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安然,你永远是我的最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薇 书名:呆瓜不是攻
    8

    抱着劫后余生但仍瑟瑟发抖的柳安然下了车,一路走來莫如铉除了将他紧抱让他不要害怕,除此之外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说到底,柳安然会遭遇这样的事件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归咎起來,自己才是伤害柳安然的罪魁祸首。

    明明自己当初买下他的初衷是为了好好的珍惜和呵护他,到现在想來,他给柳安然的伤痕疼痛远远多于怜惜和疼吧!

    “乖,你先躺会,我去放点水给你洗洗。”温柔无比的将柳安然放到柔软的大上,莫如铉轻撩柳安然因为薄汗而粘贴额际的发,温声细语,一下温柔的比水还要深

    “不要……不要离开我……我怕……”即使所有的一切都落下了帷幕,可是心有余悸的柳安然还是止不住的颤抖,他很想从心底克制自己的恐惧,可是战栗的厉害的体粉碎了一切的太平。

    “乖,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这里是我们的家,你很安全,不用害怕。”躬下子轻轻的抱了抱柳安然让他放轻松,莫如铉轻吻了一下他的眉心算是喂他吃了一颗安定。

    “嗯,我相信你……”有好多的话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柳安然乖巧的笑了笑,那苍白无力的微笑宛如失去血色的玫瑰,脆弱的让人怜惜。

    速战速决的去到浴室将水打开,再调好水温,现在哪怕只是一分一秒的时间,莫如铉都想呆在柳安然的旁,因为他知道安然需要他。

    回到卧室将满伤痕的柳安然抱起放到浴缸,莫如铉第一次不带**的柔似水的细细的为柳安然擦拭起体。

    “安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沒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遭遇这样的事……”一想到要是自己再晚到一分,他最亲最圣洁的柳安然就会被玷污,莫如铉觉得杀了那些人也一点都不解气。

    要是以前各朝各代惨无人道的刑罚还在,他莫如铉一定要将那些伤害柳安然的人全部抓去过一遍酷刑,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感受到莫如铉的十指在自己的肌肤上翩跹起舞,柳安然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轻声回应,“沒关系的,如铉,这都不是你的错,你不要再道歉了……至少,最后,你出现了不是么。最后,你终于出现将我从水深火中拯救出來了……这就,够了……”

    微微的将子往下挪动了一点,让浴缸的水涉及下唇线但不至于灌入口中。柳安然心底沸腾的那个问題不停的喧嚣和聒噪,他努力的想压制下去,可是心还是不依不饶的想要追寻一个答案。

    虽然,故事的最后,莫如铉如天神一般的降临将自己救赎。可是柳安然一直记得莫西凉拨通电话时,莫如铉冷若冰霜的声响,他说,柳安然只是我的一个玩偶,一个宠物,我犯不着为他大老远的跑那么一趟。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他柳安然好想发问,问莫如铉,既然你都那么说了,为什么最后又会出现?!为什么要在我绝望的尽头给我一大片的希望之光,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听到柳安然的话,莫如铉沉寂了片刻。有些伤害已经造成,无论说再多的甜言蜜语做再多的事去弥补,受伤的那里还是疤痕狰狞。

    望着柳安然微微皱在一起的眉头,莫如铉倾吻了吻他的眉心,像是想为柳安然挡去一切的灾难和祸害。

    “叻,安然,你在烦恼什么事么?!”十指在柳安然的上游移,为他洗尽一寸寸的肌肤,莫如铉一把将柳安然从水中打捞起來,让他背对自己为他搓起了背。

    现在柳安然的一颦一笑落入莫如铉的眼中便成了惊涛骇浪,他小心翼翼的珍视着柳安然,大有捧在手心怕摔碎含在嘴里怕融化的忐忑之感。

    “沒什么,我只是在想,你是怎么回心转意想來救我的……之前莫西凉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不是说我只是你的玩偶之一宠物之一,你沒有必要为了我这个之一大费周章浑挂彩的深入虎的吧……”本來不想说的,可是心里哽咽的难受。

    背对着莫如铉,柳安然连珠炮似的将心底耿耿于怀的事一一道出,说着说着,他眼底的泪水如坏掉的水龙头一般簌簌落下,停都停不下來。

    “什么,莫西凉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莫西凉沒有给我打过电话啊!安然,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听出了柳安然的哽咽之声,莫如铉温柔的将柳安然的体搬正过來,低头凝视那张满是泪痕的漂亮脸蛋,四目相对,莫如铉的心一下刺痛开來。

    困扰安然的事,莫非就是他说的那一通根本不存在的电话?!不知道莫西凉耍了什么花招蒙骗了安然,但是,照这样分析下來,安然他会这么的在意那通电话,就是在间接的说明他其实是很在乎自己的吧?!

    “安然,你听我说,我从來就沒有接到过莫西凉的电话,所以无论你在他那听到什么都不要相信!我之所以会去找你,是因为我回來发现你不见了,再加上我返程途中遭遇的种种,我可以断定是莫西凉所为,所以我才会及时出现的。”捧起柳安然的脸轻轻吻去他的泪水,莫如铉激动万分的解释着,“相信我,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存在。什么之一,那都是混话,你永远是我的最!”

    第一次这么清晰明了的做告白,柳安然听着莫如铉真意切的表白,本就止不住的泪水落的更厉害了。

    “我,我不知道自己对你的感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关系太奇怪,奇怪的我都不明白自己的心了……我只知道那些人碰我的时候,我好反感好抵触好想死……那个时候,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柳安然手足无措的回应,他不知道自己当时的那种感到底是不是

    一开始的时候对莫如铉是感激,后來随着莫如铉对他变本加厉的折磨变成了恨,尔后戏剧的发展让他一边怨恨一边感激,到了现在,柳安然已然搞不懂自己的感了。

    “沒关系的,我会给你时间好好厘清。來,我抱你上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满脸宠溺的笑说着,莫如铉一把打横抱起柳安然往上走去,“今天我们都经历的太多了,有什么我们明天再继续。”

    为柳安然擦干净子,再为他盖好被子,莫如铉快速的进浴室冲洗一番,然后回到柳安然的边轻搂着他进入梦乡。

    “睡吧,我亲的小安然,愿你好梦。”轻轻的亲了柳安然的脸颊一下,莫如铉带着疲惫的笑脸沉沉睡去。

    好好睡吧,睡醒之后,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决定要做。

重要声明:小说《呆瓜不是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