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陪我睡觉

    任高歌回到公寓的时候,门~一打开便迎来了一个温暖的拥抱,瞬间将他一的冰冷融化,他不露出会心微笑。

    喉咙处蓦然间干渴难耐,他本能地轻推开怀里的人,不自地俯就要吻住怀里的人儿,却又忽地顿住动作,深邃的黑眸蓦然间圆瞪,难以置信地瞪视着伸向他的不明物体。

    任高歌一把将颖茜揽进怀里,微一侧,躲开那只差点贴到自己嘴巴上的古铜色大手!

    “!你怎么没有去酒店?”怎么还待在他家,而且还跟颖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口莫名的涌上一抹酸涩,儒雅的俊颜明显透着一丝不悦,任高歌突然有点生气,但不知道是气的那桩汊。

    颖茜扭头瞪一眼那只妖孽,然后伸手扯扯任高歌的衣角,在后者低头看来时,撅着嘴“告状”。

    “曹逸飞给他订了丽晶的超级豪华房,请他去住,可他就是不走,死皮赖脸的就要待在我们家。”好讨厌哦朕!

    任高歌微微一笑,心里蓦然间暖烘烘的,只因为颖茜的那句“我们家”,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揽了颖茜往卧室走去。

    将卧室的门关上,任高歌转,嘴唇微启,刚要说什么,唇上却蓦然间一凉,但也只一瞬,当他意识到是什么时,那抹像果冻布丁一样的甜美已然消失。

    窃吻成功的颖茜,甜甜一笑,竟有些羞涩,扭就要逃开,体却忽地被反转,激~烈的吻便如狂风暴雨般袭来。

    不同于以往的温柔眷恋,缠绵悱恻,这一次的吻充满了狂与霸道,席卷与掠夺……

    心跳骤然间加速,颖茜本能地闭上眼睛,小手下意识地拽紧任高歌的衣襟,紧张、无助,又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就在颖茜快要不能呼吸时,红唇终于被释放,白皙的大手探过来,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她红肿的菱唇。

    颖茜喘息着抬眸,却下一子跌进了两汪如幽潭深邃惑人的星眸里,澄澈的眸底倒映出她红艳艳的小脸,心跳忽然停拍,她下意识地踮起脚尖,想要去吻那对眸子,腰上却蓦然一紧,小的子被一股温柔而强大的力道提起。

    蓦然间绵软无力的躯被带着向后倾倒,蓦地跌入柔软的铺上,颖茜不一惊,体本能地轻颤了一下,灼烫的吻已然落下。

    湿的唇过精致的五官,沿着秀美的下颌,一路吻下,停留在纤细白嫩的颈项间,深深的吸着,像是一种难耐的压抑。

    颖茜低头,看着那颗停留在自己颈间的男人的头颅,浸满~潮的水眸里掠过一丝了然,猛地一个翻,将毫无防备的男人压在了下,毫不迟疑地吻住那因愕然而微启的嘴唇,小手迫不及待地摸索着去解他的衣扣……

    突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被人从外猛地推开。

    推门之人除了被两人遗忘不做第二人想!

    任高歌猛地翻将颖茜护在下,一手快速地拉过被子,遮住两人不知何衣衫不整的体。

    “!”

    任高歌扭头低吼一声,警告的语气里透着噬人的愤怒。

    门被带上,室内忽然间只剩下喘息声此起彼伏。

    任高歌掀起被子,刚要起,却赫然发现下那张小脸红艳得近乎要喷火,但那绝对不是如他所料想的羞赧,而是一种求不满的难耐,或者说是好事被搅的愤怒。

    任高歌嘴角狠抽了一下,差点失笑,却又无奈地叹口气,心里突然觉得有些事还是赶紧办了比较好。

    轻轻地将下“愤怒”的人拉起,抬手很自然地拢了拢有些凌乱的长发,目光触及那张微撅着的,被自己洗礼的异常红艳的菱唇,不自地低头轻啄了一下,任高歌才开口道:“你洗个澡,先睡吧,我去跟聊聊。”

    颖茜嘟着嘴不说话,明明白白的表示着她对“被弃”的不满,却又在任高歌起的时候,一下子拉住了他的手。

    “那个,他好讨厌的!”颖茜皱着眉,狠狠地说道。

    任高歌挑眉,不想起两人下午初次见面的场景,再加上今晚的种种变现,颖茜是有绝对的理由不喜欢。

    “他喜欢你!”所以他讨厌!

    任高歌一怔,随即轻笑一声,“颖茜,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或许是对他有点特别的依赖,但也绝对不会是那种。

    “……”不是才怪哩,那样一个大男人,竟然处处跟她抢男人,争风吃醋的劲头表现的那么明显,哼!绝对是个同恋。

    基本上,颖茜对同恋者并没有歧视,反而有时候还很同他们。

    本来呢,那个是不是同‘恋她是没意见啦,可是如果他“恋”的对象是她的男人,那她当然就有意见了,而且意见大了!~

    可是,颖茜又不想任高歌为难,所以,“好吧,那你出去跟他谈去吧,我先去洗澡了。”只是谈谈嘛,又不能怎样?!再说了,她绝对信任她的男人!

    “好,洗好就先睡,不要胡思乱想。”

    任高歌宠溺地轻揉了揉颖茜的发顶,笑道,说完转就要走,才迈出一步,却又被后者从后抱住。

    “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颖茜整个紧紧的贴在任高歌背上,小脑袋无意识地蹭啊蹭的,语气近乎撒

    “什么要求。”任高歌轻笑道。

    “你今晚上要陪我睡觉!”

    “好。”

    “还要抱着我!”

    “好。”

    “还要唱歌哄我睡觉。”

    “好……”这都第几个要求了。

    任高歌哑然失笑,刚要说什么,后的人儿却忽地松手,一下子跑进了浴室。

    客厅里的异常安静,沙发上也并没有人,任高歌压抑的扭头,却发现经坐在餐桌前,手里还捏着一只盛满三分之一的高脚杯。

    任高歌走过去,随手拉开一只椅子坐下,凝望着对面的,开门见山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公寓并没有备酒,那么桌上的那瓶白兰地自然是自己带来的,而也不是奢酒的人,他若喝酒必是发生什么难以解决的事,心里烦所以才喝酒。

    任高歌点头,拿起眼前的酒杯,陪着好友淡淡地啄饮。

    等倒上第二杯酒,才幽幽地开口,低醇的嗓音,透着忧郁、无奈还有一丝淡淡的愤恨。

    “她得了肝癌,晚期了,据说也就半个月的时间里。”

    任高歌惊愕,口中的她,必是的亲生母亲,一个神秘的中国女人。她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父子,独自一人回国,甚至走得时候还带走了一大笔钱,放弃了度的所有探视权。

    这个事的父亲从未对他隐瞒过,所以对为了钱不要他的母亲,除了狠还是狠。

    “她打电话给我父亲,说她想最后见我们父子一面。”

    “……所以,你来中国,是来见你母亲的。”

    “不是我要来中国的,我是被我父亲迷晕了绑了来中国的!”

    “,也许你的母亲当年离开你们,是有原因的。”任高歌试着安慰,却发现自己竟然词穷到了极限。

    “原因?!不管什么原因,她也不能不要我,她怎么可以不要我以后,又想要见我?!”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