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醉酒激情(一)

    暖儿看着四周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而自己像是一个被人囚一般,怎么也冲不出这世界。

    她开始挣扎,开始呼救,直到她坐直了子,一脸惊慌的醒来,才发现,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个梦……

    ”暖儿,你怎么了?”

    云端看着流着冷汗,不住喘气的小女人,难掩关怀。

    ”没什么,只是一个梦而已。”

    伸手擦了擦额头上冰冷的汗。

    ”刚才医生来过,而且对我说了很多关于你体的状况。”

    语气不疾不徐,却让暖儿胆战心惊起来,怕他知道那件事。

    ”那……医生有说什么?”

    看着她紧张还要装作不在意的模样,云端不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心疼起这个小女人。看来这件事一定是她并不像与人为知的秘密,而且还很怕他知道,那么如果说这件事戳破,恐怕会让她很尴尬,与其让她难受,还不如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说要你注意休息,子骨本来就柔弱,还说我没有尽到家属的责任。”

    听他如此说,暖儿暗自舒了一口气,还好,没看出什么端倪。

    ”我想从顾念琛那搬出来,这种况之下,我不认为自己还有那个闲逸致继续和他扮演一对恩侣。”

    她颇为坚决的样子让云端不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道。

    ”这件事我觉得你应该再考虑一下,暖儿,毕竟,有些事,可能需要澄清之后再……”

    ”不用了?学长,我很明白自己现在做的决定意味着什么,因为我知道他的个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冷静下来想一想,也许当年的事他可能也是迫不得已,但是不证明我就要原谅他的所作所为。有些事错过就是错过,而有些感就算是重圆也会有裂痕。在我心里的那一根刺永远存在,只会让我疼的连呼吸都觉得在消耗体力。”

    深深吸了一口气,暖儿努力让自己扬起一抹微笑,然后才能继续说的下去。

    ”幸好有这五年的沉淀,就算我想起了一切也还让我能好过一点。可是……复苏之后的温暖已经不能再继续若无其事的去做那个单纯的苏暖儿了,你能明白我么?”

    他当然明白,可是却不认为那样对她是最好的选择,人都是矛盾的,偶尔会有私心,绝对要是能霸占住自己喜欢的人就好了,可是大多清醒的時候还是希望一切能按着正常的轨道发展,就像现在,他其实希望暖儿能遵从自己的心意。而不是说像现在这样让那些过去束缚了自己。

    然而,他更明白,她现在是温暖,那个看似柔弱却坚强的让人心疼的小女人,她有一傲骨,她的尊严不会让她却轻易原谅。

    ”我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快乐一些,如果这是你的选择,那我也会尊重你,只是……你问过自己的心,这真的是你需要的么?”

    抬起眸,那目光有些茫然。

    ”学长,记得你说过的话么?你说过只要我肯点头,你就会娶我是不是?”

    怔怔的看着她,云端不瞠大了眼,她的意思是……

    ”温暖?”

    连名带姓的唤着她,那语气有种苛责。他气她如此轻率。

    ”我很清醒,现在的我,很清醒?所以,云端,我们,结婚吧?”

    ----------《军长,我是凹凸女》-------

    初遇之后的几天,温暖都有些心不在焉,总是在想顾念琛对她说的那句暧昧的话,像是一粒种子种在心底,哪怕是想要可以忽略它,可是这颗种子比她想象的要顽强的多,即便是没有可以呵护,也已经慢慢发芽,只是她不明白这小小的绿芽中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想要拔、出来已不可能……

    ”经理,有位姓顾的先生找你。”

    温暖从办公室出来的時候看见的是穿一迷彩服的顾念琛,阳光透过纱帘照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散发着某种光泽,像是蜜糖一样人,她心里不在想那会不是是甜的。强压住心中那种无法控制的悸动,假装若无其事的走向他。

    出看过着。”你好,没想到这快又见面了。”

    ”晚上有个宴会,希望你能做女伴。”

    做女伴?温暖以为他在开玩笑,他有女朋友好端端叫一个刚见过一次面的女人是想干什么?

