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习武伊始

    (新书需要大家支持!!!)

    第三章:习武伊始

    chūn去chūn来,又是一年chūn暖花开。

    宁王府花园中,男孩懒洋洋的躺在花丛中,闭目假寐。花间彩蝶翩飞,应和着男孩边垂手站着的两名少女丫鬟,倒也如画。

    此少年正是寒湘,他来这个世界已经有四个年头。四年他也了解了自己所处的天朝之国。

    天朝疆域辽阔,几乎无边无际,国内分封三十六诸侯国,而这些诸侯国小则有数亿人,大则如宁王,端王挥下有数十亿人。

    并且天朝尚武成风,武者主修道法,佛禅两道。至于其中详细,寒湘数次问自己父亲,寒烈却一直闭口不答,说等他再长大些才告诉他。

    天朝西南是当初宇文嫣口中的蛮荒大泽,此地毒虫妖兽横行。其中更有蛮荒巨兽,实力不可探究。比如神鸟青凰,世人皆传得凰者得天下,一只妖兽都能助人夺得天下,可见其实力之强。

    这四年除了知道这些天下格局,寒湘自也有了变化。前世寒湘修习武魂道,现在既然从头来过,他哪里会放弃。

    四年时间,他从襁褓里就开始再度修炼武魂。如今四年过去,寒湘终于能感应到自己的魂魄,并且可喜的能感应到双魂双魄。

    但是寒湘修炼武魂的事并没有告诉自己父母,毕竟武魂相对于他们来说是一门完全陌生的功法,如果说自己四岁就创造了一新的修炼功法,那也未免太妖孽了。

    武魂修炼不似道法盘膝打坐,佛禅入定入禅,武魂修炼并没有太多拘束。它只是用魂魄吸收天地灵气,就像道法佛法用灵力洗练体,武魂是用灵气洗练灵魂而已。

    现在寒湘睡卧草中其实也是在修炼武魂,双魂双魄早已在他前结阵,不断吸纳着周遭的天地灵气。

    寒湘如此大咧咧灵魂出窍倒也不虞别人发现,这个世界没有人会魂识,根本不会有人看到自己灵魂出窍修炼功法。

    “湘儿!湘儿!”听到母亲叫自己,寒湘收了魂魄,跳起来,一溜烟的跑到了宇文嫣边。

    “母亲,找我有事么?”寒湘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母亲问道。

    宇文嫣见寒湘浑草叶,衣服乱糟糟,装作愠怒的打寒湘股,其实是拍落他上的草叶“去哪里睡不好,非要躺草里,弄得自己这么脏!你爹爹找你,在前厅等着呢。”

    寒湘受不了母亲唠叨,挣脱宇文嫣的手,自己整理了衣服。“母亲,我知道了,以后不去草里睡了。爹爹找我,我先去了啊。”

    看着儿子跑远,宇文嫣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不知道为何,宇文嫣总觉得自己这个儿子不像是四岁顽童,倒像是一个大小伙子,行事恭敬非常懂礼。

    到了前厅,寒湘推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厅堂中坐着五人,当中自然是寒湘父亲宁王寒烈。两手边各坐着两人,寒湘魂识扫去,这四人魂魄都非常强悍,虽然魂识看不出他们功力如何,但魂魄强悍,实力自然不俗。

    “湘儿,见过各位叔叔伯伯。”寒烈施手说道。

    “见过各位叔叔伯伯。”寒湘对着两边人各自作揖说道。

    这些年寒湘基本都在王府后院生活,因为王府前院是寒烈议政议军的地方,寒湘很少来前厅,所以这些人寒湘一个也不认识。

    “世子大礼,我等受宠若惊。”四人见寒湘施礼,也赶忙站起来回礼。

    “湘儿,今rì让你来前堂,知道是为何事么?”寒烈看着堂下儿子说道。

    王爷府行事自有一道理,寒湘哪里会都知道,只好摇摇头“孩儿不知。”

    “你已经四岁了,在天朝也到了习武的年纪。这些叔叔伯伯各有神通,他们谁能看上你,你就可以拜他为师。”寒烈说完看向其他人。“各位都是我帐下高人,你们看我此子如何?”

