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晚餐

    颖茜忽地咬唇,转就走,却被任高歌一把拉住,拽进了怀里。

    任高歌紧紧地拥着颖茜,那力道仿佛是要将她小的躯揉进他的体里。

    颖茜吃痛的皱眉,但却没有再挣扎,只是用力地深呼吸,贪婪地享受着他的怀抱,汲取着他的独特的清冽气息。

    “颖茜,颖茜!我你!只你!不要走,也不要再说让我离开你的话!”所以你配!只有你配!

    略显低哑的声音像是呢喃,却又无比清晰的一字一句震动着颖茜的耳膜,渗透到她的心里汊。

    ——我你!

    任高歌说“我你”?!

    任高歌说“颖茜,我你”?朕!

    颖茜一时间傻在了任高歌的怀里,不动也不语,仿佛被人盯住了一般,没有了自主意识,脑子里只是不停地叫嚣着那句“我你”!

    反反复复,无法思考。

    朦朦胧胧中,耳畔忽地冒出一句“颖茜我你”,清晰无比,让睡梦中的人骤然心跳如雷,紧闭的眼眸倏然张开。

    一室的昏暗让颖茜有些茫然地,一时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还处在梦境之中。

    下意识地眨巴眨巴眼睛,下午那惊心动魄的蓦然间窜入脑海,颖茜倏地从上跳下来,连鞋都来不及穿便匆匆地冲了出去。

    开放式的厨房里,颀长拔的男人正在忙碌着,动作优雅又娴熟。

    空气里飘浮着熟悉的香气,颖茜忍不住深呼吸去体味那种幸福的味道,却又小心地不敢大声,生怕惊到了背对着她忙碌的男人。

    这个男人啊,她从岁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上的男人啊,她了那么久那么久的男人啊——

    他长得好看,他声音好听,他彬彬有礼,他学习好,他智商高,他成熟内敛,他高贵儒雅……

    他的一切一切都那么好,那么完美,就像是英女皇皇冠上镶着的那颗钻石,美丽无暇,尊贵无匹,像她这种平凡无奇的女人想要走近了触摸一下都是一种奢侈,更何况是拥有呢?!

    而今天下午,她听到的那句话一定是惊吓过度而出现的幻觉罢了,也或者就是她刚刚做的一场美梦。

    这样想着,颖茜心里莫名地漫上一抹苦涩,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正在炒菜的男人动作倏然顿住,白皙的大手轻巧的关了天然气的阀门,却并没有立即将锅里的菜装盘,而是转看向不知何时站在自己后的女人。

    深邃惑人的黑眸立即对上了那对凝视着自己的美眸,眸底没来得及掩饰的贪恋慕,让任高歌不自觉咧开依然弯弯的唇角,却又在触及那两只光、着的小脚丫时,眉头不自觉地蹙起,一句话没说,上来一把将霎时怔住的女人抱了起来。

    颖茜忽地低头,心跳怦然地将红透的小脸埋在男人温暖的颈间,莫名的有一种偷~窥被抓的尴尬,在任高歌将他放下来时,快速地调整好姿势坐好,“唔!好啊,你把客厅里的温度调高了吗?”就当作从昨晚到现在的所有事都没有发生过好了,或者,只是一个梦。

    颖茜飘忽的眼神,故作轻松的表,以及那不太高明的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让任高歌不莞尔。

    虽然自己第一次说出那三个字,却惨遭“不认账”的对待,但是没关系,就让颖茜再鸵鸟一阵吧,反正来方长。

    “呃,可以开饭了吗?我好饿哦!”

    被任高歌那种凝视的眼神盯的浑,想要立即脱逃,却又无所遁形的颖茜,突地抱着肚子叫道,一副“快饿死”了的样子。

    不过她也确实是饿了吗,从早上到现在,她都滴水未进哩,好不好?!

    任高歌轻笑一声,亲昵地揉了揉颖茜的发顶,深邃的黑眸的满是宠溺,刚要起,门铃却突然响起。

    “我先去开门。”这个时候谁会来这里呢?

