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逸飞语歌——情不自禁

    曹逸飞推开会议室的门,迎面就是一阵香风,不宜人的那种太过浓郁的味道,有点刺鼻。

    他很巧妙地伸手隔开扑过来的女人,站定在会议室门口,后的门完全敞开,“有事吗?”有事就说,没事走人,很明显的逐客令,但来人不懂,因为她不是他以为的宋希晴,连那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宋希曦甜笑,很想粘到曹逸飞上,但是那样冷漠的表下,她不太敢,只是嗔道,“姐夫,人家想你了吗?”这是实话,她想在这个暑假把他“搞”到手,姐夫与小姨子,她也算近水楼台呢。

    想他?“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而且很快就不是了。

    撂下一句话,曹逸飞转走人,他觉得她的秘书最近有点疏忽职守了,有必要给点小小的惩罚逦。

    她被拒绝了!直到那道俊伟岸的影消失,宋希曦才蓦然回神。她噘噘嘴,虽然有那么一点点伤心与失落,但是她才不会退缩呢,那样完美的男人岂是三言两语就能够搞定的?!她暗暗给自己加油,以后她就天天来他的公司报到,还要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她坚信总有一天姐夫会为她倾倒!

    宋希曦的总有一天大概永远都只是总有一天了,曹逸飞的心早已在若干年前已经为一个小女儿而倾倒,从那以后心里就只有那么一个人,恐怕再无法容下第二个人了。

    十一点五十五分,曹逸飞无比挫败地发现他整个上午的工作效率远不及平常的二分之一,都是那个小丫头给搅和的啊!她总是可以轻易的让他心神大乱疠。

    这样想着,又忍不住轻笑,曹逸飞有些无奈地抚额,怎么能怨小丫头呢,是自己定力不够,自制力不足,心已不静,如何安心于工作呢?

    叹口气,他合上电脑,优雅地起,从容的脚步带着不易察觉的轻快向休息室紧闭的玻璃门走去。

    他平常的时候就经常在办公室里过夜,而他一向对睡的舒适质量要求甚高,所以布置简单的休息室里,那张白色的大非常的显眼,高贵奢华的意大利真皮卧,看上去就舒适好睡。

    而此刻,浅蓝色单的中央,蜷缩着的小小的人儿,似乎睡得正香。

    曹逸飞静静地看着,终是忍不住,不自地俯下,在她卷翘的长睫毛上落下一个吻。

    薄唇贴上她眼睫的瞬间,长长的睫毛随之颤动起来,语歌“咯咯”地轻笑着,掀开眼帘,水润润的大眼着脉脉浓,对上深邃宠溺的黑眸,“曹叔叔,你偷亲我!”证据确凿哦!

    原来她装睡!他竟然没有发现!

    纤细的手臂自然地纠缠住他的修长的颈,用力地将他拉向自己,两人的上半倏地交叠在一起,他强健的体压着柔软的她,姿势很是暧昧,语歌的小脸不争气地瞬间红透,但这绝对不妨碍她大胆的举动。

    她慢慢地抬起头,一点一点地贴近他,樱唇吻上薄唇的瞬间,她有些惊,虽然小的时候她曾要求他亲过她的嘴不止一次,但这一次却完全的不一样,心跳加速到极限,震撼力不是她能够想象的,但接下来的一切,就更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因为她彻底傻掉了。

    要说曹逸飞先前还有克制和隐忍,那么那些克制和隐忍也被她主动献上的笨拙的吻给震没了。

    多年的渴盼如洪水般爆发,又岂会满足于单纯的碰触与摩擦,他只怔了秒的时间,薄唇便已含住她的唇,辗转~吸,灼烫的舌先是温柔地勾勒着樱唇的轮廓,在她忍不住喘息的瞬间一举探入她的口腔,开始猛烈地攻城略地,强悍而霸道地侵占她口腔内每一分甜蜜与气息,……

    舒适柔软的大,太过激~的吻,缠~绵~悱~恻下,他修长好看的大手不由自主地沿着她雪纺衫的边缘探入,顺着她触感光滑美妙的不可思议的腰腹,迫不及待地向上攀岩,一下子罩住她的部,虽然隔着内衣,她仍是忍不住“嘤咛”一声,体随之轻颤了一下,不知是羞还是不安。

    电光火石间,他猛地顿住,倏地从她上弹起来!

