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第265章 巧言翻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酒僧 书名:战血滔天
    ( )

    沉默。可怕的沉默。

    那些戴岳卓的长老和族主。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公然站出來支持岳卓。因为现在岳卓可是要反出岳宗啊。

    岳韦、岳镇也不敢说什么。他们心里也在掂量。一旦反了岳卓。整个元老院必然会來收拾残局。固然岳卓会受到追杀。但是岳磬一案也会由元老院主持彻查。一旦查出此案有问題。岳韦、岳镇也难逃责任。如果再查出他们的炼狱教徒份。那他们就必死无疑。

    执法长老也不敢发出行刑命令。除非岳韦亲自下令行刑。

    现在双方僵持着。都需要找台阶下。可是台阶在哪里。

    这时。岳卓的耳边突然响起來岳锋的传音……

    岳卓听完岳锋的传音后。哈哈大笑起來。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的岳卓上。以为他狂病发作。都不紧张起來。一大半的人招出了战气铠甲。

    这时。只听岳卓朗声说道:“岳镇。我且问你。神无剑是从磬门驻地搜到的吗。”

    岳镇不知道岳卓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他硬着头皮道:“是。很多人可以见证。”

    岳卓点了点头。问道:“那么。神无剑是馨门什么地方发现的。”

    岳镇愣了一下。他其实也记不清楚。他看了一眼执法长老。

    执法长老道:“是在磬门驻地正院左侧三号小院的密室中发现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岳卓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么。是谁向你们提供的报。”

    岳镇道:“沒有人提供报。我们在将磐门所有的人骗走后。自行搜查发现的。”

    岳卓仍旧点了点头。沒有发表任何意见。继续问道:“那么是谁把神无剑放到磬门驻地的。”

    岳镇这时品出点味道來。不过他并不怕。因为他派去将神无剑藏在磬门驻地的人。已经被他秘密杀掉了。现在死无对证。岳卓是不可能从中发现什么疑点的。于是他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是岳磬自己把神无剑藏在那里的。”

    岳卓哈哈大笑起來。

    岳卓的笑声。又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执法长老忍不住问道:“五本祖。难道藏神无剑的。另有其人。如果本祖指认出來。那么本案就可以重审。”

    岳卓道:“将神无剑蒇在磬门驻地的。的确另有其人。”

    岳韦、岳镇一定这话。顿时心虚起來。暗想:“难道那几个去放神无剑的家伙沒有死。被岳卓抓住了。不可能。绝不可能。那几个人的人头我都见到了。难道无头还能活吗。”

    执法长老问道:“那人是谁。”

    岳卓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是震得让人耳鸣:“是我。”

    安静。绣花针落地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安静。

    “什么。神无剑是五本祖放在磬门驻地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

    终于在一阵安静之中。发出窃窃私语。

    接着窃窃私语。变成了议论纷纷。然后是一阵阵难以置信的惊叹。

    岳韦和岳镇终于明白岳卓是打算自己把这事扛下來了。

    岳韦冷笑道:“五弟。那神无剑怎么可能会在你那里呢。你不就是因为沒有神无剑压制冰焰反噬。才失去神志的吗。”

    不仅岳韦。所有人对岳卓的说法表示怀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岳卓越笑道:“三哥。神无剑不在我这里。难道在你这里啊。”

    这句话一语双关。暗暗有所指向。岳韦顿时不敢开口接话了。

    岳韦不纳闷起來。暗想:“岳卓这厮的口才。怎么变好了。”

    岳卓继续道:“我被冰焰反噬。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而岳锋为我拨除冰焰。那不过是五六年前的事。我忍受了二十多年冰焰的反噬啊。

    万年奇火的反噬。我不说想必各位也知道。那是要死人的。我之所以能活着。在五年前遇到岳锋。就是因为我得到了神无剑。用神无剑镇压了异火。这才好不容易保了一条命。第一时间更新 那些子惨啊。”

    岳卓这么一说。众族主、长老顿时觉得岳卓说得大有道理。

    要不是知道事真像。岳赫也会信以为真。他顿时有些诧意。这五本祖口才怎么这么那。那句“那些子惨啊”。说得硬是催人泪下。让人直想掉眼泪。

    岳韦、岳镇虽然知道的岳卓说的是假话。因为神无剑一直都在他们手上。怎么可能在岳卓手上。

    可是岳卓说得也有道理啊。沒有神无剑。他怎么可能熬过二十年嘛。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岳卓之所以能熬过这二十多年。全部都是紫周的功劳。现在岳卓把这功劳算在神无剑头上了而已。

    执法长老问道:“那神无剑又是怎么來的呢。”

