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逸飞语歌——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那种感觉很痛苦(2)

    语歌忽地住嘴,怔怔地看着父亲后一脸冰冷的男人,他怎么会在这里?虽然她让江宇翰抱她,就是为了做给他看的!

    不为别的,只为让自己在他的面前形象,让自己死心!

    可是,为什么又让她再这样狼狈又尴尬的状况下又看到他?他又为什么要跟过来,到她的房间做什么,是想要笑话她?还是讽刺她?!

    二十多天前还溺在他怀里撒耍赖地要他包~养,现在却又要让别的男人抱,是够可笑的,不,是够“JIAN”的!

    心里突然很酸胀到难以忍受,好想扑到他上,紧紧地抱住他,再像从前那样撒耍赖,要他抱紧她,要他吻她彖!

    可是,现在不行!她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更何况他的一张脸冷成那样,估计在心里正大肆地鄙视着她吧?!

    “好了,高歌,”眼看气氛不对,颖茜赶紧出来拽住自家老公的衣袖,一边使眼色,一边说道,“们先回房间,让逸飞跟小歌好好谈谈。 舒榒駑襻”

    任高歌点头,扭头看一眼一直冷酷若北极寒冰的好友,投去警告的一瞥,一眼定罪,你再让我女儿伤心痛苦,你就给我试试看咝。

    曹逸飞心里凄苦,明明自己是被折磨的那个啊,他也不想她伤心难过,可她也得让他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啊,忽冷忽的,他也很煎熬。

    眼见着爸爸妈妈就“扔”下她,携手而去,语歌心里一急,脱口叫道:“爸爸,妈妈,我有话要跟你们说!”所以,你们别走,谁也别走好不好,女儿不要一个人面对他!

    任高歌站住,儒雅的脸上有一丝无奈,王颖茜也跟着转过,看着女儿楚楚可怜的模样,非常心疼。

    女儿不是喜欢曹逸飞吗?为什么那么不愿意跟曹逸飞单独相处呢,有什么问题,摊开来谈谈不就好了吗。

    再说,小歌回国后硬赖到曹逸飞哪里待了两个多星期,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小歌说是去参加carol和晓溪的婚礼突然离开,高歌后来也找曹逸飞谈过,曹逸飞甚至已经跟宋希晴取消了婚约,难道不是因为小歌吗?!为什么现在却是这个样子呢?她真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现在这样别扭着较劲?!

    难道小歌移别恋,不曹逸飞了,转而上了刚刚那个小子啦?!

    她怎么可以这样想自己的女儿,就在前几天她不还信誓旦旦地说她生出来的女儿绝对是跟她一样一生只一个人的嘛,王颖茜心里大囧,勉强笑笑,语气难得温柔,“小歌啊,有什么话明天再说话了,反正明天我们就都回国了,以后天天在一起,有的是时间说话。”

    “不!妈妈!”语歌急急地说道,一双水眸死死地盯着母亲依旧光洁美的容颜,“我不跟你们一起回国了!”两只小拳头攥地越来越近,她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好的!

    任高歌和王颖茜面面相觑,有些不可置信,异口同声地问道,“为什么?”

    曹逸飞一张脸早已难看到不能再难看,一瞬间的惊诧后,只有等待,他努力地让自己耐心等待,等待她的答案!而不是失控握紧她的肩头,用力地摇晃她,要她给他一个交代!

    “我……我觉得国内的环境不太适合我,……”语歌有些结巴,咬咬嘴唇,暗自深呼吸,“我就是觉得国内的学习环境不太适合我,我还是待在美国好了。”多么牵强的理由,多么借口的借口啊!

    “你决定了?”任高歌轻问,语气透着无可奈何,不明所以又不能多问,有些事即便亲如父女也不能逾越,只能在心里暗暗叹息,为自己的女儿,也为好友。

    “嗯。”语歌点头,小脑袋随之立即低下,再不愿抬起,不看不听也不想!

    “好,爸爸支持你!”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爸爸都支持你!任高歌叹口气,抬手轻拍了拍女儿纤细的肩头,“晚上再好好想想,明天爸爸妈妈走的时候,你总还是要来送的吧,现在先好好睡一觉,还想说什么明天也来得及。”

    “嗯。”语歌又点头,眼泪快要忍不住了,一下子钻进被子里,侧人给众人一个疏远的后背,送客的意思相当明显。

    来不及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当然,她也不想收回,当着爸爸妈妈跟他的面说,她就是不要给自己留后路!

    任高歌与王颖茜对望一眼,均是无奈,默默地转,退出了女儿的房间。

    曹逸飞也跟着转,抬步向外走,俊的背影透着几乎让人窒息的压抑与落寞。

    语歌悄悄地转,偷偷地看过去,水漾的眸子紧紧地盯住那道渐行渐远的影,视线越来越模糊,她匆忙抹掉眼泪,贪婪地再去他的背影,却赫然间对上了一对深邃异常的黑眸,仿若深不见底的幽潭,而那幽潭仿佛有着龙卷风一般的漩涡,暗潮漩涌,不停地旋转,搅动,将她整个陷进去,不见踪影。

    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好象有什么在引唤着他一样,曹逸飞忍不住忽地转,一下子逮住了几乎锁在他上的眸光,而那一瞬她正好抬手抹眼泪,于是,所有的理智宣告全线崩溃,他倏地关上房门,返快速地走到她边,他认为自己真的有必要跟她好好谈一谈。

