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初吻情迷

    第二天一早,我和公孙晟就出发了。步行三十里,就能到息水。本来,蕉也想一起去,可是公孙晟不让。蕉求救似的看着我,我一想起今天有事要谈,便假装没看见。我发现自己的心肠特别软,尤其是不愿意看见女孩子伤心难过的样子。

    毁城除了北边,别的地方都有城墙。因为城北是一处高耸入云端的狄峰,无人能越岭而来,所以,不需要城墙。息水就是从狄峰的峭壁上直流而下,形成深潭,再辗转流淌,穿过整个毁城。息水清澈、甘甜,可以直接饮用。

    步行两个小时,就看见了息水。一路上,我几次想开口谈蕉和公孙晟的事,又讪讪闭了嘴,不知该怎么开口说。

    远远看见息水从高空落下,水击打在碧绿的深潭上,激起高高的水花,水雾弥漫。

    公孙晟一看见息水,就狂奔过去,边跑边脱衣服。

    我大叫:“喂!注意形象啊!”

    公孙晟回头看我,笑了笑,又把衣服穿上了。他跑到潭边,一股坐下,脱了鞋袜,挽起裤脚,把脚伸入潭水中。很享受地闭上双眼。溅起的水雾,粘在他的头发上、脸上,在阳光的照下,散发星星点点的光芒。

    我慢悠悠地过去,肚子中酝酿了几句话,却不好说出口。

    我站在潭边,用手掌挡着阳光,抬头看狄峰峭壁。只见一大注水,高高地从半空倾泻而下,落在我旁边的深潭中。那水注氤氲出的水汽,在阳光的透下,居然隐隐可见彩虹。

    我看了很久,感觉自己慢慢地,也成了那水柱,源源不断地从半空落下、落下、落下……

    公孙晟叫我:“喂!你干嘛呢?快一起坐下,把脚放入潭水中凉快凉快!”

    我回过神来,看见公孙晟笑眯眯地看着我。他长长的睫毛上,还占着细细的水珠。他的眼睛大大的,发着快乐的光芒。他咧嘴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也在闪闪发亮。

    我收回目光,心想,这公孙晟长得还阳光的,难怪蕉非他不嫁。

    我便也坐下,开始脱鞋袜。前几年,我们也常常来这玩,不过是脱了鞋袜,在旁边的潭水引出的小溪上嬉闹。不知为何,我那会一看见这幽深的潭水,便心中发毛,怎么也不愿意接近。后来,我发现了药山,想玩水,就去了药山山脚的溪边。要不是蕉的提醒,我都快忘了这儿。

    我脱了鞋袜,笑嘻嘻地把股挪过去,坐在公孙晟的旁边,挽起裤脚,把脚伸了进去。潭水冰凉。不过六月的天气,冷暖适中。便也不觉得不舒服。

    我笑嘻嘻地看向公孙晟,发现他正盯着我的脚看。

    我脸一红,说:“你干嘛?”

    公孙晟面露羞涩,说:“悦,你的脚,怎么这么小,这么白嫩?”

    我想,这下机会来了,一定要抓住。于是,我笑着说:“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你小子是不是少男怀了?赶紧娶了蕉姑娘吧,你让人家痴痴地等,多不好?”

    公孙晟脸上的笑凝固了,他看着我的眼睛,说:“悦,我究竟哪里不好?”

    我一愣,扭开脸,说:“你哪都好的啊……”

    公孙晟伸出双手,用力掰回我的脸,对着他,说:“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嫁给我?”

    我苦笑了下,说:“我哪有资格谈恋、嫁人?”

    说到这,我声音哽咽,眼泪夺眶而出。

    公孙晟看见了我的眼泪,不由得吃了一惊,收回了掰着我脸的手,不知该怎么安慰我。

    我眯着眼睛,掩饰地笑笑,张开双手,舒展了下子,然后子往后一仰,就躺在了潭边的草地上。我看着天空中的水汽,看着水汽进入我的眼睛,和我的眼泪混合在了一起。

    我知道,公孙晟愣愣地、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

    我想到了莘城,我的父母,我的小小。我闭上眼睛,泪水不住地往外流。

    过了几秒钟,我发现自己的脸上滴下来一滴的液体。我吃了一惊,睁开眼睛,看见公孙晟漂亮的眼睛,在我的脸上方,他的眼中,也噙着泪水。刚才的液体,就是他的泪水。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谁知他正用双手撑在我子两侧,箍着我的子,像钉子一样,把我钉在了草地上。

    我的心,怦怦地加快了跳动。

    我叫道:“你干嘛?”

