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这事我管定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酒僧 书名:战血滔天
    一个小时之后,岳赫和岳镇派去的那些人,将磬门的三百多口人,从城外带到了宗外的广场上。

    岳锋首先看到了躺在担架上,被抬着的父亲,然后看到了二伯岳关,堂兄岳昌、岳戒、岳方,磬门所有的人都带着伤,很显然他们都受到了岳镇等人的殴打。

    看到自己的亲人受到这种待遇,岳锋恨不得把岳镇撕为几大块。

    岳关等几名中年人,簇拥着一名高大健壮的老者,这名老者穿一赤袍,脸上额角处都带着血淤,不过仍旧昂首,双目如炬,一脸的白色胡须威风凛凛的抖动着。

    这时岳关看到了岳锋,他小声地对这老者说了几句,老者转过头,目光向岳锋。

    刹那间,四目相对,有一种神秘的感觉告诉岳锋,这个目光中充满关切和慈的老者,正是自己从沒有谋面的爷爷。

    这时,簇拥着老者的几名中年人也都向岳锋看來。

    “你是我的岳锋孩儿吗!”岳磬大声道。

    “爷爷,我是岳锋!”岳锋大声道。

    “好孩子,是爷爷连累你了,你怕不怕?”岳磬的声音充满了豪迈和苍凉。

    “爷爷,我不怕。”岳锋大声道。

    岳磬哈哈大笑起來:“好孩子,不愧是我岳磬的孙儿。”

    接着岳磬目光往岳镇等人上一扫,岳磬不愧是当年最有竞争力的宗子,与他同辈的几个长老、族主都不敢正眼去看他。

    当岳磬的目光落在岳卓的上时,愣了一下,他突然大声道:“五本祖,岳磬丢失神无剑,罪不容赦,但是我岳磐绝对沒有为了争宗主之位,而做出残害同族的事,求五本祖开恩,赦免我的儿孙。”

    岳镇冷笑道:“岳镇,你做梦,你犯下诛连子孙的罪行,还想留下你的子孙祸害我岳宗么?”

    岳韦看了岳卓一眼,说道:“五弟,岳磬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绝不能留下一个祸害啊,对你不利啊。”

    岳卓白了岳韦一眼,说道:“传我的令,放了磬门所有的人。他们无罪。”

    岳镇、岳韦顿时怔住了。

    岳韦硬着头皮道:“五弟,岳磬当然不会承认他自己罪行的,但是他的罪名已经坐实,证据确凿,已经经过长老会议过,我也已经批准。”

    岳卓强硬道:“我说放人就放人。”

    岳韦见岳卓强硬,他也不能软了,于是他说道:“五弟,我们两人的权力都是一样的,你对岳磬的案件有异议,那我们三个人就來一次表决吧。”

    岳卓虽然威望最高、实力最强,但是大宗族的事,却是要按规则,按程序來的。按照家族的规则,现在确实应该由二名执事元老和宗主进行表决。

    岳韦和岳镇是一伙的,要是他们三人表决,结果自然是维持原判。

    岳卓暗想这事严格按程序來,他根本就救不了岳磬一家。

    岳卓目光往诸长老、族主一扫,朗声道:“岳镇、岳韦,你们说岳磬的子孙会祸害岳宗,会对我不利,你们知道是谁拨掉反噬我的海底冰焰吗,我告诉你们,是岳锋!

    我和岳锋有结义之,虽然现在我知道我们都是岳宗的人,不能以兄弟相称。但是我的心中,岳锋仍是我的兄弟。我岳卓说过,要和岳锋兄弟同患难,你要杀岳锋,那就先杀了我。”

    岳卓这番话一出口,顿时一片哗然。

    治好岳卓的人竟然是岳锋,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一百多岁的岳卓,竟然还和岳锋是结拜兄弟。

    岳卓可是最守诺言的人,他既然和岳锋结拜,许下同甘同苦的诺言,现在岳锋一家有难,岳卓绝对会不顾一切救岳锋的。

    岳锋是天符师、年纪轻轻便是四级武灵、又有岳卓这么一个大哥罩着,岳锋将來的前途那是不可限量啊。

    那些本來中立的长老、族主,心里的天平顿时倾向了岳锋一边。

    刚才雄纠纠气昴昴的岳磬,这时就像一个呆头鹅。

    岳卓是什么人?那可是岳宗实力排在第四的人物啊。至于辈份,岳磬也得垫块石头在脚下,才能喊岳卓一声爷爷。

    就这么一个牛皮人物,居然和自己的孙子岳锋结拜过兄弟。

    尽管岳磬见多识广,这事他也一时消化不过來,这事让他脑袋有些晕,这事他感觉有点玄。

    至于磬门的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晕!晕!晕!