    任高歌有些纳闷,快速地走过去,打开门。

    立即地,一个高大健壮的离谱的男人跳了进来。

    来人当然就是,不做第二人想!

    任高歌挑眉,在看到后跟着的曹逸飞和曹逸蕊兄妹之后,忍不住皱眉,甚至有种抚额的冲动。

    这样一行格迥异的人,突然凑到一起,真是让人很头疼的事,可想而见的会是一顿“闹”的晚餐啊!

    事实上,还真是被任高歌给料对了。

    “喂!有你这样的女人吗?什么事都不做,死皮赖脸地坐在这等着吃,真是不知廉耻!”

    瞪眼看着任高歌在厨房忙碌,而颖茜竟然就那样理所当然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终于受不了的冲着颖茜吼道,什么不好的词都敢拿来用,不过显然国语学的不太好!

    颖茜一怔,随即扬起小脸,瞪着跟自己一样坐着等吃的男人吼道,“说谁呢你?!你才是死皮赖脸又不知廉耻呢!不会说话就闭嘴!长着一张妖孽似的脸,说出来的话却跟狗~巴巴一样,恶心!”反正任高歌也早知道她不是淑女了,所以她当然不可能委屈自己,被人骂了,还故作清高的不反骂回去。

    呼!一口怨气终于给发泄了出去!本来嘛,她跟任高歌好好二人世界竟然给这些人给搅乱了,竟然还好意思说她“死皮赖脸”,不骂回去她会憋死的!

    颖茜说完撇撇嘴,抬起手支着脑袋,扭头专心地看着任高歌颀长好看的背影,才不要再搭理那个无理取闹的可恶男人呢。

    曹逸飞仍旧一脸漠然,像是压根就没有听到两人的争吵,而曹逸蕊就不同了,愣了一下以后,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就今天一下午,她也早受够了这个叫的男人冷漠的臭脸,有什么啊,长得帅就了不起啊?!

    王颖茜,真是说对了,妖孽似的,恶心!

    再说王颖茜,她之所以帮着那个撺掇哥哥来任高歌的家里,其实就是为了看这个女人。

    上次在空匆匆撞见的那次后,她才突然发现,这个小的女人竟然就是让哥哥从中学起就黯然神伤到现在的罪魁祸首。

    老实说,这个女人确实是很漂亮,可她也不是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更别说哥哥和高哥这样绝对出色的男人,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什么样的没有,可以想见的都是漂亮感的,不然也得敢送上门啊?!

    可是,为什么他们的心都陷在了这个女人上呢?!

    不过,现在,她倒是有一点明白了——这个女人最起码真实不做作,明明长者一张魅惑的脸,却又天生地带着一种清纯的气息,小玲珑的材更是得天独厚,怎么看都像个小女孩,如果没人说,她还以她比她小呢!

    “逸蕊,想什么呢,吃饭了。”

    任高歌将一碗米饭放在曹逸蕊面前,对于后者落在颖茜脸上的略显型的眼光下意识地皱眉。

    “哦,”曹逸飞蓦地回神,随即又“咦”了一声。

    “高哥,为什么你做得菜都是我妈吃的那种补血养生的菜啊?!还有哦,这是乌鸡汤吗?!”曹逸蕊吸吸鼻子,嘟着嘴纳闷道。

    “哦,医生说颖茜有些先天贫血,药补不如食补。”任高歌微微一笑,回答的坦然。

    “她贫血又不是大家贫血,凭什么陪着她吃这些啊?!”忽地叫道,像一只炸了毛的公鸡。

    死~女人,臭~女人!凭什么任做什么都为她着想啊?!

    颖茜轻嗤一声,却没有看一眼,只将面前的汤碗递给旁的男人,露出一抹溺死人的笑,柔柔地道,“高歌,我想先喝碗汤。”

    任高歌笑而不语,很自然地结果小手里的汤碗,盛了汤,递过去。

    一种诡异的认知蓦地浮现在曹逸蕊的脑海,一个愣神竟然被一块刚放入口中还没来得及拒绝的豆腐卡住,猛咳了起来!

    ————————————————

    什么况里,亲不是也觉得这个很诡异啊?!求评论,打赏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男人是教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