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章 对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倾咔 书名:福慧双全
    宋正仪今年三十七岁,搁在现代还是正当壮年,而放在古代,他的女儿都已经出嫁了,甚至外孙不久后也要出世了,也算一把年纪了,结果碰到这种事,实在是丢人,所以他话没说完,脸就红了起来。 .

    “我就听说有的家里丫鬟爬啥的,我当时就骂她了,让她滚出去,可那女人哭起来,说她进来送水,是我喝醉了动、动的她。”说到这里,宋正仪脸更红了,说话都支支吾吾起来。

    “可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觉得我肯定没碰过她,我醉的头痛,人都没力气了,哪有她说的那样。”宋正仪说的十分肯定,声音都不由大了些。

    宋天慧挑了挑眉毛,问:“那你怎么不早点跟我们讲,既然你是清白的,我们就不能帮你处理?还是你觉得我们不值得信任?”

    宋正仪急忙摆手,“不是不是,那女人一口咬定我碰了她,还说她是个寡妇,被人知道要受处罚,她不如撞死算了。我当时就有些害怕,要是她死我屋里,我咋也说不清楚了,搞不好还要摊上人命官司哪。”

    崔氏听了宋正仪这样说,脸色缓和了几分,可依然很生气的说:“你出门也不知道小心些,你长脑子是干嘛的?那后来呢?”

    宋正仪见崔氏肯跟他说话了,就是骂他也好,他急忙说:“后来她说求我别说出去,就当啥事也没有,给她留条活路。我说这可不行,我没碰你,你这样一说就成了我真把你怎么样了,然后那女人又哭起来,非要说我碰了她,后来外面下人起早打扫了。我怕被人看到更说不清楚,就答应了。”

    “后来我心里一直害怕,我想跟你们讲的,又担心你们跟我急了。我就想那女人八成是想敲诈我的,但见我不上钩也就算了,后来也一直没动静,哪知道……”宋正仪懊恼的叹了口气。

    “爹。你确定你真没碰她?如果是那样,她肚子里的孩子就跟你没半文钱关系了。”宋天慧说道。

    宋正仪有些踯躅,说:“应该是这样,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就觉得自己睡了一觉。”

    宋天慧不好再深入的问下去了,毕竟份有别,但她觉得宋正仪或许真是被人冤枉的。要是真发生了什么。醒来多少会有些感觉吧?

    崔氏瞪了他一眼,“不是你醉过头了,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没,我真没做什么,我也没那个胆啊。”宋正仪苦恼的说,他是真的没那个胆,更没那个想法。他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也要张脸吧?

    “爹,那小寡妇说她以前没圆房过,跟你是第一次,你醒来没发现血什么的?”宋天慧突然开口问道。

    宋正仪和崔氏都呆住了,半张着嘴巴看向宋天慧,这、这问的也太直接了吧?

    宋天慧干咳两声,都什么时候了,还玩含蓄,被人家坑了咋办?她可不想她爹纳妾,更不想她爹跟宋老三一样给别人养孩子。

    宋正仪脸红的像快出血了一样,支支吾吾的说:“应该没有,我没、没看到啥红的。”

    崔氏和宋天慧都呼了口气,这样来说就好办了。

    虽然基本确定宋正仪是被冤枉的,但谁也没给他好脸色看,谁让他这么容易就被人算计了。小四回来也知道了这件事,主要是王翠萍在大门外闹的动静有些大,小四还没进家门就听到别人在议论了,他一回家气呼呼的给了他爹脸色看,他是极少对宋正仪发脾气的。

    “爹,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早知道你会做出这种事来,当初我就不该留下来陪着你,让你一直待在山泉村好了。”小四气呼呼的说。

    宋正仪被儿子骂的满脸通红,他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没,我是冤枉的,小四你可要相信爹哪!”

    一听这话,小四脸色才好了一些,但他依然很愤怒的说:“爹,家里最不省心的就是你了,就连彩薇都比你省心,你就不能用些心,别让人钻空子了,我娘我姐她们已经够累的了,你什么时候能不给她们添麻烦?”

    这话说完,小四就负气的跑出了上房,其实他心里也难受,觉得自己说的重了些,可是他爹总是这样不醒悟,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不骂醒他能行吗?

