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章忧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倾咔 书名:福慧双全
    及时更新    宋天慧眉头拧到了一起,前一世她赔闺蜜生产的时候,就是预产期到了还不发动,最后医生只好进行催生,不过现代医学发达,有很多办法可以用,比如先塞一种栓剂,如果没效果,再选择人工破水,如果依然不发动,就挂催产素,当然,也有最坏的选择,就是剖腹产。

    当时她的闺蜜还算走运,只用了栓剂就顺利发动了,但因为体质问题,对药反应很大,开宫口太过快了,以至于她痛的失去了理智,甚至痛的全不断抽搐,把陪在旁边的宋天慧吓坏了,当时就想着一定不要生孩子,太可怕了!也一定不要再陪别人生孩子了,太揪心了!

    可惜,现在她依然要陪着崔氏生孩子,哪怕她可以躲开,她也不能放心下来。

    就在宋天慧发愣的时候,宋正仪立即接上雷大娘的话,说:“好,我们知道了,现在就开始做好准备工作。”

    宋正仪声音有些发颤,没有掩饰住他内心的紧张,他是不自觉想到了小四出生的况,心里害怕起来。那一次,他以为他要永远的失去崔氏了,甚至还流下了眼泪,为这个他娘没少骂他,但后来看到崔氏化险为夷,他心里才松了口气,别说他娘骂他了,就是打他也无所谓了。

    可是这一次,崔氏又面临胎位不正,还会像上次一样吗?

    雷大娘又交待了几句,然后带着东西离开了,崔氏没有发动的迹象,大过年的人家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只能等崔氏发动了再去请她。

    宋天慧让铁力赶车送了雷大娘回家,又交待铁力也回山泉村过年去吧。铁力听了皱起了眉头,说:“我见天回家,我爹娘看我都腻味了,也不在乎这一两天的,我还是过来看看有啥需要帮忙吧。这大过年的,你们要是急用车了,还不一定能找得到。”

    宋天慧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这时候也不没必要客,她就点点头“好,就谢谢铁大哥了。”

    雷大娘走后,宋天慧他们才进了屋里去看崔氏,崔氏躺在上,精神头却不错,眼睛睁的大大的说:“我没事,肚子里的娃就是皮一点,不过也是个贴心的,肯定能顺利出生,你们几个就别瞎心了。刚刚雷大娘说的是最差的况,也不一定会发生,你们别都愁眉苦脸的,我看着也担心。”

    宋天慧这才发现宋正仪和宋彩云两人脸上的担忧藏都藏不住,一副苦相,就跟吃了黄连一样,大概是崔氏上一次生产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

    小四急忙凑过去说:“娘,你好好休息,想吃啥我们给你做,你吃饱了给我生个弟弟好不?”

    崔氏笑了起来“好,娘养足精神给你生个弟弟。”

    说起来,不管是崔氏还是宋正仪,都希望这一胎是男娃的,不说重男轻女,就单看家里的劳动力,男丁也只有小四一个,还是太单薄了些。再说他们有两个女儿了,如果再有两个儿子,那肯定更好。

    乡下人有个讲究,就是没换牙的娃子说孕妇肚里是男娃还是女娃,一般都特别准,宋正仪见小四要弟弟,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把之前的苦相给压了下去。

    “彩云,你过来。”崔氏突然喊了宋彩云一声,宋彩云急忙走到炕跟前,侧坐在了炕沿上。

    “娘,有啥事你说,我马上去准备。”宋彩云说道。

    崔氏却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娘知道上一次吓到你了,这次娘不会有事的,娘有信心,你可别多想了,也要有信心,好不?”

