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迷雾镇选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酒僧 书名:战血滔天
    从伍弦的话里,姜胜听出一些弦外之音,他脸色一沉,说道:“伍弦族长,岳锋一旦上场比武,天符师公会对他的保护规则就自动失效。我们姜家让岳锋参赛,并非是用他天符师的份讨点什么便宜。”

    伍弦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意思。”

    伍弦其实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岳锋的符师份根本就讨不到什么便宜。

    岳锋道:“我是以武者的份来参加比赛的,比赛开始前,还请二位族长说明这一点,不要让人觉得我以符师份来取巧。”

    兰更连忙趁机拆台,说道:“伍弦族长,这话就不对了,你的话中,确实有岳锋大人利用符师份取巧的意思。岳锋大人怎么可能取巧呢,岳锋大人的符师份,根本不可能讨到什么便宜。这种比赛,可关系到为家族争功勋,谁也不会相让的。再加上岳锋大人那么有名,恐怕迷雾镇的少年都会以击倒岳锋大人为荣吧,我打败了岳锋,这句话多带劲啊。”

    姜郦道:“兰更族长说得有理,我表哥的符师份根本占不倒什么便宜,不过我相信根本不会有人击倒我表哥,反而是我表哥在击倒别人之后,让那些人找到失败的借口。”

    伍弦恼怒地看了兰更一眼,不过他并没有话反驳兰更。因为兰列的话恰好是他想说的,只不过被兰更抢先一步说出来罢了。

    “老子打败了岳锋!”这句话多带劲啊。要是他有资格参加比赛,他也会尽全力将岳锋打败,以后出去吹嘘也有资本啊。

    就算被岳锋打败了,也可以说:“我不过忌惮岳锋是天符师,没有用全力,所以让他击败了。”

    和岳锋对战的人,其实没有什么压力,胜有资本可吹,败则有漂亮的借口。

    一番寒暄之后,伍弦带着姜胜在比武台前的贵宾席中坐了下来。

    在得知岳锋要参赛之后,各个家族的少年顿时沸腾起来。

    “哈哈一个天符师居然参加武者比赛,要是我打败了他,那我就扬名了。”

    “但愿抽签的时候,我和岳锋抽到一组,那你们就没有打败岳锋的机会了。打败岳锋这个光荣称号,就落在我头上了。”

    “……”

    众少年议论纷纷,显得十分兴奋。

    果然和兰更说的一样,这些少年无不以击败岳锋为荣。

    异常敏锐的听力,将那些少年的话,一句不漏地收入了耳中的岳锋,不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众矢之的。迷雾镇的少年竟然这么踊跃地要击败他。

    姜郦、姜烨也听到了一些少年的议论,他们只能同地看着岳锋了。

    虽然只是迷雾镇的选拨赛,但也是青阳县官方组织的。青阳县官府派出的官员和武者公会派出的裁判来到之后。

    迷雾镇的选拨赛就拉开了序幕。

    比赛采取淘汰制,由抽签决定对手。

    岳锋第一轮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二等庶族的少年枊劲。

    参赛少年立即把羡慕的目光投向苦丧着脸的枊劲。

    “枊劲,这回你可以大红大紫了,击败岳锋的光荣居然会幸运地落在你的头上,真让人羡慕啊。”某个家族的少年羡慕地对枊劲说道。

    “枊劲,你上回一招击败了岳锋,这回你一定要给岳锋留些面子,毕竟对方是符师大人。多和他过几招,呵呵。”枊家的族长笑呵呵地对枊劲说道。

    上次枊劲被岳锋一招打败,让枊家的少年不许将此事说出去。但是姜郦却大肆宣扬岳锋一招击败了枊劲,枊劲感到很没面子,于是将黑白颠倒过来,说自己一招击败了岳锋。

    枊劲是二等庶族的精英,岳锋是三等庶族的无名小辈,大家当然会相信是枊劲一招击败了岳锋。

    枊劲有苦说不出,心里苦笑不止。

    勉强上场之后,枊劲突然灵机一动,他向岳锋行了个礼,开口说道:“符师大人,在下实在不敢冒犯您,所以放弃这次比赛。”

