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危机四伏(二)

    “好听或者不好听,为股东的各位只能跟我在同一条船上,想必各位真正的意思也不过是想云氏快一点恢复原本的样子,你们现在手里的股票能抛得出去么?有多少损失我不说你们自己也都明白。现在是云氏最需要安定团结的時候,所以,我恳求各位能给我半个月的時间。”

    说着深深的向各位董事鞠躬,虽然她不知道这样做行不行的通,这已经是她能力的极限了。

    “在云氏这么久,别说我这个老家伙不近人,半个月是吧,好?就看看你有什么样的能耐让股价起死回生?”

    其他股东见云氏的三朝元老白启程都这样说,也就不好在说什么。一场股东大会下来,暖儿觉得自己要退了一层皮,最后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三个人,不可避免的,她再一次成了被炮火袭击的那一个。

    “夸下这么的一个海口?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去做到么?你以为是过家家?股票可以随意受到你的支配??”

    云天生看着她,不嗤笑道。

    “不是她一个人,还有我。”

    云端站起走到暖儿边,虽然他极尽所能掩饰自己在商业上的天分,毕竟他大学時期主修的还是商科,在耶鲁能拿到优秀毕业生这样的头衔就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他在商业上面的天赋,然而他却选择了在辅修的心理学上面继续深造,一方面为了迎合兴趣,而另一方面……看了暖儿一眼,原因不言而喻。

    “呵呵,怎么?你以为你有个耶鲁MBA的文、凭就能把云氏送上正轨?云端,没想到你也这么天真?”

    不是他这个做父亲的瞧不起他,而是就事论事,现在的云氏集团已经走入了一个急转直下的状态。短時间内必须有一笔资金回笼,具体点说要个大的生意来摆平外面的风言风语才行。但是现在的状况就这个来那个臭未干的小鬼能有什么样的作用?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期待。

    “云端,你说错了,我们不是两个人,我们是三个人?”

    暖儿看着云端笑着说道,然后又把视线落在云天生的上,云天生看着暖儿,不皱起眉,这个丫头该不会是在打他的注意吧,本要开口羞辱她的一番,却被她先开了口。Vc9p。

    “云伯父,现在木已成舟,您是云氏的主心骨,不在了,我想您一定不想让云氏一直这样下去。虽然我做这个董事长可能让您很不爽,但是,现在应该不是跟我计较这些的時候,您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云氏在我的手里断送吧,这可是云家三代的心血,我听说云氏是由一个小小的工厂起家的,有今天的成就和地位是难得的。大风大浪都经过了,不可能面对现在这样的况就退缩吧,而且,我想现在股价能跌这么低,不紧急外忧,还有内患吧,您就想让那些狼子野心的人得逞么?”

    不卑不亢的说着,句句见重点,字字是珠玑?云天生咽下了本来要说的那些话,不由得想了想她的话,因为她说的真的没错。现在的云氏之所以到达这个死胡同不仅仅是那些对手。

    “所以呢?我就应该帮你?但是为什么?我何不把你弄得狼狈不堪之后再力挽狂澜呢?凭什么在这种時候唯你马首是瞻?替你做这些事?你有什么能耐让我做?想用云端当借口?他已经脱离了云家,也就不再是我云天生的儿子,所以换另外一句话说,他不会变成你和我谈判的筹码。”

    姜还是老的辣,她想做什么,意图是什么全都被云天生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所以根本无需更多的事这其中的小猫腻儿便能看得通透。

    “父亲,暖儿根本不是那个意思。”

    云端看着云天生态度坚决,而且话里话外的嘲讽让他很不是滋味,他的女人是要被尊重的,而不是要这样被人奚落的。

    “她是什么意思需要你来巴巴的说明么?”

    眯着眼看着云端,云天生看见他如此呵护暖儿,心里就不是滋味儿,他的儿子,天之骄子,为了一个女人就变成这样?女人,根本不值得男人为他们低三下四?

