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莫如铉,你是十足的混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薇 书名:呆瓜不是攻
    11

    “如铉!”尖叫着醒來,满脸的泪痕和满头的大汗无声息的诉说着柳安然的惶恐。

    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一睁眼柳安然就像背上按了弹簧一般的弹跳起來,视线所到之处一片寂然,一丝也沒有莫如铉的踪迹。

    “如铉,如铉,如铉?”有些晃神的赤脚下地,从卫生间到书房到厨房,柳安然找遍了偌大的房间也不见莫如铉的踪迹。

    他的气息还满满的飘在这空间中,可是他的温度却渐渐的冰凉直至消失了。

    恶梦中心惊的感觉再次涌了上來,柳安然揪着痴痛的心脏找到管家询问莫如铉的踪迹,年迈的管家放下手中的活计微微叹了口气,将柳安然的恶梦具现。

    “哎,安然少爷,如铉少爷他,已经走了……”像是自己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老管家安抚般的将带着沧桑纹路的手覆上惊讶的合不拢嘴的柳安然手,“如铉少爷最后说,在房间里,有东西给你……”

    “走了?你说他走了,这里是他的家,他要走到哪去?”像是一点也不相信管家的话,柳安然有些懵懂的反驳,他总觉得今天是愚人节,这是管家和莫如铉联合起來和他开的恶劣玩笑。

    “安然少爷,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你还是回房间看看如铉少爷给你留下的东西吧,大概里面会告诉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知道的就这么多,就算柳安然死自己,自己也说不出一个一二三。管家语重心长的解释后,拿起鸡毛掸子步履蹒跚的往房间里走去。虽然如铉少爷不在了,但是,他还是要让这里干净如昔。

    嘭嗵,嘭嗵,嘭嗵。

    看到管家佝偻的背影,柳安然的心一下异常的跳动起來。一种虽不尖锐但很剧烈的疼痛一下从心脏蔓延开來,沿着神经的脉络,一寸寸的啃噬起他的神经。

    一切,居然真的同梦境一般,他莫如铉,竟然真的不见了!

    说不清恶梦变成现实的那种感觉,就像满嘴破损的溃疡遇上了特辣的辣椒的感触,夺眶而來的眼泪很快盈满了眼眶,惊蛰了一室的景象。柳安然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跌跌撞撞的冲上楼去,他不明白莫如铉为什么会这么对他!

    一进门就看到了头柜上无限醒目的信件,柳安然就像溺水的人看到浮木一般冲上前去紧张万分的握住了信件。

    这里面留下了什么,这里面交代了什么,为什么当他站在最接近真相的地方时,他会沒來由的惧怕,怕亲眼目睹最可悲的结局。

    莫如铉他,是不是已经厌倦自己,所以才离开的喃?!

    诚惶诚恐的紧捏着信件,柳安然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像是有数万人在齐齐呐喊锤着小鼓。

    直到手指捏到发酸,柳安然这才紧张万分的拆开了信件,那扑面而來满满一篇的文字,犹如浸染了兰花的香气,如梦幻般的不真实。

    “亲的安然,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在地球的另一端了。本來是想面对面的和你告别的,可是我还是沒有那个勇气去面对你,我怕看到你眼中有一丝的不舍,那也足以成为我不顾一切留下的缘由。”

    “从相遇到现在,我很抱歉对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让你经历了那么多的伤害,明明我最初的初衷是为了好好的呵护和珍惜你,可是到了最后,我还是让你伤痕累累满心,真的,很对不起。”

    “亲的安然,从我离开的那一刻起,你就自由了。二十万的账目,以及那些狰狞的过去,都已经过去了。从此时此刻开始,你已经成为一个完全自由自在的人了。你可以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见你想见的人。你可以像所有这个年纪的人一般,开心的,幸福的,朝着美好的明,过活下去。”

    “原谅我突如其來的离开,我会离开你,并不是因为厌倦或者玩腻,我离开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太你。因为太,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想把你绑在边,所以才会不顾你意愿的将自己的悲喜都强加给你,所以才会将你变为困兽囚在原地。原谅我的所作所为,我真的只是太你,到走火入魔,到着了迷。”

    “这间房子,作为对你的补偿,你可以留下,也可以卖了它,我沒有意见。头柜的第一个抽屉里,有我对你的一点心意,钱虽然不多,但沉甸甸的都是我对你的,希望你可以收下,密码是623520。”

    “写到这,安然,也许你还不明白我离开的原因,我只是单纯的想松开紧紧桎梏你的手,成全你飞向碧海蓝天的祈求。说起來,事到如今,你还从未说过对我的想法吧,是是恨是感激是同还是别的什么?!”

    “安然,其实,我是真的很你,到舍不得放开你……可是,我知道,你并不想要我这样的……所以,我就如你所愿的离开,只要是你的愿望,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会成全你的。”

    “最后,安然,请许我用最后一丝的做一件可能永远也不会实现的事,如果一年后,你理清了自己的感,发现自己是我的,你可以在樱花纷飞的季节到本的XX地告诉我么?!我不知道到时候你会不会來,但我会在那里等下去,从樱花开等到樱花落……”

    “亲的安然,谢谢你让我你,我会在天涯的彼端,思念你的浅笑。落款,永远你的铉。”

    从开始读信开始,柳安然的泪就像绝了堤的洪水,声势浩大的席卷了他所有的理智。泪眼朦胧的读完了深款款的信,柳安然难受的几乎背过气去。

    莫如铉,我会告诉你,就在此刻,看完你的信之后,我的心境一下豁然开朗了么!如果我不你,我为什么会这么的难受,难受的想把心掏出來断了疼痛的根源!

    什么叫做这房子是对你的补偿,你可以卖掉或者怎么样,这是我们的家啊,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残忍的话!什么叫做如果我你就在一年后的那里碰面,我现在就很想大声的告诉你我你啊!

    莫如铉,为什么你沒胆子当着我的面对我说这些话,为什么你要夹着尾巴一个人逃走,为什么你要在我上你的时候消失不见!

    莫如铉,你真是混蛋,真是十足的混蛋!

    下一次见到你,我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你,惩罚你的不告而别!

    只是,一年的时间会不会太过漫长?

    你会不会,在地球的彼端,重新遇见?!

重要声明:小说《呆瓜不是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