    “习武?来这个世界四年,终于能接触到这个世界的武道了。”寒湘心中十分高兴。

    “王爷,世子聪慧,如果世子有意,我等定教好世子武艺。”左手边第一位的白发老者站起来抱拳说道,老者说完其他人也起附和。

    “爹爹,我想知道天朝武道是什么样,再定学什么。”这次可是学武艺,寒湘明白好师傅才有好徒儿,马虎不得。

    儿子有此问,寒烈愣了愣,他没想到自己儿子才四岁就会想得这么深远。

    “天朝武道分先天后天两境,后天境就是常说的武境,锻炼筋骨,练到极致可以开山裂石,力举千斤。后天分入境,小成,大成三层。”

    寒烈顿了顿接着说道。“后天始终是武境,而天朝中最厉害的则是先天仙人。天为父,地为母,步入先天之境才算成为天地所钟的灵子。然而天命昭昭,天地灵子又岂是轻易就能做得,后天大成的武者要入先天之境需要经过第一次天劫考验,其中成功的人万不足一。”

    听父亲说得,寒湘暗暗咋舌。“先天后天,也太难了吧。不像我武魂道,只要能感应到灵魂就能进入大道。”

    寒湘这么想属于坐的不嫌站的腰疼,他天资聪颖,修炼武魂没多久就能感应灵魂,可是又有多少人因为感应不到魂魄,终不能修炼武魂。

    但这后天先天之功,就算再笨再蠢,只要肯下功夫,也可以进入后天之境。相比之下,后天武道人人可修,武魂道只有聪慧敏感的人才能修习。

    寒烈说了这么多,看着儿子说道“湘儿,这四位都是后天大成的师傅,你有意拜师么?”

    寒湘沉了沉忽然说道“爹爹,我不能直接修先天武道么?”

    “痴儿,要入先天必先修后天,后天大成,拥有了强健的体魄才能修炼先天武道。若是强行修习先天武道,将来天劫降临,体抗不住雷劫只能落得死魂灭。”寒烈摇摇头。

    听到天劫寒湘猛地想起来,自己当初渡劫失败就是因为老天莫名其妙的给自己下了天劫。

    寒湘曾经是武魂者,武魂炼魂并不注重体修炼,天雷之下寒湘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现在能修炼体硬抗天劫,将来自己渡劫,就算天劫魂劫再一起来,寒湘也不惧。

    “爹爹,孩儿能见识见识四位叔伯的武功么?”寒湘下定主意习武,扫了一眼四人对着父亲说道。

    “我儿想看,那四位就去露几手吧。”寒烈见儿子兴趣越来越浓,心底高兴,自然答应。

    王爷下了命令,四人起抱拳,出了大堂,一字站到堂前广场上。寒烈也走下王座,拉着寒湘走了出去。

    父子二人在门前站定,仆人搬来了椅子。寒烈坐下,寒湘乖巧的站在父亲边。“诸位开始吧。”

    寒烈声音落下,当先走出来一名魁梧大汉。“王爷,小世子,我敖烈先献丑了。”说完敖烈扫了眼院子。

    院子zhōng yāng正立着一尊铜炉,高有两丈,宽有一丈,全黄铜打造足有千斤重。敖烈看到铜炉,大步流星走过去。

    上下打量了一番,伸手猛地抱住了铜炉。“起!”只见敖烈大吼一声,浑虬结,青筋如同青蛇舞动,怀中重达千斤的铜炉离地而起。

    铜炉离地,敖烈抱着炉子一步步朝寒烈父子两人走了过来。每踏一步,敖烈脚下的青石都被他踩得龟裂。

    走到父子俩前三丈,敖烈停住子。但是他并没有放下怀中铜炉,而是双腿扎下马步。铜铃大眼目眦大开,“破!”敖烈再吼一声,双臂发力。

    巨大的铜炉瞬间就被敖烈捏得瘪下去,不多久铜炉竟被敖烈揉成了一个大铜球。做完一切敖烈长舒一口气,将铜球随手放在地上,“嗵”得一声地面就被铜球砸出了一个大坑。

    “不愧是我虎贲前锋,力大无穷。”寒烈拍手赞叹。“谢王爷夸赞。”敖烈作揖拜谢。

    寒湘看完敖烈本事,心中并不激动。寒湘修魂,武魂重变,蛮力终不合寒湘武道。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一锅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