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章 四两拨千斤 145章 宾主尽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倾咔 书名:福慧双全
    刘氏的声音很大,直接传到了众人耳朵了,原本大家都有说有笑的,冷不丁听到刘氏嚎这么一嗓子,都突然安静了下来,场面一下子变的异常尴尬。

    其中张山和吴老栓最为恼火,他们两人是全程跟进宋来福家二房分家之事的,没少见识刘氏的胡搅蛮缠,也清楚二房分家是因为什么,现在刘氏这样嚎一嗓子,他们难道不清楚是为什么?他们一想到刘氏之前的德,就觉得头痛。

    至于其他人,多多少少是清楚的,只是碍于面子假装不知道而已。

    宋秀月夫妻都忍不住皱了眉头,但刘氏提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他们也不能随便说什么。

    既然客人们都听到了刘氏的要求,宋正仪一家子就不能装聋作哑了,再说了,宋正仪也不敢装聋作哑,他从座位上站起来,脸憋的有些红,对客人说:“你们先坐坐,我过去看看我娘。”

    宋老爷子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刘氏要来吃饭早干嘛去了?这会子闹的好像她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事一样,她要是真那么想出面了,当时咋就不答应老二把酒席摆在上房哪?要是摆上房了她也方便的吧?

    宋老爷子起说:“我去看看。”没等宋正仪回话,他就快步朝宋家上房走去。

    没多久就传来老爷子极力压低的声音:“你腿还不好瞎折腾啥哪?要是把你磕了碰了的,你让娃们心里多过意不去哪?”

    虽然他压低了声音,说的也隐晦许多。但宋家上房门大敞着,众人又是坐在院中,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老二分出去是多大的事哪,别说我就是断了腿。哪怕我只剩一口气了,也得去给他捧这个场哪,免得以后他跟我倒疏远了。”刘氏依然很大声。外面听的清清楚楚。

    宋天慧差点就忍不住吐了,刘氏就喜欢在人前做样子。崔氏和宋彩云相互看了一眼,都有些担心,她们只好把目光投在了宋天慧上。

    宋秀月坐在那里不咸不淡的说:“我娘就是疼我二弟,打小就疼他。”

    这话一说,众人都差点笑了出来,今天来的不是左邻右舍。就是帮忙二房分家的张家和吴老栓家,哪能不知道刘氏有多么不待见宋正仪哪,宋秀月这句话说的恰到好处,实在是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哪。

    宋正仪不好再傻站着,只能跟着去了上房。宋天慧憋着笑,也跟了上去。

    一进上房,宋正仪就闷声说:“娘你要过去我就背你过去,但大夫说你的腿不好,不能移动,我们也是担心你哪。”

    刘氏瞪了他一眼,完全不领,大声说:“我自个儿的体我自个儿清楚,我这腿好多了。你背我时候小心些就行了,我这是看着你自立门户了,我高兴哪!”

    宋天慧想忍住呕吐的**,笑嘻嘻的说:“,你不是嫌我爹生病,让他别过了病气给你吗?你让他背你就不怕过了病气?”

    刘氏愣了愣。这几天她没听到宋正仪咳嗽,就估摸着是自己猜错了,要真是痨病肯定越来越严重,哪能没几天就不咳嗽了,不过她抬头打量了宋正仪几眼,发现他脸色还是发黄,心里又有些犯嘀咕。

    但话都说出口了,外面还有好些人哪,她不能打自己脸吧?于是她心一横,说:“慧哥儿胡说啥哪,我啥时候说过那话,你这娃子咋满嘴胡话哪?行了,别让客人等着了,老四赶紧背我过去吧。”

    说都说到了个这个份上,要是不让她去更不好,宋正仪只好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备起了刘氏,宋老爷子在旁边扶着。当刘氏离开炕的时候,宋天慧瞬间闻到一股汗臭味,差点就忍不住去捂鼻子。

    她是有些小洁癖的,但来到这个世界都改了不少了,这里肯定不能像现代那样天天洗澡,但二房一家人也算是讲卫生的,每天睡觉前都会打水洗脸洗脚,隔三差五就洗个澡啥的,就是宋正仪也经常洗的,不然他下地回来一臭汗,实在不怎么好闻。

    刘氏以前还好,自从她腿断了,就怕自己腿上落病了,天天坐炕上盖个薄被捂着腿,说是不能吹到风,大天这么捂着能不出汗吗?而刘氏又怕一动弹影响了腿伤,死活不愿意擦子,宋天慧瞧她那样子,就忍不住想,刘氏得有多怕死啊,她那腿都固定了夹板了,稍微动动是不要紧的。

    她就不怕她腿好了,结果得啥皮肤病吗?

