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章 像个男人 143章 请客吃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倾咔 书名:福慧双全
    宋正仪还是最心疼小四的,因为是他唯一的儿子,小四不过说了实,到刘氏口中就成了胡说,没一句实话,小四年纪小就算了,那慧哥儿呢?传出去了别人咋想娃子,不得想着娃品有问题了?

    而且慧哥儿还是那么个份……

    “娘,小四不扯谎的的,或许真是有人假冒了三弟,这事还是查查的好。”宋正仪斩钉截铁的说道。

    宋天慧已经站在门槛边上了,心里大叫:好!老爹你可算像个男人了!没想到她爹也有腹黑的时候,果然还是装傻什么的最有了。

    刘氏气的指着宋正仪的手都哆嗦起来了,“好,好你个宋正仪,你分家出去翅膀就硬了,就跟我抬杠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娘吗?行,你们闹腾吧,我也去找耆老评评理,看看你忤逆亲娘这事咋算!”

    宋正仪被刘氏唬住了,他可不想有这种的名声,出门都抬不起头,子女也要被人瞧不起,就是崔氏更得跟着挨骂。

    他心里着急,正想向刘氏赔不是,就听到宋天慧说:“,你是误会了吧,我爹哪里忤逆你了,他也是担心有你和爷的安危,要是有人能假冒三叔进我们屋子了,回头也能进这屋哪,咱这家里有人还好,要是就你一个人在家,那得多危险哪。”

    “少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你这是想咒死我哪,小兔贼子一肚子的坏水!”刘氏又骂了起来。

    老爷子只觉得太阳一突一突的痛,无奈的伸手揉头,然后喝道:“好了。你歇停会儿吧!”

    他重重了叹了口气,对宋正仪和宋天慧说:“老二,慧哥儿,你们先回屋歇着吧。这事我来处理,你们放心,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

    宋天慧心里翻白眼。三房已经不止一次到他们屋里摸东西了,老爷子这话完全没说服力。不过这个面子还是得给老爷子的,宋天慧朝她爹使了个眼色,“那我们先回屋了,爷和也早些休息吧。”

    她出门的时候又偷偷扫了眼大房,只见一直没说话的王氏正一脸警惕的看向宋正廉,她心里偷笑。这家里除了刘氏,最有钱的要数王氏了,王氏能不防着三房的偷子吗?

    回屋后宋天慧把事的经过简单的讲了一下,虽然没啥结果,但二房众人都非常满意。至少提醒了上房一声,告诉他们管着点老三,哪怕就是管不住,至少不让人觉得二房太好欺负了,不然他家屋子迟早要成公共厕所了。

    宋正仪挠着头说:“我今个儿又差点服软,我就怕你去闹,说咱家不孝。”

    崔氏嗔了他一眼,说:“你看你没服软,这事不是了结了?要是你服软了。肯定这会子还回不去来,还在上房挨骂哪。”

    宋正仪也点头,叹了口气说:“看来我以前是做的不大合适,我慢慢改还不成吗?”他还是有些怯刘氏的,所以他不敢说自己一下子就能改了。

    不得不承认,宋正仪认错的态度一向很好。宋天慧觉得他还算有救,点头说:“爹你这样想就对了,不过你也别怕咱说你不孝,大伙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咱家平里怎么为人大伙都清楚哪,自己说啥没用。”

    “对,咱们都是本份人,左邻右舍哪个不晓得了。”崔氏也点头称是。

    宋正仪这才放心了下来。

    转眼就到了宋家二房请客的子,一家人天刚亮就爬起来,开始杀鸡、洗菜,早早就开始张罗着请客的事了。崔氏是个勤快人,朝人借了碗筷,又都认认真真的洗了一遍,两张桌子则是问隔壁刘家和王家借的,因为离的近,搬桌子也方便一些。

    王婆子老早闻到香味就过来转悠了一圈,听说都是请客吃的菜,一个劲的点头,眼睛都快冒绿光了,嘴里也不住的夸:“二媳妇就是实在人,这请客的菜也实在的很哪。”

    宋天慧上午下学跟邢先生请了半天假,下午家里忙的很,她还是在家里帮忙比较好,也能应付刘氏他们随时整出的幺蛾子。

    这天天气不错,已经入秋了,加上当天多云,倒没什么大太阳,还有些小风凉快的,崔氏几人就感叹起来,早知道这样就该请人中午来吃了。

    崔氏看了看天,说:“就怕下午下雨。”

    宋天慧可不会看气象,只能安慰崔氏说:“放心吧,娘,不会下雨的,要是真下雨了,咱就搬到屋里吃,虽然挤了些,但下雨了凉快,大家伙也不会计较。”

    好在到了下午又有些放晴,看样子是不会下雨了,崔氏正瞅着天上的云看着,就听到外面传来赶车的声音:“大兄弟,到地方了,你们慢着点儿!”