    ”抱歉,我今天没空。而且,顾先生,我们之间好像并不熟。”

    她语气疏离,希望他能知难而退,不过显然,在这男人的字典里还没有认输这两个字,俊唇微微,抿起。这个小动作让他本来就霸气十足的气场更显得万夫莫开。

    ”就算是当做我救了你的回报。”

    如此直接的讨要回报,温暖是第一次看见,可是他真的会的,看准了她会因为这种事而心软。可是……

    ”我可以作为回报,但是我想还是知会蓝小姐一声比较好,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为今之计只能如此,实在不想人家在背后戳她的脊梁骨。也许時下的女孩觉得又不是约会,大家交个朋友也无可厚非,可是偏偏她就是这种古板,绝对不会想要成为别人生活中的碍眼事物。VExp。

    ”好。”

    就这样,晚上的宴会,温暖作为顾念琛的女伴陪着顾念琛出席了一场军区内部的酒会。而清、一色的军装和让人眼花缭乱的肩章让她有些招架不住,因此,她用年纪和说话得语气来区分这些人的职位高低。

    ”念琛。”

    转了一圈,忽然一个瘦高的男人向他们走过来。

    ”大哥。”

    这个男人的到来让温暖敏感的感觉到顾念琛的防备变得更甚。可是,奇怪,他叫这男人大哥,在家人面前何以要用这样的戒备?

    ”你过来,我有话说。”

    温暖识相的放开他,纤细的手臂从他的臂弯里撤出。

    ”有事?”

    端着酒杯,跟着男人来到微微偏僻的阳台处,即便是知道顾念启要说什么,可是他就是这样,在顾家人的面前总要装作无知的样子。因为顾家聪明的儿子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

    ”蓝颜知道你带别人来参加这种场合么?”

    呵呵……果然,一开口就是问蓝家人的事

    ”知道或者不知道重要么?”

    随意的靠在阳台的栏杆上,那双眼紧紧锁着顾念启,好像在等他给一个标准的答案一般。

    ”当然重要,别忘了,蓝颜是你的未婚妻,别出一些风言风语被蓝家人听到,这样只会对两家的关系有害而无利?”

    嗯,果然是顾家长子,時時刻刻想的都是顾家的脸面,顾家的利益。如果说为顾家私生子的他的压抑,恐怕这个嫡孙活的也好不到那里去,很好,至少在顾家这个笼子里的鸟儿不止他一个。

    ”我亲的大哥,你想的太多了,放心,蓝颜那边,我做什么都不会有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对我言听计从。”

    此時此刻的顾念琛似乎不是那个不说话的男人,反倒有一种痞子的气质,带着市井小民的那种势力,又有些让人看着碍眼的恃宠而骄。

    ”你想玩儿就做得隐晦些,别牵连到家族。我得底线如此?”

    最后一句话已经明显是在警告顾念琛,抬头看着信步离开的顾念启,手一用力,杯子立刻报废成为一对碎片,而里面那些红色的液体也喷洒在他的衣服上,开出一朵朵暗色的花儿来。

    你们真以为这辈子我只能在你们的影子下生活么?

    温暖这个女人我要定了,而蓝颜?呵呵……你们越是希望什么我偏不要你们称心如意。真当我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么?顾学年,我会让你后悔当初将我带回顾家。

    死给我生命的女人,这项罪名,我会让你们用一辈子来慢慢偿还。绝对?

    ”顾先生,你还好吧?你能说自家的住址么?”

    宴会过后,顾念琛就变成了眼前这幅模样,烂醉如泥真是不足以形容。暖儿摸着他的口袋,想要给蓝颜打电话,却发现他的电话已经没电,而自己根本就没带电话。

    ”小姐,你们到底要去哪?”

    司机师傅看着醉醺醺的顾念琛不厌恶的皱起鼻子来。

    ”那,先找一间快捷酒店吧。”

    为今之计只好把他放在酒店了,总不能带他回自己的家。

    等将这个醉鬼安置好的時候,温暖已经是满头大汗。真不明白那种东西怎么这么招人喜欢,非要喝的不省人事才肯罢休。

    嗯,那现在她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免得被人看见又会添油加醋的说出点别的东西。

    然而事总不会如自己想的那般顺利进行下去,刚站起来的温暖,手腕便被人给拉住。然后一个用力的拉扯,惯姓使然,让她整个子都跟着过去,直直的跌进顾念琛的膛。

    ”嗯……好香……”

    温暖被他喷洒在自己颈间的灼气息吓了一跳,本能的就想要推拒

    ”你放开我,你喝醉了?顾先生?放开我?”

    ps:留言神马的~你们都不在么~人家伤心呢~

重要声明:小说《军长,我是凹凸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