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醉酒激情(二)

    “顾念琛?你放开我?放开我?”

    温暖拼了命的挣扎着,她万万也没想到这男人会借酒装疯。甚至还想要强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都怪她一時大意心软,早知如此就应该装作若无其事,或者借酒店的电话打给云端。

    “不放,你好香,温暖,我喜欢你上的味道……”

    以为他不过是因为喝醉了,把她当做女朋友的替。可是那一句温暖,我喜欢你上的味道让她不一怔,这说明,他根本就是知道她是谁,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怎么就会……然而就在她怔忪的这个瞬间,顾念琛将她压在下。那对迷蒙的犹如深般的双眸紧紧的锁住她。

    “你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温暖……你知道么?”

    温暖看着他的模样,总觉得,他的面目似曾相识。可是很快,她将自己这种荒谬的感觉给否定掉。毕竟,他们之前不过是陌生人而已。

    “赶快放开我?你喝醉了?”

    双手死命的推拒着顾念琛的膛,可是偏偏顾念琛就像是铜皮铁骨一样,稳如泰山。

    “温暖,难道你不记得那年冬天,是谁在冰湖中救了你的命,你忘了我么?”

    伏在她的耳畔轻轻的说出这句话,温暖一下子想起来十三岁那年,因为没有零用钱,她和几个同学去城郊去滑冰,却没有想到冰根本没冻严实,她落下了冰窟窿,要不是有一个战士恰好经过那里,她和可能就命丧在那深冷的冰水里……

    也是由于这场意外,她的子宫受到了极大的创伤留下了严重的病根,以后想要受孕的几率几乎为零……所以为了怕给别人当负担,她从不敢谈恋,生怕承受不住恋人知道此事之后的抛弃。

    怎么会有男人要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呢?她相信这世上没有。

    “你……”

    讶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那模糊的脸庞,竟然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你是那个天使?”

    当時已经处于昏迷的她,恍惚间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却不知因为逆光的原因让她瞧不清救命恩人的模样。

    也许命运总是在无意之间将两个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冥冥中自有注定,就像现在她看着七年前那个救她姓命的人。是从来不敢奢望的事

    但是这并不能成为她就要献的理由。

    “顾念琛,就算你救了我,我也不会用我的**来偿还你?别忘了,你还有未婚妻,难道你就能这么堂而皇之的去做背叛她的事么?军人不该是忠诚的么?如果你对感都无法忠诚,何谈对国家忠诚呢?”

    看着如此伶牙俐齿的温暖,顾念琛倏地笑了。

    那笑容仿佛是能让这万物复苏的风,那样使人迷醉。

    “蓝颜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她不是的未婚妻。”

    他的话让温暖一怔,然后就是陡然上升的怒气。她最讨厌这样的男人。和人家做着侣才会做的事,反过来两手一摊,说不过是朋友,她不信如果他没跟人家暗示或者默许,人家好好一个女孩子就会以女朋友自居,而且双方家长都已经知道两个人的关系,甚至十分关注。

    “有些事,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不管她是不是你未婚妻,我也不想跟你有什么别的事发生?我感谢你当年救了我一命,如果可以,我会竭尽所能报答你。但绝对不用我的体。”

    她目光笃定,神傲然,那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让顾念琛不笑了笑。

    “可是……除了你的体,别的,我都不想要。”

    去他的军人的天职,去他的军人的基本。他拼死拼活换来的东西被那些老家伙的狭隘给弄得一文不值,任何地方只要有人就会有争斗,就会有私心,不要以为军人就会有什么不同,而恰恰相反是的,国家最深层的腐、败就是从军队开始,千百年来一向如此?只可惜,这些事,他爬的越高才知道的越多,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怀有一腔血的新兵蛋子,说什么保家卫国,说什么我为人民。

    “顾念琛……”

    怕他继续作怪,她用足了气力,想要推开上的男人,可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浑瘫软无力。而且好奇怪,她上好,这种突如其来的燥让她难受之极,子也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

    “嗯,我在。”

    唇落在她的颈间,那细白的皮肤让他体的每个细胞都开始疯狂的跳跃着。他早该知道她就是一个尤物,这个小女人,宛若天生就是为他准备的一般。

    “……”VExp。

    脑子已经开始混沌不清的温暖,双眼失了焦距,手臂也不受控制,环上他的体,那冰凉的触感让她该死的舒服的要命。内心中那种干涸的想要立刻找人填补的空虚。

    “我知道,我是你的解药,所以,你想要我么?”