    宋天慧估摸着是宋秀月夫妻来了,急忙开门迎了过去,果然是宋秀月和张天海,两人是做马车来的,周围不少人都朝这边张望,马车可比驴车稀罕多了。

    宋秀月先下了车,随后却突然蹦出来个小姑娘,正是宋天慧上次见过的张乐芸。

    “大姑,你们来了!”宋天慧迎了上去。

    宋秀月笑着朝她点头,“我跟你姑父一道来的,小芸非要跟着凑闹,你们可别嫌她烦。”

    张乐芸一听这话,小脸红了起来,撒的叫了一声:“二婶娘……”

    宋秀月笑的更厉害了,又去扶车上的张天海下来,宋天慧急忙过去搭把手,看起来张天海的腿真的不太好,宋天慧猜测不是什么先天的残疾或者瘸腿,好像是什么老寒腿、关节炎之类的,上下车痛的厉害。

    崔氏也迎了出来,的朝宋秀月夫妻打招呼,“他大姑。他大姑父,你们来了,赶紧进屋吧。”

    小四在旁边也嘴甜的跟着喊人,张天海从兜里摸了快牛皮纸包的糖塞给了小四。说:“四郎拿糖吃去。”

    “谢谢大姑父!”小四爽快的接过了糖,然后踹到兜里却没急着吃。

    宋家其他娃子都围了过来,张天海倒不厚此薄彼。给二妞、五郎、三妞一人一块糖,三人拿了糖都哄笑着往上房报信去了,二妞的嗓门最大了,一边跑一边叫:“,我大姑、大姑父来啦,大姑父还给我们糖吃哪!”

    宋秀月无奈的摇摇头,突然把手里拎着的一把东西塞给崔氏。“这是给你家的贺礼,你别跟我客气,免得待会让娘看到就没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我可不想被她占了便宜。”

    崔氏哪里好意思接。上次宋天慧回来就带了宋秀月送的东西,现在又送礼,他们家都没给他大姑家送过礼哪。宋天慧见崔氏犹豫,主动去接了礼,低声对崔氏说:“娘你就别顾着虚礼了,免得大姑被我说叨。”

    崔氏急忙说是。

    宋秀月夫妻上门虽然不是看刘氏的,但也不能不先去看爹娘,尤其是宋秀月还是愿意见她爹的,所以她也怨过她爹不争气。但这里面的事多了,她也没办法。

    “你们赶紧进屋把东西放好了,我们先去看看咱爹。”宋秀月说道,她这是对刘氏非常的不满啊,都不说看爹娘,直接说看老爷子。让旁边的张天海无奈的苦笑了两声。

    宋秀月瞪了张天海一眼,也不避讳崔氏和宋天慧,直接说:“当家的,你可别忘了我说的话,你要是好面子心软,你就别哼声,我来说话,你可别乱答应任何事。”

    张天海无奈的摆手,“我都听你的,我不乱说话还不成?”

    宋秀月这才满意的扶着他,带着张乐芸朝上房走去。

    宋天慧和崔氏抿嘴偷笑,拿了东西回了屋。

    一进屋崔氏就感慨道:“你大姑就是有能耐,我要是能像她那样,你们也不会过这些年的苦子了。”

    宋天慧觉得崔氏不是不能硬气,就说:“要是我是个男娃,娘你也不会处处躲事了。”

    崔氏拍拍她的肩膀,“以后可别说这话,这也是娘害了你,再过两年就让你爹跟你爷说实话吧,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宋天慧点头,反正过两年他们已经在镇上生活了,就算她是女娃这件事在宋家掀起了轩然大波,也对他们影响不了什么了。

    崔氏这一忙活发现小四没跟进来,就问:“小四哪?没跟进来?”

    “大概去上房看闹了。”宋天慧随口说道。

    崔氏也没多想,只以为小娃子都喜欢凑闹呢,他大姑父才给了他糖吃,他喜欢围着也是正常的,她却没想到宋天慧说看闹可是大实话。

    上房里,刘氏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她知道大女儿可不这么勤回家的,今天能来,肯定是去吃老二家的席的,她还不知道大女儿咋跟老二一家走的亲近了,想到这里她就气的不行。

    “呦,你最近回来的可真勤哪,你也知道关心我啦?”刘氏冷笑着说。

    宋秀月笑容淡淡的,“娘,你想哪去了,老二分家请客,我就是回来凑个闹。”

    面对宋秀月好不隐晦的话,刘氏直接被噎了一下,还是张天海在旁边推了推宋秀月,他还是希望宋秀月跟她娘能和睦一些,哪怕不亲近,也别一见面就吵架啊。

    143章 请客吃饭

    宋秀月瞪了张天海一眼,张天海缩了缩脖子,要说的话也咽了回去。

    这一幕都被刘氏看到眼里了,她暗骂大女婿窝囊,却没想自己当家的不也这样吗?