    语歌一怔,随即下意识拽住被子,想要蒙住脸逃避,她不要看到他,不能看到他,看到他,她会忍不住跟他纠缠,任自己继续自私下去。

    曹逸飞却不如她愿,蓦地攥紧她的两只小手,不理会她小小的挣扎,强迫地拉向自己,然后用一只手将那两只小手交叠着,紧紧捂在口,而另一只手则捏住她优美的下巴,让她无法低头,只能看向自己。

    “为什么?”压抑而低沉的嗓音,透着悲伤的震慑力,仿佛由心口发出。

    低垂的眼帘倏地抬起,因为他语气里的悲伤,难道他不舍得她离开吗?可是怎么会,她对他而言,始终是个小麻烦啊,他好几次都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地叫她“烦人的小丫头”,以为她不知道吗?!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语歌凝视着曹逸飞,贪婪的目光难掩伤感,但口气确实执着的倔强。

    “不是说让我‘包~养’你的吗?!你不在我边,我要怎样养呢?”曹逸飞轻道,语气里有着妥协,他退一步,只求她不要舍弃他,她可能不知道,她那决绝的样子,让他很受伤,非常受伤。

    “……”他当初还没答应要包养她呢?!现在倒说得理所当然!如果他的这些话是在二十多天前说的话,她会狂喜地大叫,可是现在不行,她已经知道,那样做只能满足自己的私~,对他却没有任何好处。

    “曹叔叔难道还缺女人,主动送上门的大概都是难得的***,又怎么愿意包~养一个像我这种青涩至极的黄毛丫头?!”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句话。

    不得不说,有些话说出来还真是伤人又伤己,就像现在,她和他都被她轻飘飘的一句话“震慑”住!

    曹逸飞一言不发,英的剑眉紧蹙,眉心已有明显的褶皱,而平常就紧抿的薄唇,此刻抿的唇色泛白,几乎不见一丝血色,看来是真的很生气。

    语歌却突然放心大胆起来,坦然地盯着他看,记忆着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眼角淡淡的细纹,眉心蹙起时是几道明显的褶皱,深黑的瞳孔,长而密的睫毛,还有他头发上突然浮现的几跟白发。

    此一别,再次相见真的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别离,多么痛苦的字眼,每一次都是她离开,上一次她是无奈,这一次她是自主决定。

    蓦地,她不由自主地抽出被他的大手捂在他口的双手,又用暖暖地被他用体温捂了的小手捧住了他的脸颊。

    大概是新生的胡茬作祟,她感觉手心刺刺痒痒的,直击她的心窝,泪水一下子溢出,她忽地拉底他的脸,凑上自己的唇,吻上他血色很淡的薄唇,吻他,轻轻浅浅地~吸,啄~吻。

    他依旧死抿着嘴角,不给回应,看吧,她就知道,他对她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否则岂会对她主动献吻没有感觉呢?!

    于是,她眯着眼,极尽魅~惑地望着他,着他的唇,口齿不清地呢喃,“曹叔叔,我虽然青涩,但却是货真价实的处子之哦,你要不要?”

    故意不回应她的吻,等着她要玩笑道几时,却不曾想等来这样的话语,曹逸飞倏地推开不知何时已整个人攀在他上的女孩儿,痛心她竟然用尽办法来拒绝他的,挑衅他的底线,想不明白为什么,但他随她的意,既然她这样渴望甩开他!

    他还想说,小歌,希望你以后能够遇到一个真正跟你相的男人,呵护你,给你幸福和快乐,他也想说,小歌,曹叔叔希望你幸福快乐,但终究什么都没说,只深深地看她一眼,起离开。

    门板关上,很轻,他修养很好,没有摔门!

    语歌怔怔地看着她从来都最喜欢的纯白色的房门,突然想以后家里的房门一定不要白色的了,无论怎样的白都是惨白,白的可怕,让人眼前发晕,心里发慌,好想哭,又被什么压抑住了心口,憋胀的厉害,却又哭不出来!

    *——*——*——*——*——*——*——*——*——*——*——*

    月月年年,白云苍狗。

    巨大亮眼的落地窗前,男人峻拔笔影迎着夕阳的余辉,漠然站立,犹如完美的艺术雕塑,透着落寞寂寥的韵味。

    两年的时间,就这样一晃而过,仿佛时光都在取笑他的悲惨,他一天一天度如年,竟没发现这样一晃七~八百天就这样过去了!

    哈!可笑吗?!

    是很可笑,他一个在众人眼中颇具魅力的钻石王老五,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丫头,独到现在,甚至就是一个解决生理需要的玩伴,他这两年多都不曾有过一个。

    不是没人主动送上门,可都被他冷淡地拒绝了,不是矫,确实提不起兴趣,也难怪频频有人议论他得了什么倒霉病,~无能了!

    曹逸飞抬手揉着额角,头有些发痛,最近大概是太累了吧!

    小丫头回国了,十天之前,只是不知道这次还走不走。

    这些天,他几乎天天都能看到她,却一次都不曾与她目光相撞,不知是她刻意还是真的没有默契。

    缘分尽了,就不可能再有心有灵犀,又哪来的默契可言。

    还真是如她当年所说,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那种感觉很痛苦!

    真他~妈的痛苦啊,他算是深有体会。

    多少次看她哭泣,纤细的肩膀无助地颤动,多想走到她边,把她揽进怀里,给她依靠,让她温暖,可最后也只能攥紧拳头,死定在离她很远的地方。

    看她痛苦,任自己心焦,却无可奈何!

    紧闭的棕红色实木门猛地被人推开,曹逸飞眉头皱的更紧,心里很烦躁,目光依旧盯着越来越晕黄的落,不转,只希望他的助理赶紧解决掉,他现在没有心见任何人!

    腰上蓦地一紧,有纤细柔软的子贴上了他有型而结实的后背,口跟着骤然一紧。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