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巧妙进城

    冷不丁听见公孙晟说了这么一句,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只见公孙晟跑到离我十米远的地方,冲我摩拳擦掌、跃跃试。

    我站在那,并不动弹。我知道,公子哥们,总是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正如当年的我,也总是想方设法逗小小。

    在我还没明白公孙晟的真实企图前,我打算“按兵不动”。

    公孙晟见我半天没动静,便又开口大声说:“你,向我扔雪球!”

    我假装东张西望了会,发现周围没有其他人。然后用手指指了指我自己,说:“你在和我说话吗?”

    公孙晟朝天翻了翻白眼,说:“你是白痴吗?我不和你说,难道在和空气说?”

    我故作为难,说:“晟公子,你这么高贵。我不敢扔雪球。我怕要是伤着你,我可担待不起!”

    公孙晟果然得意洋洋,公子哥们,最喜欢被人夸奖了。

    他笑嘻嘻地说:“没事,我就是无聊,找你打雪仗。你就放心吧,我技术好得很,你不会伤着我的。”

    我还在那里踌躇,说:“要是万一呢?你可是毁城的公孙晟,我一个小姑娘,可得罪不起。”

    公孙晟哈哈大笑,说:“你呀,把心放在肚子里。要是你能伤得了我,我就拜你为师!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中过呢。我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公孙晟见我还犹犹豫豫地,便补充说:“你要是伺候好我了,我就让你进城!”

    我心想:就因为我能不能进城,在你的一念之间,我才犹豫着不敢出手。我一出手,重了,怕伤着你,你发飙;轻了,你不满意要发怒。

    我正想东想西,想着是用全力打,还是意思意思?

    我踌躇不定。

    公孙晟不耐烦了,大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磨磨唧唧的,听不懂人话吗?我都说了,不论你是不是伤得了我,我都不怪你。只要你陪我玩得尽兴,我就带你进城!”

    听见公孙晟这么肯定的回答,我的心放下了。

    我想,还是先试探试探他再说。于是,我弯腰揉了个雪球,用了三分的力,向公孙晟扔去。

    公孙晟很灵活,一看就知道常常打雪仗。他很轻松地就躲开了,并迅速弯腰,也揉了雪球,用力向我掷来。

    喔,原来真的是想玩打雪仗的游戏啊。

    那么一瞬间,我有了一个很白痴的想法——如果被打中,公孙晟是不是就会开心;他一开心,会不会就让我进城了呢?

    于是,我假装躲了一下,当然没躲开。

    雪球狠狠地砸在我的左肩,想不到,公孙晟的手劲还大。

    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些吃疼。

    公孙晟并没有开心,他凶相毕露,说:“我警告你,别使花样!这个雪球,远没有之前扔的那个快,那个我还是偷袭的你。那个你能躲过,这个会躲不过?你要是不认真和我玩,就别想进城了!”

    公孙晟还真的很狡黠,总是拿“进城”来刺激我、威胁我。

    我用右手揉了揉我的左肩,心中有些窝火:公孙晟,你就是个毁城小魔!真难伺候!好,你自己想吃苦头,我就不客气了。

    我那本就玩的天,被激发了出来。

    我把斗篷摘了,扔在一边。然后舒展了一下自己的子。

    公孙晟在不远处,笑嘻嘻地看着我做准备工作。看见我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他弯腰揉了个雪球,用力向我扔来。

    我跳跃着,一侧,躲过雪球。

    公孙晟见一击不中,赶紧弯腰,又揉了个雪球,向我掷来。

    趁着公孙晟弯腰的功夫,我的手中,也偷偷抓了把雪。我手用劲,捏着小雪球。一小把雪,可以捏好一两个小雪球。

    打雪仗,关键在于能打中人。至于雪球的大小,并不是十分重要。雪球再大,要是打不中人,还不是白大?

    小雪球,握在手心,十分具有隐蔽。可以出其不意地击中对方。

    我一边躲避着这公孙晟的雪球,一边趁公孙晟不注意,弯腰抓雪,偷偷揉着小雪球。如此这番,雪球攒了好几个,握在手中,打算来个连环出击。以前,我曾用这一招,打败过我的父亲。

    公孙晟连发了好几个,都被我躲过,可是我,还一个都没有扔。他以为我招架不住他的雪球,来不及反击,乐得笑开了花。

    他笑着说:“小妹妹,要不要哥哥我让着你啊?要不,我就慢点攻击你,让你有时间揉雪球反击。”

    我嘿嘿贼笑,说:“如果我击中了你,让你受了伤,有什么好处啊?”

    公孙晟像是听见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他捧着肚子大笑,说:“你要是能伤着我,我之前说了,认你为师!”