    好像刘氏一出屋子被风吹了吹,味道散了许多,不然一桌子人还有啥心吃饭哪?好像庄户人家也不太讲究,刘氏上有些汗味也不算失礼,最多是回头被王婆子背后说笑一下。

    “娘,既然我上桌吃了,这菜就端过去吧,可别浪费了。”宋天慧笑眯眯的说道,她才不想留在这里给老三夫妻吃哪。

    崔氏爽快的答应了一声,就把菜都端走了,反正刘氏还没动筷子,他们一家都能吃。

    宋天慧不的不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崔氏刚刚把菜端走,宋正廉和小刘氏就从屋里出来了,宋正廉朝上房望了望,没找到菜后,就急忙过去扶刘氏,明明不需要他帮忙了,他还非要挤过去帮一把。

    等刘氏落座了,宋正廉就笑嘻嘻的搓着手说:“二哥你这吃席咋也不请上兄弟哪?”

    宋正仪刚放下刘氏喘口气,被宋正廉一问有些没反应过来,宋天慧见状急忙走过去说:“三叔,我爹是按规矩请了左邻右舍,还有帮咱作见证的村长和耆老家,咱这吃饭得把客人给招待好了,咱自家亲戚就不上桌了,你看我娘都没上桌哪,再说也坐不下了。”

    宋正廉瞪了宋天慧一眼。“大人说话哪有你小娃子插嘴的,说啥自家人不上桌,那你大姑不是也上桌了?”

    “大姑和大姑父是远道而来,咱得好好招待着。至于你跟三婶娘,咱们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招待你。”宋天慧自动忽略他前面的话,笑眯眯的解释起来。

    倒不是宋天慧乱说,也确实坐满了,如果非要老三夫妻挤进来,两桌都挤的慌,尤其是女眷桌,本来就满满的了。又突然挤进一个刘氏。

    宋秀月扭头看了宋正廉一眼,说:“呦,老三这是要跟我抢位置哪?那我跟我当家的给你们夫妻让座好了。”

    她说完就要起,崔氏急忙去按她,说:“他大姑你咋能离席哪。你大老远回来一趟不容易,一定要给我们这个面子。”

    宋秀月不过是做做样子,见崔氏拉她便不再起了,宋老爷子在男桌越听越火大,眉头都拧在了一起,但是客人这么多,他也不好骂儿子,只能冲老三说:“老三,家里西面那块地生了点虫子。你这会有空就去拾掇一下。”

    “爹,这眼看着天都要黑啦。”宋正廉不想去,他是想混饭吃的,咋能饭没吃到还要干活去哪。

    宋老爷子瞪过去,“叫你去你就去,拾掇不完明早继续!”

    宋正廉闷闷的答应了一声就往外走。而灶房那边王氏就冲打算回屋的小刘氏说:“三弟妹,你这会没事吧?赶紧过来做饭了,我这都帮你轮了三天活计了,今个儿又轮你做饭,你就是没力气也来看看火哪,你看我累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都说会哭的孩子有吃,会喊累的媳妇也能轻快些,王氏才不是傻干活不喊累的人呢,她当众来这么一出,就是小刘氏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回屋了,只能悻悻的去了灶房。

    桌上王婆子见刘氏也不发个话,嘴角撇了撇,笑着问:“她大婶哪,你家三媳妇怀象不好吗?我看着她子骨好哪?这会也该坐稳了吧?”

    刘氏支支吾吾的说:“好像还没到三个月吧。”

    刘婆子也跟着说:“你家二媳妇就是能干,大着肚子也忙里忙外的张罗着,你看这酒席做的多好哪。”

    刘氏的脸拉的更长了,外人要是夸宋正仪几句,她会觉得对方的意思是宋正仪离开了她的管教过的更好了,要是夸崔氏几句,她会更不高兴,觉得人家那意思是她儿媳妇比她有本事哪。

    宋正仪见刘氏脸色不好看,就知道刘氏又不高兴了,而且大伙也等了这么久了,可不能再被打岔过去了,他急忙站起来说:“今天得感谢大家赏脸过来吃饭,我这个人也不会说啥话,咱就动筷子吃起来吧!”

    张山笑着说:“宋二兄弟就是实在人,对,咱赶紧吃起来,这闻着都怪香的,我们早就等不及啦。”

    大家都知道张山是说笑,也跟着笑了起来,在宋正仪的招呼下吃了起来。

    这一吃大伙才发现,宋家二房这菜做的还真不错!