    “天海过来啦?上次我还问秀月你咋没一来哪,我跟你爹都惦记你着哪,听说你腿病又犯了,好些了吗?”刘氏对女婿说话的态度却客气许多,声音都温和的很,如果不是了解刘氏的为人,恐怕要以为她是个和善的老太太了。

    张天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劳岳母心了,我风湿是老毛病了,前阵子下雨又犯了起来,好好养养就能好。”

    “那你还不好好歇着。出啥门哪,要是严重了咋办?老二也是不懂事,你腿不好要把你大老远的找来。”刘氏抱怨起来,那语气那声音就好像多么关心张天海一样。可谁都知道她是借题发挥,想找二房的茬。

    “老二人哪?老三去把老二找来,我得说说他。”

    张天海一听急忙说:“没有没有。我就是待家里久了,想出来活动一下,也想着过来看看爹娘。”

    宋老爷子见刘氏又要生事,心里就烦的很,听到张天海这样说,急忙说:“天海和秀月有孝心哪,你们送那酒我没事就喝喝。味道好的很。”

    “爹喜欢就好,那是天海找人问的药酒方子,说是能舒筋活血,延年益寿。”宋秀月笑着接话。

    刘氏撇撇嘴,“还延年益寿哪。那不成了不老仙丹了,有那么灵吗?”

    宋秀月不答她的话,把手里的小包袱递给老爷子,说:“爹,我给你做了件褂子,你看看合不合适。”

    老爷子急忙打开包袱,脸上写满了欣喜,要不是他大女儿时常给他做衣服,他还穿不了这么体面哪。刘氏那抠门的很,他以前也就比老二穿的好一些,补丁不多而已。

    不过他没有把衣服拿出来,因为他已经感受到刘氏那快能杀死人的目光了,他只好把包袱绑了起来,说:“我大闺女做的咋能不合适哪。”

    刘氏瞪着眼睛说:“秀月哪。你这见天这么空闲,咋不给我做点衣服尽尽孝心哪?”

    “娘你衣服那么多,还都是好料子,哪看得上我这些粗布哪,再说了,咱庄户人家可不兴那么浪费的。”宋秀月不紧不慢的答道。

    刘氏眼珠子转了转说:“我这腿摔坏了,以后还不知道咋样哪,听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要是养不好,以后天冷了都得痛的厉害。我听人说,我这腿今年冬天可得暖着,就怕冻坏了,说是有个皮草护腿最好了。天海哪,你们铺子走南闯北到处进货的,认识的人也多,不如给我弄条皮草子来?最好是那狐狸皮。”

    宋秀月努力掩住眼中的鄙夷之色,刘氏这次开口要东西更快更急,是怕他们待会就去二房屋里,她就没机会了吧?

    张天海一脸的尴尬之色,真要孝敬老人些皮草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自己腿不好都没用过,他们不过是小本生意,哪能要啥就有啥,那皮草子都是大户人家用的,更别说刘氏还点名要狐狸皮了。

    而且他媳妇也交待了,不许虽然答应她娘的要求,不然她娘要变本加厉,狮子大开口。说起来,他也觉得他这位岳母有些招人嫌。

    “娘,你这一张口就要我们要饭去了,谁不知道我们做小本生意的,卖些杂货能赚几文钱?你一张可就要皮草子,那可是大户人家小姐、太太用的,咱庄户人家还没听说谁用哪,你让我们哪啥给你买啊?”宋秀月说着笑了起来,“哦,对了,也有人家用狗皮褥子的,那也是杀了狗剥的皮,不然娘问问村里谁家杀狗,你把狗皮买来好了。”

    刘氏瞪着眼睛:“只个不孝女,咋问你要个东西那么难哪?又不是要你的命,就没见过你这么抠门的。”

    “我为人咋样也都是娘教的,娘要说我抠门我没话说,要说我不孝可不行,要不然出去评评理,问问大家伙我去哪弄皮草子哪?还狐狸皮呢,娘你可真会狮子大张口。”宋秀月毫不示弱的说道。

    “再说了,我一个出嫁女怎么能哪婆家的东西填娘家呢?这说出去别人咋看咱家姑娘,你这几个孙女以后还想不想嫁人了?”

