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困神修炼

    (收藏票票,来吧。)

    第十章:困神修炼

    寒湘上的逆天惊变,让万星河在震惊之余,更是询问他方才到底怎么回事。

    被师父如此一问,寒湘也很头大,总不能说刚才是他魂魄发疯吸纳灵气吧,他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武魂道,整天研究自己。

    讷了片刻寒湘只好编瞎话,“师父,刚才我好想和这块石头心意相通,感觉它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紧接着寒湘把石中莲的事大概讲了一遍,寒湘这么做就是避重就轻。虽然八部神祗莲子的事也很重要,但相比武魂道要正常一些。

    毕竟修炼功法遇到奇遇要比“无师自通”一绝妙功法更能让人理解。

    徒弟这么一说,万星河惊叹之余心中也有了一个概念,宁王世子,自己的徒弟不是普通人,是天选之人。

    这个念头深深埋在了万星河心底,让这位老人在rì后成为了寒湘最重要的悍将之一,为徒弟的江山大计创下了不世功勋。

    这些是后话,此刻万星河已经放下了心中的疑惑,见天sè已然见黑,就让寒湘早点休息,明天要正式开始修炼。

    rì月轮转,星河将易。

    第二天万星河大早就叫起来寒湘,简单吃了些素斋便带着徒弟钻进了蛮荒大泽茫茫丛林。

    “湘儿,你现在已有真气。关键时刻真气会自行护体,但这终究是外力,要想成就大道,轻易渡劫,还是要有一副水火不侵,金刚不坏的体。”万星河手里握着一根青sè木棍说道。

    师父此话寒湘已经听了很多,自然了解。最让他奇怪的是,师父手里为何要拿着一根木棍,而自己期待已久的体能训练又将会是什么样子。

    “师父,您手里的棍子是做什么的?”寒湘好奇的问道。

    万星河颠了颠手中青棍,说道“这木棍是用困神木,此木有一个特xìng,就是能封武者真气。除非真气进入先天境,不然纵是真气通天也会被此木封住。”

    “封真气?封住真气干嘛?”寒湘疑惑。

    “我说过,当危险来临真气会自行护体。要练就强横体,就不能动用真气之力。所以用困神木封真气再好不过。”万星河淡淡说道,随即脸sè变得极为严肃。

    “现在脱掉上衣,我们第一个就练你的抗击打能力。”

    “抗击打?”寒湘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看来师父要弄困神木拍打自己体,锻炼体筋骨。

    虽然是要挨揍,寒湘心里却跃跃yù试。万星河是为他好,又不是真和他过不去。

    所以照着万星河所说,脱下外衣,卸下冰蚕甲。

    “扎马,中含气。”万星河厉声说道。

    “吸。”寒湘长吸一口气,扎马收腰。

    “要练不坏金,首先体要坚逾钢铁。”万星河说着,抡起来困神木狠狠的打在了寒湘背上。

    万星河用力很大,却不传内劲。所以棍子打在寒湘上,只会锻炼寒湘皮抗击打能力,并不会打废了寒湘。

    困神木及体,寒湘体内真气受于神木之xìng,全部缩进了丹田中并没有自行护体。然而武魂不同于真气,寒湘受到危险,自行就要产生魂盾保护寒湘。

    魂魄一动寒湘就把它压了回去,寒湘明白万星河苦心,既然是修炼,不苦不痛还谈什么进步。

    所以万星河这一棍子是真真切切砸在了寒湘上。抛开真气,魂力寒湘就是一个四岁小孩,被这么一打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向前趔趄两步。

    “扎马,含气。才这么一点点力道,就能把你打飞,要是将来天劫到来,还不让你魂飞魄散。”