    枊劲说完这话之后,扬着头,很体面地投降了。

    憋着劲,想戳穿枊劲谣言的岳锋顿时哑口无言,感到很无语。

    眼巴巴等着岳锋再次用一招击败枊劲的姜郦也很无语。

    这让一直等着看岳锋使出十重铁鞭劲的姜胜也很无语。

    “枊劲,你这个赖皮!”姜郦顿时爆发了,枊眉倒树地对枊劲怒喝起来。

    枊劲戏剧的投降,让人匪夷所思。这种比赛又不是平时的小打小闹,不仅事关家族荣誉,也关系到家族能不能够为家族挣到功勋。只要打入青阳县的前一百名,就有五点的功勋啊。

    不明真像的人全都议论起来。

    “哈哈,枊劲投降了,按照顺序,下一战就是我和岳锋对战,打败岳锋的光环,就可能落在我头上了。”一个显得有些粗豪的少年突然惊喜地叫了起来。

    “你高兴什么,你要打败我,才有资格和岳锋一战,说不定打败岳锋的光荣,会落在我的头上。”这个粗豪少的的对方,马上向他泼来了冷水。

    由于场地的限制,每次只能有十对少年比赛。

    那些还没轮到比赛的少年顿时围住了这对少年,猜测着谁会成为和岳锋对战的幸运儿。

    这二个少年,一个来自费西家族,一个来自艾贝家族,是迷雾镇两大家族的优秀子弟,这一战倒颇有些象征意义,谁拿到了打败岳锋的名头,这个家族在气势上多多少少会压倒对方。

    费西家族的族长伍弦,艾贝家族的族长兰更也都把注意力集中到这对少年的比武上。

    这两家的少年,都是三级武士,打得难分难解,最后还是那个费西家族的粗豪少年略胜一筹,打败了对方。

    伍弦连忙将那即将与岳锋对战的粗豪少年叫到一边,面授机宜:“你可不要因为岳锋是天符师就主动投降,在比武场上,只有武者没有天符师。不过你可以适当留,不要一招就将他打败了,毕竟对方是天符师,多少给他留点面子。”

    那粗豪少年道:“我才不会犯傻呢,击败岳锋,我就一战成名了。其实我想一招击败他的,这样才带劲,不过族长既然这么说了,那我还是手下留点吧。”

    当岳锋和粗豪少年登上比武台后,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这时姜郦也刚好用岳锋的拳击败了对手,她走到比武台下焦急地对岳锋道:“表哥!你的拳!”

    众人一看姜郦的拳,顿时露出惊讶之色,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高品级的装备。

    那粗豪少年一看姜郦手中的拳,顿时没有了刚上场时那必胜的信心。从拳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这粗豪少年也清楚,以岳锋一级武士的实力,戴上这拳,自己未必就是岳锋的对手。

    兰更正为自己家族的少年败给了那粗豪少年而气恼,现在一看这拳,顿时兴灾乐祸地对旁边的伍弦道:“岳锋戴上这个拳胜了你们家族的人,你恐怕到时又会说岳锋胜之不武吧,你还是让你们家族的那少年学学枊劲吧。主动投降,那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枊劲这时再次找到了理由,向一直绷着脸,对自己不予理睬的枊家族长道:“我早就知道岳锋有高级装备,所以我就明智地选择投降。”

    枊家族长点了点头,说道:“枊劲,你做得对。这样也无伤我们枊家的颜面,现在费西家族那小子,反而进退两难……”

    岳锋的回答却使所有的人大吃了一惊。众人只听岳锋说道:“表妹,我没打算用那拳,你和姜烨轮流用吧,这次我们姜家三个人都要出线!”

    “什么用高级装备,居然他不用,这个岳锋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天符师可不是炼药师,武功都很菜的,岳锋也太逞能了吧。”

    众人不解议论起来。

    刚刚向族长作过那番解释的枊劲,惭愧地低下了头,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岳锋击败那费西家的粗豪少年了。这些他就又有台阶下了。

    岳锋不用拳,也不是他托大。他刚才一直在看粗豪少年和他对手的比武,从粗豪少年战气的威力,他大致可以判断对方的元功,也最多不过是凡品上阶,对方的战技,也不过是小乘中阶的战技。

    虽然对方是一等庶族,但是使用的战技和元功,根本没法和世族子弟比。他还是有把握打败对方的。

    毕竟岳锋已经是二级武士,铁鞭劲已经修炼到了九重,加上血连击,威力已经可以和小乘上阶的武技媲美。

    再加上他修炼的是珍品下阶元功,战气比对方精纯得多。

    既然自己的目标是二年后打败卫辰,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磨炼自己,为二年后打败卫辰打下基础。既然如此,他自然要用真本事去打败对手,而不会用装备。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再加上风属法战技,他相信打败对方是没有问题的。是一招还是几招,那就要看场上的变化了。

    拒绝了使用拳后,岳锋对那粗豪少年道:“你不要轻视我的实力,希望你能用出全力来。不要在失败之后,再说什么因为我是符师而让我的话。在比武场上,就只有武者,没有符师!”

    那粗豪少年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用全力的。毕竟我也想打入青阳县前一百名,为家族挣五点功勋。”

    仅凭岳锋拒绝拳这一点,这少年也知道岳锋并不像他想像的那样,符师的武功很菜,所以他现在对岳锋的态度极为慎重。

    随着武者公会裁判的一声令下,岳锋和那个粗豪少年用战气凝结的铠甲浮现了出来。

    看着岳锋上凝结的有二个银狼幻影的铠甲,那些观看的少年顿时鸦雀无声。

    

重要声明:小说《战血滔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