    那梅菜扣酥酥烂烂的,肥入口即化,一点都不腻味人,还香的很,油水足,最适合庄户人家吃哪。他们往里就是买了梅干菜也是泡了炒菜吃,倒真没想过这样和一起蒸的,庄户人家都喜欢吃肥,一开吃大家伙都朝梅菜扣下了筷子,然后纷纷称赞起来。

    刘氏脸上的表更加精彩了……

    145章 宾主尽欢

    还有那土豆烧鸡,吃起来味道也鲜亮的很,都不知道人家是咋做的;还有青菜炒猪头,人家弄的细法的很,味道也入的香,好像还有些麻麻的感觉,吃起来特别的爽快。就连村里人都吃过的炸小鱼也格外的酥脆,众人忍不住把崔氏一顿夸奖,倒是让崔氏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这次的菜肴是宋天慧和崔氏、宋彩云商量后确定的,那梅菜扣是宋天慧把她现代的食谱搬了过来,崔氏当时有些拿不准,等做出来她都不由的赞秒。土豆烧鸡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之前拿油煸炒了一下,然后又炖的,跟庄户人家喜欢加水直接炖不同,更嫩一些。另外,宋天慧还偷偷撒了点胡椒粉。至于炸小鱼,那全是空间里极品菜籽油的功劳,一般人家的菜籽油可赶不上极品菜籽油。炸出来的小鱼自然味道不同了。

    宋天慧就凑到一边笑着说:“这些菜都是我娘跟我姐琢磨出来的,她俩这两天没少动脑子哪。”说着她就朝崔氏她们使眼色,这是之前她就说好的。要是有人问起来,千万别提她想了菜方子,用她对崔氏的解释是,她现在份是男娃,男娃咋能心灶房里的事呢?可别露了馅。

    其实,她是不想自己太出风头,毕竟她现在只是个九岁的娃子。要是风头太劲了,保不准会被有心之人怀疑或者算计了。

    众人听了又夸起来,张陆氏最巧,笑着说:“慧哥儿他娘就是能干,我家可没一个媳妇子能烧出这么好的菜哪!彩云丫头也手巧。以后也是个贤惠的!”

    宋彩云红了脸,急忙躲到炉灶那边去了,她还在看着火,准备等会儿上汤给客人。大家伙看到她害羞了,笑的更厉害了。

    刘氏越听越不是味,咋一分家出去就被人夸能干了,那她这个婆母的脸面往哪搁?要按她的想法就是,二房出去吃不好过不好,子越来越艰难。外人看到了都要说几句:看到了吗,老宋家的老二非要分家,你看看子过的不行吧?还是年轻,不会过子!

    到时候她就能说:娃们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难哪,他们现在也能理解我们老人的难处啦。

    可现在完全反了,大伙都说二房过的好。那说明什么?以后别人咋看她哪?

    刘氏越想越来气,可脸上却挂着笑,只不过笑容太冷,看起来格外的僵硬。

    “老二家的以前做饭咋没这个味哪?这还是自己过子了肯上心哪。”

    崔氏正在一旁帮人倒酒,刘婆子、王婆子她们说要喝两盅,女桌就有她倒酒,而男桌就是宋天慧和宋正仪倒酒,宋天慧也只在一边凑闹,并不上桌。

    “瞧娘说的,我这都是瞎捣鼓,要是捣鼓不好了还得让大家伙笑话,以为做饭啥的都是听娘的吩咐,我哪敢瞎捣鼓哪。”崔氏笑着回道。

    宋天慧心里叫好,她娘也不是蠢人,还能被刘氏治住了?吵架啥的比不过刘氏,场面上说说话还能不如刘氏了?

    宋秀月就在旁边打岔,“娘,你又不炒菜放油,嫌腻味,二弟妹也没机会做这些个菜哪,不然你肯定早就尝过鲜了。”

    王婆子没忍住给笑了起来,她尴尬的咳了两声,假装自己被呛住了。说啥不放油嫌腻味,明明就是抠门,炒菜不舍得放油。

    宋天慧也偷笑,她还记得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刘氏就因为崔氏炒菜放油骂了崔氏,看来宋秀月果然了解刘氏啊。

    刘氏脸面挂不住,又不能当众发火,她是面子的,哪能让人传出去说她当着客人面发脾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给客人脸色看哪,她咬了咬牙,只好把这事岔了过去。

    这时候一阵小风吹来,一片树叶掉在了桌上,崔氏急忙捡了扔到了一边。庄户人家不讲究这些,不过是片落叶,根本没当回事。

    可刘氏却看到了机会,做出担忧状,说:“哎呀,咋风这么大哪,真是影响大家吃饭了,我就说要把酒席摆我们屋里吧,老二非不答应,不然放屋里也能干净些。”

    宋天慧瞪大了眼睛,刘氏你不带这样颠倒黑白的!想想她又释然了,这不就是刘氏的拿手好戏吗?这话说的好像她替二房着想,然后传出去别人大概要说宋正仪分家就不认父母了,请客吃饭都跟爹娘分的那么清楚。

