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邪恶的想法! 求订阅!求支持!

    霍许看着她,一副你的事跟我没有关系的样子。而眼神中的轻藐也让暖儿不咬着下嘴唇,就连抓着他手腕的手也慢慢的放下来。无力的垂落在被子上,发出一声闷响来。

    “只要你说,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而且,我希望你能让他回云家。”

    什么?让云哥回云家?后面这个请求倒是出乎了霍许的意料之外。因为按着自己所想她一定是因为云哥跟云家失去联系,没了云家少爷的头衔,才会选择离开,既然要分开,那么他回不回去理应不在她请求的范围之内……难道说她不是因为云哥变成穷小子而离开他对了,她再昏迷的時候一个劲儿的再说对不起……难道说……事还有别的发展?

    “回云家?你以为云家是什么?想走就走,想留就留?早知道今天这样,你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云哥的求婚?当初他带你会云家的時候就应该说出拒绝的话?怎么?做了对不起云哥的事了就不能继续了是么?觉得没有那个脸了?”

    暖儿抬头惊恐的看着霍许,他怎么知道自己做错了事?难道自己做的丑事已经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了么?

    “别这么看着我。好像我踩中了你的痛处似的。你不知道吧,刚才在昏迷的時候一直在说对不起,你不能嫁给他了,你对不起他。让我来猜猜看,为什么……”

    说着微微扬起头装作思考的样子,而暖儿看着他不由得浑都变得紧绷起来。直到霍许将她体内的那根恐惧的弦拉到底线才慢慢说出来,给她致命的一击?

    “你跟别的男人上了,对不对?”

    毕竟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的主儿,这点事儿不需要太费神就能想的明白,而她惨白的脸色也给他一个很好的说明。他想的都中了?的确是因为这种事?想想也是哪有男人会不介意自己的妻子已非完璧么?想着她上次在餐厅问他能值多少钱之后,想必这女人一定想把自己的纯洁当成筹码来取悦云哥,下筹码没了,自然也没脸回去了。

    “对?你说的都对?这样下的我已经没有留在他边的资格了。”

    痛苦的闭上眼,而霍许的心底却是涌起一阵愤怒,不知道是为了云端害死别的什么总之知道她跟其他男人上这件事深深的刺激了他?

    “既然你这么有自知之明,那几好办了。其实我希望你现在就滚得越远越好,可是我总归还是有人姓的,几年你就住这里好了。明天之后我不希望再看见你。知道么?”

    冷然的说完这些话,霍许离开了卧室。然后在客房才发现他竟然把那女人留在自己的卧室里……他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对劲?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同寻常的。动,很自然的就将这样的心当做自己是救人心切……可是却忽略了一点,他霍许明明是不管闲事的人……

    暖儿在上默默的垂泪,她感觉自己很可恶,心里除了对云端的愧疚,竟然还有一丝轻松。她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是发高烧烧的糊涂了么?脑子里好乱好乱……真的好乱?

    --------------《盛世军宠,首长狠狠?》----------

    医院里,蓝颜看着躺在病上挂着点滴的顾念琛,一颗心七上八下,医生检查过之后说他本来体质还没恢复到最佳的状态,又经过这样的大雨,引起了急姓肺炎,必须住院观察才行。可是到底要观察多久就要看他自己的况了。

    “念琛,你要好好的,我求你好好的行么?”

    恋的捧着他的手,她的眼里仿佛只有他一样。为什么要把自己折磨成这样?他是那么一个铁骨铮铮的男人,难道为了一个女人就能变成这样么?他宁愿他对所有女人都不屑一顾也受不了这样颓废的他?

    “大姐……”

    发在儿。投入在自己绪的她就连蓝傲进来都没有发现。

    “小傲,你来了。”VgIU。

    将顾念琛上的被子掖好,淡淡的回应着。

    “嗯。”

    “别打扰念琛,我们出去说。”

    起和蓝傲离开高级病房,两个人来到闲人嫌少来的转台的地方。看着蓝颜凝着一张脸,蓝傲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

    “找我来有什么事?还是说,大姐你……想要我做什么?”

    蓝颜的手死死的抓住栏杆。发出的咯吱声在昭示着她有多么的愤怒。这种愤怒就想当初知道那个人有了他的孩子一样的愤怒?

