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章 命案 244章 逃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倾咔 书名:福慧双全
    “谁说不是呢,以前我三婶娘可是不肯干活的,更别提肚子以后了,她什么时候变这么勤快了。”宋天慧忍不住鄙视起小刘氏来,如果说小刘氏去后山拾柴,她可是不相信,搞不好又是去私会|夫了!

    一想到小刘氏的|夫吴长寿,宋天慧就狠的牙痒痒,当初吴长寿是想打死她啊,要不是她有空间,就算没被吴长寿打死,也得打傻了,她现在的份不过是个小娃子,那两人犯得着下这么狠的手吗?简直就是心狠手辣。

    算算子,吴长寿的伤早该好了,五十大板虽然打的他差点残疾了,但几个月过去,他也该养好了,保不准就是他约了小刘氏在后山见面的。

    张陆氏就捂嘴偷笑,“我可是知道你三婶娘的为人,所以心里也纳闷哪,可惜这事带累你大伯娘了,唉。”

    “哦?”宋天慧看向张陆氏,怎么就扯到王氏上了?

    张陆氏解释道:“昨天傍晚你三婶娘就坐在下山的路口,后来还是路过的人把她扶回家的,她就一个劲的喊肚子疼,看到的人说她脸色惨白,估摸着确实不对劲了,就帮着一起送了她回去。路上就有人问她干嘛去后山哪,她说是她大嫂着她干活,她没办法才去后山拾柴的。”

    这种鬼话也只能骗骗老实人,宋天慧忍不住说:“她能帮着做做家务更好,就是真没柴了·谁也不了她去拾吧,再不行也能让我三叔去拾吧?这借口也就能说给外人听听。”

    “当时她那样子看着惨,我估摸着有好些人都信了,背后传的可不咋好听,还说到你大伯娘娘家了。”张陆氏叹了口气说道。

    王氏的娘家在村里也有一定的声望,王氏她爹是山泉村上一任村长,即使下台了,也是因为年纪的因素,在村长还是极有威望的·但越是有名望的人家越容易遭人嫉妒,大概那些听了小刘氏的话,就添油加醋着乱传的人就存了这种心态吧。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宋天慧也不好久留,既然来了村里,还是赶紧回老宅表示一下的好,她想到没见着张山,就跟张陆氏说:“村长大娘,代我跟村长大伯问好,还有木耳也种的不错·他要是看着方便了,回头就能在村里推广起来。”

    张陆氏笑着说:“好,我一定把话带到。”说完她神色黯了黯,“不过他今天都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唉。”

    宋天慧一听张陆氏这语气,怕是有啥事了,张家待她不错,她是真心跟他们交好的,如果张家有事了,她能帮肯定帮一把。

    “大娘·这是有什么事吗?”

    张陆氏看了宋天慧一眼,神色有些犹豫,然后探头朝屋外瞧了瞧·发现没人,才拉了宋天慧小声说:“原本这事你大伯交待了要保密,不过我晓得你是有分寸的人,就跟你透个底。”

    宋天慧见张陆氏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由顺起了耳朵,连张陆氏拉着她的手都没留意。

    “村里出人命啦!”张陆氏声音低的几乎听不清,可是宋天慧还是吓了一条,要知道这个时候民风淳朴·加上庄户人家没什么钱财·平里别说打架斗殴了,就是一般的吵嘴都很少·怎么村里突然就死人了呢

    张陆氏说着缩了缩脖子,似乎一提起来就害怕的样子·“是今天一大早有人去溪边打水,就看到溪里飘了个死人!”

    村里有的人家没有打水井,用水就去溪里挑,倒也不算太麻烦,一般这样的都是住的离溪边较近的。

    要知道村里多少人在溪里喝水洗衣的,可是里面飘个死人,想起来都让人有些凛得慌,难怪张陆氏也会怕了。宋天慧不敢去想那个画面,只庆幸她家搬去了镇上,她可是有洁癖的,虽然溪水是活水,但如果让她现在去溪边洗衣服,或者穿溪水洗的衣服,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哪。

    “你知道死的是谁吗?”张陆氏突然意味深长的看向宋天慧问道,宋天慧心中纳闷,难道是她熟悉的人?应该不会是老宅的人,否则刘氏找人带话就不会只要人参了。

    “是谁?”她急忙问道。

    “是陈家的老小陈来财,小名叫四狗子!”

    “什么?”宋天慧不由瞪大了眼睛,四狗子怎么会死了?是意外还是他杀?要知道山泉村的男娃子们从小在溪边玩闹,天的时候总去溪里凫水,不说个个是游泳好手,也不大可能失足落水而亡。

    那么,极有可能是他杀,可是到底是谁要杀四狗子呢?他又跟谁有仇怨呢?