    一瞬间,宋彩云的眼眶就红了,她有些哽咽的说:“好,我对娘有信心。”她没想到原来她娘一直知道当年她吓坏了,只是她娘并没有把事挂在嘴上,这大概是庄户人家不懂得表达,又或者事过去了,崔氏怕提起来反倒会让宋彩云想到当时的景吧。

    宋天慧偷偷擦了擦眼角,在某种意义上,崔氏并不是她真正的娘,但她却在崔氏上看到了前世母亲的影子,两人不止长得一模一样,连对待孩子的那份感也极为相似。

    她知道她娘是在为大家宽心,为了不让孩子们害怕,也就是说崔氏现在不仅仅想到的是自己,是自己肚里的孩子,还有她的其他孩子,或者说她对每一个孩子的都是用尽全力的。

    “慧哥儿,你最有主见,到时候该弄啥你就帮你爹舀主意,也多照顾点小四。”崔氏又对宋天慧说道,可是这话听到宋天慧耳朵里却觉得有些不得劲,就好像在交待临终遗言一样,她急忙打断了崔氏的话“娘,你别说这么多话,你还是睡一会儿,我们给你准备吃食,或许你今晚就能生了,可得养足了精神。”

    “好,都听你的。”崔氏微笑着说,然后听话的合眼睡觉,看样子她确实犯困,精力不济了。

    宋天慧他们轻手轻脚的从屋里退了出来,张罗着给崔氏做吃的,没一会儿李大娘和李子涵也来了,李大娘送了醪糟过来,说是看看崔氏想喝醪糟不,要是想喝就给她冲碗醪糟蛋huā。

    李子涵毕竟是男丁,很多话不方便说,就对宋天慧说:“慧哥儿,要是有啥需要跑腿的,你就喊我,别的不行,我跑跑腿还是可以的。”

    “好的,谢谢子涵哥了。”宋天慧心不在焉的答道,她这会心里在琢磨着还要准备什么,之前她是按前一世赔闺蜜准备待产包的经验准备的,甚至还做了些便利的卫生棉,以及小宝宝出生时的衣服,可现在崔氏提前破水了,她就总担心有什么没准备好的。

    李子涵见宋天慧回答的心不在焉,就忍不住看了一眼院子里的铁力,又想到门外的驴车,脸有些微微红了起来。人家铁力能赶着车跑腿,他怎么跟人家比?

    宋天慧突然抬起头,对李子涵说:“李大哥,你知道镇上哪里有买宽纱布的吗?”

    “纱布?那是什么布?是什么样子?”李子涵问道。

    宋天慧这才想起来,这个时候的人基本不会去织那么松的纱布,因为不实用,做衣服的话有洞眼,不挡风,也不耐磨。

    “就是舀细棉线织的很松的布,不是一般棉布那么紧凑,大概比一般棉布松一半以上吧。”宋天慧说着在地上捡了跟树枝,画了几笔。

    李子涵想了想说:“这个倒是很少见,不过我知道有家能现织,估计也不会需要太久的时间。”

    宋天慧眼睛亮了起来“那你带我去一趟吧,我需要定做一些纱布,越快越好。”

    她跟宋正仪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跟李子涵出门了。李子涵并没有追问宋天慧要那什么纱布是做何用途的,他知道肯定和崔氏生产有关,所以他是不方便问的。

    其实纱布在现代的用途很广,宋天慧觉得有必要准备一些,另外,她还打算订做一些一尺来宽的长条纱布,到时候给崔氏产后缠肚子用。

    她的闺蜜就是产后几天缠了纱布,不但有助于收肚子,还能保护腰部腹部,尤其在大冬天不容易着凉,她就记得当时闺蜜说缠了纱布也能坐一坐了,否则就觉得腰特别的酸。几个月后,闺蜜恢复的很好,腰腹部更是比同期的产妇收的好很多。

    当然,缠纱布也是要手法的,她帮闺蜜缠过,还看视频学过,所以现在也能派上用场了。

    另外,纱布给孩子做贴的衣服,口水巾,洗澡巾都很好,比棉布要软和许多。

    李子涵带着宋天慧到了一户人家,他路上就跟宋天慧介绍起来“那家人姓卢,是个寡妇,当家的去年得病去了,她自己带个六岁的娃子,也不容易的,所以街坊邻居就常帮顾一些。卢寡妇平里给人洗洗衣服赚钱,另外她织布不错,织的布比衣铺的好,所以大家也愿意找她买布。”

    宋天慧点头,跟着李子涵进了卢家,说起来卢家离她家不算远,就隔了两条街。

    “卢婶子,我给你介绍生意来了。”李子涵一进门就笑着说道。

    一个小娃子欢快的跑了过来,抱着李子涵的腿说:“子涵哥哥,你可来了,赶紧看看我的拳法练的怎么样?”