    眼看着母女俩又要吵起来了,宋老爷子急忙出来打岔,一直在屋门口玩的小四悄摸摸的回了自家屋子,把上房发生的事讲给崔氏她们听了。

    宋秀月瞪了张天海一眼,张天海缩了缩脖子,要说的话也咽了回去。

    这一幕都被刘氏看到眼里了,她暗骂大女婿窝囊,却没想自己当家的不也这样吗?

    “天海过来啦?上次我还问秀月你咋没一来哪,我跟你爹都惦记你着哪,听说你腿病又犯了,好些了吗?”刘氏对女婿说话的态度却客气许多。声音都温和的很,如果不是了解刘氏的为人,恐怕要以为她是个和善的老太太了。

    张天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劳岳母心了,我风湿是老毛病了。前阵子下雨又犯了起来,好好养养就能好。”

    “那你还不好好歇着,出啥门哪。要是严重了咋办?老二也是不懂事,你腿不好要把你大老远的找来。”刘氏抱怨起来,那语气那声音就好像多么关心张天海一样,可谁都知道她是借题发挥,想找二房的茬。

    “老二人哪?老三去把老二找来,我得说说他。”

    张天海一听急忙说:“没有没有,我就是待家里久了。想出来活动一下,也想着过来看看爹娘。”

    宋老爷子见刘氏又要生事,心里就烦的很,听到张天海这样说,急忙说:“天海和秀月有孝心哪。你们送那酒我没事就喝喝,味道好的很。”

    “爹喜欢就好,那是天海找人问的药酒方子,说是能舒筋活血,延年益寿。”宋秀月笑着接话。

    刘氏撇撇嘴,“还延年益寿哪,那不成了不老仙丹了,有那么灵吗?”

    宋秀月不答她的话,把手里的小包袱递给老爷子。说:“爹,我给你做了件褂子,你看看合不合适。”

    老爷子急忙打开包袱,脸上写满了欣喜,要不是他大女儿时常给他做衣服,他还穿不了这么体面哪。刘氏那抠门的很,他以前也就比老二穿的好一些,补丁不多而已。

    不过他没有把衣服拿出来,因为他已经感受到刘氏那快能杀死人的目光了,他只好把包袱绑了起来,说:“我大闺女做的咋能不合适哪。”

    刘氏瞪着眼睛说:“秀月哪,你这见天这么空闲,咋不给我做点衣服尽尽孝心哪?”

    “娘你衣服那么多,还都是好料子,哪看得上我这些粗布哪,再说了,咱庄户人家可不兴那么浪费的。”宋秀月不紧不慢的答道。

    刘氏眼珠子转了转说:“我这腿摔坏了,以后还不知道咋样哪,听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要是养不好,以后天冷了都得痛的厉害。我听人说,我这腿今年冬天可得暖着,就怕冻坏了,说是有个皮草护腿最好了。天海哪,你们铺子走南闯北到处进货的,认识的人也多,不如给我弄条皮草子来?最好是那狐狸皮。”

    宋秀月努力掩住眼中的鄙夷之色,刘氏这次开口要东西更快更急,是怕他们待会就去二房屋里,她就没机会了吧?

    张天海一脸的尴尬之色,真要孝敬老人些皮草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他自己腿不好都没用过,他们不过是小本生意,哪能要啥就有啥,那皮草子都是大户人家用的,更别说刘氏还点名要狐狸皮了。

    而且他媳妇也交待了,不许虽然答应她娘的要求,不然她娘要变本加厉,狮子大开口。说起来,他也觉得他这位岳母有些招人嫌。

    “娘,你这一张口就要我们要饭去了,谁不知道我们做小本生意的,卖些杂货能赚几文钱?你一张可就要皮草子,那可是大户人家小姐、太太用的,咱庄户人家还没听说谁用哪,你让我们哪啥给你买啊?”宋秀月说着笑了起来,“哦,对了,也有人家用狗皮褥子的,那也是杀了狗剥的皮,不然娘问问村里谁家杀狗,你把狗皮买来好了。”

    刘氏瞪着眼睛:“只个不孝女,咋问你要个东西那么难哪?又不是要你的命,就没见过你这么抠门的。”

    “我为人咋样也都是娘教的,娘要说我抠门我没话说,要说我不孝可不行,要不然出去评评理,问问大家伙我去哪弄皮草子哪?还狐狸皮呢,娘你可真会狮子大张口。”宋秀月毫不示弱的说道。

    “再说了,我一个出嫁女怎么能哪婆家的东西填娘家呢?这说出去别人咋看咱家姑娘,你这几个孙女以后还想不想嫁人了?”

    眼看着母女俩又要吵起来了,宋老爷子急忙出来打岔,一直在屋门口玩的小四悄摸摸的回了自家屋子,把上房发生的事讲给崔氏她们听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福慧双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