    宋天慧突然想到张陆氏刚刚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四狗子死了她倒是省了一笔钱,可是她也犯不着为了十来两银子就闹出条人命吧?可是,如果当初那事闹出来,难保不会有人怀疑她。

    真是飞来横祸!宋天慧无声的叹了口气。

    她这时才反应过来张陆氏是拉着她的手的,张山知道她是女娃,就算保密不说出去,但肯定会告诉张陆氏的,现在看样子,张陆氏是知道当的经过的。

    “慧哥儿,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你为啥不肯多看兰兰一眼,后来我才知道,也难为你了。”张陆氏开口说道。

    宋天慧歉意的说:“大娘,瞒了你们那么久,你不怪我吧?”

    张陆氏眼中尽是慈之色,伸手摸了摸宋天慧的头,“你那会拒绝了提亲,才是对兰兰好的,我得谢你。你跟你娘也是无奈,唉,都是……作孽哪!”

    “不过四狗子的事你别担心,要是哪天真查到你这边了,你也有不在村里的证据·你大伯也能给你作证。”张陆氏又说。

    宋天慧点点头,正不怕影子斜,她今天一早就跟李子涵去永安城了,不但有李子涵作证,还有那个车夫也能作证。就是推到昨天晚上,她也不怕,她一天都在镇上出摊,天黑才回的家,点灯的时候还跟李子涵练了几遍拳·也没时间跑回山泉村杀人的。

    “谢谢大娘了。”

    “这事已经报到县衙了,县衙派了仵作来验尸,也派了人来调查,你大伯在旁边陪同着,咱村里出了命案,你大伯也得担责任,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能查出个结果。”张陆氏说着又叹了口气,村里多少年没出过人命了,尤其这次还不像是意外。

    宋天慧心里有点乱她虽然不喜欢四狗子,可是也不至于希望他死,一想到之前还在他们面前耍赖说要娶宋彩云,那么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就这么没了,她心里也有些闷闷的。

    突然,她脑海中跳出一个念头,四狗子的死跟小刘氏在后山摔了会不会有关?

    这样一想反倒思路清晰了起来,会不会是小刘氏跟吴长寿到后山私会,结果被四狗子撞破了,小刘氏因为惊吓而摔倒动了胎气然后吴长寿就杀了四狗子灭口?

    她不由打了个哆嗦,当初吴长寿那狠劲就是想杀了她的,难保不会对四狗子下毒手这个时代不如现代那么高科技,刑侦力也不够,要是掩藏的好了,或许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人。

    就像当时在田地里,她如果被吴长寿打死了,也没人目击此事,事后谁能想到吴长寿上?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不能便宜了吴长寿急忙对张陆氏说:“大娘我突然想起来,四狗子跟吴长寿有些矛盾我有次看到四狗子骂吴长寿来着。”她不好说小刘氏跟吴长寿通,无凭无据这样说了也不合适只好编了这么个理由。

    “我可不是因为跟吴长寿有仇乱说的,就是突然想到这一茬,再就是当初吴长寿打我的时候狠着哪,一看就是敢下毒手的。”宋天慧又说道。

    张陆氏当时看到过宋天慧头上的伤,也知道宋天慧说的不是虚话,急忙点头,“我晓得了,我待会就去找你大伯讲一下,不过这事你心里有数就行,暂时别说出去,上面让封锁消息,怕引起村里的恐慌。”

    宋天慧点头,“好,我不会说的。”

    可是事能保密多久呢?四狗子家里人迟早要发现,到时候一样要闹得风风雨雨。

    随后,宋天慧离开了张家,朝宋家走去,一路上有碰到熟人,她都极有礼貌的打招呼,别人问回来有啥事哪,她就说她娘体没好利索,不能出门,她替她娘看看回来看她三婶娘的。

    小刘氏有事崔氏可以关心,可以回来探望,宋正仪却是不方便的,尤其是小刘氏是要生产了,所以宋天慧这般说也合合理,在外人眼里,宋天慧和崔氏都是极讲面的。

    到了宋家门外,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小刘氏的惨叫声,不过声音听起来洪亮的,有力气叫说明还不到用人参吊命的份上,刘氏可真会未雨绸缪。

    她不好在门外多站,只得推门走了进去,就看到院子里站了不少人,因为她推门有了声响,一群人齐刷刷的扭头看了过来。

    章逃跑

    宋家的人基本在院子里站齐全了,宋正廉一脸的焦急之色,看起来是真的担心屋里的小刘氏,连旁边因为害怕一直抱他腿的三妞也没空理会,可怜小丫头眼泪汪汪的,却不敢哭出声来。

