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欠你的我爱你,还给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薇 书名:呆瓜不是攻
    35

    记忆被搁浅,莫如铉头痛裂的醒來,便看到了令他无限抓狂的景。

    來不及去回忆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柳安然被五花大绑在上,满面潮红,因渐染**的体呼吸浑浊。

    “安然!!!”大吼一声就想上前解救柳安然于水深火之中,一行动才发现自己的手被拷着,限制了自由。

    “哟,这么快就醒啦,这样安然你就能少受点折磨了。好了,观众就坐,咱们就开始精彩绝伦的大戏吧!”一直在一旁等着莫如铉醒啦的雷彦之看到他醒來之后,嘴角挂上了邪恶的笑。

    轻蔑的瞥了抓狂的莫如铉一眼,似乎认为他完全不足为惧,雷彦之轻浮的用手摸向柳安然的脸,像弹钢琴一般的游移手指,最后停在了柳安然的唇际。

    “安然,你一定忍得很辛苦吧,我现在就來将你释放。”完全将腥红了眼的莫如铉忽视,雷彦之很享受这样变态的快感。他的手在柳安然的唇上摩挲片刻,轻瞟莫如铉一眼就肆无忌惮的吻了下去。

    “住手,不要,不要!”沒想到雷彦之会这么残忍的对自己,先是强行灌了自己**,现在又火上浇油的挑逗自己。柳安然强忍的难受,可还是打从心底讨厌雷彦之的触碰,他奋力的将头转向一边,可是雷彦之却轻而易举的将他捕获。

    “别反抗了,安然,你看你这里都肿成这样了。”用近乎变态的眼神望着柳安然,雷彦之完全忽视了一旁的莫如铉,他胆大妄为的将手覆上了柳安然高高隆起的某地。

    如果怒气可以用眼看见,莫如铉现在升腾的怒气犹如十二级的龙卷风一般的壮烈,带着扫平一切的架势,席卷而來。

    “混蛋,你可以去死了!”再也忍受不了那个变态对柳安然做的事,因为怒火腥红的眼泛着浓厚的杀气,莫如铉愤然一动,在怪力的作用下,哐当一声连着手铐和栏杆一起扯了下來。

    “不,不可能的,一般人……啊!!!”被眼前突如其來的转变吓破了胆,雷彦之一下从上跌落下去。股刚着地,莫如铉就风驰电掣的扑到他的上,毫不留的扬起断掉的栏杆刺进他的手掌,将他的手钉在地上。

    动作麻利,毫无迟疑,鲜血四溅,哀鸿遍野。

    “这就是触碰安然的代价,我要你生不如死!”将眼睛眯成一条线,锐利的像刚开封的刀,带着凌迟的气息。莫如铉毫不怜惜的冷着脸将染血的栏杆抽回,然后面无表的再次将栏杆刺进雷彦之的另一只手,惨绝人寰的声响回在偌大的房间,惊诧了一室的寂静。

    “啊……住,住手,你这个变态……不,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你带走安然的……他,他是属于我的……啊!!!”死到临头还不肯放下自己的执念,即使痛得快要窒息,雷彦之还是咬牙硬,怎么也不肯放下对柳安然的执迷。

    “什么,你说什么,你居然敢说安然是属于你的!!!混蛋,我要你为这句话付出惨重代价!!!”本就怒不可遏,再加上雷彦之的刺激与挑衅,莫如铉一下疯狂的失去了理智。只见他爽快的抽出满是鲜血的破栏杆,高扬起來就要对准雷彦之的嘴刺下去,就在千钧一发的那一瞬,柳安然撕心裂肺的呼喊止住了他疯狂的行径。

    “够了,如铉,带我回家!”再也看不下去,柳安然卯足全的力气嘶喊出來,因为渐长的**嘶哑的喉咙让他难受无比。

    “够了,如铉,带我走,我们回家。”看到那尖锐的破栏杆离雷彦之的嘴还差几厘米,柳安然恐惧的瑟瑟发抖,他不是怕歇斯底里的莫如铉,他是怕莫如铉因着那种人渣脏了手。

    虽然雷彦之很过分,过分的让他曾动过杀机,可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因生恨产生的悲剧,认真追究起來,罪魁祸首是他。

    全无力的瘫倒在上,柳安然虚弱的望着莫如铉,到最后,莫如铉终于颤颤巍巍的放下满是鲜血的栏杆,嘭的将手铐捏碎。

    “混蛋,我今天就看在安然的面子上饶过你,你以后最后别出现在我眼前!”恶狠狠的伸出脚來踩在雷彦之的上,像是想将他踩入尘土深处,打入阿鼻地狱,“我告诉你,他柳安然从到心再到灵魂都是属于我的,你们这些蛆虫别妄想触及!”

    一想到那双手成触碰过他最的安然,莫如铉就愤怒到无以复加。再次凶狠的踩了那鲜血汩汩的手一脚,莫如铉这才泄气般的走到柳安然边将他救赎。

    “安然,对不起,又让你受苦了。來,我们回家。”一把将柳安然打横抱起,从肌肤接触的地方可以感受到柳安然浑的滚烫。莫如铉满脸歉意的轻吻了柳安然一下,算是最初的补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低垂着眼眸,滚烫的泪水簌簌落下,莫如铉不敢想象,若是那条赖皮蛇沒有将遇到安然的事说出,事发展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明明最初离开就是为了成全你想要的碧海蓝天,你这个小傻瓜为什么又为了我再次陷险境,我真的很心疼你啊,心疼的心脏都快裂开了。

    “如铉,你哭了么?!”从未见过莫如铉的泪水,气息紊乱的柳安然伸出略微颤抖的手覆上他的脸,指尖一片湿润。

    如铉哭了,如铉竟然为他哭了,这简直比中了大乐透还令人开心啊。可是,如铉,你不要哭好不好,你难受的话我会心疼的。

    “不要说对不起,如铉,求求你不要说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一直沒有告诉你,我到底是有多么的你。直到此刻我才知道,如果我这笔账注定要当别人的脔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你。因为,如铉,我你。”

    努力的伸出手臂吊住莫如铉的脖子,柳安然全心的奉献出自己的吻。四唇相接的瞬间,似乎有甜蜜的气息滑过,柳安然贪婪莫如铉的吻,久久不肯放开。

    “乖,我们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看到柳安然**大动的模样,莫如铉加快离开的速度。回到车上降下座椅,莫如铉体贴的为柳安然降温,“你等会儿,等下就舒服了。”

    在夜幕的掩盖下为柳安然释放,心合一的瞬间,莫如铉动的呢喃,“安然,这一次,我真的不会再让你从我边逃开咯,你真的做好觉悟了么?!”

    一把拉下莫如铉的头印上一吻,柳安然深的呼喊 ,“我你。”

    只此一句,成功的堵回所有的疑虑与孤寂。

    只因为我你,所以上天入地,我都陪你。

重要声明:小说《呆瓜不是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