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章 出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倾咔 书名:福慧双全
    (我会告诉大家我是坐在马桶上码字的吗?笔记本都快没电了,5555出门吃饭吃坏了肚子……)

    大概是吃了药的缘故,刘氏还在睡着,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她想不开再生气导致病加重。 .宋天慧一家看了刘氏,又询问了老爷子几句,这才把药材都留下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崔氏就叹了口气,说:“我倒希望你早点好起来,也希望她经过这次能有点改变。”

    宋彩云也说:“听说有的人大病一场后会转子,尤其是老年人,以前脾气很不好的,也知道子,把脾气改好一些了。”

    “但愿如此吧。”宋天慧说道,只要刘氏老老实实的,他们家自然不会薄待了刘氏,让她安享晚年不是问题,只是刘氏一直自己想不开罢了。

    之后不久,案件就彻底了解了,吴长寿虽然是误杀了陈来财,却畏罪潜逃,而且又谋划宋天福命,所以几项罪名加在一起,最后判定秋后处斩,而小刘氏属于同谋,又做了假证,并且与人通,虽然没有浸猪笼这种规矩,却被判了流放关外服苦役。

    女人服苦役可不容易,所以宋天慧对这个判决非常满意。

    而这个年老宅过的并不平静,听说刘氏是三天两天的闹,没人听的懂她说什么,她更加不高兴了,摔摔打打的,最后连给她盛药的碗都换成了铜碗。而宋天慧家则闹闹的过年,倒没有被这件事所影响。

    过了年到了三月初,不少人都换上装了,刘氏这才终于能含含糊糊的说话了,老爷子是慢慢能猜到一些,哪知道她却一直说让老爷子去告宋天慧,她要宋天慧死。

    “好了。你就好好养子吧,想那些干啥?”老爷子语重心长的劝道。

    刘氏却嗷嗷的叫了起来,虽然子不能动,但她的左手却能动动。她一边叫一边伸手去打老爷子,好在她现在体不灵活,打上去也没什么力气,动作也格外的僵硬。可是。刘氏的眼睛就那么狠狠的瞪着老爷子,就好像要杀了他一般。

    老爷子早被她烦的不行了,早些年让着她,那是因为她是原主家安排的婚事。又跟原主家还有联系,可现在一家人都搬到京城里了,甚至二郎做的官都比原主家的高。老爷子自然是不再担心过往的事了。后来刘氏中风瘫在上。老爷子也不忍心跟她翻脸,每天都陪着笑脸,就当是可怜她了,可是刘氏根本不知道感恩,却变本加厉的闹腾,觉得别人都欠她一样。

    再好脾气的人也有耐磨完的一天,更何况是个早对她有意见的人。

    “你说话长点脑子好不好?你凭啥告慧哥儿?我到觉得她做的对着哪。这么大的事咱家不闹清楚,难道等娃长大了再后悔?咱那是给人家养娃哪,谁家都没得这样蠢的!还有,你有啥能耐整死慧哥儿?说话也不怕惹了麻烦,也活该你躺在上动不了,要不是几个娃们有出息,家里迟早让你给祸害完了!你还说平安是搅事精,我看你才是地地道道的搅事精!”

    老爷子是暴怒之下喝骂出来的,声音吼的老大,可以说震耳聋,吼完他累的只喘气,也狠狠的瞪向刘氏,刘氏却呜呜的哭了起来,哭的那叫一个凄惨啊,老爷子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从房里走了出去。

    出门就碰到了赶来劝架的王氏,他疲惫的朝王氏挥挥手,说:“老大媳妇,你安排人多照顾着你娘,我这子骨不行了,力不从心了。”

    “是,爹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娘的。”王氏恭敬的答道。她知道老爷子是不想自己照顾刘氏了,老爷子累了,心累了。

    不过老爷子对王氏倒也放心,虽然王氏跟刘氏不和,但以王氏的骄傲和原则是不会对刘氏做什么手脚的,就是刘氏自己不好好珍惜子,否则病也不会这么糟了。

    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自己得心平气和些,到老了可算能过上好子了,得好好珍惜哪!

    这件事是王氏后来告诉崔氏和宋天慧的,宋天慧明白老爷子这是做了抉择了,至少他是真的聪明,知道先把自己顾好了,可怜刘氏还傻乎乎自不量力的闹腾。

    王氏来还有一件事找崔氏商量,原本这事不该跟宋天慧说的,但王氏想想宋天慧在京城认识的人多,路子广,也就干脆不回避她了。

    “是彩霞的事,她今年就十六了,我想着该给她相看人家了。”王氏说着叹了口气,“也怪我,给孩子缠了小脚,虽然后面松开了,但脚还是变了型,京城里瞧不起小脚女人,我怕她这亲事不容易说哪。”

    崔氏和宋天慧都露出了理解之色,她们到了京城才知道,小脚在京城人眼里就是土豹子、落后、丢脸的表现,好一些的人家谁愿意娶个小脚女人?

