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重生

    (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

    第二章:重生

    “眼皮好重,浑怎么黏糊糊的?”韩湘慢慢有了意识,只是眼睛睁不开。

    “王爷,王爷,是小世子!”

    “世子?什么意思?难道是谁出生了?出生?难不成是我?”韩湘听到丫鬟喊声,心中惊讶,终于一使劲睁开了眼睛。

    果然,自己已经是小胳膊小腿儿,上还残留着淡黄sè的羊水和母胎内的鲜血。

    “齑灭,魂魄投胎!”韩湘现在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复活固然是好,但是韩湘已经察觉到,自己现在居然没有丁点魂力。

    前世修习武魂十二年,好歹也是炼境后期的高手,现在再次回到原点,让人无语凝咽啊。不过幸运的是,虽然九魂俱散,魂丹破碎,但魂识还在。

    魂识和神识一样,都是查看自己和查看别人功力的一种能力。只是魂识能看到魂看不到气,而神识看得到气看不到魂。

    韩湘魂识展开,无奈的发现他看不到自己任何魂魄。这种况意味着,他的武魂功力全没了,连觉境一重都到达不了。

    韩湘暗自懊恼的时候,他已经被一个丫鬟抱了起来。在股上掐了一下,“哎哟,掐我干嘛!”韩湘着恼的说道,而他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婴儿“啊啊”的声音。

    原本婴儿出生,必须让婴儿啼哭,这样才能把肺里的胎水咳出来。奈何韩湘子虽然是婴儿,灵魂却已经有十六岁了,一个半大小子怎么会被掐一掐就哭了。

    “怎么不能说话了?”韩湘惊讶,但话说出来还是婴儿的“啊啊!”

    丫鬟看着怀里婴孩只喊不哭着急了,又是掐了一下。“没完了啊!不知道刚出生的婴儿股嫩,这么掐留下疤,我和你没完!”韩湘刚才还气恼自己变成婴儿,现在竟然开始为自己抱不平了。

    见韩湘仍然不哭,丫鬟没了主意。正巧一名蟒袍中年人走了过来,丫鬟看到中年人,慌乱的说道“王爷,世子他,他不会哭啊。”

    中年人看着韩湘,脸上虽然没有表,但眼神中全是喜悦“不哭才是真男儿,看来我儿天赋异禀!”说着中年人从丫鬟手里接过来韩湘。

    进了中年人怀抱,韩湘打量着自己的父亲。中年人穿蟒袍玉带,站着就如一座擎天大山,被自己的父亲抱着,韩湘如同卧在山巅,虽然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但又安全非常。

    韩湘魂识散开,自己父亲魂魄极为坚定,三魂七魄牢聚于天当中,这种人必定勇猛果敢。

    魂识异于神识,魂魄往往代表着人的xìng格,魂识观魂就如看面。魂魄坚韧,人也必定坚韧不拔。魂魄孱弱,人xìng也必定懦弱不堪。

    中年人并不清楚自己儿子已经在第一面中给自己下了定义,看着怀中婴儿,笑道“想不到我寒烈年逾四十还能得子,老天眷顾。”

    寒烈笑完抱着韩湘走到前,韩湘此时也看到了自己的母亲。自己这世的母亲,不愧是王妃,虽然刚生产完,但也难掩她的绝代风华。

    魂识扫到母亲魂魄,韩湘只有一个词能形容自己母亲的魂魄“温婉贤淑”。

    “嫣儿,你看咱们的孩子。生下来就不哭不闹,非同常人啊。”寒烈说的高兴,宇文嫣倒不管自己儿子什么奇特不奇特,伸着手说道“给我抱抱。”

    接过来韩湘,宇文嫣满眼喜。深深的在韩湘脸颊上亲了两口“看他眼睛这么大,将来一定是个美男子。”