    小娃子说着就要打起拳来,后面出来一个妇人,穿着洗的发白的旧衣服,袖口和胳膊肘都打了补丁,头发却整整齐齐的梳在脑后。

    “福生,别缠着子涵,没看到还有客人吗?”卢寡妇开口说道,语气却是温温和和的。

    宋天慧急忙摆手“不要紧,让他们哥俩去玩吧,我跟你讲就行了。”

    卢寡妇见状也没说什么,宋天慧就把她要的纱布跟卢寡妇讲了,还说了需要的尺寸。

    “你说的倒是省事,织那么稀疏肯定快得很,

    *记住最快最新文字版更新*就是……”她顿了顿“就是你确定要那么松的布?我到现在还没织过这么松的布,说句多余的你别不高兴,我担心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卖不好的布糊弄你哪。”

    宋天慧摇头“这是我定做的,跟别人无关,这种纱布我不是做衣服,而是有其他用途,棉线要最软的好棉,价格都好说,就是一定要快。”

    卢寡妇见宋天慧是认真的,想了想说:“那行,就按你说的,明天下午就能织好。”

    宋天慧没想到可以这么快,看来卢寡妇是个实在人,做事肯尽心。她又偷偷看了卢寡妇一眼,只觉得她眉眼和顺,一看就是个好脾气的人,只可惜脸色发黄,似乎长期吃不好,有些营养不良。

    她家孩子卢福生倒是长得结结实实的,看来当娘的把好的都给孩子了。宋天慧不由又想到了前世的母亲,她直接掏了铜板出来,付了卢寡妇定钱,价格还在卢寡妇报的价上多了两成。

    “这、这可使不得,就按我说的价吧,我咋好意思多要你的钱哪。”卢寡妇一听宋天慧要加钱,就有些局促起来,她平里是被人多帮顾着,但也只局限于大家照顾她的生意,但该多钱就是多钱,她可不敢沾人便宜。

    宋天慧笑笑“算是加急费,我也是急用,以后还得找你订做,到时候就按你说的价格,你想让我加,我还不肯加呢。”

    卢寡妇一听笑了起来,眼睛亮亮的,宋天慧这才发现她样貌平凡,但眼睛却非常清亮,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可见卢寡妇的心也该是这般清澈透亮吧。

    定好了纱布,宋天慧又告诉了卢寡妇她家地址,卢寡妇织好纱布会亲自送上门,也省了宋天慧再跑一趟。

    宋天慧不敢多耽搁,说好一些就跟李子涵告辞离开了,回到家里一看,崔氏还在睡觉,晚饭也差不多做好了。

    一家人都不忍心叫醒崔氏,就先吃了起来,但因为心里有事,吃饭的时候格外的安静,也都有些心不在焉。饭后,看着时间有些晚了,宋彩云才叫醒了崔氏,给她端去了一碗酸汤面,崔氏之前就说想吃些酸汤面的。

    崔氏不能坐起来,宋天慧帮忙给她加了个枕头垫着,然后跟宋彩云一起端碗喂她,因为是躺着的缘故,面条掉出来不少,最后只好又给崔氏端了玩粥,倒是比面条吃起来方便了许多。

    崔氏吃完饭精神头很好,就拉着宋天慧、宋天慧唠嗑,一直到点灯时分,她就催两人去睡了,她要是有反应了再喊她们,可是宋彩云和宋天慧谁也不放心离开,就说在这屋里睡,崔氏见不好拒绝,也就答应了。

    虽然崔氏极力表现的很镇静,但宋天慧依然察觉到了她心里的焦急,崔氏也很清楚,破水时间长了还不生,肚里的孩子会有危险。

    宋天慧心里更是焦急,她是知道的,搁在现代,如果破水超过24小时,孩子出生后要连打打针青霉素,为了防止破水时可能带来的感染。甚至她曾经见过一位孕妇没到孕产期就破水了,医院建议先保胎,所以每天还要打一些消炎针。而古代没有这些条件,至于会有怎样的况就不好说了。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崔氏依旧没有发动,她在上都有些躺不住了,要不是破水了不能乱动,她肯定会翻来覆去的,宋天慧看了看时间,就让铁力去请了雷大娘来,她则亲自去了安和堂请大夫。(未完待续。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福慧双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