    万星河一反从前关切寒湘的慈祥老人模样,此刻怒目厉吼,一副严师样子。

    “师父再来!”寒湘xìng子里有股韧劲,或者说因为前世他作为武魂高手太久,心底始终有一股傲气。被万星河厉声喝骂,不服输的劲儿上来,咬咬牙,再吸一口气,扎下马步。

    万星河站在寒湘后,点点头。他虽然感叹寒湘奇遇不断,可是因为他是世子,心里总觉得徒弟会受不了苦。

    但没想到,寒湘随出声世家豪门,却没有一点公子脾气。

    “禅功大道最讲究金不灭,要成金自当韧如钢,每rì修炼击打当有三百下!”万星河说完再次抡起困神木,狠狠的打在了寒湘背上。

    “嘭嘭,啪啪。”不一会寒湘后背就被打得皮开绽,鲜血缓缓流出,将他背上神祗花绣都映的更加触目三分。

    后背上挨了一百五十记棍子,万星河走到寒湘前,朝着寒湘前又击打起来。

    前后背各一百五十记,打完之后寒湘已经冷汗津津,咬着牙跪到了地上。此时寒湘,浑已经没有一处好,皮下发青,鲜血淋漓。

    万星河打完,也抹了额上汗水。三百记棍子,万星河吃惊于徒弟的坚韧,就算皮开绽至始至终都始终未哼一声。

    “世子真的是四岁孩童么?这份坚韧,就是成年人都自叹不如!”万星河心声。

    击打训练完,万星河扶起来寒湘,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将瓶中白sè粉末洒遍寒湘伤口。

    “真气运行周天,吸收药力吧。”

    寒湘痛苦的点点头,盘膝于地,体内真气随着经络运行数周天。在真气作用下,白sè粉末的药力尽数发挥,粉末渗入皮,伤口开始以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不一会寒湘浑已经完好如初,只是渗出的鲜血在上结痂,显得他有了几分浴血魔神的样子。

    “师父,这是什么药?”看到自己浑伤口顷刻都好了,寒湘欣喜的问道。

    “这是王府秘药,百花茯神散。”

    “百花茯神散?原来家里还有这种良药,从来没听人说过呢。”寒湘从万星河手里拿过药瓶,端详着说道。

    “湘儿不知很正常,这种药一直存在王府密库中,除了王爷和我谁也不能轻易动用。”万星河说话间遥望东边靖天国方向,满脸崇敬。zì yóu出入王府密库,由此可见寒烈对万星河有多么器重。

    “这药很珍贵么?”寒湘发现自己疗伤一次就用了小半瓶,而百花茯神散又存在秘库中,想必很珍贵。

    “能入秘库的又岂是寻常药散,要炼这么一瓶,需要百金。不过湘儿不用担心药不够,此次湘儿随为师出来修炼,王爷特意让我拿了几百瓶。”

    “一瓶百金!”寒湘惊讶的看着手里药粉,在天朝一两金子就能让一户平常人家衣食无忧的生活一年。自己一次疗伤就用了半瓶,那不是一次就用掉了五十户人家一年的口粮。

    “看来父亲真的很在意我的修炼啊。”寒湘想到父亲样貌,心里一阵温暖。

    “湘儿既然已经无恙,那就继续修炼。现在去潭中,绕着潭中岛游五百圈吧。”万星河看徒弟体已经没有大碍,说道。

    “父亲如此器重我,我绝不能辜负他的良苦用心。”寒湘将药瓶递给万星河,赤着上走到潭边,用水激了激子,就要跳进水里。

    “湘儿且慢,背上它。”万星河叫住寒湘,将困神木缚在了寒湘背上。

    子捆上困神木,寒湘体内真气顿时又缩了回去。

    动用真气之力游五百圈不难,但是没有真气只用体之力游五百圈,那就.....

    “体不仅要抗击打,还要有持久的耐力。去吧。”万星河拍了拍寒湘肩膀说道。

    “为了父亲,也为了我能穿梭星痕回到原来世界,修炼吧!寒湘!”有了这两个信念,寒湘干劲熠熠,“噗通”跳进水里绕着小岛游了起来。

    虽说潭中岛方圆并不大,但一圈也有两百米,五百圈就是十万米。因为困神木封住了真气,寒湘游了两百圈体力便极度不支。

    浮在水中,寒湘准备休息片刻。但他发现原先一直站在岸边看着自己的师父却不见了,没人监督他倒是可以偷懒。

    可是这念头刚有寒湘就打消了,修炼是为了他自己。自己不努力,将来面临艰难,没人能帮得上他。

    于是浮在水里稍稍休息了一会儿,寒湘又开始奋力游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一锅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