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枫早和洛夏的二十二岁约定,荼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离薇 书名:呆瓜不是攻
    56

    枫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鲸口帮的,只知道自己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经跪在了洛夏,现任鲸口帮帮主的面前。

    “,我……”一看到自己面前慈眉善目的老人,枫早就不能掩饰的无限悲戚的出声,浓厚的悲伤之悄无声息的在顷刻间弥漫出来,偌大的房间一下充满了晦暗的色彩,似乎连空气都变为了黑色。

    “孩子,委屈你了……”像是对一切都了然于心,年迈但依旧精神矍铄的冷清颐慈的伸出手来摸了摸枫早的头,“我不知道这样于你们来说是不是最好的结局,但是,我希望你们都可以好好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天下没有那个家长不想自己的孩子好的,洛夏的亦是如此。

    无论怎样,她都想试试看,看自己的希冀到底可以走到什么地方……就算她深谙到最后会失望,但她还是想试试,试过总比没试就放弃好……

    “……”一肚子的苦水不能倾诉,枫早只能紧紧的抱住冷清颐不住的呼喊,似乎这声声泣能稍稍的倾泻自己内心奔腾的悲伤。

    “好孩子,辛苦你了……”无限怜的轻抚着枫早的头,就像是将枫早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子一般的宠溺。虽然不能感同受,但冷清颐或多或少是明白洛夏和枫早之间的感和羁绊的,毕竟,她是看着他们长大的,是他们感的见证者。

    眼角含泪,虽然很心疼这两个孩子,但是为了他们的未来,冷清颐现在不得不这么做。

    “枫早啊,洛夏已经答应继承鲸口帮了,就在他二十二岁生那天……”轻拍着枫早的背,思索半天,冷清颐还是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给了枫早,毕竟他是促成这一切的大功臣。

    冷清颐永远忘不了洛夏回来找她时的模样,那绝望的样子就像是人生失去了所有的色彩一般,晦暗的让人窒息。

    像失魂落魄的行尸走,彼时的洛夏机械的发声,没有歇斯底里的咆哮,没有陷入疯狂的胡闹,只有死一般的寂然。

    他说,,枫早不要我了。

    所以,,我愿意继承鲸口帮,在我二十二岁的那一天。

    从小到大,冷清颐见过闹腾的,折腾的,疯狂的,癫狂的,胡闹的洛夏,但是就是没有见过如死灰一般的他,当她的手触碰到全冰冷的洛夏时,她心疼的几乎无法呼吸,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可是,到最后,冷清颐还是将到了喉头的话艰涩的咽了下去。

    既然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大家都疼痛到了这步田地,她不努力一把她会死不瞑目的!

    一字不露的将洛夏的原话转达而出,冷清颐明显的感觉到枫早听到这话时躯一震,犹如遭遇电击。

    “,洛夏他……真的要在二十二岁那天继承鲸口帮么?”似乎不想相信冷清颐说的话,枫早不甘心的发问,他希望这一切都是他的幻听,是冷清颐的杜撰。

    他永远也忘不了洛夏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他从背后环抱自己说,枫早,等我到二十二岁那天,我就带你去美国扯证,让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然后生生世世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他也还记得洛夏曾经说过的掷地有声的誓言,那时的洛夏一本正经的骇人,他说,枫早,我是绝对不会继承鲸口帮的,除非是我不打算和你在一起了,我才会去继承。不过,我觉得我是不会不想和你在一起的,哈哈哈,所以,你就认命的做我的人吧!

    曾经的一切现在鲜血淋漓的摊在枫早的面前,带着甜蜜的味道,却浸染着浓厚的血腥味。

    枫早有些受不了的扬起满是泪痕的脸望着冷清颐,一遍遍的发问,像是对这个结果耿耿于怀,“,洛夏,洛夏他真的这么说了么?他真的说要在二十二岁这天继承鲸口帮?!真的是在二十二岁这天?!”

    虽然不忍将枫早眼底最后一丝的希冀扑灭,但是冷清颐知道,现在的妇人之仁只会带来无穷的后患。

    硬着心肠作答,冷清颐的声音有些颤抖,“是的,洛夏那么说了,就在二十二岁生那天!”

    轰。

    像是有一个原子弹爆炸在了枫早的脑海,他一下松开紧抱着冷清颐颓然的手跌坐到了地上,心跟着碎了一地,再也拼凑不回原来的形状,拼不回曾经的曾经。

    洛夏他……这次是真的决定离开了喃……以前的时候,他们再怎么闹,洛夏也不会拿这个二十二岁的约定出来的。

    枫早的心,一下冷如死灰,再也没了复燃的希望。

    那个二十二岁的约定,一直都是他心底最温暖的光,是他赖以生存下去的氧气。

    如今,连最后的最温暖的那道光都消失了,枫早他,还要如何存活下去?!

    就像离开了水的鱼,离开了洛夏的枫早,到底要怎么活下去?!

    洛夏,你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活下去……

    ……

    只是,难过的快要死掉的枫早,你可知道洛夏说这话时的心

    对于洛夏来说,二十二岁的约定,是他穷其一生的愿望,你可明白他自己撕碎自己愿望和践踏碎自己希望之光的感受?!

    明明只要你一句话,就可以改写这样的结局的,可是那个时候你却推开了他,亲手推开了唾手可得的幸福。

    所以,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的罪魁祸首是你,是你,枫早。

    所以,你根本没有悲伤的权利!

    

重要声明:小说《呆瓜不是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