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却是有意

    ——我孙女都上小学二年级了,聪明活泼又漂亮可!哼!我就是不告诉你!~

    高莹心里轻嗤一句,然后抬手端起冒着气的杯子,优雅地慢饮着香气四溢的茶。

    高莹就不信了,“端茶送客”的道理这老头子大概不懂,但是会不会乖乖走人就难说了。

    果然,任禹之瞪一眼一副悠然自得的老伴,忽地一股坐在书桌前面的软椅上,切齿道,“这里是我家,我在哪待着就在哪待着,想待多久就待多久,谁也管不着!”哼!给他脸色看也就算了,竟然还把他往外赶,真是反了这老婆子了!

    高莹瞄一眼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老头子,微微撇了一下嘴角,决定“随他的便”汊。

    气气他就行了,总不能真给气病了吧?!

    “咚咚咚!”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高莹和任禹之互望一眼,又同时移开目光看向门口朕。

    敲门的人除了徐妈,绝对不做第二人想!

    任禹之刚说了声“请进”,唇上就蓦地一凉,一张洁白的湿巾轻轻地擦过他的嘴角。

    任禹之心头一暖,不自觉笑弯了唇角。

    瞪一眼笑得“光灿烂”的老头子,高莹没事人似的端正坐,并随手打开了笔电,徐妈进来的时候她正是一副很忙碌的样子。

    自家老头,当然是要关起门来“打击”,外人面前自是要给足其面子的。

    但是若想让她再对徐妈笑脸相迎,却有些勉强了,毕竟,这一次徐妈母女再加上那个可恶老头,把她的儿子当“东西”一样想要任意摆布,已经超出了她的底线。

    徐妈轻轻地走进了,脸色似是歉意的微笑,将手里捧着的青花瓷大茶杯递到任禹之的手里,才慢慢地开口。

    “老爷,我看若兮跟少爷的事,还是算了吧,若兮没那个福分啊。”好无奈好卑微的语气。

    高莹心里那叫一个气哦,这个女人的心思有多“险”啊,明着摆布不来,竟然来暗里激将,当她高莹是傻子吗?!还是当她儿子是个傻子?!

    高莹狠狠地敲击着键盘,面上却默然无语,她倒要听听老头子会怎么回答,如果那老头敢给她“拍脯,撮合到底”,那他就等着一会儿接收她的“离婚协议书”吧!

    任禹之沉默了一下,低头,叹口气,再抬头时,脸上也似是挂上了一抹歉意的笑,看着徐丽芬,那无奈又无能力的眼神,看得徐丽芬脸色顿时煞白。

    “唉!嫂子你别这么说,是高歌没福分啊,那孩子真是太倔了,错过了若兮这么好的女孩,他将来一定会后悔的。”任禹之说道,淡淡的语气,偏带着一副痛心疾首的表

    事实上,任禹之心里也确实不太好受,毕竟若兮是他的至交战友的遗腹子啊,再加上当年两人都还没结婚时就曾开玩笑要结儿女亲家,这么多年他待若兮想女儿,更像媳妇。

    可是,高歌不愿意,非常不愿意,他任禹之也是强求不得啊。

    他的一时糊涂已经让儿子对他“很失望”了,他若坚持,搞不好儿子都要不认他这个爹了呢!

    再说了,强扭的瓜也不甜不是?!

    徐丽芬怔住,愣愣地看着任禹之,一副难以置信的表,她仔细琢磨过了的啊,她那么说,老爷只会更加狠劲地撮合高歌和若兮才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要说第一句话,她还有希望的话,那后边的那些话是彻底断她的“后路”了。

    “咳咳!”高莹很“不识相”地咳嗽了两声,没办法,她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当然要掩饰一下啦,又不能端起茶杯来喝水掩饰,那样的话搞不好她会“喷茶”呢,那就太失礼了!

    徐丽芬蓦地回神,失态的表一时难收,匆匆地道了声“晚安”,就立即转离开了,她得赶紧回去再琢磨琢磨看该怎样挽回才是啊!

    “笑吧,笑吧,憋笑憋病了,说出来多难听啊!”任禹之松了口气之余,忍不住揶揄妻子道。

    “这样才对嘛,来,赏你一块红豆包!”

