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踢场子的人来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酒僧 书名:战血滔天
    岳锋和姜郦回到家族之后的第三天,姜家族人又聚集在族庙前面的广场上,怀着自豪激动的心,等待着族碑入庙大典的开始。

    令姜胜感到奇怪的是,他发出请柬后,迷雾镇的一个家族也没有来。

    不过倒是有一个人不请自来,这个人就是青阳县符师馆馆主高楚。

    高楚一到姜家,向岳锋透露了一个信息,现在宁氏家族已经向各个家族发出警告,亲近姜家就是得罪铜徽世族卫家,而且岳锋二年后和卫辰进行生死之战的消息,已经传遍了青阳县。

    所有的家族都认为岳锋二年后必死无疑,所以那些家族也都打消了亲近岳锋的意思。

    岳锋和姜胜对此都没有太感意外,姜胜作为一个三等庶族的族长,受到各家族的打压,那是常有的事

    而岳锋自小饱受各种白眼,对人冷暖,世态炎凉,早已经洞悉。

    高楚在证实了岳锋和卫辰果然签订了生死契约后,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说道:“岳锋,你疯了,你是天符师,堂堂正正的一品天符师,为什么要和武者订下生死契约?”

    这个问题岳锋没法回答,因为他不愿过多地向别人透露当时整个姜家都受到威胁的事

    高楚正在劝说岳锋解除和卫辰的生死契约,林奇和雪芙也是不请自来了。

    岳锋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奇,问道:“林奇,你怎么来了?”

    林奇略作迟疑之后,小声道:“岳锋,不瞒你说,我们林家也认为你两年之后,必然败在卫辰手上,所以经过家族会议商议,取消了和姜家结交的打算。所以我并不是代表我们家族,而是以我个人的份来的,还有林嫣可能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毕竟从敖月城赶来,还是要些时间的。”

    雪芙也面带愧色地对岳锋表达了和林奇同样的意思。

    对于林家、雪家的决策,岳锋也很理解,毕竟卫家是铜徽世族,有很大的力的,他拍了拍林奇的肩,说道:“林奇、雪芙你们来了,我很领。”

    林奇责怪道:“你怎么那么傻,听说那个卫辰,当时已经是九级武士,就算你会扮猪吃虎,可你现在也最多不过二级武士,你拿什么和他打。别忘了你是天符师,不是武士,你为什么要以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比,要比就和他比符咒,你们俩上台作符咒,作不出来的就自杀!”

    雪芙也愤然道:“林奇说得有道理,你是天符师,凭什么和他用武者的方式生死决斗?太不公平了。”

    岳锋道:“我是天符师,也是武者,你们不要这么瞧不起我嘛!”

    林奇咬牙切齿道:“岳锋,我不是和你说笑,二年后你和卫辰决斗,那是必死无疑,你可是我最佩服的天才,你这么死了,你害得我每年都要到你坟前献花,还要害得林嫣天天为你痛苦。”

    雪芙黯然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可以请符师公会出面,解除和卫辰的生死契约。”

    高楚道:“虽然解除生死契约,是一件很复杂的事,对你的名声有些损伤,但是以符师公会的能量,要强行解除你们之间的生死契约,一定能办到的。”

    岳锋道:“和卫辰的生死契约,我绝不解除,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和他不共戴天。”

    岳锋想起在敖月武学院门口的耻辱,想起卫辰在山上苦苦相的事,他是绝对不可能和卫辰解除生死契约的。

    不过高楚、林奇、雪芙并不知道岳锋和卫辰之间的怨仇,他们看着岳锋都有些无语,三人真有一种把岳锋按在地上暴打一顿,让岳锋清醒清醒的冲动。

    这时姜胜已经宣布族碑放庙仪式开始,正当几个姜家的壮丁抬着族碑缓步进入姜家族庙时,突然一个红鼻子老者,带着十多个人抬着一副棺材闯入了族庙广场。

    看到这些人,姜家族人顿时脸色一变,将那些抬着棺材的人挡了下来。

    那个红鼻子老者,纵一跃,越过姜家族人,落在了姜胜面前,大笑一声,对姜胜道:“姜族长,我们宁家听说姜家荣升为一等庶族,所以特别备了一份贺礼,待我们把贺礼送上,你们再举行族碑入庙仪式不迟。”

    姜胜见对方抬着一副棺材,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冷喝道:“哪个宁家?”