    可是差一些的人家又配不上二郎的份,二郎虽然只是本科的二甲,可他胜在年纪轻,以后上升的空间大,二郎又精明,更适合在官场上发展。要知道二郎才读了几年书啊,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算很天才了。

    崔氏和宋天慧也一时想不到办法,只能安慰了王氏一番,并答应帮宋彩霞相看着。宋天慧很想知道宋彩霞还是那个捡了别人半根黄瓜就吃的小姑娘吗?她有洁癖,所以很看不上宋彩霞这点,其他宋彩霞倒还可以,只是跟她娘王氏比,实在是不够精明。

    紧跟着到三月三,这天许多人都选择出游放风筝,顾扬就跟宋天慧提议出游一番,还说也请了雷宥盟和宋彩云。宋天慧不知道顾扬什么时候跟雷先生关系这么要好了,但她最近心好,便答应了,而且她也很乐意跟她姐一起出去游玩。

    出去的时候,宋天慧和宋彩云是坐在马车上,顾扬和雷宥盟则骑马在侧,宋天慧原本想骑马的,但一想到之前遇刺时马疯了的样子,心里就有些后怕,也干脆老老实实坐在车里了。

    宋彩云就捂着嘴偷笑,宋天慧一脸纳闷的看她,“姐,什么事这么开心,你都偷着乐了?”

    宋彩云嗔了她一眼,说:“我是替你高兴呢。”

    宋天慧从帘子缝里朝外看了一眼,刚好和外面顾扬投来的目光撞到了一起,她急忙躲开了。

    “顾扬没少跟宥盟来往,宥盟还总跟我夸他为人不错,非常赏识他,可我却觉得他心里算计的很,都是冲着你来的,今天可算是确定了。”宋彩云笑着说道。

    “少来,他俩是惺惺相惜,跟我有什么关系?”宋天慧又朝帘子缝看了一眼,这次顾扬没有转过来,她看到的是两人的侧面,只觉得这个美男子策马同行,画面真的好有美感啊!好吧,她又腐了。

    宋天慧冲宋彩云眨眨眼,坏笑着说:“姐,你听说过一句话没?当你发现你的敌是异时,那你就只能放弃了。”

    宋彩云愣了愣,不明白的问:“什么异敌怎么会是男人?”很快宋彩云就明白了过来,她嫁人了,也接触了一些京城里官家的女眷,私下里听到她们偷偷说一些私密话,其中就包括有某某大官包个了小相公的。

    她朝外面看了一眼,突然明白了过来,冲过去挠宋天慧痒痒,“死丫头,叫你乱说!”

    两个人打闹起来,笑做一团,外面的两人不明白这姐妹俩怎么高兴成这样了,只觉得她们玩的高兴就好。

    闹的累了,两人才停了下来,宋天慧笑的肚子都痛了,她最怕痒痒了。

    “好了,就先饶你这一次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考虑自己的未来了。”宋彩云一边说着,一边帮宋天慧整理弄乱了的发鬓。

    宋天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我又不急,反正最晚也有二十才出嫁的,我就等到二十岁再说呗。”她故意放大了声音,就是给车外的人呢听的,果然顾扬嘴角抽了抽,见雷宥盟看他,只好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傻丫头,哪能都随了你的意了,等你二十岁了,顾扬都多大了?就算他等的起,可他家里人会答应吗?万一他家里人自作主张给他安排了婚事,他就算死活不从,那礼法上他也有了妻子,你以后就不后悔吗?”宋彩云声音压的很低,但顾扬是练过武功的,耳力不同于一般人,自然听的清清楚楚,他朝雷宥盟感激的抱拳致谢。

    宋天慧白了她姐一眼,说:“姐,你是收了顾扬的好处,还是被姐夫吹了枕边风啊?怎么帮起顾扬说话了?要是他连自己家里人都搞不定,随便就能被安排了亲事,那我更不敢嫁他了,我可不想像娘一样,嫁人了就开始受苦了,男人也帮不上自己。”

    顾扬在车外脸色变了变,还好他把家里那边管的很严,没人敢找宋天慧麻烦,否则他大概已经失去了接近宋天慧的机会吧?

重要声明:小说《福慧双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