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爱到舍不得放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薇 书名:呆瓜不是攻
    7

    总统房奢华的大上。

    轻轻的抬起洛夏倔强的小脸,冷汕跪在半体的洛夏上,俊逸非凡的脸色剥去了微笑的色彩,无限严肃的发问,“你确定要我真的这么做?我一旦行动了,可是不管山崩地裂也要做完的哦!就算中途你反悔了,挣扎了,反抗了,甚至寻死觅活的横冲猛撞,我也会不顾一切的继续做下去的!”

    轻浮的眸色一下被暗沉之色取代,冷汕将洛夏的手反剪在他的头顶,一副我是很认真沒有开玩笑的样子。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叫你做你就赶紧做,我才不会反悔!”将脸转向一边,避开与冷汕直视,洛夏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虽然洛夏的语调很重,几乎每个字都是四声调,可是起伏不定的膛还是出卖了他底气不足的这一事实。

    “哦……这样啊……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咯……”潋滟的眸光微微一转,冷汕扬起大手掰正洛夏美丽的脸庞,他和自己正视,“首先,我想从这开始品尝……”

    用拇指的指腹轻轻的摩挲洛夏滴的唇,冷汕坏笑着弓下來,在距离洛夏的唇还有十公分的时候,一直如死尸的洛夏不安分的扑腾起來。

    “不可以,唯有那里不可以碰!”努力的想别开脸,无奈冷汕的力气大如牛,洛夏挣扎了半天也是白费力气。

    完全不理会洛夏的挣扎,冷汕噙着独属于恶魔的笑,一点点的缩短唇与唇之间的距离,从十厘米到五厘米,五厘米到三厘米,最后一厘米的时候,冷汕突然偏了偏头吻在了洛夏的唇角。

    “真是个小可,就算你现在叫我放开你,我也不打算放开咯……”第一次看到被自己吻的人露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虽然有点大受打击的感觉,不过冷汕还是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从洛夏的下巴开始亲吻,沿着喉头的脉络,下移至锁骨,然后是部,最后冷汕血沸腾的吻上了洛夏前的敏感。

    “呕……”能感受到冷汕的舌尖在顽皮的戏弄自己前的小可,一股莫名的快感袭來之时,洛夏的胃也风起云涌的沸腾起來。

    “呕?你是不是发错音了?”听到从洛夏嘴里满溢的呻吟之声,冷汕总觉得同往的声调大相径庭,他抬起头來询问洛夏,之间洛夏鼓着腮帮子一副将吐吐的模样。

    “呕……”恶心感再次袭來,洛夏慌张的给冷汕一个眼神示意,冷汕及时的放开了他,尔后他就像兔子一样的蹦进洗手间大吐特吐起來。

    留在上的冷汕瞬间觉得自己无限悲摧,他这还是第一次和别人做着做着,被别人厌恶到吐啊……

    正在无限悲戚的怜悯自己的时候,剧烈的敲门声从玄关处传來。虽说听不清楚喊话的内容,但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那笨蛋加白痴的某人做的蠢事。本來想去叫厕所的洛夏出來的,可是一想到自己第一次当好人就被挫败,冷汕一下孩子气起來。

    哼,先让你敲会儿,算是对你不领我的惩罚!要是当时你直接进來带走了在厕所狂呕的倒霉孩子,那我的男自尊就不会受到伤害了!

    啊啊啊,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啊!想他场浪子一世英名就毁在他洛夏的手上了,这要他何以堪!

    一等就等了十分钟,洛夏还沒有从厕所出來。听到愈來愈小的敲门声,冷汕完全沒想过那头蛮牛会昏厥倒地。他以为枫早只是敲累了中场休息,等过了几分钟会再接再厉,可是几分钟之后门外响起的是急促迫切的敲门声,还有很小的沸腾之声。

    不好,好像出什么事了!

    不祥的预感在一瞬间袭來,冷汕急忙冲进厕所去找洛夏,只见洛夏苍白着脸虚弱无力的撑在洗漱池上。

    “不好了,门外的那位帅小伙好像出事了,你快去看看!”本來有些担心枫早的,可是看洛夏这苍白无力的样子,冷汕一下更担心起眼前的人來,这洛夏好像是把心肝脾肺肾都吐出來了吧……

    “什么,你说枫早出事了?!”侧过头來满脸的惊讶和担心,只有此刻,洛夏才会把最真实的绪展露出來。一把丢开洗漱池的边缘火急火燎的往外赶,当洛夏打开门看到倒在地上的枫早时,心咯噔的痛了一下。

    像是有一把尖锐的利箭一下插上了心脏,破心而入之后,巨大的疼痛从伤口处蔓延开來。洛夏忽视了周围一切的看客,眼里心里都只有昏厥倒地的枫早。他伸出颤颤巍巍的手将地上的枫早抱到自己的怀里,急切的呼喊,“枫早,你怎么了,你快醒醒,你别吓我啊,你快醒醒!”

    一接触到枫早的体才注意到他浑滚烫的像个火球,洛夏有些吃力的将枫早抱起來打算先把他抱进房间,当他的视线触及枫早伤痕累累满是血污的手时,他的双脚一下像被灌了铅一般,再也无法挪动分毫。

    门上……满满的血痕都是你砸出來的么……我亲的枫早,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残忍的事……

    不需要刻意酝酿,滚烫的泪水一下从眼眶中满溢而出,洛夏无限悲伤的望着怀里昏厥过去的枫早,望着他伤痕累累的躯体,像是望进了他的体深处,灵魂所向,心之所在。

    “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步履蹒跚的抱着枫早往房里走去,紧随洛夏而來的冷汕很自觉的让出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

    像呵护世间珍宝一般的将枫早小心翼翼的放在上,洛夏拿起电话拨通内线,让服务员送來降温的冰袋,尔后立即拨通家庭医生的电话让他们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现场。

    “枫早,真的对不起,早知道会这样子,我就不会出这招了……”跪在边轻握枫早的手,洛夏泪眼朦胧,“我是真的很你啊,到舍不得放开你……”

    “所以,枫早,我们不要再彼此折磨了好不好,我们不要再这样折腾彼此了好不好,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好不好……”

    旁若无人的将心声吐露,洛夏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冷汕的存在。只见冷某人大发慈悲的轻弹了一下手指,一团淡紫色的东西就悄无声息的挤进來枫早的眉心。

    有什么在枫早的体内悄悄的膨胀,然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洛夏沒有注意到,意识昏沉的枫早听到他这番话之后,落下了悄然的泪水。

    嗯,洛夏,等我醒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回应你的心

    再也不分开,再也不逃避,再也不相互折磨。

    而是,好好的,用尽全力的相

重要声明:小说《呆瓜不是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