    我摇了摇头,说:“我可不稀罕你认我为师。你带我进城如何?”

    公孙晟一口答应。

    我想了想,又说:“你还得管我吃住。”

    公孙晟得意地说:“只要你能伤着我,无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满足你。”

    我瞄准公孙晟的肚子,用迅雷之势,但并不十分用劲,向他先掷了一个小雪球。

    公孙晟还在那傻乐,小雪球到了他的跟前,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慌忙闪,险险地躲过雪球。他边躲边说:“喂,你的雪球也太小了点吧?”

    我笑着说:“你好像没规定,雪球的大小。”

    我话音未落,趁着公孙晟还没有站稳,手中的雪球又飞出去两个。

    公孙晟吃了一惊,赶紧扑到。他躲过那两个雪球,很是自豪,站起,双手叉腰,笑着说:“怎么样?你伤不了我吧?”

    我不吭气,手中的第四个雪球,已经飞出去了。这个雪球,我用了十分的力。经过刚才的试探,公孙晟的实力,我不敢小觑,只能用全力。要是这个还不成,我的手中,还有一个雪球。不过,我觉得差不多了。

    果然,我看见公孙晟来不及躲,便伸出手,想接住雪球。雪球速度很快,擦过他的手掌,狠狠地击中了他的肚子。他捂着肚子,一下子摔倒在地,半天没吭气。

    我走过去,笑着说:“晟公子,你要是疼,就叫出来,我不会怪你的。”

    以前,我常常和父亲一起打雪仗。父亲说,我扔的雪球,有他三分的功力。用来对付一个小孩,足够了。

    这公孙晟被我打中,在雪地上捂着肚子打滚,居然一声不吭,让我有些佩服。

    公孙晟的额头冒着汗,他口气虚弱,说:“我们公孙家族,从来都不知疼的滋味!怎么喊疼?!”

    这可是掩耳盗铃了,都疼得差点说不出话了,还说自己不知疼的滋味,这不搞笑吗?

    我忍不住“扑哧”一笑,蹲下,拉开公孙晟捂住肚子的两只手。

    公孙晟口气虚弱,声音却变形了,说:“你想干嘛?”

    这句话问得,好像我要非礼他似的。

    我笑嘻嘻地说:“在你的肚子上,留个拳印。”

    我的话音未落,手掌隔着衣服,贴上公孙晟的肚子,一用功,我体内聚集的真气,导入他的肚子中,帮他化瘀。

    如何聚集真气,也是父亲教我的。不然,我一个小孩子,怎么会劲那么大,跳得那么高?

    父亲说,天地万物都是有灵气的。空气中,布满了能量。人只要用心感觉,就能把那些能量,通过口鼻呼吸、皮肤呼吸,聚集到自己的体内,形成真气。不过,除非从小就训练,加上一定的武学天赋,一般人很难做到。

    我父亲会用口鼻呼吸聚集真气。我从小练习,七岁那年,才学会。至于皮肤呼吸,听父亲说,他也只是听说过而已。真气功用很大,可以护体,可以化瘀。

    我在大雪中饥寒交迫,差点死了,可是没死成,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濒临死亡时,还在试图从空气中,吸收能量,化为自己的真气,用来延命。

    公孙晟的手,使劲掰着我的手掌,试图拉开我,都被我用另一只手拉开了。

    我的额头慢慢冒出了汗。这些天,我疲于奔命,上本就没有多少真气,这么一弄,真气全耗尽了。不过,若能换得进毁城,值得!

    过了一刻钟,我松开了手。

    我刚一松开手,公孙晟就跳了起来,摆了一个打架的姿势,说:“放马过来!”

    我笑了笑,站起,柔声说:“你的肚子还疼吗?”

    公孙晟吃了一惊,用手揉了揉肚子,说:“咦?怎么不疼了?难道,你刚才在替我疗伤?”

    我笑着点了点头。

    公孙晟噗通一声,跪倒在雪地,磕了个头,说:“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我这下是真的傻了。我东张西望了会,发现附近没有其他人,便又用手指指了指自己,说:“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公孙晟点了点头,说:“师父,我刚才磕了头,你以后就是我的师父了。”

    这?这是什么况?

    公孙晟一骨碌自己爬了起来,见我一脸迷糊的样子,便解释说:“毁城一向是崇尚勇者。只要你真心佩服一个人,想当他的徒弟,只要向他磕一个头,就可以让他做师父。”

    我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还是没反应过来。

    公孙晟帮我把斗篷捡过来,掸了掸上面的雪,交到我的手中,说:“师父,我们一起进城吧。”

重要声明:小说《美人一笑江山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