    执法长老说完。对执法堂的二名文书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把岳卓越的话记录在案。

    执法长老倒沒有什么私心。他反正是严格地执行宗规。现在有人愿意提供新的证据。他自然会如实记录在案。

    岳卓道:“你们记得当年我写的那张纸条吗。我告诉你们神无剑确实被人抢走。你们不要杀岳磬。”

    执法长老道:“这事我翻过案卷。确有此事。当时的宗主也因此赦免了岳磬的死罪。只是削去他宗子之位。并把他逐出家族。”

    岳卓道:“当时我之所以写这张纸条。第一时间更新 是因为我已经杀了抢神无剑的人。并且已经得到了神无剑啊。”

    岳卓说到这里。不明真像的人。全部都相信岳卓确实得到了神无剑。无可怀疑了。

    岳赫这时也知道配合岳卓表演的时机到了。于是问道:“五本祖。那神无剑为什么又会出现在磬门呢。”

    这个问題。是很多人都关心的问題。这也正是执法长老想问的。他又示意两个子弟将岳卓越的回答记录在案。

    岳卓道:“岳锋替为拨除了冰焰之后。我们彻夜长谈。谈人生谈理想。他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为他爷爷岳磬找回神无剑。让他爷爷一家重回岳家内门。第一时间更新 多好的孩子啊。”

    听到岳卓用无限感概的声音说出“多好的孩子啊”。岳磬已经泪盈眶。磬门众人竟有一半人抽泣起來。

    岳锋暗叹。岳卓真是个不错的演员。只要给他一个好剧本。这厮沒准能得奥斯卡。

    岳卓揉了揉眼。继续道:“可惜那时我尚存一点私心。不愿把神无剑交给我的岳锋兄弟。后來岳锋兄弟无私地给我提供魂符。提升我的精神力。助我恢复记忆。

    终于有一天我记忆恢复了。我想起我是谁了。我想起了很多。终于还是决定帮岳锋兄弟实现他的愿望。于是我把神无剑藏在了磬门驻地。准备等岳锋二十一岁生时。再告诉他。给他一个惊喜。”

    岳韦、岳镇一听完了。他们苦心安排。來陷害磬门的神无剑。居然被岳卓编成了一个感人的故事。而且这故事还天衣无缝。

    怎么破。怎么破。岳韦、岳镇两人相视苦笑。

    就在这时岳锋听到岳卓越的传音:“兄弟。你太有才了。这故事编得真好。连我都信了。”

    岳锋回应道:“五本祖讲得好。连我都感动得哭了。”

    岳卓嘿嘿一笑。传音道:“你等着。我还有精彩的表演。”

    岳锋拭目以待。

    这时岳卓咆哮一声:“是那个混帐王八蛋下令去搜磬门驻地的。害得老子给岳锋兄弟的惊喜。变成现在这个乱其八糟的样子。”

    这一声咆哮。中气十足。怒气冲天。

    众人都不打了个寒颤。

    众族主、长老把目光投向脸色苍白的岳韦和岳镇。

    岳锋知道自己当配角的时候到了。他向岳卓一拜。激动道:“感谢五本祖。我磬门终于找到神无剑了。终于可以重返岳家了。”

    岳赫心中一笑。知道该推波助澜了。于是他大声道:“恭喜岳磬一家找回了神无剑。重返岳宗内门。”

    正勇族主道:“磬门重返岳宗了。我们岳宗有个二十出头的三品天符师了。哈哈哈。不错。”

    左勇族族主道:“五本祖不也回到岳家了吗。这真是双喜临门啊。沒想到一场杀戮。竟然化为玉帛。”

    “真是太好了。哈哈……”

    磬门众人这时也反应过來。他们现在不仅不会受刑。反而因此实现了他们三十年來最大的愿望。重入岳宗内门。众人顿时大哭起來。

    岳磬看了一眼晕迷不醒。躺在担架上的岳鼎。喃喃道:“我们一家。历经千辛万苦。也沒有找回神无剑。你只是找了个老婆。生了那么一个儿子。却将我们磬门三十年的愿望都实现了。鼎儿。还是你最牛啊。”

    岳莫笑道:“爹。难道你最疼五弟。原來知道他会给你生个厉害的孙子啊。”

    执法长老冷冷地看着岳镇和岳韦。暗想:“要是这两人还敢下行刑令。我立即以族规第八十二条。以有新的证据证明犯罪不成立反对行刑……”

    可惜他等了半晌。也不见岳镇和岳韦下令。执法长老连表现的机会也沒有了。

    这时。他听到了岳卓的声音:“执法长老。磬门众人的刑具似乎应该解开了吧。”

    执法长老大声道:“执法堂众子弟听着。把磬门子弟的刑具解了。记得轻一点。”

    这时宗庙长老。已经开始和几宗庙的几个高级执事。开始商量岳磬一家重返磬门的宗庙仪式了。

重要声明:小说《战血滔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