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意外情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酒僧 书名:战血滔天
    众师兄表面上维护岳锋,暗地里却借此讥讽乌丑自以为是。

    不过乌丑对“天才”两个字却感到很受用。

    高楚看了看岳锋,说道:“岳锋其实也是天才,但是就算是天才,让他在刚成为高级经师学徒,就作出灵咒,这个要求确实有些过份。”

    顿了顿,高楚又道:“我还从来没要求任何人在第一次封闭课还没结束,就让他做灵咒的,不过岳锋可以例外。岳锋,就当是玩玩,你如果作了灵咒,就拿出来试试吧。不要怕做得差,没人会笑话你的。”

    岳锋等高楚这句话等了好久,脚都站麻了才等到这句话。

    他马上应声回答:“老师,我想试试!”

    这时岳锋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连雪芙的目光也被岳锋吸引了过来。

    “听岳锋师弟的口气,他居然作出灵咒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二师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说道。

    “岳锋师弟,经文并不是把幻灵文拼凑在一起就可以了。得符合灵咒的规则。”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大师兄出于善意提醒岳锋。

    哈哈大笑两声后,乌丑大声道:“哈哈,我们就看岳锋师弟的传世之作吧,我相信魔经板一定会震惊得没有任何反应的。”

    虽然岳锋对诗词歌赋的鉴赏力不高,但是他总可以看出高楚讲的那些灵咒,也并不高明。如果比李白、杜甫这些大诗人的作品真是灵咒的话,那高楚讲的那些灵咒真不算什么。

    当然岳锋不敢将李杜等人的名作拿出来测试。

    如果唐诗宋词真的是灵咒,他把李杜这些人的诗作拿出来,他相信使在场所有的人震惊是毫无问题的。但是那么做,他也可能惹来杀之祸。

    所以岳锋打定主意,用自己背得的最粗浅的诗文来测试。即使如此,岳锋也有信心自己拿出来的诗文应该可以达到无品的“粗陋级”。

    有了这个底子,岳锋打算再从乌丑那里赚点钱。

    这次封闭学习,花了他三万金币,不赚点回来,他于心何甘。

    岳锋淡然的目光落在乌丑上,平缓地说道:“乌丑师兄,我们要不要打赌,如果我作的灵咒达到了粗陋级以上,你输一千金币给我,我作的灵咒如果连粗陋级都达不到,那你输给我一千金币。”

    乌丑还没有说话,其他人却发出了强烈的反应。

    “这岳锋师弟,看起来老实的,没想到竟然这般的狂妄!刚成为高级学徒,就能作出粗陋级的灵咒,除非他从娘肚子里就开始学天符文……”三师兄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

    “这岳锋看起来也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啊,一千金币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啊,他就打算这么送给乌丑?”四师兄道。

    至于大师兄、二师兄向人,完全当岳锋吃错了药,说的话当放,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

    刚成为高级学徒,就想作出粗陋级的灵咒习作,简直是开玩笑。

    乌丑终于盼来了和岳锋打赌的机会,心里激动得直打哆嗦。

    “雪耻的机会终于来了,岳锋,老子要你加倍赔给我。”乌丑这么想着,马上开口说道:“岳锋,有种我们就赌大点,按你说的条件,我们赌一万块金帀怎么样?”

    高楚马上阻止道:“刚成为高级学徒,第一次封闭学习还没结束,岳锋敢作灵咒,并且敢拿出来评测,就已经难能可贵了,这个赌我看就不要打了……”

    毕竟涉及到一万块金币,毕竟唐诗宋词还没拿到魔经板上去测试过,这唐诗宋词什么的到底是不是灵咒,岳锋也只有八成把握,他到底有点心虚,一时犹豫着要不要和乌丑打这个赌。

    乌丑马上用起了激将法:“怎么岳锋,不敢吗,我就知道你只会说大话,你也能作出粗陋级的灵咒来,哈哈笑话……”

    雪芙走到岳锋旁边,说道:“岳锋,不要怕,你输了,我为你出钱。”

    岳锋也不客气:“雪芙师姐,要是输了,我们一人出一半,要是赢了我们也一人一半,如何。”

    雪芙道:“随便你了,快和他打赌,师姐对你有信心。”

    岳锋于是对乌丑道:“你也不要激我,我给你打这个赌。”

    众师兄听到岳锋居然在乌丑加注的况下,居然答应下来,都感到无语,看着岳锋,心里冒出二个字:“傻瓜!”

    如果非要在傻瓜前面加一个字的话,那就是“大傻瓜”。

    以高楚对岳锋的了解,他觉得岳锋敢打这个赌必然有一定的把握,于是也不再阻止,开口说道:“好了,岳锋,让魔经板来测试你的习作吧!”

