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筹谋已久

    莘城没有牢狱。侍卫带着我们,去了马厩。城主府的马厩很大,因为历代城主喜好良驹,一般会常年育有十余匹。而逢年过节,会有百千的友人来访,所以,马厩建得很宽敞。

    如今,马厩只有两三个马栏在用,地上铺着干草。

    侍卫把我往其中一个马栏的地上一扔,并不拿铁索锁,因为这会让我逃,我也走不出这个马厩。我浑疼得快要散架了,却没有晕过去,思绪反而更为清晰。我艰难地坐起,环看了下马厩。

    这里本应该有铁血在,不知为何不在。不过,我并不担心它被害,因为凭铁血的本领,只怕无人能伤害它。

    老太爷他们,也先后被押进另外一个马栏。他们被铁索锁住,铁索长长,缠在一根粗粗的柱子上。

    等侍卫走后,老太爷他们纷纷朝我看来,言又止。

    我强咧嘴冲他们笑了笑,说:“没事,死不了。”我的脸被公仪饰的铁鞭抽中两下,火辣辣地疼。一笑,更加疼了。我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一阵沉默。只听啾啾和老太太低声抽泣起来。

    宾丘舍声音沙哑,说:“悦公子,你这是何苦?当时你一走了之,不就不用受罪了吗?”

    我默不作声,想着如果一会,他们问我的份,我该如何回答。我难道要告诉他们,宾丘贾是我杀的吗?

    老太爷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姑娘,我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除了你。”

    我沉默不语,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姑娘”这个称呼,很久没有人这么叫了,我都忘了,自己虽然个子与一般男子差不多;可是,依旧还是个小姑娘。

    老太爷继续说:“公仪一族,能治理莘城千余年,城民过得安乐富足,不是徒有其名。你不愧为莘城公仪族人。”

    阿阳这会才反应过来,惊叫道:“老太爷,你的意思是,悦公子真的是朗城主的女儿公仪敏?”

    老太爷轻叹一声,说:“只怕,敏姑娘与公仪夫人刚才因为我们宾丘一族的事谈不拢,才让公仪夫人痛下杀机。”

    我的眼中泪水滑落,无声哽咽。他们并不知道,公仪饰与宾丘贾狼狈为的事。而我,又如何解释这些?

    老太太哭着说:“敏姑娘,都是我们不好,连累了你。”

    我抽了抽鼻子,受不了别人对我错误的感恩。我暗想,我虽有替你们求,只是没有成功。公仪饰起杀心,另有缘由,只是家丑不可外扬,我说不出口。

    我深吸一口气,说:“宾丘贾是我杀的。”

    马厩里的人,都惊讶地看向我。

    宾丘舍大声质问:“为什么?他好心帮你们莘城,你为什么要害他?!”

    老太爷低声喝道:“你懂什么?!敏姑娘做事,容不得你质问!”

    听老太爷的口气,他应该知道,当年是宾丘贾害了我全家。

    我闭上眼睛,往后一躺,不打算再说话。

    隐约听见宾丘舍还在低声追问为什么。而老太爷、老太太闭口不谈真正的原因,只是叫他闭嘴,别影响我休息。

    模模糊糊地,我睡着了。

    以前,我害怕自己有什么危险,不敢熟睡。如今,我既然已经入了危险圈,生命危在旦夕,反而释怀,睡得极香。梦中,出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子,还出现了在融城、毁城开心的子。我笑得,嘴巴都快抽筋了。

    我“咯咯咯”得笑着,猛得醒过来,发现已是黑夜。因为白天睡了大半天,我暂时没有睡意。我的眼睛,在黑暗中瞪着,想着今夜,会不会是我人生最后一个夜晚。也许明天,我就会被处死。

    想到这,我的心变得特别地安静。我回想起自己所走过的每一步,觉得如果在另一个世界遇见我的父母,并不会感到惭愧。我已经尽力了。我相信,我的父母一定会搂着我,说:“敏儿,好样的。”

    想到这,我轻笑了一声,只是眼角,莫名地有液体流下。我慢慢地又闭上了眼睛,模模糊糊地,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冷水浇醒的。幸亏我脸上的伤口结痂得快,所以遇见冷水,并不是很疼。我眯起眼睛张望,发现自己被高高地架在支架上。远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莘城的人全都出来了,上穿的衣服,还是六年前的样式。

    我想起了公仪饰之前所说的“碎尸”,便用目光寻找公仪饰。发现她在不远处的高台上端坐着,着大红色的城主礼服,上面绣着一条威仪的蟠龙。蟠龙金光闪闪,在阳光下刺得人眼睛疼。

    我心中冷笑了一声,看来,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连城主礼服,也早就备好了。城主礼服,需要八个人,昼夜不休,制作八天八夜,才能完工。蟠龙的体,用金丝线刺绣而成。蟠龙的眼睛,由黑色的玛瑙镶嵌成的。一夜之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制作好一件城主礼服。

    莘城的大号嗓门响了起来,那是央央的声音。他从小就走街串巷卖豆腐,所以练就了一副好嗓子。我小的时候,还曾和小小跟在他后面,学他吆喝:“卖豆腐嘞!卖豆腐嘞!”我曾开玩笑说,他一开嗓,半个莘城都能听见。

    央央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他扯着嗓子说:“今,是我们莘城盼了六年的子!我们的苦子终于熬到头了。我们虽然没有盼来敏主,却盼来了公仪佩。公仪佩是朗城主的亲妹妹,曾远嫁融城。如今,她不辞千里回到莘城,就是为了替朗城主报仇,为我们这些莘城的百姓谋幸福!”

    他说到这,停顿了下,等着听底下百姓的鼓掌。只是,大家眼中都充满着疑问。只有稀稀疏疏的几声掌声响起。

    公仪饰听见这样的掌声,显然不满意。她朝央央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后。她自己站起,大声说:“我的阿叔阿婆们,我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这几年来,过得好吗?”

    听了她的话,有些人已经抑制不住,抽泣了起来。公仪饰显然想要这样的效果。她面露微笑,停顿了会,说:“我知道,我哥哥不幸遇害后,你们过得不好!你们过得不好,是因为你们想着我们公仪一族,念着我们公仪一族。你们为我们公仪一族在坚持着过苦子!如今,我公仪佩回来了,我现在对天发誓,以后,你们的子,将会过得比我哥哥在位时还好!因为,这是你们坚持六年的报偿!”

    底下,响起了轰天动地的掌声和欢呼声。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