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意乱情迷

    当我反复问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是“离开”。如今已知公仪夫人的真实份,我来融城的目的已经达到。公仪饰在融城的份,已经死了。其实,我完全可以想在南郭府待多久,就待多久。可是,我想到公仪佩间接杀害了我的家人,南郭言眼睁睁看着我去毁城送死。我的心,莫名一揪。

    可是,我除了感激,并不能责备南郭言什么。他与我非亲非故,却给我提供了食物与钱财。若没有南郭府,我早就饿死冻死了。而公仪佩,我更不能责备她什么。她不过是帮助自己的妹妹,逃离了囚

    离开融城,我唯一想到可以去的地方,是毁城。可是一想到我当初之所以离开毁城,我的气就蔫了。公孙晟说不定已经和蕉结婚了,我何必去给别人添堵。

    我心中暗骂自己没出息。对待南郭彬,对待公孙晟,皆如此。当年我若求了南郭彬,他定不会让我一个小孩子独自出门。他也许会带着我一起出去游历,甚至帮我复仇。而公孙晟,我如果让他和我一起为我父母报仇,他应该也不会拒绝。

    可是,那又如何?南郭彬若助我,就会与南郭府,甚至融城脱离关系。而公孙晟,他若助我,就要离乡背井,生死待定。

    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是我们公仪家一贯的处事方式。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牵涉太多的人。我上的担子,得自己扛起来。这么多年,我没有一松懈,每想着复仇、复城。如今得知真相,我想过放弃,让莘城受我姑母公仪饰的幕后统治。无论如何,公仪饰是我的姑母,与我有血缘关系,我如何下得了手,与她拼个你死我活。可是,我想起了我家人的死亡,想起了莘城百姓的被杀,想起了阿婆与江子期待的目光。我想,我不能放任公仪饰。

    我叹了口气,公仪饰该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虽然她有自己的理由,可是在人命面前,她的理由微不足道。她曾被关在地下室,却害得整个莘城人被困家中六年。

    若换我,如果真的有预言,说我可能祸国殃民,别说把我关在地下室,哪怕是杀了我,我也不眨一次眼睛。因为公仪族的家训即是如此,用生命护城。公仪饰,不配姓公仪。

    想到这,我心中涌出复仇的**。就算再苦再难,哪怕付出我自己的生命,我也要灭了公仪饰,让莘城人恢复正常生活。如果这会公仪饰站在我跟前,我一定会一匕首杀了她。想到匕首,我突然想起,匕首净光。我从袖中掏出,感慨万千。昨晚曾问公仪佩,关于匕首的事。她说,当时并不知我是谁;看我年幼可怜,得知南郭言要赶我走,就把匕首放在包裹中,助我防。公仪佩果然心软又听夫。

    “砰砰砰”有人敲门。

    我警觉地发问:“谁?”

    南郭彬的声音:“悦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听着他小心翼翼的柔声说话,我的心一疼。我可以肯定,自己是喜欢南郭彬的。喜欢和他在一起,喜欢和他说话,喜欢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收起匕首,回答:“进来吧。”

    南郭彬进门来,站着看我。

    我说:“请坐。”

    我爬起,倒水洗漱。在他面前,我完全不顾形象,蓬头盖面。因为我知道,他会无限制包容我。至于我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南郭彬在凳子上坐着,见我洗漱完,梳起了长发,突然开口说:“一会,我拜托二夫人,给你做一女装。”

    我的手一停,深吸一口气,说:“不用了;我今天就走。”

    南郭彬叫道:“为什么?”

    我笑了笑,说:“我有我自己的事要做。”我放下梳子,双手合作,把头发撸起,用帛布缠起,再次给自己梳了个男式发型。

    南郭彬猛得站起,走到我边,低头看我。他比我高半个头。

    我毫不示弱,抬眼也盯着他看。

    他嘴角一扬,口中嘟囔道:“我就不信了,自己降服不了你这个小姑娘!”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坏笑,突然伸胳膊把我一把抱起。

    我张嘴惊呼:“喂,你干嘛?”

    他俯下,唇舌堵住了我的惊呼。他的吻,不像公孙晟的,柔蜜意。相反,却是很霸道。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喘不过气了。他唇齿一起发力,在我口中不断深吸。

    我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他边亲着我,边抱着我,把我放在上。

    我的子一碰见柔软的被子,扛不住了。我挣扎着想推开他。我铁了心,若是实在挣不开,我就用真气。

    他松开唇齿,看着我的眼睛,低低地说:“乖,别怕。我就想亲亲你,不会伤害你的。”声音说不出的魅惑,我的心像被金斗(古代熨斗)熨过的裤脚,一下子变得服服帖帖。

    我放松体,躺在上,害羞地闭上双眼,紧紧闭着自己的嘴巴。

    南郭彬坐在边,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子,一只手搂着我的头。

    刚开始,他的唇像羽毛般,轻抚我的唇,痒痒的感觉,直达我的左边口袋。慢慢地,他离我越来越近,唇唇紧紧贴在一起,就像我和他的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再后来,他用唇齿来撬我的紧闭的嘴巴。我出于害羞,出于矜持,就是不张嘴。他捣腾了会,终于改变策略,柔声说:“乖,张嘴。”我睁开眼睛,看见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额头有细细的汗珠。

    我的心一软,忍不住伸手帮他擦了擦额头的汗,说:“你看你……”

    我的话音未落,唇齿间已经窜进了他的舌。他的舌头轻点着我的舌尖,我的舌尖一阵酥一阵麻。我忍不住伸手抱住他的头,舌头缠上他的。他的子一轻颤。

    我像是得到了鼓励的孩子,立马嚣张起来,舌头在他的唇齿间胡乱跑。他闷哼一声,用唇齿含住我的舌头,吸了一口。

    我的心,乱蹦起来,额头开始冒汗。我忍不住“嗯”了一声,浑发软。

    南郭彬紧紧搂着我,手摸索着想去解我的腰带。

    我闭上眼睛,晕乎乎地,不知在何方。意乱迷的我,任人摆布。

    南郭彬的手解了一半的腰带,却停住了。他重新抱着我,紧紧把我搂在他的怀中。他的下颚抵在我的肩头,说:“你为什么不抵抗?”

    我回过神来,回答说:“我为什么要抵抗?”

    我发现了自己的弱点,吃软不吃硬。我暗想:在你的柔面前,我早就缴械投降。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