    岳锋走到魔经板面前,伸出手指,心中默念着小学一年级课本上的一首古诗《画》“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岳锋感到一个个金色的文字顺着自己的手指,贯注到了魔经板中。

    半晌,魔经板上没有任何反应。

    岳锋这时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

    “这么会是这种结果,难道我前世背的那些古诗,并不是这里的灵咒?这回糗大了,输掉了一万金币!”

    输掉一万块金币对岳锋来说不是小事,不过比这更大的事是,这证明唐诗宋词并不是什么灵咒。问题倒底出在哪里呢。

    岳锋的心里拨凉拨凉的,不甘心地用精神力再次将《画》输入到魔经板中,可是魔经板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对于这个结果,众师兄早就料到了,除了在心里嘲笑岳锋说大话之外,倒也没有出言讥讽。

    一个秃子,何必要理发师把他剃成光头呢。

    乌丑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岳锋,你输了,一万块金币拿来!”

    岳锋再试了一次之后,魔经板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岳锋只得不甘心地将手从魔经板上移开了。

    雪芙失望地点了点头,不甘心地看了一眼,那得意得有些张狂的乌丑,恨不得将乌丑抓起来暴打一顿。

    “岳锋,这一万块金币,我出……”雪芙往空间戒指一点,一张紫色的高额代金卷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岳锋拿出了一张五千金币的代金券,愧然对雪芙道:“雪芙师姐,害得你输了五千金币,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雪芙推开了岳锋的手,说道:“岳锋,不用难过!以你的天赋,终有一天会超过那个满脸丑陋红疙瘩的家伙。”

    乌丑大摇大摆地走到雪芙面前,眼中露出轻佻之意地说道:“雪芙,我满脸红斑是丑陋了点,可我有才啊。我可真羡慕岳锋师弟的福气啊,一张小白脸可真俊,打堵输了,居然还有人替他买单。”

    雪芙脸色极为难看,但还是将手中的代金券交给了乌丑伸过来的手。

    就在这时,魔经板突然发出一阵卡嚓卡嚓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从岳锋上,集中到了魔经板上。

    这时,只见魔经板上出现了几道裂痕。魔经板竟发出砰的声,然后破碎了。

    “这,这是什么况?”看到这一幕的众学徒,眼中都充满了惊疑之色。

    岳锋吓了一跳,脸色煞白,他是最后一个碰魔经板的人,魔经板突然破碎,他逃不了干系。他不知道自己要赔多少钱。

    “真是祸不单行啊,输了钱,还得赔魔经板……”岳锋想哭了。

    “这个魔经板,最高只能测无品级的灵咒,当测试的灵咒超过魔经板测试范围之后,魔经板就会破碎,说明岳锋刚才输入的灵咒品级,已经超过出了‘无品级’的范畴,至少应该是‘有品级’的经文……”

    高楚也是在一番震惊之后,定了定神,才开口说话的。

    高楚的话,如同一阵惊雷,使众人震惊万分,不知所措。

    岳锋居然作出了有品级的经文,这怎么可能?

    刚刚从雪芙手上拿过一万块金币的乌丑,脸色煞白,手上微微发抖。

    雪芙震惊得忘了乌丑手里的那张代表一万金币的代金券是她的,她怔怔望着岳锋,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林奇说得没错,都以为你在吹牛的时候,其实你是在扮猪吃虎。”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高楚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个比刚才那个评经板大一号的魔经板,魔经板的上的图案,也比刚才的那个魔经板大。

    “这个是中级魔经板,可以测出‘有品’级的灵咒,岳锋,在这个魔经板上测试你灵咒的品级。”高楚拿出魔经板放在桌上,对岳锋说道。

    岳锋这时也从震惊中恢复了常态,他没有想到自己随便从小学一年级国文课本上选的一首诗,居然已经达到了‘有品’以上的品级。

    有品级的灵咒,已经脱离了习作的范畴,那可是符师才能创作出来的东西。

    “看来我是低估了这首诗,妈的老子想低调一点,这下可好,全世界都知道我低调了。”岳锋心里又惊又喜。

    众人把目光落到了高楚新拿出的魔经板上,心里都在猜测岳锋刚才的那篇灵咒,倒底是不是达到了“有品”的境界。

    岳锋看着高楚新拿出的魔经板,又看了看那些在羡慕着带着嫉妒之色的师兄们,他脑袋飞转起来:“万一这篇小学一年级课本上出现的诗文,品级比较高怎么办,我刚成为高级学徒作出‘有品’的灵咒,已经让那些人吃惊了,要是品级再高一点,我这个名就出得太大了……”

    岳锋现阶段并不想出名,人怕出名猪怕壮,尤其是在他没有自保能力的时候,这种出名在带来短暂的虚荣心满足背后,却隐藏着无尽的麻烦。

    岳锋感到自己最近的表现,已经有些背离他的初衷。

重要声明:小说《战血滔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