    可是声音轻得,连我自己都听不见。公孙晟想干嘛,自然再明显不过了。

    他闭上双眼,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看着他长长的眼睫毛,还湿漉漉地粘着他的泪水。我的心一阵眩晕,便也闭上了双眼。我感觉到,他柔软的唇,碰到了我的眼睛。他细细地,吻着我的泪水。我的心,痒痒地,暖暖地,笼罩在他的柔中。

    公孙晟吻了会我的眼,然后慢慢向下,沿着我的脸颊,吻到了我的嘴唇。麻麻痒痒的感觉,从我的嘴唇传遍我的全。我忍不住,轻吟了一声。

    公孙晟的喉咙,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声音。他突然猛得俯下,搂住我,带着我翻了个。我的子,压在了他的上。

    我吃了一惊,想爬起,谁知我越挣扎,他搂得越紧。他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按着我的后脑勺,不让我的头乱动,轻轻地,他的唇重新覆了上来。

    他的嘴唇柔软、温暖,他轻轻地摩擦着我的唇。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遍我的全。他突然伸出舌头,轻轻了下我的唇。我忍不住子一抖。

    公孙晟感觉到了我心的悸动,他立马也激动起来。他试探着,将舌头探入我的嘴中,在我的唇齿间游曳。

    我迷醉了,伸手,紧紧搂住他的头,子紧紧挨着他。

    我们就这么不停地吻着,不知吻了有多久。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公孙晟的怀中躺着。他坐在岸边,抱着我。他看见我睁开眼睛,便看着我的眼睛,轻轻地说:“你也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我嘴唇嗫嚅了几下,不知如何回答。

    公孙晟的指腹,覆上我的嘴唇,来回磨蹭了几下。他轻轻地说:“悦,你不要拒绝我。如果没有你,我不知自己该怎么办。我的整个心,都在你的上。自从我懂男女之别后,你的影,一直在我的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我低下头,把脸埋在他的口,听着他怦怦的心跳。

    公孙晟继续轻轻地说:“那年,我在林子玩。我看见,一个披着白色斗篷、穿着白色靴子,着红梅装的小女孩,躲在一棵大树旁,偷偷地向毁城城门张望,全的肌紧紧地绷着,随时准备逃跑的样子。我的心,涌起了一阵疼。后来,我发现她笑起来阳光灿烂,我沉醉在她的笑中,难以自拔。”

    我的子一颤。

    公孙晟叹了口气,说:“不过,她很少笑。她总是满目的忧伤,盯着不知名的地方发呆。我的心,也充满了忧伤。为了让她能永远笑下去,我愿意付出一切……”

    我抬起头,发现公孙晟沉迷在了自己的想象中。

    我轻轻地,覆上自己的唇,吻了吻他,说:“蕉姑娘很好,你不能辜负她。”

    公孙晟睁开眼睛,说:“你真的觉得,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我淡淡一笑,不敢看他受伤的眼睛。

    我爬起,坐在他的旁边,说:“有些事,你承受不起。因为,你是公孙晟,你担负着护卫毁城的重任。我若要走,你并不能随我浪迹天涯。而且,蕉姑娘的深,你我都辜负不起。答应我,好好待她,忘了我。”

    公孙晟望着深潭水,默不作声。确实,他并不能陪我浪迹天涯。他有他的使命。

    我拿过鞋袜,打算穿上。公孙晟按住我的手,说:“让我来帮你,好吗?”

    他轻轻地用温暖的手掌,抚过我的脚背,握着我的脚,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会。

    我的脚,颤颤。

    他叹了口气,帮我穿上鞋袜。

    回去的路上,公孙晟上来,牵住我的手。我停顿了两秒,甩开了。

    我轻轻地说:“你要记住我的话,忘了我,好吗?”

    公孙晟轻轻地说:“你好狠心……”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