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章 发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倾咔 书名:福慧双全
    这里呀。”

    “那······那她还能要什么?一大早的,穿成那个样子,一声不吭跑到咱们这里,二话不说就跪地求着你,我倒是不知道,一个唱大戏的除了钱财上的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还有什么能让她跪下求人家的。”

    秀儿自打到了李家,这么多年早看惯了巴结逢迎的面孔,于此类跪地相求的事也是见怪不怪,还当梅若兰亦是如此。这会子让宛三言两语噎住,她一时想不透是为何,总归是怕她的四小姐让人家骗着了,急起来一秃噜竟说了一大串子的话。

    宛再忍不住,扶着她的手背笑个不停道:“看来我平里读的书,都读到你的脑予里去了,你瞧瞧,你说起话来,四个字的成语倒是连篇累牍,什么一声不吭二话不说三言两语的,让我想我几乎都想不出那么齐全。”

    她尚有闲心同秀儿开玩笑,秀儿却是急道:“我的小姑,这个时候你和我闹的什么呢,还不快说说她求你干什么来了?咱们在上海可是客居,您又是个没出门的小姐,能给她办什么事,听我的话,万万不要鲁莽行事,叫夫人和二小姐得知,定然要责怪你的。”

    宛忙道:“你别急呀,我这不是有话没说完么。梅小姐的确有事求我,不过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请我去她那里看场戏,算是给她捧个场,你说这个忙我帮不帮得起?”

    因看见秀儿急成那样子,宛到底没敢完全说真话,就半藏半掩的说了这么两句,秀儿在同龄女孩子中算是机灵,听罢便将信将疑道:“请人看戏也没必要穿戴戏服来呀,还哭丧着脸来。怎么,请你是件很委屈的事吗?”

    “倒不是这么说的······”宛言又止,眼瞅秀儿还要追问下去,生怕说出实秀儿会更加阻拦,忙打岔说道,“哎,刚才这一耽搁,我几乎忘了件事,昨儿那医生说还有副药开了让我们拿回家去煎药喝,你去拿了没有?”

    秀儿愣了一愣,转就去头柜子上翻了翻,半晌拎出一包药说道:“喏,不是在这里?医生昨天说完,我就下去抓药了,就怕今太多会忘记。”

    宛笑道:“我也正是这么想。”她说完,庆幸自己将话题调转开,就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已经不早,估摸着枫桥官邸的车大概是要到了,便又道,“秀儿,你出去看看二小姐和夫人有没有来?我们这里都收拾的差不多了,等她们一到即可动。”

    秀儿口中应着,倒真叫她糊弄过去,出去各处望了一望,片刻才回来道:“楼底下车子倒是有几辆,不知是不是二小姐她们的车子。”

    宛道:“是与不是,也就一会儿的功夫便知晓了。”话音刚落不多时,走廊里一阵踢踏踢踏的声音,间或有女子的语笑声低低响起,直传进屋里,果然是伸清她们来了。

    秀儿喜得忙去开了门,翠枝正走在最前面,也抢着要来敲门,两下里遇见,不觉就冲秀儿笑道:“忙的什么呢,乍一开门倒吓了我一跳。”

    秀儿笑不作答,只望着仲清和余氏喊了一声二小姐夫人,抬眼见陈芳菲竟也来了,忙又笑着朝她点一点头。陈芳菲扶了余氏进到房中,宛已梳洗完毕,业已起迎出来,仲清见面笑着打量了她周,方拉住宛的手道:“倒真是好齐全了,来,走两步给我和妈看看。”

    宛闻言果真走动了两步,余氏点一点头道:“看样子是没什么大碍了,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

    宛道:“收拾好了,只等着妈和姐姐来,就可即刻出院了。”

    余氏道:“原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不过你这里收拾好了,那就跟我们回家去吧。医院再好,也比不得家里清静舒服,照顾周到。”她说时,翠枝那边已经在与秀儿忙活了,把宛褥被子衣服都包起来。

    陈芳菲见她们忙活,自然要去搭一把手,却叫宛伸手拉住,轻声笑道:“不需劳动你了,翠枝和秀儿都是我们家里人,芳菲姐是客人,怎可叫客人做事?”