    虽然宋天慧不在乎名声,但也不想别刘氏扣屎盆子,更不愿在这个节骨眼说被人说叨什么,她朝宋正仪看了眼,只见宋正仪一脸惊讶的看向他娘,脸憋的通红,大概他也对他娘的反复无常非常恼怒吧。

    明明刘氏死活不答应他们在上房请客的,为此宋正仪和崔氏还发愁了半天。

    “爹,你咋不说话了,你当时不是说不答应在上房摆酒吗?害我们发愁了半天,不会是你体不舒服听错了吧?”宋天慧过去扶宋正仪,在宋正仪的胳膊上捏了捏。示意他不要戳破刘氏的谎言,不过宋天慧觉得她或许是想多了,宋正仪应该不敢说什么的,毕竟那是他娘。

    宋正仪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那、那兴许是我听岔了吧。”

    “爹,你别喝酒了,你可得注意子哪。你在上房求了那么久,都能听岔了,可见你这精神头有多不好了,说你不用看大夫,可我咋不放心哪,明个儿就去找李大夫看看吧。”宋天慧“担忧”的说到。

    张山在旁边也附和到:“宋二兄弟,前几天你分家那会我就看你脸色不好。你可不能马虎了,多注意子哪。”

    张天海是当真了,焦急的问:“二弟真不要紧吗?要是有啥困难就跟你大姐说。”

    宋正仪红了脸,急忙摆手,说:“大家伙别为我这事烦心。我这两天好多了,就是前几天精神差些,你们感觉吃着,别停筷子哪!”

    大家听他说好多了,才松了口气,然后想到了宋天慧前面的话,说啥求了好久都能听岔了,不会是刘氏原本就不答应吧?众人看看刘氏,再看看宋正仪。心里更加明白了。

    刘氏气的咬牙,想发作却又不能发作,张了张嘴就看到王婆子正一脸兴奋的看着她,那是要看她出丑哪,她只好把话咽了回去,闷头吃起饭来。一顿饭吃的格外难受。

    宋天慧见她这个样子,心大好,就到搭好的简易灶台跟前对宋彩云说:“姐,今个儿大伙心好,肯定要多喝两杯,咱们再加几个菜。”

    宋彩云心也大好,立即脆生生的答道:“好嘞!”

    两人合计了一下,最后加了道凉调黄瓜,一道炒花生米,一道鸡蛋炒木耳香菇丝,最后这道菜用的是她家的干货,之前做汤有用到,早就泡发起来的。

    又上了三盘菜,众人纷纷叫好,虽然不是啥大鱼大,但是黄瓜翠绿,看着人舒爽,炒花生米下酒吃最好,至于鸡蛋吵木耳香菇丝,除了张家,其他人看得稀奇,尝了下都赞好,又开始夸做这三道茶的宋彩云,说宋彩云能干,哪家娶了她做儿媳妇就有福了。

    虽然话是随意说的,但也有人听到心里去了,事后证明宋彩云也因为这顿饭让村里人对她有了重新的认识,不过还是有许多人家觉得她太瘦了,子骨都没长开,不好生养。

    张乐芸吃了一会儿就嚷着饱了,说:“我过去帮彩云姐的忙,也好学学做菜,回头做给叔叔婶娘吃!”

    宋秀月笑着点她的脑袋,“你这丫头就是嘴甜。”那神充满了宠溺的味道,就好像眼前是她自己的亲女儿一般。

    宋天慧看在眼里,心里不由有些惋惜,她大姑人不错,子也爽利,可惜没有孩子,从她对张乐芸的态度就能看出,她是喜欢孩子的,可惜天不遂人愿。

    一直到天黑了下来酒席才结束,刘氏也累的不轻,还没讨到好,她心里又怨气,喊宋正仪背她回屋的时候不知道坐了什么,宋正仪闷哼了一声,步子踉跄了一下,差点就把刘氏摔地上了。

    倒是把刘氏自己也吓了一跳,嘴上骂着:“你小心点儿,可别摔坏了我这把老骨头。”人却老实了起来,不敢再乱使坏了。

    送走了客人,宋秀月却不急着走,一定要帮崔氏收拾碗筷,最后还是崔氏说天黑了别耽误他们回镇上,宋秀月才没坚持洗碗,带着张天海和张乐芸离开了。

    宋秀月走前没再去看刘氏,只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然后对崔氏说:“你们有时间到镇上看我,让我也露露厨艺。”

    那意思是要请他们吃饭哪,崔氏喜出望外,觉得他大姑能说这话,是开始把他们当自己人了。

    说起来,这次宋天慧一家早早就准备好了回礼,在宋秀月要走时,塞给她了一大包东西。

    =============

    嘻嘻,谢谢书友芝麻酥饼送来的新年红包,书友闲心99送来的平安符,还有书友yixingai投给本书的粉红票,某咔心花怒放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福慧双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