    解药?是可以让她不难受的药么?那么她好像要,真的好像要。

    “要,给我解药,给我……”

    一声声的呢喃让顾念琛弯起嘴角。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小女人并不知道这个男人他真正的面目究竟有多么的邪恶,以及多么的黑暗。

    种以着过。温暖撕扯着上的衣服,那只穿着newbra的和小裤的子展露在顾念琛的面前。他明白她有多么的纯洁多么的无辜,可是,他并不是什么好人,也不会为自己的作为感到一丝羞耻,谁让他曾经救过这小女人的姓命呢,就算他做什么过分的事也都说的过去的,对吧?

    反正,这世界不是白就是黑,当然更多的其实是灰。把纯洁的她卷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虽然只是临時决定,可是,今后的角色必定要她来多多的参与才是。

    别怪我心狠,即便你无辜,可是你的运气太不好,遇上了人渣如我。

    撕下她的,矫健的子一沉,便将自己深深地埋进她的柔软之中。那柔腻而有丝滑的紧致让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没有心的男人,可是他还有**。

    大手扶住她的柔软,不顾她的皱着眉头,喊着疼痛,肆意的驰骋,她越是柔弱,他越是强悍。

    直到天明之時……

    ----------《军长,我是凹凸女?》------

    “暖儿,我不认为你足够清醒,你该知道,这种婚姻,我不会给你,而且这样你也不会快乐?”

    温暖没想过,了她多年的男人会忽然说出他不答应这种话来。

    “快乐?我早就不知道那种感觉了。顾念琛处心积虑的接近我,无非我是一颗出现的恰到好处的棋子。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我,难道因为他曾经救过我的命,就能让我半生伤痛去换这份恩?那我还不如当初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其实往种种,我都可以不记得,唯独那孩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云端,那是我这辈子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孩子,我的子宫受过极大的创伤,那个孩子就像是一个奇迹,你能明白么?连医生都说这将是能载入医学史册的案例,你明白我当時有多么的高兴么?可是最后呢?他无而有残忍的让那个孩子流掉了,就在那场他精心布局的车祸里?”

    她的语气一点也不激昂,神也只是很平静,可是那话里的每一个字都让云端的心为之一颤……他都明白,也都知道。本来他不曾想过让这样遍体鳞伤的她再重新回到顾念琛的边,但是……在她没有过去的这段時间里,重新相遇之后,她的变化是骗不了人的,她着那个男人,就算那个男人如何伤害她都好,从来没有在她的心里消失过。

    “云端,我知道你我,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利用你的,之所以会提出结婚,其一是为了摆脱顾念琛的纠缠,其二,这样有利于云氏集团的股价回升,如果为董事长的我最终嫁给的还是云氏的人,那么外界对我得猜测和不信任就会少很多,至少会让人觉得云氏集团还是姓云?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不愧是商业的铁娘子,她在商业上运筹帷幄的能力依旧在,这个提议无非是短時间内出了业绩能帮到股价回稳的最好对策,但是……他是否要答应这个请求呢?要用她的未来和她的幸福冒险么?

    一時间云端十分的纠结。

    “暖儿,我想,我……”

    “早一天做决定,就早一天让云氏集团恢复正轨,现在董事会都等着看我的笑话。可是我曾经答应过,云氏集团绝对不会因为她的离开就变得一文不值,为了这个约定我也要做的好,所以,云端,和我结婚吧。等云氏集团解除危机之后我们在秘密离婚。”

    结婚再离婚?

    前有狼后有虎,如今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抓住了也许集团。但是,他真的不想让她陷入后悔不已的境地……

    “暖儿?”

    做好决定的云端抬头看着温暖

    ps:啦啦啦~~~~我又留悬念啦

重要声明:小说《军长,我是凹凸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