    陈芳菲在枫桥官邸居住多,多次听仲清余氏提及这个四小姐,知书达理,娴静温柔。且从她仅有的与宛交往的几次形看去,她也确实是这般可人儿的姑娘,此刻宛这般客气的待她,她便笑道:“四小姐还当我是外人么?我吃住都在表嫂家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原是我的本分。”

    宛笑道:“你住在我姐姐那里,我正欢喜的很,后我和妈势必要回旧京去的,有你在我姐姐边,我们倒可安心了。是不是,妈?”小姑娘吵架,李子涵不便插嘴,但是一看对方要动手,他立即冲上前去,虽然不能动手打女人,他却挡在了前面,任那些小姑娘打在他上,不让她们靠近宋天慧姐妹。

    原本小姑娘打也不会多痛,可是女孩子动手往往喜欢用挠的,李子涵因为怕宋天慧她们受伤,也不敢轻易躲开,结果就被人在额头和脖子上挠了几条红印子。

    宋彩云看得愣住了,之前李玉儿她们扑过来的时候,她还吓了一跳,没想到李子涵挡在了她面前,紧接着她看到李子涵脸上被挠出了血道子,心里突然有一种怪异的赶紧,就好像被一只手捏住了一般。

    宋天慧跟李子涵学了些拳脚功夫,可不是随便被人欺负的主儿,她看的清楚,李子涵脖子上的伤就是赵小娟挠的,赵小娟不怕直接扑上来动手,怕以后说出去不好听,而是喊着“不要动手哪,大家有话好好说”,然后作势是拉架,却“不小心”挠了李子涵几下子。

    宋天慧眯了眯眼睛,快步冲上前,抬脚踹了过去,第一个踹到李玉儿上,然后再一脚直接把赵小娟踹了个跟头,她大喝道:“都给我滚,再在我们摊子闹事,我就报官了。”

    李大娘看到自己儿子不方便动手,白被人打了,火气也大了起来,起草地的扫帚就打了过去,打的一群小姑娘连连尖叫,就算她们是庄户人家的女娃,平里皮实一些,但比狠劲来,她们自然不是李大娘的个,没两下就被打的退了开,胳膊上都青了,气些的直接哭了起来。

    赵小娟没想到宋天慧敢对她动手,捂着自己被踹的翻涌的胃,哭了起来“宋天慧,你竟敢打我,看我回去不告诉我去!”

    宋天慧暗地撇嘴,赵小娟可真天真都什么时候了,还以为刘氏能治住她吗?

    “小娟你说的是啥话哪?一群人来我摊子闹事,我还不能反抗了,我哪知道你会凑过来,你要是不凑上来,也不会误伤了你。

    赶紧去找你娘吧,待会官差来了你们一个也走不了,人家可不会看你是我家什么亲戚,就不捉拿你了。”她说着又看了看另外几位小姑娘,冷笑着说:“你们肯定没打听清楚,在镇上摆摊要给衙门交摊位费的,当然,交了银子的也受衙门保护,要是有人在摊子上闹事只要跟官差讲一声,他们就会来抓人的。”

    几个小姑娘看宋天慧说的不像假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胆小点儿的就拉了拉李玉儿,小声说:“咱还是走吧,别惹了事出来,回家也得挨骂哪。”

    李玉儿也怕了,却有些不甘心,她的三文钱还扔在地上哪,庄户人家一般都不富裕,不会给孩子什么零花钱,女孩子就更少了,所以三文钱对李玉儿来说非常珍贵她之前也是想以此埋汰宋天慧,顺便吃麻辣粉的时候再挑挑刺、找找茬,哪知道麻辣粉都没吃到嘴里。

    李玉儿咬了咬牙,最终红着脸去捡回了滚到墙根的三文钱,跟其他小姑娘一起离开了,赵小娟也一起走了只是走的时候狠狠的瞪了宋天慧一眼,小声说:“你等着瞧!”

    周围有不少人都在偷偷看闹,看到小姑娘们灰溜溜的走了,也见识了宋天慧踹人的狠劲,都讪笑着散开了,也有人干脆到摊子上吃起了东西,只是他们看向宋天慧的目光写满了好奇。

    宋彩云看李子涵脸上、脖子都有伤,急忙说:“李大哥还是赶紧回去擦点药吧,别再这里忙活了。”她往里极少跟李子涵说话,倒不是她对李子涵有意见,只是她是个大姑娘了,不好跟外男有太多接触,但今天李子涵是为了帮她们才受的伤,她就不能一点都不感激人家了。

    这话听到宋天慧耳朵里,觉得是切的关心,她忍不住多看了宋彩云两眼,心里偷笑起来,她大姐终于发现李子涵的优点了吗?

    李大娘也心疼儿子,就赶了李子涵回家,“你回去擦点药,这样向啥话,完了就别过来了,在家磨豆腐吧。”

    李子涵有些不放心,还是宋天慧说:“子涵哥,你放心吧,她们不敢来了,再说了,我不是跟你学了功夫吗,收拾她们肯定不是问题!”