    “云端……”

    轻轻拉住云端的衣袖,暖儿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继续下去。这件事既然由她先开始那么也必须由她来解决。

    “云伯父,您想的都对,但是有一点您错了。我不会把云端当做筹码,也许我说的话您会觉得我很矫,但是这些确是我的真心话,对于我来说,您的母亲,在我心里已经是很重要的人,我是孤儿,从小无父无母,虽然跟她交谈不多,但是却感受到一种家人的感觉……

    所以,把她临走前的遗愿完成就是我想要做的事,如果真的犹如您所说的那样,您想要等看着我落魄之际在回转乾坤,那是您的决定,我就尊敬,但是我想问,真的是您所期望的么?在您的心里,看见我落魄着急,走投无路的样子比云氏的未来更重要么?如果您真的这么认为,那么我也无话可说。”

    暖儿看着云天生,看着面前的女孩儿,云天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真的很聪明,三言两语就把球踢回给他。一般的女孩很少能有这样的睿智和冷静,她看上去不怎么起眼,可是某种時候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让人不敢小觑。可惜……如果她是一个大家闺秀,哪怕家世不是一个财团,她也能赔得起他的儿子……

    所在了事。这个想法让他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想到她配不配得起云端的事??难道说他已经这么认同她了么?

    “别说的这么好听,就算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有什么感动,你……等着从董事长的座位上狠狠摔下来?而且我也要这些老家伙看一看,我才是云氏的掌控者?我的一只手就可以决定云氏的命运?”

    心里对云老太太的做法很不理解,他甚至是怨恨的,不明白为什么不把云氏交给他?为什么?现在竟然还要让这样一个小丫头来说什么合作?哈?真是讽刺?他叱咤了商场半辈子,现在竟然沦落到要跟一个黄毛丫头谈条件?为云家长子的尊严绝对不许这样?

    “伯父,如果这是您的选择,我也无话可说……”

    ----------《盛世军宠,首长狠狠?》--------

    “对不起,我好像给你惹了不小的麻烦。”

    看着靠在沙发上小憩的云端,暖儿心里很酸,她明白现在的他打击一定很大,亲人离世,外界又给了他这么大的压力。

    “应该来由我来说这句对不起,都是我的原因把你卷进了这样的纷争之中。不提这些事了,顾念琛对你好么?”

    他忽然转变的话题让暖儿脸上一红,本来这件事她还打算如何才能开口的好,如今被他先说了,似乎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地。

    “你知道了?”

    暖儿坐到他边小声问着。

    “嗯,暖儿,现在的你幸福么?快乐么?”

    一双眼睛看着她的脸庞,眼里只要希望能得到让他能放下心的答案,现在的况,也许顾念琛比他能更能护着她。

    “云端……我觉得自己好像忽然某根筋开窍了一样,我在想从来没有谈过的我应该会不懂那种感觉,但是……他能让我心为他疼,为他快乐,为他欣喜,你说这算不算一种幸福,一种快乐?”

    她说着自己奇异的感受,云端看着她眉目间传递出来的那种满足,不需要再多的语言就已经知道她现状,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

    “暖儿,这件事之后你不再欠我了,明白么?”

    忽然的一句话让暖而转过神看着他一脸正经而严肃的样子。他真的能看的出来是吧,这一次她能这样动力十足的,这样的勇往直前,其实因为她心里的愧疚和亏欠感吧。

    “云端……”

    她的惊讶让云端笑了笑。

    “这件事结束,我们之间不再有亏欠,而我再也不会成为你的依靠,对于你,我仅仅是个朋友,这样的状况,你可以接受么?”

    他那么了解她,怎么会不明白她要的是什么,经过了迷失之后他必然知道怎么做对她是最好的。

    “你真的可以么?会不会觉得我这样……”

    “暖儿,我们是朋友这件事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只要顾念琛能对你好,那么我就别无所求了。只要你过的好就可以。”

    他诚恳的说着,虽然心里痛的那么真实,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能怎么办?强留住她么?他曾经那样做过,差一点就做了卑、鄙的事,而后果是什么他已经很明白。

    “谢谢……”

    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来,她真的很感动,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人这样对待你呢?而她何德何能就这样有幸的碰见一个。

    “傻丫头……”

    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珠。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很酸,然后是他的眼睛,可是他是男人,他是一个有着极强控制能力的男人,他忍着没让那些酸涩化作泪水流出来……

    ps:最近更新不给力原因如下,一,四少大姨妈所以犯懒。二,很多宝贝儿存文,成绩很不好让俺心抑郁。

重要声明:小说《军长,我是凹凸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