    红鼻子老者道:“自然是青阳县铁徽世族宁家。”

    岳锋这时已经知道,对方正是宁雨馨所在的那个家族的人,他从高楚哪里,已经知道正是这个宁家,散布出他两年后一定会死在卫辰手上的消息。

    看到那副棺材,岳锋可以肯定,对方是来踢场子的。

    他走到红鼻子老者面前,开口说道:“抱歉,我们并没有邀请宁家,也不会接受你们的贺礼,请你们离开。”

    红鼻子老者嘿嘿一笑,说道:“你们谁有人打得过我,我便离开,否则还是等我把礼送完之后再说吧。”

    姜家族人立即向红鼻子老者围了上去,只要姜胜一声令下,他们便立即动手。

    姜家的精锐力量,全部到火月山采石去了,留在家族的,都是老弱妇孺。

    姜胜看出红鼻子老者是一个武师,而他带着的十几个人,也都是七级以上的武士,如果动起手来,姜家族人必然吃亏,于他冷喝道:“姜家族人都退下!”

    岳锋淡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正要采取行动,这时高楚走了出来,对红鼻子老者道:“宁蟠,你为宁家的长老,到姜家来闹事,未免太过份了吧。”

    岳锋见高楚出面了,他也想看看高楚倒底有什么表现,因为他心里也正在酝酿一个计划,正好用得着高楚,不过高楚这人倒底怎么样,他也想看清楚一点。

    红鼻子子老者看到高楚,微微有些惊讶,他连忙向高楚施了个礼,开口说道:“高大人,我们宁家和姜家的事,还请高大人不要插手。”

    高楚道:“姜家的岳锋曾经是我的学生,岳锋现在也是一品天符师,这事我自然要管。”

    宁蟠道:“高楚大人,我们针对的是姜家,并没有直接冲撞您,我想就算您想在天符师公会告我们宁家,恐怕也没有合适的理由吧。”

    高楚见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感到有些奇怪,也为没想到对方不给面子有些恼怒,他不由得怒道:“不管怎么样,这事我管定了。你们要在这里闹事,就是得罪了我高楚。”

    宁蟠道:“高楚大人,我们只是来给姜家送礼的,你究竟要管什么?”

    很显然宁蟠他们是有备而来,这一句话把高楚问得还真不知怎么回答对方,他冷然道:“宁蟠,我劝你三思而后行,你难道就不怕得罪岳锋吗?他可是一个天才符师。”

    宁蟠大笑道:“若是岳锋活得长,我自然会畏惧他几分,不过他的寿命不会超过二年。我们自然是不会怕他的。我们给他送礼,也是替姜家作响,一副棺材正好让他入土为安,至于那族碑,则可以作为他的墓碑。”

    姜家族人顿时愤怒起来,齐声喝道:“姓宁的,滚!”

    那些挡住那十多个抬棺材的姜家族人,顿时和对方动起手来。不过对方都是七级以上的武士,留在家族都,大都老弱妇孺,根本就不是宁家那些人的对手,姜家的人立即被打倒了一片。

    岳锋连忙喝道:“姜家族人都退下!”

    听到岳锋的喝声,那些准备拼命的姜家人,才退了下去。

    岳锋冷冷地对宁蟠道:“红鼻子老头,你这话说得太大了吧,且不说我和姓卫的那混蛋的生死之战,是我死还是他死,我敢保证在一年之内,天符师公会一定会断绝卫家魂符供应!”

    宁蟠冷哼一声:“是吗?”

    接着他高喝道:“有请天符师卫冷大人!”

    他这一声高喝,岳锋和高楚都是相视愕然,对方就像在演戏一样,居然这个时候,还安排了一个天符师出场。

    宁蟠这一声高呼之后,几个武者簇拥着一个目光冷的中年男子,缓步走了过来,看到这个中年男子,宁蟠连忙上前施礼,然后开口说道:“卫冷大人,这个岳锋,刚才口出狂言,说要在一年之内,要天符师公会断绝卫家的魂符供应。”

    岳锋看见对方手上的符师指环,立即明白对方的份,肯定就是卫家的那个天符师卫冷。

    看到卫冷,高楚才明白宁蟠为什么那么有恃无恐,敢用那种语气对自己说话。高楚微微皱了皱,他是认识卫冷的,不过他对这个人的印像并不好,所以并不上前打招呼。

    卫冷走到岳锋面前,冷笑一声说道:“岳锋,你现在不过是一品二星天符师,而我已经是一品十星天符师,马上就会晋升到二品天符师了,不知道天符师公会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你要断绝卫家的魂符,量你还没那个能量。”

    接着卫冷又藐视了一眼高楚,说道:“高楚,你十多年都没有一点进步,只有最近一年,你才取得了一点进步,你这辈子也就那样了,你在天符师公会,永远没有我有份量。”

    高楚微微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反驳对方,因为卫冷说的是事实。

    

重要声明:小说《战血滔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