    三房旁边不远处是大房的众人,因为小刘氏出事攀扯上了王氏,所以这时候大房众人也不好在屋里待着,只能陪着宋正廉干着急,王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是面子也重名声的,她二儿子才考上秀才,还是少年秀才,给她脸上长了光,可转眼就传出她得弟媳妇差点掉了

    王氏心里苦的慌,她不认识窦娥,否则她要喊自己被窦娥还冤了。自从二房分家被走后,小刘氏又总总嚷着怀孕了子不好,动弹不得,三天两头就回趟娘家,家里早就不轮流干活了,活计都扔到了她的头上累得她是苦不堪言。

    她现在才知道以前崔氏有多苦,她后悔自己以前总抱着不惹麻烦的态度冷眼旁观,现在这事都落到她上了,她才真的体会到多辛苦了,在她看来,这就叫报应,要怪就怪她当初不管事,现在就报应到她头上了。

    不过王氏可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她说过小刘氏几次小刘氏也老实了几天,但一弄就偷懒跑回娘家了,王氏也干脆回娘家待着,可是谁让她娘家在村里呢,刘氏自己是死活不做饭干活的,在她眼里,有了儿媳妇干嘛要自己干活?刘氏叫让人追到王家把王氏喊回来,王氏不回来一家人就不吃饭。

    王家还是讲究体面的,不好跟宋家闹翻脸了,王氏也只能在娘家歇歇在回婆家干活所以她就琢磨着家里人手不够,实在不行就给大郎说个媳妇吧。

    可这也是个麻烦事,她想给大郎找个好些的人家,可是好人家都不肯把女儿嫁进宋家,外面人都听说了宋家的事了,条件好的都心疼女儿,哪里肯女儿过去受罪?再说了,嫁的只是大郎,又不是二郎,如果是二郎或许还能考虑考虑。

    另外王氏还纠结一点,她想给大郎找个小脚媳妇,可是小脚媳妇干活不行别还得她伺候着,那子更没法过了,可如果找个大脚的乡下丫头,她又觉得委屈了大郎。

    宋天慧不知道王氏在纠结此事,不然她就告诉王氏大城市里早不行裹足了,找了小脚媳妇反倒是连累大郎了。

    宋天慧朝院子里的长辈一一打招呼,然后又朝大郎、二郎问好,这时候就听到上房里传来刘氏的叫喊声:“老二家的死哪去了?咋就回来你个娃子啦?”

    刘氏就喜欢开口闭口的“死”字她一点都不避讳要不是现在宋天慧的份得保密,她大概还要加上“死丫头”三个字吧。

    宋天慧很不喜欢刘氏这样说她娘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我娘子不好,出不了门,就打发我回来看看。”她说着就朝上房走去。

    刘氏坐在炕上,看样子腿是差不多好了,夹板已经去了,穿上了棉裙子,看起来料子还不错。

    “少跟我打马虎眼,你娘有啥没好利索,那么贵的人参都吃下肚了,有啥不好的?她为她多金贵,还得我亲自去请她哪?啥叫出不了门,她以还能烂死在家里了?”刘氏尖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宋天慧听的火冒三丈,她有阵子不回来,刘氏没记了吗?又仗着自己是长辈就一嘴的难听话,真是欠抽!

    “,你说话注意些,你天天死来死去的,就是你自己不怕死,没人拦着你,也没人拦得住你,你别扯上我们,我们还犯忌讳,想过安生子哪!”宋天慧噼里啪啦的顶了回去。

    (某咔昨天出门吃饭吃坏了肚子,整个人都没精神,今天努力补更也只有这么多了,先发个防盗的上来吧,继续熬夜写好更新出来,请大家多多体谅~)

    宋家的人基本在院子里站齐全了,宋正廉一脸的焦急之色,看起来是真的担心屋里的小刘氏,连旁边因为害怕一直抱他腿的三妞也没空理会,可怜小丫头眼泪汪汪的,却不敢哭出声来。

    三房旁边不远处是大房的众人,因为小刘氏出事攀扯上了王氏,所以这时候大房众人也不好在屋里待着,只能陪着宋正廉干着急,王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是面子也重名声的,她二儿子才考上秀才,还是少年秀才,给她脸上长了光,可转眼就传出她得弟媳妇差点掉了娃。

    王氏心里苦的慌,她不认识窦娥,否则她要喊自己被窦娥还冤了。自从二房分家被走后,小刘氏又总总嚷着怀孕了子不好,动弹不得,三天两头就回趟娘家,家里早就不轮流干活了,活计都扔到了她的头上,累得她是苦不堪言。