    李子涵这才想起来,宋天慧就算学的是三脚猫功夫,但跟几个女孩子打架肯定没问题,他刚刚是关心则乱啊。想到这里,他也不再坚持了,应了一声便返回了家中。

    之后的生意很好,虽然大家看宋天慧的眼神有些怪异但却并不影响他们来摊子吃东西,当天准备的吃食早早就卖光,期间也没再有人来闹事。

    以往许多客人到摊子上叫吃的,都喜欢喊:“慧哥儿,来一份……”但今天,他们再次看到有阵子没出现的宋天慧,则不再喊“慧哥儿”了,甚至不晓得喊什么合适,干脆说:“老板,来一份······”

    宋天慧知道这是没办法的,这时候的人还是比较看不惯女孩打扮成男孩的,会觉得女孩太野了,没有规矩。好在相熟的郑老板依然如以往那样对她,见她依旧穿男装,也不好喊她“慧丫头”,干脆就亲切的叫她“天慧”了。

    收摊后,宋天慧、宋彩云、李大娘三人推了车往回家走,李大娘担心李子涵,三人就加快了步伐。

    刚走到巷子口,就看到一个妇人领了个小姑娘出了她家门,妇人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但样子却有些狼狈,宋天慧和宋彩云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焦虑,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宋秀荣母女,她们这时候出现在宋家门外,肯定是跑去找崔氏的麻烦了!

    这几天宋正仪在忙地里的事,白天都是崔氏和小平安在家里,一想到这里,宋天慧和宋彩云都急了,赶紧跟李大娘说了声,把推车先托付给李大娘,然后飞快的朝家门方向跑去。

    宋秀荣看到两人朝她冲过来,眼里都有狠色,吓了一跳,她本来就惊魂未定,这一吓不由退了一步,结果被地上不太平整的石板绊了下,一股坐到了地上。

    赵小娟也吓坏了,惊恐的喊道:“你、你们要干嘛!”

    宋天慧直接堵住了两人,飞快的对宋彩云说:“姐,你进屋看看娘和平安!”

    “好。”宋彩云应了一声,就飞快的冲进了屋。

    宋天慧恶狠狠的瞪着宋秀荣母女,她今天不介意动手好好收拾这两人一顿,反正她的名声已经不好了,也不在乎多一条殴打亲戚长辈的,如果因为名声就要忍这种|人,那她憋死好了。

    上一次她家给小平安办满月酒,小刘氏就混进来给风鸡做了手脚,这次宋秀荣母女进了她家,还不晓得做了什么,她对宋秀荣的印象好不到哪去,加上赵小娟之前在摊子上吃亏了,这两人过来准没好事,她们最好祈祷自己没做什么惹恼她的事,否则别怪她心狠手辣!

    宋秀荣吓的腿软,竟然忘了从地上爬起来,盯着宋天慧说:“你、你要干嘛?我可是你二姑!”

    宋天慧冷笑,“二姑你来我家有什么事?怎么有事不到摊子上跟我说?我娘体不好,你们要是害我娘不舒服了,我就会着急,我要是一着急,谁知道会做什么事出来。”

    宋秀荣是知道宋天慧敢在老宅闹腾的,加上她刚刚被崔氏吓到了,这会再听宋天慧一说,不由缩了缩脖子,“我不就是来看看哪,我二哥家我还不能来了?我啥时候能惹你娘了,她哪里不舒服了,她拿刀砍我的时候可精神着哪!”

    宋天慧愣了愣,她娘拿到砍宋秀荣?没等她多想,宋彩云就从屋里跑了出来,冲宋天慧摇摇头,示意家里没事,宋天慧这才舒了口气。

    “你们赶紧走吧,我娘说了,我家不欢迎你们,你们要是再来,她还像刚刚那样招待你们,你们要是不怕就尽管来!”宋彩云大声说道,眼中尽是不屑之色,宋秀荣母女却没敢反驳,匆忙离开了。

    李大娘这时候推了车子过来,急忙问:“没啥事吧?”她认得赵小娟,所以猜到刚刚离开的两人是来阄事的。

    宋彩云摇头说:“没事没事,刚刚辛苦大娘了,你赶紧回去看看李大哥吧。”宋彩云知道李大娘担心李子涵,急忙劝她先回家。

    “没事就好,那我先回去了。”李大娘把推车放下,急匆匆回了自己家,她知道李子涵不会受伤,但担心李子涵脸上被挠下了疤,以后可不好讨媳妇。

    宋天慧进屋就听到崔氏在里屋哄小平安,小平安哭声不大,迷迷糊糊的哼哼几声,还时不时的抽泣一下,就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

    两人没进里屋,听起来小平安是快睡着了,两人进去万一吵醒了他不好。

    过了一会儿,屋里没了动静,崔氏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倒是没有愤怒之色,甚至还有些神采飞扬。

重要声明:小说《福慧双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