    “当然,嫣儿美如天仙,生下的孩儿哪里会差。”寒烈面对自己妻子时,终于收起了上的王气,平易近人了许多。

    “就你会说。”宇文嫣捶了下寒烈,刚生产完苍白的脸上兀得飘起了一朵红晕。

    看着自己父母恩非常,韩湘心里也很高兴。前世自己孤儿一个,所幸师父养育栽培才活了十六年,打小没有体会到父母双全之福,这世倒是圆了心愿了。

    一想到师父,韩湘心里一阵难过。自己渡劫失败,寂灭,灵魂转世,也不知师父知道后会怎样。

    “王爷,你想好儿子名字了么?”宇文嫣轻轻的摇晃韩湘,随口问道。

    “我中年得子,着实不易。只盼望我儿平安一生,不如叫寒湘吧。人如湘水,不急不躁,徐徐缓缓安度一生。”寒烈手指拂过韩湘脸颊,柔和的说道。

    “这世居然还是叫韩湘,真是巧了!”韩湘哪里知道此寒非彼韩,这世他叫作寒湘。

    “寒湘,湘儿。不错,温文尔雅。”宇文嫣也很喜欢这名字,到极处又是在寒湘脸上亲了两口。

    夫妻两人说的高兴,一名丫鬟走了进来欠说道“王爷,鬼大人求见。”寒烈听到此名,眉头皱了起来。挥手说道“知道了,让他去前堂候着。”

    看到夫君脸sè不佳,宇文嫣握住寒烈的手,说道“王爷,你怎么了?”

    “前些rì子我着鬼千影去端王那里打听他进军蛮荒大泽之事,现在应该是传回来消息了。”寒烈说话间站起,冷冰冰的王气又回到了他上。

    “蛮荒大泽!端王去那里干嘛?”宇文嫣不可置信的说道。为女人她本不应该过问政事,但是听到端王要去蛮荒大泽这种荒无人烟妖兽横行的地方,她又本能的脱口说了出来。

    寒烈并不生气,踱了两步说道“青凰千年一灭,上次青凰灭劫距今也近一千年了。它灭劫化卵的rì子也就在近几年,如果端王得到青凰卵,实力必然超过我宁王。他此次进军大泽就是要寻找青凰踪迹。”

    “青凰?莫不是浴火重生,不死不灭的神鸟青凰?”宇文嫣说话时满脸震惊。

    “得凰者得天下,端王和我同是离蛮荒大泽最近的藩王,青凰这种不世出神鸟,端王肯定要出兵去夺。”宁王寒烈越说上杀气越盛。

    寒湘一旁听着父母说话,虽然嘴巴不能言语,但是心思却转个不停。“看来自己家室不错,诸侯王啊,那我不就是王世子。现在貌似有个叫端王的老不死,要和父亲争天下。可惜了我现在无魂力,不然还能相助父亲一臂之力。”

    寒烈说完转出了房间,看着丈夫走远了,宇文嫣微微叹气。端王和丈夫宁王都是当世最有实力的两大藩王,如果两人因为青凰开战,那必然是一场生死大战。

    想到这里宇文嫣心里忐忑,不过没过多久喜得贵子的喜悦还是将心中的不安冲散了。宇文嫣抱着寒湘,喜得根本不想放手。

    或许是因为婴儿jīng力不足,不一会寒湘就在母亲的怀抱里渐渐睡着了。

    一觉醒来外面天sè已经暗了,好久都没有睡得这么舒坦了。还是婴儿好啊,可以无忧无虑的睡觉。

    寒湘伸了伸胳膊,胖嘟嘟的子滚了滚。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一天没有吃饭,寒湘早就饿了,“饿了,有饭么?”寒湘忘记了,自己说的话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啊啊”声。

    坐在一旁正在喝粥得宇文嫣倒是母子连心,寒湘啊啊叫了两声,她走过来抱起儿子,开始喂他nǎi。

    随着rǔ汁流入口中,寒湘慌了。他的神志可是有十六岁了,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还要吃nǎi,这是什么概念!

    寒湘想反抗,但宇文嫣抱得很紧,他现在没有丝毫力量,根本挣不开。寒湘转念想想,宇文嫣是自己的母亲,儿子天生和母亲心心相连,自己又害羞什么呢?

    何况自己现在刚出生,牙都没长一颗,他就是想吃饭也没法吃。索xìng闭上眼,闷头喝nǎi。不得不说,母亲的rǔ汁真得非常甘甜。

    喝了nǎi,倦意又袭了上来,寒湘叹了一声又睡了过去。

    毕竟他现在的灵魂还是太弱了。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一锅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