    她现在才知道以前崔氏有多苦,她后悔自己以前总抱着不惹麻烦的态度冷眼旁观,现在这事都落到她上了,她才真的体会到多辛苦了,在她看来,这就叫报应,要怪就怪她当初不管事,现在就报应到她头上了。

    不过王氏可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她说过小刘氏几次,小刘氏也老实了几天,但一弄就偷懒跑回娘家了,王氏也干脆回娘家待着,可是谁让她娘家在村里呢,刘氏自己是死活不做饭干活的,在她眼里,有了儿媳妇干嘛要自己干活?刘氏叫让人追到王家把王氏喊回来,王氏不回来一家人就不吃饭。

    王家还是讲究体面的·不好跟宋家闹翻脸了,王氏也只能在娘家歇歇在回婆家干活,所以她就琢磨着家里人手不够,实在不行就给大郎说个媳妇吧。

    可这也是个麻烦事,她想给大郎找个好些的人家,可是好人家都不肯把女儿嫁进宋家,外面人都听说了宋家的事了,条件好的都心疼女儿,哪里肯女儿过去受罪?再说了,嫁的只是大郎·又不是二郎,如果是二郎或许还能考虑考虑。

    另外,王氏还纠结一点,她想给大郎找个小脚媳妇,可是小脚媳妇干活不行,别还得她伺候着,那子更没法过了,可如果找个大脚的乡下丫头,她又觉得委屈了大郎。

    宋天慧不知道王氏在纠结此事,不然她就告诉王氏大城市里早不行裹足了·找了小脚媳妇反倒是连累大郎了。

    宋天慧朝院子里的长辈一一打招呼,然后又朝大郎、二郎问好,这时候就听到上房里传来刘氏的叫喊声:“老二家的死哪去了?咋就回来你个娃子啦?”

    刘氏就喜欢开口闭口的“死”字·她一点都不避讳,要不是现在宋天慧的份得保密,她大概还要加上“死丫头”三个字吧。

    宋天慧很不喜欢刘氏这样说她娘,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我娘子不好,出不了门,就打发我回来看看。”她说着就朝上房走去。

    刘氏坐在炕上·看样子腿是差不多好了,夹板已经去了,穿上了棉裙子·看起来料子还不错。

    “少跟我打马虎眼,你娘有啥没好利索·那么贵的人参都吃下肚了,有啥不好的?她以为她多金贵,还得我亲自去请她哪?啥叫出不了门,她以后还能烂死在家里了?”刘氏尖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宋天慧听的火冒三丈,她有阵子不回来,刘氏没记了吗?又仗着自己是长辈就一嘴的难听话,真是欠抽!

    “,你说话注意些,你天天死来死去的,就是你自己不怕死,没人拦着你,也没人拦得住你,你别扯上我们,我们还犯忌讳,想过安生子哪!”宋天慧噼里啪啦的顶了回去。

    “谁说不是呢,以前我三婶娘可是不肯干活的,更别提大了肚子以后了,她什么时候变这么勤快了。”宋天慧忍不住鄙视起小刘氏来,如果说小刘氏去后山拾柴,她可是不相信,搞不好又是去私会|夫了!

    一想到小刘氏的|夫吴长寿,宋天慧就狠的牙痒痒,当初吴长寿是想打死她啊,要不是她有空间,就算没被吴长寿打死,也得打傻了,她现在的份不过是个小娃子,那两人犯得着下这么狠的手吗?简直就是心狠手辣。

    算算子,吴长寿的伤早该好了,五十大板虽然打的他差点残疾了,但几个月过去,他也该养好了,保不准就是他约了小刘氏在后山见面的。

    张陆氏就捂嘴偷笑,“我可是知道你三婶娘的为人,所以心里也纳闷哪,可惜这事带累你大伯娘了,唉。”

    “哦?”宋天慧看向张陆氏,怎么就扯到王氏上了?

    张陆氏解释道:“昨天傍晚你三婶娘就坐在下山的路口,后来还是路过的人把她扶回家的,她就一个劲的喊肚子疼,看到的人说她脸色惨白,估摸着确实不对劲了,就帮着一起送了她回去。路上就有人问她干嘛去后山哪,她说是她大嫂着她干活,她没办法才去后山拾柴的。”

    这种鬼话也只能骗骗老实人,宋天慧忍不住说:“她能帮着做做家务更好,就是真没柴了,谁也不了她去拾吧,再不行也能让我三叔去拾吧?这借口也就能说给外人听听。”

重要声明:小说《福慧双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