    没多久小平安回来也知道了,宋正仪被第二个儿子再次盘问了,又被小平安说:“爹,你做事也注意点,别把家里的脸面都丢尽了。”

    宋正仪躲在墙角痛哭流涕,都怪他那天跟人喝什么酒啊,现在妻子孩子都不待见他了。

    没等他回过劲来,他老爹就带着小寡妇找上门了。

    老爷子一进门就看到崔氏和几个孩子坐上上房,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跟王翠萍,甚至他看出几个孩子看他的目光也有了愤恨的味道,可是他能咋办,那咋说也是老宋的骨血哪,能看着它命不保或者流落在外面?

    老爷子干咳了两声,掩饰住心里的尴尬,努力挤出一抹笑容,说:“你们都在哪,这正好,我有事跟你们说说。”

    宋天慧冷哼一声,说:“爷,你不用开口了,你要说的那事免谈,我爹不纳妾,就是暖的也不要,这院子里只能有我娘一个女主人!”

    宋老爷子目瞪口呆的看向宋天慧,半晌才哆嗦着嘴唇说:“慧哥儿,你咋、你咋这样说话哪?你一个姑娘家还管起你老子的事了?你这来京里混的好了,就越发没规矩了。”

    “我们家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规矩,最大的规矩就是有事一家人商量着办,刚刚我说的决定就是我们全家商量出来的,所以爷你就别费口舌了,免得让你老人家下不了台。”宋天慧语气更加冷了,原本她觉得老爷子现在学的聪明些了,识时务了,可是老爷子这会儿竟然帮着王翠萍,敢帮着外面的女人进入她家,她给他的好脸色,惹急了她直接不认他这个爷爷。

    宋老爷子被呛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气的手抖的更厉害了,指着宋天慧“你、你……”了半天。旁边的王翠萍见况不好,捂着肚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老爷、夫人,求求你们给孩子一条活路吧,我不敢有什么奢求,只想让孩子认祖归宗,哪怕你们以后赶我走也行,这孩子怎么也是宋家的血脉啊,求你们行行好吧。”王翠萍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满脸泪水了。

    “你之前说为奴为婢都行,只要能在府里待着,偶尔看看孩子就行,这会变成不介意被赶走,你还真懂什么叫退一步海阔天空啊。”小四冷冷的说道,他现在已经是一名十一岁的少爷了,模样俊美,说话也稳重,已经显出了文士风范,他刚刚问过宋天慧他们,知道王翠萍之前来的时候说过什么,这会听到王翠萍如此说,心里更加厌恶这个会玩心眼,又会做模作样的女人了。

    宋正仪也瞪向王翠萍,说:“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没碰过你,我就是醉大发了,也不会一点都不记得,你就少费心思了。”他有转向老爷子说:“爹,你别瞎心了,我这是被人坑了。”

    老爷子盯着宋正仪看,见宋正仪不似撒谎,便愤怒的看向王翠萍,王翠萍见状,哭的更加凄凉了,说:“老爷你不记得了就算了,如果没这孩子,我也不会跑来麻烦老爷,但现在我有子了,我一个寡妇怎么能生下孩子?你、你不能不要你的亲骨啊!”

    王翠萍哭的梨花带雨,脸色有些发白,加上她子略显削瘦,就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到一样,看起来非常可怜。

    “就是给我十条胆子,我也不敢乱说,那天、那天真是老爷喝多了,强行把我按在了上,我实在推不动你……我、我发誓,我要是说的有假,就让我天打五雷劈!”王翠萍大声说道。

    古人极重誓言,因为他们相信鬼神,所以轻易不会去赌咒发誓,所以听到王翠萍这样说,众人都不由看像宋正仪,宋正仪心里也有些打鼓,难道他真的不记得了?可是没理由啊,他不可能一定印象都没有啊?

    宋天慧上辈子是现代人,才不相信什么发誓,她上辈子不是没见过发誓说会她一辈子,可没多久就跟别人的跑了的男人,所以对誓言这种东西非常不感冒,她冷冷的看向王翠萍,问:“我记得你说你以前没圆房过,那你当也该有落红的,可为什么当房间里没有发现落红?”

    王翠萍红着脸,从前襟里抖抖索索的拿出了一块布料,说:“当我的衣袍没、没被脱下,所以弄到了衣袍上,因为女子都有元帕,我就剪下,收了起来。”说到最后她声音越来越小,都快成蚊子叫了。

    元帕一出,宋正仪和老爷子都脸色尴尬,女子的元帕最是私密,他们两个大老爷们看到确实不好,另一本的小四也红了脸庞,他已经懂得不少事了,虽然不明白为何要落红,却知道那是私密的事。也就小平安什么都不懂,瞪着大眼睛一脸好奇的盯着王翠萍手里的布,心道怎么上面有块脏东西呢?

重要声明:小说《福慧双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