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相伴江湖

    刚刚亲手解决了一个人,喂过乎鲜血的匕首,在我袖中微颤。若我这会能立马睡着,可就奇了怪了。从刚开始的亢奋,到现在的空虚。我发现,杀人并不好受,虽然我杀的是与我有血海深仇的人,更是一个不知害了多少人的无耻鼠辈。

    我瞪着眼睛,了无睡意。油灯慢慢熄灭了,可是,外面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

    我盯着破庙罩在黑暗团中的古朴镂花香案发呆。如今,宾丘贾死了,我该何去何从?我一下子失去了奋斗的目标。我虽然想回毁城去,可是,回不去了。我不想再去干扰公孙晟的生活。更何况,莘城还在别人的手中,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让莘城重回我公仪家的手中,让沦为奴仆的百姓,重获自由。

    我憋了一口气,又慢慢舒了出来。暗杀一个人容易,夺城?一个字——难!

    我翻了个,心有些悲凉,便向南郭彬坐的地方靠近了些,盯着他的影,试图从他那汲取点温暖。

    当清晨的光线漫进破庙,南郭彬的影,也在我视线中慢慢清晰起来。

    他的呼吸均匀、轻缓,我的心,莫名地安宁下来。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越发地清朗、寥然。好像那晚我偷看他溢出的满眼笑意,是一种虚幻。他依然淡漠立于世、无牵无挂,只有置世外的飘逸。他微微皱着眉头,不知在梦中见到了谁。

    我看了他很久,看见他眼睑覆盖下的眼眸转动了下,然后,慢慢睁开了双眼。

    我收回目光,用手揉了揉眼睛,假装自己也才刚刚睡醒。

    南郭彬果然说:“小兄弟,你醒了?”

    我抬眼向他看去,笑着说:“嗯,彬大哥,你也醒得这么早啊。”

    南郭彬眼色一黯,说:“这么多年来,我一向醒得这么早。”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张开双臂,伸了伸懒腰。

    南郭彬也站了起来。他坐了一夜,腿有些麻,便弯腰捶了捶腿,边捶边说:“对了,我刚想起,锡城我也很久没去了。反正我去尉城,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结伴去锡城如何?”

    听了南郭彬的话,我有些诧异。既然他已经成了婚,有了孩子,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漂泊在外?

    我自然是巴不得和南郭彬同行。一来,他是大哥,可以罩着我;二来,我也很喜欢和他相处。可是,在一起时间长了,我免不了份暴露。

    于是,我笑着说:“彬大哥,昨天我想了想,觉得锡城没什么好玩的。我想去莘城逛逛。”

    我想,你应该不会跟上了吧?

    南郭彬一愣,回过神笑着说:“小兄弟,你是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远门啊?哪都想去看看。反正我也闲着没事,不如,我和你一起吧。这样,我也放心。”

    我头疼,你放哪门子心啊?我和你非亲非故的。

    我口中假意奉承:“彬大哥,你为人真仗义。”

    心想:若想甩掉南郭彬,难道又要半夜偷跑?我怎么是逃来逃去的命啊?

    南郭彬笑着说:“大家能相遇,便是缘分。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我回应道:“大哥说得极是。”

    我过去牵铁血。铁血凑过来,不停地用脸蹭我的脸,它知道,昨天,我们可能会永别。

    南郭彬也过去牵松溪,他看见铁血对我这么亲昵,便说:“小兄弟,铁血和你关系真好。”

    我抱着铁血的脖子,淡淡一笑,心中却是有些悲凉。昨天若是被卫士发现,我肯定死无葬之地。

    我们一起走出小庙,我突然想起,宾丘贾还尸在。一会天亮了,定会被人发现,到时候,肯定会有大批人马四处搜索可疑之人。趁着现在天还不是十分亮,赶紧闪人是王道。

    于是,我扭头笑着对南郭彬说:“大哥,我看你这松溪脚力不错,不知愿不愿意与我的铁血比试比试?”

    南郭彬脸上露出狭促之色,说:“和我的松溪比?它可是迄今为止,还未遇上敌手哦。”

    我二话不多说,翻上马,低声对铁血说:“铁血,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铁血本傲气得很,觉得自己才是速度之王。如今听了南郭彬的话,自然不服气。它撒开蹄子,就往前奔。沿着小径一直往前,可以到达莘城。这样,也不必冒险经过客栈。

    松溪很快就跟上。

    如果单纯说实力,应该还是铁血强。因为它比松溪年轻。不过,因为松溪与南郭彬相处了不知多少年,游了不知多少地方,自然是配合默契。铁血时不时,还要照顾下我,并不敢奔得太快。所以,我们俩居然不相上下。

    奔出去两百里后,看见了一大片草原和一条小溪。这会,我和南郭彬都满头大汗。

    “停——”我大叫一声,铁血立马收住脚。

    南郭彬也停了下来,跳下马背,擦了擦汗,开玩笑着说:“早知道,就让大眼买了啸月楼的马。想不到,铁血的速度这么快。”

    我嘿嘿一笑,也跳下马背,说:“千金难买早知道。”

    我奔过去,在溪边洗了把脸,喝了口水。

    南郭彬慢悠悠地过来,也蹲下洗了洗脸。

    洗漱完毕,我们寻了个大石块,坐在上面掏出干粮——黍米饼吃。

    南郭彬并不急着吃,他坐在那看我啃干粮,说:“年轻就是好,吃什么都香。”

    我笑嘻嘻地回答:“你不也正年轻吗?”

    南郭彬并不回话,他低下头,也啃起了黍米饼。

    我吃了几口饼,感觉有点干,想去找水喝。南郭彬扔了个皮囊袋过来,说:“你看你,浪迹江湖,连个水袋子都不带。”

    我傻笑一声,打开水袋,急急地就想喝水。

    南郭彬幽幽地补充了一句:“慢点喝,小心呛着。”

    口吻之温柔,直接把我呛着了。我连连咳嗽,脸涨得通红。

    南郭彬赶紧放下黍米饼,伸手替我拍了拍背。他又说了一句,我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

    他说:“不知悦,如今在哪里;她,也总是呛着。”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