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迷雾重重

    “城主府”三个大字,依旧笔力苍劲,刻在府大门的石质门楣上。围绕着这三个大字,是一左一右两条蟠龙。

    蟠龙还在,让我微微有些吃惊。锡城与尉城的图腾是熊,该换成熊才对。

    宾丘舍见我立着不动,抬头看府门,便问道:“怎么了?”

    我回过神来,回答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城主府好气派,整栋房子全是石质的。”

    宾丘舍满嘴的自豪之:“这栋房子,屹立了千年了。莘城公仪一族,确实让人敬佩。可惜,死得不明不白。”

    他的口气中,尽是惋惜。我心中暗自奇怪。

    门卫迎上来,行了礼,说:“舍少爷,老太爷和老太太等了你好久了。你还是快点进府去吧。”

    宾丘舍介绍说:“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悦公子;小兄弟,这是阿阳。”

    阿阳看上去才十六七岁,他笑着说:“悦公子你好!”

    我也笑着说:“阿阳你好!”

    阿阳过来帮我牵走铁血。

    我心想:奇怪,宾丘舍和一个门卫,关系都这么好。怎么会忍心让莘城的城民在自己家中累死呢?

    我跟在宾丘舍的后面,往大厅走去。

    还是熟悉的走廊,穿过走廊,便是大厅。

    宾丘舍边走边介绍说:“府里没几个人,就我祖父母和我,再加几个厨娘和门卫。”

    我暗想:难怪府里静悄悄的。

    我迟疑着说:“第一次上门,没通报,也没带个礼物,多失礼。”

    宾丘舍笑着说:“没事的。我们在这也没什么亲戚朋友,很少有人上门拜访。我祖父母见了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大厅很快就到了。我远远看见,餐桌上摆着简单的菜色,两个老人坐在餐桌前。他们一看见宾丘舍,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老太太口中抱怨道:“阿舍,你怎么才回来?菜都凉了。”

    老太爷看见了宾丘舍后的我,便站起道:“阿舍,你后的这位公子是?”

    宾丘舍笑着说:“爷爷,,这是我今天刚认识的一位小兄弟悦公子。”

    自从看见大厅,想到我的父母曾经在这里双双中毒亡,我的脑中就轰得一声,一片空白。我的拳头不自觉地握紧。

    宾丘舍见我站在门口不进去,就过来拉我,说:“悦兄弟,进来啊,站着干什么?”

    我木讷讷地随着宾丘舍,进入大厅。

    老太爷的声音响了起来:“悦公子,请坐。”

    老太太见我站着发杵,便笑着说:“悦公子,别怕生。”

    我能听见他们的话,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宾丘舍拍了下我的肩,说:“小兄弟,你可不像是会怕生的人哦。你怎么了?”

    我一下子就恢复了神智。

    我笑着说:“刚才不好意思,失礼失礼。我看两位威仪得很,走了会神。”

    老太爷笑得爽朗,说:“这位小兄弟还有趣。坐吧。”

    我道了声谢,依言坐下。

    老太太果然发问:“阿舍,你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

    宾丘舍笑着说:“,我今天遇上了悦公子,我俩一见如故,就相约去喝酒。谁知喝得尽兴,忘了时间。”

    老太太松了口气,说:“只要你没去畔花楼就好。自从上次听你大伯说,你见了那什么啾啾姑娘,腿都不会走路了,我和你爷爷就总担心你,怕你控制不了自己,偷偷去找人家。你大伯说,那位姑娘有狐媚功夫,男人碰了都会失魂落魄。你可记着点,别去招惹她。”

    原来如此,难怪时隔半年后,宾丘舍才得机会去畔花楼。

    宾丘舍朝我使了个眼色,我会意,笑着说:“想不到,莘城也有龠酒喝。我和舍公子一喝,就忘了时间。”

    那老太爷看来是个嗜酒之人,他笑着说:“是啊。酒逢知己千杯少,美酒在手万杯不醉。”

    老太太招呼说:“饭菜都凉了,先吃饭吧。”

    添了副碗筷,我随便吃了几口,实在没有什么胃口。

    当天晚上,宾丘舍让我自己选房间,我睡在了之前我自己的房间,也是小小遇害的房间。临睡前,我暗自祈祷:爹、娘、小小,让我们梦中相会吧。我来看你们了。

    可是,我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正在大厅寒暄,有人来报,说宾丘贾暴病而亡。老太爷听后,面色平静,居然没有什么伤心之色。老太太闻言,掉了几滴眼泪。反倒是宾丘舍,痛哭了一场。这一家的反常举动,让我十分好奇。

    早饭还没吃完,又有人来报,说融城发生大乱,公仪夫人被杀。

    听到这个消息,大厅一阵沉默。

    老太爷居然这么说:“造孽啊,都是阿贾造的孽!死了还要搭上别人。你搭上谁不好,偏偏搭上公仪家!难道还嫌欠公仪家的不够吗?”

    这两个消息一到,是我煽动民心的最好时机。我若此时杀了这宾丘舍、老太爷、老太太,我的大仇也就得报了。

    我的脑袋中,转着杀与不杀两个念头。我觉得很奇怪,府内怎么没用什么侍卫。要真的动手,只怕得手是件很容易的事

    宾丘舍的话,打算了我的胡思乱想。他说:“悦公子,我知道你想在莘城采购。我本来想陪着你一起去了,可是,我的心不好。我让阿阳陪你去各家看看,好吗?”

    看着宾丘舍强装的笑脸,脸上还残留着泪迹。我杀心立即烟消云散。我回声道:“好的,如此,多谢舍公子。”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