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阿婆之密

    阿篙消失在老李家院子,兵器铺的丁当声消停了。我远远站着,盯着院子的门,有些紧张,肌紧绷,怕阿篙被老李赶出来。幸好,过了一会,丁当声重新响起,而且声音比之前的要亮。我松了口气,看来阿篙已经上手了。

    我转往城门走去,打算找刘希聊会。他是史宾的朋友,我不自觉地,也选择相信他。阿婆推车,与我擦而过,低声留下一句话:“去我石屋。”我继续往前走,不过走到下一个路口的时候,一拐,然后近路去了小石屋。阿婆已经等候在门口。她四顾无人,就把我拉进石屋,然后关上门。屋中一片黑暗。

    阿婆的声音响起:“敏主,你上回怎么没去江子家?”

    我回答:“姜妈是谁?”

    阿婆说:“朗城主走得太突然,很多事都没有和你说。老婆子知道的不多,敏主,你姑且听着。”

    她拉我在一个板凳上坐下,她自己也寻了个板凳,拖过来坐下。我的眼睛慢慢适应了小石屋的黑暗,我看见阿婆几次想张口,又嗫嚅着。

    我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可是,又十分迫切想知道内。我认真地说:“阿婆,我已经成年了。有些事,你不要担心我接受不了。”

    阿婆终于下了决心,开口说:“这事说来话长,得从六十年前说起。当年,公仪家有两兄弟,老大叫公仪闲,老二叫公仪夏。公仪家历代城主即位,凭能力。而这两位兄弟,都颇有治城之才,他们的父亲难以抉择。最后,采取了抓阄的办法。”

    我的脑子转动起来,六十年前,那说的应该是我的爷爷辈。

    阿婆继续说:“最后,城中留了一人公仪闲,另外一人公仪夏,离城闯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公仪闲是我父亲的父亲,我的爷爷。听我父亲说,他早早就去世了。

    我插话,问道:“阿婆,你今年高龄?”

    阿婆愣了下,回答:“六十八。当年,我虽不满十岁,可是,很多事还是印象深刻。”

    话闸子一打开,肯定要刨根问底的。我忍不住问道:“阿婆,你当年是不是在城主府住过?”我记得阿婆曾说,我父母出事那,她进过城主府。如果她之前没去过,绝对不会冒然进去。城主府的大厅,只有客人能进。而城主府的后院,只有府中人才能进。这是忌,没有人有勇气去打破。

    阿婆微微有些吃惊,说:“不错。我那会,在城主府生活。我是公仪族的家奴,被分配给公仪夏。他离城前,宣布了我的自由之。我后来就靠卖松子饼为生。”

    我沉默不语。我知道,她接下去,会讲公仪夏。

    阿婆果然说:“六年前,我才得知,公仪夏后来住在城外的涧山。他偷偷找到我,告诉我你没有死,去融城投奔公仪夫人。他让我通知城中人,耐心等你回来。”

    我心中疑团加深,难道,当年那个老头,就是公仪夏?父亲曾说,那里住着避世的高人,让我轻易不要去打扰。难道他知道他们的份?应该不知道,公仪夏离开莘城那会,估计我父亲还未出世。

    阿婆顿了顿,整理了下思路,说:“当年出事,央央、江子、老李他们几个撑着,才使莘城当时的场面不致于失控。他们住的地方,也分布在莘城各个方向。这么多年来,我和央央、江子、老李私下偶尔偷偷联系。”

    我暗想,这么说,莘城的况,你一直都熟知;那之前,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这些?说得含含糊糊的。

    阿婆应该看出了我脸上的略微不满,她解释说:“刚开始,我没有详细说,是因为我怕认错了人。毕竟,你消失了那么久。如今的世道变得让人害怕,谁也靠不住。这次你走了几天,又再次回来。我们确信,你就是敏主。千千,是公仪夏的女儿,她混进城主府有两年了。她通知我们,你回来了。我们有些迫不及待,让她传达聚会之意。谁知你没有出现。”

    我想,还真不能怪阿婆试探。毕竟,我也没有把自己所知道的和盘说出。

    我思索了下,问道:“千千有什么来路,你知道吗?”

    阿婆摇了摇头,说:“公仪夏死前,告诉我,以后他的女儿千千会联系我们。后来,千千就混进了城主府,化名为‘姜妈’,当了厨娘。”

    千千能混进城主府,当厨娘,并赢得老太爷、老太太的信任,看来,她不简单。

    阿婆说:“贾城主死后,老李铺里接了个大单子,是兴冈老怪委托的。兴冈老怪还派人送来了铁矿石,说足够炼制所需的兵器了。他还提供了铁矿石的提炼方法。”

    我忍不住问道:“阿婆,兴冈老怪究竟是谁啊?”

    阿婆回答:“我家老头曾说,兴冈老怪毕生都在研究如何炼制铁矿的办法。如今看来,他应该研究出了炼铁的方式。”

    我暗想,难道,徐公子的剑,是人造的铁剑?难怪和我的陨铁质地类似。想到这,我一个激灵,像有人往我脑门倒了冰水,冷得直打哆嗦。我清楚地记得,我父亲曾说,谁掌控了炼铁的方法,就能统治天下。这个道理,公仪饰不知是否知道。

    我忍不住问道:“那,老李是不是掌握了全部的炼制铁质兵器的方法。”

    阿婆回答:“现在,刀剑还没有出炉,不知道他是否掌握了全部的方法。不过,我认为兴冈老怪肯定会有所保留。”

    我想,如果兴冈老怪真的掌握了这项技术,只怕公仪夫人也不会知道,何况老李。兴冈老怪一向是自娱自乐的,不知怎么会和公仪夫人扯上关系。

    阿婆说:“兵器一旦炼成,不知公仪夫人会有什么举动。我们心里都很没底,幸好你回来了。”

    我心中冷笑,还能有什么举动,发动兵变呗。

    我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是公仪夫人需要这批兵器?”

    阿婆回答说:“徐公子常来兵器铺,他说的。而且,自从公仪夫人来到莘城,第一时间,就和我说上话了,问我莘城的况。”

    我越听越糊涂,上次,我记得阿婆神紧张,告诉我公仪夫人没有死,出现在莘城。还说公仪夫人没有认出自己。这会,怎么换了说法?

    阿婆尴尬一笑,说:“敏主,当时公仪夫人的出现,让我心中害怕。我相信这个公仪夫人是她人假冒的,便担心你也是她人假冒的。”

    这事不能怪阿婆,特殊时期,做事谨慎总是好事。

    我郑重其事地回答:“没事。之前你对我的份有所怀疑,所以提供信息有所保留,是正常的。不过从这刻起,我希望你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要有所保留。现在属于特殊时期,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相信你懂得这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