    天啊!他在做什么?!他怎么可以想要对小丫头做这样的事呢?!难道是因为最近太忙倏忽了那方面的需求,所以经不起一点撩拨?!

    后突然传来低低的啜泣声,曹逸飞猛地回头,眉头已经皱起。

    语歌已经翻爬在上,小脸埋在交叠在上的手臂里,压抑地啜泣着。

    口像是被人狠抽了一下,曹逸飞眉头皱得更紧,伸手探到她的腋下,轻柔地将她拉起,揽抱在怀里,拍抚着,“对不起,小歌。”

    “什么?”小脸埋在她的颈窝里,继续啜泣,他知道错了就好,但是,她才不要听“对不起”这三个字,在刚刚吻了她的时候,难道他不想吻她的吗?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那样了?”真是吓坏她了。

    “哪样啊?”语歌小心的确认着。

    “不那样亲你,也不会……伤害你。”某人有些无奈地回答,心里蓦然间落寞难耐。

    讨厌!亲她就是伤害她吗?!这个男人真是有够可恶,难道要让她不知羞地求他亲她,求他那样她吗?!讨厌!讨厌!讨厌!

    语歌心里愤怒地呐喊着,无名怒火无处可发,蓦地,樱唇张开,对着他锁骨上边的脖颈部位狠狠地咬下去!

    他体僵着,一动不动,心甘愿地承受她的“火气”。

    良久,她松口,跳离他的怀抱,气哼哼地跑进卫生间。

    卫生间里立即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曹逸飞抬手摩挲着颈间她留下的一圈小小的齿痕,很是头疼,真不知道这丫头哪那么的火气,貌似该冲凉的是他才对吧?!

    低头,看看自己某个部位的“异常”反应,曹逸飞更加头疼,这才是他被迫“包养”她的第一天,以后真有他受得了!

    眨眼之间,语歌已经跟在曹逸飞边整整一个星期了,绝对的朝夕相处,只除了睡觉的时间,她当然是想跟他睡一张没错,无奈他说什么也不同意,而且他经常工作到很晚,她每天晚上都坚持在书房的沙发上陪他,可每天都她都会不由自主地睡着,再睁眼时已经是自己卧室的上,值得她偷笑的时,每次都是他抱她到上的。

    可是,唉!

    语歌窝在黑色的沙发里,郁闷地唉声叹气着,自从那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吻过她的唇了,每次“不要脸”地她磨叽起来,他也只是亲亲她的额头或者脸颊而已。

    好想他吻她的感觉,好激好澎湃,好美妙!

    但是他为什么不愿意再吻她了呢,是她没有吸引力,还是他不喜欢她?!

    小手下意识地揉着自己的小嘴,越想越想不通,越想不通,越难受,心里更是懊恼,挫败。

    是谁说过“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行动才是王道”来着,她突然觉得这句话非常的在理!

    不再犹豫,她倏地起,快步走向办公桌后忙碌的他!

    几乎在她起的瞬间,他便抬眸看向她,但是,她才不管呢,看看白,她就喜欢他看她!

    步伐丝毫都没有停顿地,她迎着他幽深的眸光走过去,心跳步步加速,等她终于动作完美地跨坐在他腿上时,小脸估计红得可以滴血了,但,谁管呢?!

    “曹逸飞,”她呢喃,甜腻的气息轻抚着他的面孔,撩拨着他的感官,~惑之意赤!,“你答应包~养我的,对不对?”

    “……”她是说来着,不过他好像没有答应过吧?!

    “那我就是你的~妇喽,对不对?”

    “……”包养的是~妇没错,但是,“胡说八道什么,小歌,快下来,曹叔叔还要工作!”曹逸飞努地板着面孔,不是想吓她,而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吻上去!

    果然,是她没有吸引力。语歌小嘴微嘟,泫然泣,但仍旧再接再厉,“曹叔叔,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喜欢,曹叔叔怎么会不细化你呢?”这丫头能不能别这样挑~逗他呢,他定力有限。

    曹逸飞努力地向后靠,想要拉开两人太过紧密的距离,体紧贴住椅背上,而上的人却就势靠过来,退无可退,只能咫尺煎熬。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