    “我要让那女人彻底的消失在我面前??”

    那女人是谁,不用说,蓝傲也知道,低头呵呵一笑。看来事真的变得很难收拾的地步。

    “大姐,你这个太为难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啊?你弟弟我不过是蓝家的寄生虫而已,你让我吓唬吓唬她倒是可以,可是让她消失?这对我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拿出一根烟,点上,蓝傲抽烟的样子显得有些孤傲,说出的那么多他的谦虚让蓝颜微微一笑。

    “我们之间就别卖关子了。而且你也不用在我这里装什么二世祖,你有多大的能耐我虽然不全了解,但是至少知道在S市也hi不容小觑,甚至……可能会更厉害?不过,我不想知道你的底牌,而且,话说回来,就算是为了小韵的话,你也应该好好的修理那个女人吧,只要她消失,你和小韵不就能高枕无忧了?”

    她媚眼看着他,蓝傲的眼底因为这一句话,迅速的划过一丝水光。看着蓝颜,想要从她上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是没有,难道说她知道了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件事做的那么完美,没可能会被人知道的,也许只是试探他也说不定。

    “大姐,你想要做的事呢,我这个做弟弟的都会努力帮你达到,可是这和小韵没什么关系。这是关系到你和我的姐弟意而已。”

    望着他,蓝颜微微一笑,他还是老样子,总想着能把小韵保护在一个壳子里,不让外面的风吹雨打去惊扰她,有時候她在想,为什么别的女孩都有一个骑士,而她的边谁也没有,从小到大所以的东西都是她靠着自己的双手打拼出来的。

    “有关系或者没关系,其实我们心照不宣就好,既然你不想提,我也不会说。不过……事就是这样,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泰戈尔有一首诗,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天空没有飞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本来说的呢人的雄心壮志,可是,你说如果有的人……鸠占鹊巢的话……”

    故意扬长了尾音,她的笑意也更加浓厚。可是蓝傲却是紧绷着一张脸。

    “放轻松,我们始终是一家人,咱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从你十岁进到蓝家,我就把你当做弟弟看,谁想要破坏这个家的安宁,我都不答应,所以,好弟弟,我们是不是应该共同抵御外敌呢?”

    说的好像动之以晓之以理,可是她的绵里针有多么的尖锐,蓝傲再明白不过。现在虽然不能确定她手里有什么把柄,但是……总归那女人也是他要铲除的对象,所以,就当是卖她一个顺水人。如果这件事过去之后她还想用小韵的事来兴风作浪,那么?他不介意也让她彻彻底底的消失?

    “可是这事棘手的,如果云端那边要查起来……也许云端不足为据,但是霍家呢?大姐,你该知道霍家的霍公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一向都唯云端马首是瞻。要是他参合进来,那么事可就复杂多了。”

    霍许?在她眼里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而已,虽然年纪轻轻就接管了霍氏集团,不也是个二世祖么。

    “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你只需要好好的办成这件事就行了。”

    看着她异常自信的样子,蓝傲第一次觉得这个女人远远比她表面更加的强势更加的精明?

    “那好,那就等着大姐你的吩咐了。”

    这样也好,反正他也要打算在那女人走的時候好好的招呼她一下。这下子就算自己有个盟友就好。

    “当务之急先找到那女人在哪里,被顾念琛玩儿了之后就不见人了,人,早知道今何必当初??”

    看着她狠的表,蓝傲想起这世界山只有他的小韵才是最最纯真的可人,心地善良的像是天使一样,如果不是她,自己可能还是孤儿院里的脏孩子。

    谈话之后,蓝傲离开医院,而当蓝颜回到病房却发现病上的顾念琛不见人影。

    “1401病房的病人呢?”

    她的眼神差点要把咨询台的护士给吃了。吓得小护士直摇头。

    “没看见……”

    “没看见?你是白痴还是什么?他还是病人,病人去了哪里你会不知道??他现在失踪了?”

    小护士被蓝颜吓得直发抖,而蓝颜则是不顾形象的大闹医院?

    顾念琛拖着虚弱的子走在街上。嘴里喃喃的念着暖儿的名字。

    ps:谢谢冒泡的宝贝儿们,四少感谢你们的支持~谢谢啦?

重要声明:小说《军长,我是凹凸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