题,问个清楚。

    南郭彬笑着说:“那你说啊,我听着。”

    我认真地问:“在你心中,我是什么样的?”

    这是我想了半天,想出的问题。我不知如何提问。有些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南郭彬随口答道:“一个可的小姑娘啊。”

    我发现自己的勇气在慢慢消退。趁着还没有完全消退,我赶紧问道:“仅仅是个小姑娘?”

    南郭彬仔细看了看我的脸,说:“是个我愿意等她长大的小姑娘。”

    我咧嘴一笑,露出牙齿,说:“等她长大干嘛?”

    南郭彬的脸一红,说:“我可以叫你‘敏儿’吗?”

    我的心一抖,盯着他的脸,用尽全部的温柔,说:“彬,当然可以……”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