    高莹笑呵呵道,随手拿了一块豆包递给了自己家老头子,却没想到后者经“恬不知耻”地张嘴要她喂?!

    高莹笑嗔了任禹之一眼,故作狠狠地将豆包塞到了后者张开的嘴里。

    任禹之一口含住,笑眯着眼,细细咀嚼着,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

    高莹忍不住轻嗤了一声,都老夫老妻了,还玩这种暧昧,不过感觉不错!

    蓦地,任禹之突然起凑到高莹边,低哑着声音沉声说道,“我说你虚伪你还不承认,看看,被我逮到证据了吧?!说给我红豆包,竟然给了我一个绿豆包,怎么,你不信?”

    高莹哑然,而任禹之竟将高大的体俯低,让两张脸的距离不到十公分,轻挑着眉,一本正经道,“不信你尝尝……”

    任禹之的吻总是带着一股强悍的霸道,搅的高莹心慌意乱,自然任其为所为……

    而门外,并没有走开的徐丽芬,一张脸“绿”到极限!

    ……

    同一时刻,王家的晚餐也已匆匆结束。

    王颖楠在玄关处换好鞋,转看着似乎是要送自己到门外的母亲,笑着说,“妈,送到这里就好了,外边太冷了!过几天我再跟天盛一起来看您。”

    如果不是老公的公司每年例行的“迎新”派对,她必须得参加,她还真是想多陪陪老妈。

    “好,妈就送你们到这儿,不用老惦记妈,妈好着呢,天盛那么忙,你别总给他添乱!”李美琴笑笑,对于这个贴心又孝顺的大女儿她从来都只有欣慰,“你路上开车慢着点,反正那个晚会八点半才正式开始的嘛!”

    “好!我知道啦!妈,我走啦!”

    于是,王颖楠携着女儿匆匆地走人了,顺便给关上了防盗门。

    李美琴转,一下子看到了一抹惦着脚,像极了“畏罪潜逃”的纤细影。

    “颖茜!你给我站住!妈有话跟你说!”慈母形象一去,河东狮吼再现。

    “妈!我好困哦,想睡觉了啦!”颖茜糯糯道,话说,她现在着急回房间给任高歌打电话呢,有一些话她迫切要说,也迫切要听。

    “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你回房间睡觉!”李美琴向前走几步,站在女儿后。

    “好!妈您说!”颖茜转,一副“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的表

    “元旦你有假期的吧?”

    “有!号我休假。”

    “那你三号的时候带那个男人来见我!”

    “……”陷阱啊,陷阱,她怎么一不小心给跌了进去呢?!

    “怎么?!你不愿意,还是他不愿意?!”李美琴瞪眼!

    “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妈你当时自己是牧师呢!”颖茜撇撇嘴咕哝道,“他出差了,人现在不在市,所以没有办法来见你!”所以,不是我不愿意,也不是他不愿意!

    “不管怎么,节之前,我都要见他一面,否则你就跟他分手!”李美琴叹口气,发下最后通牒。

    女儿这么大了,又拖儿带女的,所以绝对由不得人给“拖着”!

    颖茜抬眸,哑然地看着母亲坚定的眼神,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点点头,走人去也!

    反正里节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总有办法的。

    快速地冲进房间,立即将门反锁住。

    颖茜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快速地摁下一连串号码,拨通将手机放在耳边,心跳竟莫名的加速。

    “颖茜?”电话很快便接通,但传来的声音竟带着明显的沙哑疲惫。

    “嗯,你怎么了?”颖茜心头莫名一抽,担忧地问道,早忘了她迫切想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好想你!你想我吗?

    “我没事。只是的母亲今天凌晨过世了。”

    “……是吗,那你好好陪陪吧……”

    “嗯,等处理完母亲的后世,大概三四天的样子吧,我就回去了。”

    “哦,那个,你多喝点水。”嗓子都哑成那样了,一定很疼吧。

    “嗯,我知道了。”

    ……

    挂了电话,颖茜心里一片怅然,人的生命何其短暂,她虽然无心却是有意的隐瞒了这么多人那么重大的事,是不是太过份了?!

    也许,她该尽快跟所有的人坦白才是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