    岳韦、岳镇也是大吃了一惊。

    他们实在沒有想到岳卓的关系和岳锋居然会这么铁。

    多的不说,岳卓越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和岳锋结拜为兄弟的事,也可以看得出岳卓对岳锋这个兄弟的足够重视。

    岳卓守信用是出了名的,承诺过后事,一定会兑现。现在岳卓公然说出要杀岳锋先杀他的话,自然是要为岳锋出头到底了。

    岳韦要杀岳锋,就得和岳卓斗到底。

    岳韦脑筋急转,现在是杀岳锋的最好时机,一旦错过这个时机,岳卓一旦回到宗族,立即会压倒他和岳镇。

    想到这里,岳韦决定再试探一下岳卓的态度,他深吸了一口气,朗声说道:“五弟,难道你要违反宗规,替磬门翻案吗?磬门一案,证据确凿,从磬门驻地搜到神无剑的事,在座的很多族主、长老都亲眼见证。

    其实磬门一家,我也舍不得杀,尤其是岳锋,是三品天符师,又是曼陀帝国学院的毕业生,人才啊,完全有问鼎宗子的实力。可惜法不容,宗规乃是历代祖宗定下的规矩,如果因为这个是人才不杀,那个是人才也不杀,那宗族岂不会乱

    五弟,我知道你是中人,义气当先。可是作为岳宗的元老,应当以岳宗的利益为重。维护宗规的尊严。如果开了以乱法的先河,今后岳宗必乱。”

    岳韦一番话,倒是入入理,岳韦这一边的长老和几个族主顿时附合起來。

    正威族族主道:“五元老,三元老说得对啊,有法不遵乃是大患啊,岳宗族规森严,绝不能因为某个特殊人物触犯宗规,就法外施恩,这如可能让岳宗上下心服。此事若开先例,以后谋害同族而不诛,那岳宗将陷入何等可怕的境地。

    岳馨私藏神无剑的事,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有,我们都可以见证,神无剑确实是从磬门驻地密室中的地下挖出來的,在场见证的人,有十多个人。五元老不信可以问。

    在商议对磬门的处理时,我们都认真推敲过细节,确实沒有冤枉岳磬。唉,岳锋是天才啊,在曼陀帝国,二十出头,就成为三品天符师的,除了岳锋,找不到第二个人啊。旦凡有一点可以不杀磬门一家的理由,我们一定会提出來的,可惜实在是找不到啊。”

    接着左威族、右威族、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等和岳韦关系很近的人,一一陈述必杀岳磬一家的理由。

    连那些中间派的人,也觉得岳卓以乱法不对。他们开始委婉地向岳卓进言,要他以岳宗的大局为重。

    现在搞得好像岳卓要保岳磬一家,便是不顾大局一般。

    岳韦见自己一番话起到了效果,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听着众人的这些话,岳锋不着急起來。难怪岳敖天那么好的口才,在宗族之中要成为上位者,不仅要实力强,耍嘴皮子也得厉害才行啊。

    他见岳卓不断地皱着眉头,知道他正在想应对之策。

    岳赫感到这事也很为难,可以说岳赫比岳锋更知道目前的处境。他担心即使岳卓也无法扭转目前的局面。

    果然,岳韦突然大喝一声:“执法长老,准备行刑!”

    执法长老看着岳镇,岳镇咬牙道:“行刑!”

    执法长老看着岳卓问道:“五本祖,你的意见呢?”

    岳卓瞪了执发长老一眼,沒有说话,现在等于是开始表决程序了,他一旦表示反对,那就是认可了表决程序开始,不管他是反对或者支持,赞成行刑的人就占多数。

    岳锋也紧张起來。现在连岳卓都沒办法,岳锋感到已经无力回天了。但是他也并沒有放弃,闭上眼,摒除一切干扰,开始想脱离险境的办法。

    此时,虽然不是厮杀,但是却比厮杀凶险百倍。现在他们磬门,就像是案板上的任人宰割。

    这时执法长老对岳卓道:“五本祖老,按照宗规,涉及十人以上的生杀大事,由宗主、二位执事元老决策,现在执事元老岳韦、宗主岳镇已经同意行刑,五本祖沒发表意见,现在我要开始执行行刑的决定了。”

    执法长老对岳卓说完之后,用充满肃然的声音长喝道:“执法堂子弟准备行刑……”

    三百多个穿黑衣,用黑布蒙面的执法堂子弟,立即走了出來,围住了磬门的三百多号人。

    五名执法堂子弟走到岳锋面前,要将岳锋拉入磬门那堆人中。

    岳卓大喝一声:“磬门的事,老子今天管定了,谁敢动磬门的一根毫毛,老子今天就血染这里。”

    岳卓说着双目园睁,白须飞舞,衣袍无风而鼓,一层有九头紫豹的战气铠甲熠熠生辉。

    岳卓这番话,不仅让岳韦、岳镇、诸长老、族主感到意外,因为这意味着岳卓要造反了。要和整个岳宗为敌。

    造反可是一个宗门最大的罪,以后岳卓就会成为岳宗的公敌。即使是正在闭生死关的几个地主,也会出关追杀岳卓。

    岳锋也沒想到这自己这个结拜的老大哥,结拜时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大哥,此时却如此仗义。

    岳赫虽然历经风浪,但是此时也有此被吓住了,这事闹得实在太大了。

    岳磬怔了一下,大声道:“磬门上下谢过五本祖,五本祖的大因,磬门上下纵死难忘。不过岳磬愿意受死,也绝不愿五本祖叛出岳宗!”

    ()g

重要声明:小说《战血滔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